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乳二首之二 吃乳

 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107

作者:鄭用錫

飲食詩/飲品及其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kTeifxIo2Q

溫和氣味衛生存,服匿盛來日兩飧。

堪笑世間豪貴客,竟將人乳去蒸豚。

母乳  

 圖片引自維基百科母乳條目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Human_Breastmilk_-_Foremilk_and_Hindmilk.png

賞析: (共1618字)

    據《光明網》報導,深圳某家家政服務公司將奶媽業務拓展到成人消費群成為主流業務,負責人聲稱這是高端圈內的時尚營養品,像是開完刀、只能吃流食的病人就可透過僱傭一個奶媽,確保每天提供新鮮人奶,是最好的補品,比燕窩好。有媒體指出在深圳富豪圈流行在家養奶媽給自已飲用,但竟然只要開得起價格就不用吸奶器盛裝而直接吸取!有律師指稱,這不能作為商品經營,應屬違法,況且人乳牟利、成人接接吸奶有性暗示、衝擊社會道德與價值觀。這豈非是變相的「人吃人」?是健康還是情色?

     人乳的營養與好處,歷來頗多研究。

維基百科指出(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F%8D%E4%B9%B3):母乳英語Breast milk),又稱人乳人奶英語Human breast milk),為產後婦女乳房產生的汁液,能用作哺育嬰兒之用,世界衛生組織亦推薦採用母乳餵養6個月以下的嬰兒,因為乳汁內含有碳水化合物蛋白質脂肪維生素礦物質脂肪酸牛磺酸等,能滿足嬰兒的營養需要,同時,餵飼母乳亦能增加與嬰兒密切的肌膚接觸,建立更親密的母子關係。

     Pamela Erickson博士更指出:「造物者將母乳設計為完美的食物,母乳是呈現飽和狀態的緩衝液,所以不會改變胃中的酸鹼值,讓母乳本身可以更好消化。」

     宋代官修方書《太平聖惠方》就有“祛黧黑斑”方:取蜜陀僧二兩,研為细末,用人乳汁調匀塗於面部,每天夜晚使用。所謂“黧黑斑”,就是面色發黑,有黑色斑點。本詩寫到作者之所以每天喝人乳二次是因為身體健康所需,像西漢名相張蒼就以此保養身體。但像晉武帝時,王武子(王濟)以人奶餵小豬後蒸豚,是不是就侵犯了道德底線?這值得探討。我想若不是為了家庭、經濟,有那個一個奶媽真的願意成為活生生的人乳供應器,還不是餵嬰兒,而是供成人直接取用。若說是為了養病或身體所需,不得已購買已裝盛在容器的人乳,這或許還說得過去。

明李時珍《本草綱目》稱,人乳氣味甘平,有“補脾益腎”功效。即《宋書·何尚之傳》中所謂“飲婦人乳,乃得差光緒皇帝,其生前也曾服用一種“人乳燉溫”的靈丹妙藥。漢書·任敖傳》中,提到漢文帝丞相張蒼的長壽事蹟:“蒼免相後,口中無齒,食乳,女子為乳母。妻妾以百數,嘗孕者不復幸。年百餘歲乃卒。”但若是那奢華、敗德的人乳宴,是否有其必要性?為了養家活口的奶媽們,在現場的心情又是如何?造物主賜與每個生產的母親最好的餵給物,最天然的營養,曾給何時,不是給嬰兒為第一優先使用,而是淪為佳餚、舖張、奢華的展現?此時人與豚有何異?原本應是笑著餵母乳的天倫之樂,在拿來煮菜、餵豬甚至為高商富豪服務時,是否浪費了上天的恩賜與資源?更有需要的人、更有需要的地方卻被金錢與權勢打敗或無視、不顧。應該是最美妙幸福的畫面,最後淪為令人不忍目睹的悲劇上演。

    在明朝甚至將人乳視為仙家酒,據聞慈禧太后消費人乳更是赫赫有名,每天要喝上大半碗,長達近半個世紀之久。然而即便是餵食非親小孩,專家也不建議,何況是成人?雖然古代中國有「奶娘」,非親娘餵食母乳,但婦幼院區小兒科專任主治醫師兼主任方麗容指出,「以現今醫學水準而言,並不鼓勵這樣的做法,由於母乳是體液的一種,可能面臨傳染風險」,如果媽媽有多餘的奶水,也樂於與人分享的話,最好在兒科醫師和母乳專家的建議下進行,尤其是對於特殊的寶貝,如早產兒和病童,更需要以嚴謹的標準篩選安全的母乳餵食,因此,才會有母乳庫的成立,為捐贈母乳進行嚴格的把關。她以母乳庫處理捐乳,從收集、篩選、處理、保存到分配的過程說明,就可知道為何不適合私下提供母乳給非親生小孩喝了

    由此可知,別說是成人,就算是餵給非親身小孩,都有一套必備的程序,不是隨便可以喝的了。那麼是人乳的功效被誇大了?還是人將用途走偏了?在道德底線與經濟發展的衡量下,似乎只能以外在法律和社會風氣(內在良心)的雙管齊下。我們可以接受為了養生或美容而以容器盛裝,但對於直接取用卻是認為踩而了道德良知與法律規範的邊緣,原該是最天真無邪的美好圖景,如今卻荒腔變調。那慈母低頭餵嬰的照片,每每看來是純潔光輝地美麗無暇,令人贊嘆那母性、母愛。這才是最應該的用途,不是嗎?

 

 吃乳  

 


「吃乳」新詩 BY胡愛晏
送是無償
錢是交易
物是交換

 

天地人、父母子 乳餵嬰
豪客付錢、富人掏財、貴勢賦權
排排站地美豔少婦淪為笑中帶淚
的木乃伊

 

白豬般的饕客 使勁回本
邪惡地氣味 逸出房間
無事生擾的晚宴 高官怒笑
「沒有這回事」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