簡評 以「預兆」或象徵式的帶出接下來即將有什麼要發生是常見的手法
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1096

鹿耳門即事,八首之三

作者:陳夢林
2014 戰爭與災異/戰爭
地震民訛桐不華1(庚子2春,有高永壽3者詣帥府自首云:至瑯嶠,一人乘筏,引入山後大澳中,船隻甲仗甚盛,中渠帥4一人名朱一貴云云。鎮道以為妖言,杖枷於市。辛丑5,群賊陷郡治,議所立,因以朱祖冒一貴名。賊平,遣人入瑯嶠,遍覓並無其處,亦異事也。是年冬十一月,地大震。臺多莿桐,辛丑春闔郡無一華者。有妖僧異服,倡言大難將至,門書「帝令」二字則免。僧即賊黨也。賊平,僧伏誅),處堂燕雀自喧嘩。無端半夜風塵起,幾處平明旌旆6遮。牧豎橫篙穿赤甲(時官軍寡弱,賊衆至數萬,多以竹篙為槍),將軍戰血漫黃沙(副將許雲7、參將羅萬倉、游擊游崇功8、守備胡忠義、馬定國、千總陳元、蔣子龍、林文煌、趙奇奉、把總林富、林彥、石琳俱戰死;把總李茂吉9不屈,駡賊死)。傳聞最是游公壯,登
岸漂然不顧家(四月廿九日,崇功自笨港巡哨還,入鹿耳門,官眷有下船者。崇功頓足曰:「官者,兵民之望,官眷下船,則兵民心散,大事去矣!」時賊已逼郡,亟登岸。婿蔡姓者10叩馬固請,願一過家門,區處眷屬。崇功厲聲曰:「吾此身朝廷所有,今日那知有家!」躍馬麾眾竟去。前後連戰,凡手刃數十百人。崇功既殉,蔡亦赴海死)。

【題解】
本詩為七言律詩,收入《全臺詩》第壹冊。前段寫朱一貴事件發生前不尋常的景象──地震頻傳、流言四起,連刺桐都不開花,後段寫康熙60年(1721)朱一貴起事,當時官軍數量遠不及敵軍增加的速度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