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cqVEdiBn2M

吃鴉歌

作者:鄭用錫

物產詩/加工品及其他

 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279

莫吃鴉,莫吃鴉,吃過了鴉似人羓。

膏粱 美味不去吃,只要一枝斑管對燈花。

口中吐煙霧,榻上臥雲霞。身如束筍骨如柴,遇著好友當姻家。

爾一嘴,我一嘴,彬彬禮讓靜無譁。

此是黑甜飲,安樂窩。有業有錢都拋棄,無日無夜昏欹斜。

設逢報道雷霆急,且遲遲,再吃些。

勝似一枕邯鄲夢,又如劉邕癖嗜痂。

迨至財已盡,癮 愈加,哮聲 類虎狀類蛇。

到此日,悔念差,怎奈無錢沒處賒。

空床裡,只搔爬。墮淚來目睫,流涎出齒牙。

有誰哀進王孫食,垂頭搖尾不自嗟。

求奶奶,拜爹爹。敢望爾,賜煙渣。

但望爾,賜癬疤。乞得一撮來,賽過黃金奢。

速將滾湯下,卻不管中有土泥沙。

嗚呼,人生憂患死安樂,何苦自尋毒鴆爭吃鴉。

鴉片220px-中國人服食鴉片圖220px-英國在印度的鴉片儲存庫  

 圖片引自維基百科鴉片條目http://zh.wikipedia.org/wiki/%E9%B8%A6%E7%89%87

賞析: (共2319字)

鄭用錫開宗明義連續二次「莫吃鴉」就是本詩主題,苦口婆心地聲聲呼喚,告訴你吃了鴉片的壞處會像大塊的加工乾肉一樣。的確,人如行屍走肉。他大量形容鴉片的壞處,如骨瘦如柴、家業錢財都拋棄、沒日沒夜的甚至毒癮發作時的慘狀就算是煙渣也只能狼吞虎嚥、不顧一切地吞下,最後以一句何苦自尋煩惱作結。

詩人將經濟、身體健康、發作時的慘況寫得令人身歷其境。但如同所有勸人莫吃鴉片的教化詩、歌、詞、文一樣,很少談到「心靈層面」的探討與解決之道。就算有也是從罰責、國家與社會立場下手,再要不然就是嘮嘮叨叨地說著吃鴉片的壞處,企圖以加強負面形容來達到嚇阻的立場。時至今日,各種形同鴉片的沉癮只有更多沒有更少,抽菸、賭博、吸毒、各類讓你無法自拔的上癮比比皆是。花花世界裡,一再遊說人們吸毒的不好就如同在菸盒上印製肺癌的驚人示意圖,卻又一邊產菸草、製菸、眅菸,再大收菸稅。這種一邊宣導又一邊賺錢的策略,不難想像成效如何?

與其如同酒後開車的車禍照片、肺癌實況的圖片之類不斷提醒著,不如探討這正面意義。豈非也是在絕境中看見轉機的時侯?利用這看似傷身、毀家、敗壞社會風氣的觸媒劑,去思考人們為何抽鴉片?拼命預防與懲罰,甚至是恐嚇,都不如釜底抽薪的有效!這不止是杜絕來源、斷絕製造而已,而是「從思言行著手」,在心理層面就不想吸食,因為不必要。如果在日常生活中就很幸福快樂,何必如詩人所言的自討苦吃?詩人質疑美味不去吃,吃鴉片像人羓,卻又不免描寫吞雲吐霧、快樂似神仙的塌上景象。雖是安樂窩上的黑甜飲,但為何甘願傾家盪產、無日無夜?只是因為短暫的快樂嗎?

 那豈是一種逃避?但逃避若不快樂,又怎會選擇這種方式?倒不如說是在那剎間於人間找到幻相的天堂(雖然往往很快就落空),這個方法比禪坐、修行、練武、觀景、靜思、踏青、賞月之類的有用且迅速多了。不是有人也會以酒澆愁嗎?那喝醉的醜樣,人人皆知,又為何一再嘗試?當然,酒不過量,甚至喝酒成為一門雅學,淺嘗即止,還可變成社交的工具、人際間的催化劑、社會的滋潤劑等等。那鴉片在某些時侯,也是扮演類似相同的功能性,不是嗎?只是身陷其中的人,往往沒有回頭路可以走。邯鄲夢、嗜痂癖、財已盡、哮聲類虎、狀類蛇,無力醒來、只能愈陷愈深。哭天喊地、叫爺爺奶奶也沒用。那怕是一些些的煙渣也好,但真的是這一點點,卻又如沙漠中飲水,一發不可收拾的乾渴欲,絕對會想要得更多,不只於此。恐怕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也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去換。只是一小撮也好,勝過黃金呀!就算有土泥沙,也要吞下,不管那麼多。

「嗚呼,人生憂患死安樂,何苦自尋毒鴆爭吃鴉。」

嗚呼作結,反問「何苦自尋」,看來已有答案,卻乃無根本解決之道。我認為類似鴉片的替代物層出不窮,今天這個消失了,改天還有別的代替。從「心」的層面著手,是最基本之道。並非流於心宣教戰、心得解說、心理勸說而已,是人人自覺,每一個人都是鴉片的推手,那怕你我沒有吸食,不曾參與。在群體實相裡,因為一體性,我們或多或少相互影響了。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吃鴉歌有其時代性意義,借由「這群人、這件事」的舞台演出,成為一種借鏡,告知人們「你們可以不必如此」。或者說他們不也是大菩薩的化身?只是有些人很難相信那模樣怎可能?就算在現在也得以相關法律治罪。但在靈性的層面來說,無反不正、非黑何以顯白、黑暗為了光明而在。就是有人吸鴉片,也有更多的人經由他們的「捨身獻法」而不吸。他們是捨身的獻道者,不管自我有沒有覺察,或多或少在社會與心靈層面上,為眾人帶來宣示的意義,以自身的例子,無言或有聲地表達了最強而有力的魔鏡效果。告訴我們、告知大家,像我這樣,你看到了嗎?那你還想要嗎?如此一來,是否反而應該感謝這些靈性流浪者扮演負面教材的「正面意涵」了呢?

而我們又會忍不住反思,何以如此,人為何想吸鴉片?除了斷絕好奇心外,有沒有其它方法?追根究底,絕對與「追求快樂」逃不掉,若只是「逃避痛苦」那還有其它方法,但正向加強的效果,就是極短暫的「忘我、無憂、舒服」的追求。如果生活不是那麼痛苦(當然,也有是因為窮極無聊、百無聊賴才去嘗試)或者無趣的話,那又為何要找這樣一種方式?大地山川、人情溫暖、日月星空、花草樹木甚至是親近的寵物、可愛的小動物,在這最無害、最無副作用又最不花錢的「天然快樂劑」中,隨時可回來、不用買、不用怕傷身,何樂不為呢?是否因為「不夠刺激」、「太麻煩」、「不希奇」?果真如此,那麼要培養的自已的眼界與心胸氣度,從小時侯開始。賞花、品茗、下棋、吟詩都可以,這在某些層面來說也是種鴉片,但卻無百害又利人利已,何不為之?只是需要長時間的沉浸其中,自會達到某段「無我、忘我」的沉醉、快樂境界,比起鴉片一吸即效,當然後者較快速。但論長久的效力,那「樂無窮」的威力,絕對是這些正向的媒介大勝。

培養樂觀的精神、正向的興趣,快樂是可以人我互享、愈分愈多(不會像鴉片愈吸愈少)的,行善為樂、讀書之樂、種花之趣、遊山玩水之福,比比皆是。一個幸福快樂的人,怎會想去找尋如此麻煩又反效果的的方式,花的代價愈來愈大,得到的舒適愈來愈短暫。一個心靈豐富、心性健康的人,端端只是看到這些案例與教訓,就足以成為借鏡,不足一試。那麼或許這些古人、這些曾經的風氣(雖然在現代也被各種當代版鴉片取而代之)就有它的正性效果。也許我們該思考,快樂不是因為有了什麼或借由什麼才得到,而單單只是「你想快樂」,只是因為快樂,所以快樂,無需理由、不待結果。船出航,自有風與浪。張開翅膀,自會飛翔。正因我們先天與長久的信念誤認為「要有什麼」才能快樂,所以我們靠著各種工具與中介物來達到想要的目的,卻是倒果為因。你我是自已的主人,快樂,這就是了,不用理由、不用憑依。如果有,那也是錦上添花,不是嗎?

 

吃鴉歌1吃鴉歌2   

「吃鴉歌」新詩 BY胡愛晏
小鴨爭食 食客觀落陰
觀世音落淚 淚海成沙
沙漠長出渴望的花朵
朵朵觸目心驚
驚心動魄地吸食者
吸食著自已的靈魂

 

靈魂脆弱
弱不禁風
風中之燭
燭光晚餐
餐後賽過黃金的神仙似
似有若無的極樂天堂
在人間 就在人間
後入阿鼻地獄
獄中 奶奶爺爺不忍見
一把搶走吃鴉大全

書中盡是一隻隻單純的小鴨歌唱著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