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培君送鹹酸甜詩以酬之

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138

作者:陳槐澤

飲食詩/飲品及其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i_qDIIOIQA

 

似將李實會飴鹽,贈品親攜情意兼。

以卻妨恭原不取,無勞受惠未傷廉。

含宜醉飽生微渴,味是酸鹹帶淡甜。

瓊玖衛風吾不管,維懷永好莫相嫌。

蜜餞蜜餞2   

圖片引自橘之鄉食品有限公司蜜餞的故事

http://www.agrioz.com.tw/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65&Itemid=63

賞析: (共1576字)

似將李實會飴鹽,贈品親攜情意兼。

好像是將李子與糖、鹽一起醃漬的樣子,還親自送來,真是情意深重。

 

以卻妨恭原不取,無勞受惠未傷廉。

我如果還拒絕就是說不過去,雖然無功不受惠,但不傷小節。

 

含宜醉飽生微渴,味是酸鹹帶淡甜。

酒足飯飽後吃個蜜餞略覺口渴,這滋味有酸有甜還有鹹。

 

瓊玖衛風吾不管,維懷永好莫相嫌。

那什麼「投我以木好,報之以瓊玖」的回禮禮節,我就不管啦!憑我們交情,可別嫌棄呀!

 

    蜜餞,也稱果脯,是以桃、杏、李、棗或冬瓜、生薑等果蔬為原料,用糖或蜂蜜醃漬後而加工製成的食品。除了作為小吃或零食直接食用外,蜜餞也可以用來放於蛋糕、餅乾等點心上作為點綴。傳說果脯是明朝時期的御膳房發明的。北京和台灣為蜜餞生產重鎮。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zh-tw/%E8%9C%9C%E9%A5%AF)

五味中有三味俱盡在此,禮輕卻情意重。酸、甜、鹹的交纖,原是該複雜而難以入口的糾纏滋味,卻見人情冷暖的來往交流。那怕是不期待回報的相贈,在給予的同時就獲得了最大的滿足。那就施比受更有福,也許贈與者在給出的同時,也沒有斤斤計較他是施者的身份,那接受者也無歉意與抱著「非尊守瓊玖衛風」不可的壓力感,如此一來,這個圓圈完滿達成。能給的人,有能力。能接受的人,有肚量。雖是小品小物,卻見大學問。並非苛刻不想回贈,而是下一次有機會也贈送他人時,也懷著不必對方回贈的心情,那是最大的自由度,寬容卻無特意包容之心,更希望接受者心無負擔地享受。能享受、能接受就是福氣。

《清培君送鹹酸甜詩以酬之》表面上看來無任何回禮,但陳槐澤以詩傳唱,流傳後世,這對清培君來說不是更好的禮物嗎?百千年之後,人人得知其人其事,見其逸事與雅量。遠比一時的蜜餞更叫人「酸、甜、鹹」得多與持久。傳為佳話,形象流傳,才是大禮。

   觀察本詩, 玉、貝是商業交易的媒介物之一,「瓊」、「玖」對照「淡」、「無勞」、「不取」,像是極大的反差。「實」、「贈」有「貝」字旁部首,「貝」可以是交易的媒介,也能上菜,吃就與本詩主角之一「蜜餞」切題。看這「品」字由三口組成,「飴」、「卻」、「含」、「味」、「吾」等字皆有「口」字旁,口出語(對比感恩在心)、口進食(呼應酸鹹甜),禮輕情意重,卻之不恭、恭敬不如從命,縱然無功不受祿,但拒絕別人的好意,不僅讓對方沒有付出的機會還在無形上打了他一巴掌,非常沒有禮貌,這份「愛」沒有地方流動,也沒有機會交流。施受雖為一體,但施者、受者、受取物三者缺一不可。沒有誰較高上、誰較卑下,三位一體,雙方互相成全這份美德與人間美事。看來是日常再平常不過的小事,確是累積這些點點滴滴的小確幸組成美好人生。「情意兼」重點還是在這「情」與「意」,雖無勞受惠,但終究未傷廉.不是指責禮物廉價,而是不是太超過的厚禮令人難以承受,點到為止的受之無愧,雙方都輕鬆無負擔。品嘗之後,略為口渴,想起生命的必要元素,「水」的不可或缺。人的情與意不就正是人生在世必備的泉水嗎?正因這份情誼,可以大膽說出「瓊玖衛風吾不管,維懷永好莫相嫌」,有這樣的朋友,輕鬆愜意,快樂無比。

    韻腳「鹽」、「兼」、「廉」、「甜」、「嫌」,然而整詩出現三次否定字詞:「不取」、「不管」、「莫嫌」卻非盡負面意義,前者是為自已若不接收恐傷情誼、接受又怕傷了廉節找個台階下。再者是大方的坦誠不想回禮,看來是厚臉皮,卻是成全了「清培君」的美德。最後「莫嫌」堪稱一絕,簡單幾字莫相嫌,還是怕自已做得太超過,免不了先打個圓場、說個好話,期許對方不要嫌棄他不回禮。我想清培君也必不介意。

    全詩雖未明寫,卻把「心」、「口」、「手」三者緊密互扣。攜來李實會飴鹽,這個「攜」字,是表達「親自上門」送禮的動作。不取,可想像那推託、謝絕、推回的預設畫面,可見雙人四手的來回。但還是不忍推卻,吃了以後略渴,卻是三味好滋味。感恩的心、朋友的情,躍然紙上。手接收,口品嘗,胃消化,心感謝。那雙眼睛與那雙手,將這份心意化為此詩,何嘗不是另類的瓊玖衛風?

 

清培君送鹹酸甜詩以酬之   

「清培君送鹹酸甜詩以酬之」新詩 BY胡愛晏
芒果看不見 誰送來情意的過往
酸梅聽不到 誰捎來吃醋的眼紅
木瓜摸不著 誰攜來渴望的期盼

 

清木培士君不見 酸鹹甜苦謬不論
我不管 你也別嫌
四書五經 嘎然而止的道貌岸然
亦復如是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