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說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JACK 539.jpg  

忽然之間,先生看到他自已陷入一種深深的絕望之中,畫面很真實,彷彿預言又像過去式。

來到宛如心理劇的現場,帶領者請學員以第一人稱完整說出口。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番丼  

「我現在要你進入你的平行世界版本,從你的可能自已的視角觀看你的不同故事。」催眠師說。
「我要怎麼做?」先生說。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今天起,我不再與我的恐懼認同。」催眠師問。
「它們太過於真實,讓我動彈不得。」先生說。

「因著恐懼害怕不前,有個好處,那個好處是什麼?」催眠師問。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番丼 (12)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先生感到壓力十分巨大。看著一家老小,他深深的感到絕望不已,告訴自已
不要有窮人的思維,但一看到當太太的亂花錢,他心裡就很著急。他感到自已的無力感,彷彿代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ACK 499.jpg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JACK 493.jpg  

占卜師請男子回家後試著與內在的自我對話。小愛驚奇的發現,
自已竟然能與他跨界地聯結。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ACK 458.jpg  

對話至此,小愛有一種即視感,彷彿這些她早就經歷過了,異常地熟悉。指導靈既像是在對她,又像是在她的來世說話,
更像是一種遙遠的復習。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ACK 455.jpg  

 

至此,小愛由下一世的視角切回她自已的,她有一種感覺,那些人是真實存在的,但並非是自已的替身,而有專屬於他們的自已版本。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ACK 453.jpg  
突然,小愛像是整個人被往後拉一樣,猛地一陣捲入,她張開了眼,發覺自已跟本沒有躺在病床上,她感到自已像是浮在半空中。旁邊好像有什麼人影傳出聲音,仔細一看是個中年男性,身材大約跟她爸差不多,但少個十歲左右。

「哦!我是妳的指導靈,至於模樣,那是符合妳想要的。」指導靈說。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ACK 441.jpg  

半夢半醒間,小愛彷彿看見銀色的母猿坐在她的床前。她很納悶,剛剛有種即視感,好像那二人的對話是自已的前世?又或者是即將發生
的來世?現在是幾點?小愛摸不著頭緒,病床昏暗中似有月光,又像是清晨交接之際的天光。她覺得很累,好像睡不太夠,窗外似有雨聲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6-文字說明.jpg  

「或許我覺得悲劇性比較有張力?」燕哥突然覺得這麼想很不妙。
「那就會如你所願。」陪談者說。「今天2017年3月18日星期六看到《新警察故事》最後的元兇阿祖舉槍作勢要殺警,成龍看得出來他是借著別人的手來殺自已,因為裡面跟本沒有子彈。成龍說他其實不是在恨警察,是在恨他爸爸。他爸爸到了最後關頭還在怒罵阿祖怎可以讓他下不了台?面子要擺在何處?一個是犯案兇手,一個是抓賊緝犯的警察,多大的嘲諷呀!」燕哥若所悟。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7-瀘色光源.jpg  

「時間晚了,今天先這樣吧!妳試著用平行世界書寫對話,創造一個與妳截然不同的角色或是對等人物,來試著模擬類似的劇情。」南姊說。
「怎做?」小愛說。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9-色彩變化.jpg  

「試著這樣想,儘管目前我們看似被拆散,但詮釋權在我們的身上,我們也可以解讀成是分開旅行,小別勝新婚。」南姊說。
「我不要把自已當成無期徒刑求假釋,那會讓日子變的很痛苦。而是想我們在不同的地方同時努力,為了將來可以在一起?」小愛說。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4-繪圖文字.jpg  小愛覺得很累,剩下的畫面彷彿無止盡難以忍受的默劇,偏偏是重覆著難以入口的噪音垃圾食物。她只看見她媽的嘴在動,但不曉得在講什麼。她淒厲地尖叫著,引來護士狂奔過來。她不斷揮手示意要她媽走,護理人員請家屬先行離開。她想起那封始終沒有傳出去的遺書,因為她不想要讓她的愛人---南姊傷心,也許,她不想給南姊挽留她的機會吧。電腦裡的存檔寫著:「致我今生摯愛,無緣的伴侶,南姊。他們不接受妳,某種程度,我知道他們也同樣不接受我這個女兒。在他們的眼中,我一出生就是賠錢貨,若不能替他們滿足釣到金龜婿或是嫁入豪門之類的渴望,他們就虧大了。我常覺得我是我哥的替代品,但,是劣質的、不得不的那種。如果可以選擇,我的爸媽會不會恨不得車禍死掉是我這個妹妹而不是我哥?如果今天我是男的,我們二個的結合,跟本就沒有問題。不是嗎?僅僅因為我是女的,妳是女的,我們的愛就永遠無法獲得認同。我很納悶,依偉大的心理醫生書中所言,雙方家長反對的一對,就不適合結婚。那我們是否永遠都是社會天怒人怨的異類?什麼是正常?什麼是傳統?說穿了,不過是他們怕丟臉、沒有面子罷了。門當戶對也是種虛榮,異性戀是唯一王道也是種霸道的虛榮。我們到底在爭取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可憐獲得世人認可?父母的同意?我們的存在就是那麼罪大惡極嗎?再見了,我懶得再說服他們了。他們心中早有成見,怎麼溝通也沒有用,更讓我絕望的是,為什麼我要贏得他們的稱許,我才能和妳相愛?這是什麼邏緝?我好痛苦。這個世界不接受我們,我沒有力氣改變,我也不想對抗了。再見了。」

南姊像是心電感應般打來,小愛手忙腳亂地接起電話,又驚又喜。

「小愛,妳還好吧?」南姊一貫沉穩的嗓音。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愛,妳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母親欲言又止。
「嗯。」小愛打算以沉默表示抗議。「我們都是為妳好,妳要替父母想想,自從妳哥過世之後,爸媽就只能靠妳了,妳卻帶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回家還說要和她廝守終生,

妳有考慮過我們為人父、為人母的感受嗎?」小愛的媽媽一臉正經的勸說。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