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雞曲

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265

作者:林玉書 物產詩/牧

 

喔喔喔,小婢携筐撒黃粟,牝雞呼雛啄。粒粒爭攫取,得意充飢腹。飽憩綠樹蔭,渴飲曲水曲。母雛取次相馳逐。覓小蟲,拾碎穀,似覺孜孜希繁族。每到日西斜,雞栖競合宿。夜報寅,願迎旭。聲聲唱曉不遲速,五德中偏守信篤。愧煞世人溺利欲,一味狹譎何終局。富盈倉廩圖知足,縱不荒亡應取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KM4B5NLnPw

 

君不見,小雞雛七八六。漸喜羽毛豐,還悲生命促。良晨有客款柴扉,捕汝殺充下酒肉。吁嗟乎,虧汝生只轉眼間,畢竟徒為人造福。籬邊簷下倚笻時,無復鳴聲聞喔喔。

200px-Chickens_in_market200px-Roasted_chickenRoast_chicken   

圖片引自維基百科雞肉條目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B%9E%E8%82%89

賞析: (共1616字)

在臺灣傳統農村社會中,圈養雞來作為主要的肉食、營養補充來源,不論母雞育雛或是公雞報曉,終究是為人口慾的下場,有來客、逢年過節或是真正有需要的時侯,就算是會下蛋的母雞也會淪為盤中肉食,這就是人們飼養雞群的目的。就算現當代生活型態的改變,都市生活難以養雞,就連農村鄉下也未必家家戶戶養雞,但雞肉做為副食、主要的肉食品之一的情況,仍是不變。甚至在口味與餐點變化上是有增無減的,例如雞排的各種配料、炸雞桶、烤雞、油雞、滷雞腿,夜市、餐廳、攤販、宅配、網購、冷凍、超商、賣場處處可見,雞豬牛鴨鵝魚當中,恐怕就屬雞與豬這二類肉食最大宗吧?

 

「喔喔喔,小婢携筐撒黃粟,牝雞呼雛啄。」

喔喔喔的叫聲開場,第二句雖以人為主體先出場,但雞才是重點。撒黃粟為了餵雞,母雞生小雞,雞蛋可賣或可生下一代,但不論是蛋或雞,終將成為人類的三餐。到了這邊,才驚覺雖詩寫雞,以雞為題,主人仍是以人為重。那麼,喔喔喔是人模仰雞的叫聲呢?或是咕咕咕的變化?人叫喚著雞,雞是否曾有意識地出聲回應著人?不論是人出聲或雞鳴聲,誰能說這何嘗不是天地人之間,人與物的相互唱喝?客體與主體的變化呼應呢?「養」可以是修身養性,養雞以養德。「雞」與「基」、「積」同音,是生活基本所需,是日積月累的見證(小雞成長、母雞生蛋,蛋與雞的先後次序之千古辯證),那麼,這個「曲」,不只對應著雞鳴聲,晨喚之曲,也是農村曲、人與物的圓舞曲、天地間的合唱曲、大自然的協奏曲。

 

「粒粒爭攫取,得意充飢腹。」

人餵食著雞,雞搶食著,在這個當下,雞是否為自已悲鳴不已?又或會煩憂未來的下場?每一隻出生的雞若得知自我未來註定的結局,會選擇出生嗎?在人看來,小雞很可愛,但吃著黃粟的雞,始終是要拿來為人類裹腹的。人是否會笑雞?或者雞的活在當下突顯了人才會自尋煩惱、為未來煩惱?在這個片刻,人餵雞,雞充飢。雞若因必然結果(盤中物)而絕食,是否才可笑?人選擇吃素,那麼雞做為家禽是否還會有理由存在這世上?在這地球上有其必要性嗎?會不會,正因為圈養著雞,雞應運而生,雖是短暫的生命,但也因此才得以存在世間?

 

「飽憩綠樹蔭,渴飲曲水曲。母雛取次相馳逐。」

吃飽了就在樹蔭下休息,渴了就飲水。母雞小雞追著跑,好不快樂。農村田野生活圖,躍然紙上。詩人觀察雞的動態,好像不是吃喝拉撤就是雞鳴、生雞蛋,看來單調的一生,難道非要奉獻給人類的五臟六腑廟才是有價值嗎?還是雞的本身存在就是種價值,就連五德的聯結也不盡必要,只是雞鳴、雞啄就是最美的畫面、最有力的生存證明,存在就是價值。

 

「覓小蟲,拾碎穀,似覺孜孜希繁族。」

找尋小蟲,撿取碎穀,勤勉地繁延下一代。

 

「每到日西斜,雞栖競合宿。」

日落時,雞群棲息在一起。

 

「夜報寅,願迎旭。聲聲唱曉不遲速,五德中偏守信篤。」

準時地雞鳴,迎接旭日,從不延遲,在文武勇仁信這五德中,以守信最見長。

 

「愧煞世人溺利欲,一味狹譎何終局。」

對照人們沉溺於利與欲、心胸狹隘與詭詐,又怎能好好過日子呢?

 

「富盈倉廩圖知足,縱不荒亡應取辱。」

倉庫滿盈就該滿足,縱然不荒亡,也應該記取其中經驗與教訓。

 

「君不見,小雞雛七八六。漸喜羽毛豐,還悲生命促。」

幾隻小雞漸漸羽毛豐滿,因而喜悅,但是否也為未來註定的生命即將消逝而暗自悲嘆呢?

 

「良晨有客款柴扉,捕汝殺充下酒肉。」

客人來訪的下酒菜,抓了雞來充當。

 

「吁嗟乎,虧汝生只轉眼間,畢竟徒為人造福。」

唉,雞呀雞,你的一生在一剎那轉眼間,就只是為了飽足人們的口福嗎?

 

「籬邊簷下倚笻時,無復鳴聲聞喔喔。」

籬邊、屋簷下、倚著竹杖之時,不再聽到喔喔的雞鳴聲了。雞一生,在我看來,除了經濟價值、供給人們營養所需外,最重要的是牠帶給我們學習感恩。感恩牠成為食材、化為養份,不論是餐桌上曾經的美食、餵飽人們口慾的日常佳餚。牠何嘗不是某種程度的捨身取義?殺身成仁?只是成就的是「人」,取得的「義」是涵攝在宇宙滋養萬物下更廣大的意義裡。走筆至此,你我是否可聽聞喔喔聲的雞鳴,在心海深處迴盪,引起每個人的記憶?

養雞曲   

 


「養雞曲」新詩BY胡愛晏
快快長大的兩足物
不知天高地厚地歡樂鳴叫
每天同一時間先後來到的日月交替
盡本份地直至終老
綠樹無言、世人無信、天地無聲
一代接一代地奉獻生命
米粒化為烏有
無中生有無米之炊
空中先有雞或蛋的論戰不休
小雞置身事外地擺出萌樣
討喜異常
卻無濟於事

 

只能再三期盼 知足知足
怎知小蟲無奈看了自已的多足後
化蝶而逝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