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的一聲,小愛腦中彷彿有了自動書寫,她飛快地在筆電上打起下列的文字:

 

前陣子身心俱疲,內在的呼喊,很想對我的鏡射組說:

這是你該面對的功課,快點振作起來吧!
現實中的經濟課題還是要面對,不能一直鴕鳥。
不是一直逃避,就會自動解決。
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躲不掉的。
忽視該負責的財務,是沒有清理的業力,終會回到自已身上。
一直不想辦法、不努力、不勇敢面對挑戰,是長不大的小孩。
面對它、處理它才能跨過它、昇華它。」

「你到底什麼時侯才要去面對呀?」最近一直面對「他人的不面對」這個課題。我想,問題真的在於「他/她」不面對嗎?真的如此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為什麼我費盡口舌,也說不動?為什麼說得再多,對方依然還在低潮?是要頹廢多久?

人可以這樣子嗎?怎能一直拖?怎可以不面對?
時間快來不急了,為什麼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怪罪對方不面對,還真的很認真的說這是「你不面對」的關係。
到頭來,實相仍沒變,當然,不是為了改變對方才去改變自已,
這仍是種操控。好像透過創造實相來驗證自已的靈性學分,本末
倒置以為「對方要變了」才證明我的觀點是對的,我的苦心有被
看見。巴夏說:「境遇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境。」

polo老師曾提出:「《個人實相的本質》是賽斯的陽謀,創造實
相不是重點,重點是《未知的實相》。」這論點我不曉得是不是
首創,但目前就我所知的是他很強調但不太被注意的部分。一般
來說,實相沒有改變,還跟人說什麼信念變了,都是徒然。我們
也以立志於「變化實相」為第一優先序位,但會不會這才是最危
險的出發點?那是甜頭,也是苦頭,你我會以為要創造豐盛的實
相才是重點,然後就會專注在這上面。改變實相從來不是核心,
改變觀點才是,改變世界也不是重心,改變自已才是。

我很焦急,帳單繳不出來怎辦?你的功課怎還不做?不可能我要
替你寫吧?那你什麼時侯才要完成?才要開始起身?你怎還不面
對?要多久?夠了沒?我有面對,是你沒有面對呀!要改變的是
你呀!

真的如此嗎?

仔細一想,我不能接受與我不同價值觀的處理方式,因為我看到
的現況並不能說服我,相形之下,還需要我的幫忙,那又怎能證
明你的方法比我有用?沒用的話,何不聽我的?你要用你的方法
卻又慘敗連連,反過來要我救援,那何苦浪費心力?早知如此,
怎不一開始聽我的?怎不動起來?不想依我的方法,那你就為自已
的人生負責,不是什麼都不知道也不動,就會有錢掉下來呀!


心裡閃過一種念頭:「不能強迫花開花,不能強壓頭喝水,不能強迫
天空只能晴天,人也是。」對方不想面對,是真的不面對嗎?還是
,是我「看」到人家的不面對?是我的解讀,我解釋成「不面對」
,因為對我來說那樣子是「不面對」,才不是勇於任事。所以,問
題是他還是我?


孩子打電動,打夠了,自然會想做其他的事。
我們會說:「你怎還不面對你的作業?」
吃飽了,就會停,只有覺得不飽,才會一直吃。不會有人一直吃,
所以也不會有人一直陰天或無力,那都是過程。

是我不信任這流程
是我沒信心
是我焦點放在片段上,眼前的低谷。
是我硬要用「自我」的觀點來看「全我」的局部。

快點高潮吧!
快點出去吧!
快成成熟吧!
快點長大吧!
快點有收入吧!
快點完成吧!
你,給我趕快去面對。要不然你就是在害別人、你就是縮頭龜。

是嗎?
真的如此嗎?


家人是木頭人,是誰看到的?這是事實,還是我的詮釋?
自閉與過動
消極與積極
失業與自由業
獨立與依賴
誰的眼睛?誰的焦點?

我一直很不能接受別人的不面對,然後我就很生氣,愈唸愈沒用,
愈沒用,就愈感到自已無力感。然後更怪罪對方。

我覺得,要照我的步調才對
我覺得,沒有看到表面上的動作,就是沒在動
我覺得,檯面上沒有成果,就代表在浪費時間
我覺得,我都看到你一直重蹈覆轍、不想改變的樣貌

「誰說那個人沒有面對了?是你覺得。事實上,真正沒面對的是你才對,
你不面對你心中也有的那個部分,你認為那不是你,你不接納,你覺得
那是別人,你沒有,你不會這樣,你也不允許你自已可以。所以,是別
人不面對,不是你。」

搞半天,才不是家人或伴侶沒面對。她們只是鏡子。

是我,不面對我討厭我不面對部分,我不能接受這面向的我,太難受了,
於是投射出去給別人,不是我,那不是我。

原來另一半就是我
原來存在派出我的對照組來鏡射我
原來我很不喜歡我躺在床上
原來我很不愛我不積極的一面
原來我排斥我依賴他人的部分
原來我推開內在想耍賴的面向

「你不可以這樣,這樣會被罵,因為我以前像你一樣,我也被罵,
那不好受,所以你現在也不能,以免像我被罵。」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我的經驗是我的經驗,不一定會複製
成他人的經驗」

→「為什麼你做或不做就能被包容?我就沒有?我就不行?還要我來
包容你?那誰包容我?這不公平,我沒有感受到的怎給出去?」

對自已好,先對自已好,你對自已好,自然也對這世界有助益
你對自已不好,假裝對人好,對方也感受不到實質的品質,你還會恨對方
你以為只能二選一,是衝突的
實際上,是兼得的,是一石二鳥的,只是你誤會只能犧牲小我,完成大我

每個人都照顧好他自已而非忙著拯救這世界或打理他人,偏偏才是對這世
界最有效的方式。

我只能餓自已,來餵飽你
那這會照成二人的飢餓
我讓自已豐盛,也有能量迴照與帶出你有的部分
這是五餅二魚

最恨他人身上的點,就是「我這輩子最不能允許自已做的人」
我討厭自私自利
就代表我好想像他人一樣只顧自已,可是我不能
我痛恨躲避與不面對
就代表我也想,可是我不允許或我曾被批判過,所以我也跳出來指責


仔細一想,跟本不是最親密的人不面對她自已的問題
是我不面對「我也有這部分,但我不喜歡這部分的我」
因為太難受了,太難堪了,只好丟出去,假裝是別人的議題,都是別人的錯

吃完飯就急著洗碗,自然也會要求他人要這麼做
我忍受不了碗放著隔夜不洗,我會爬起來洗,就算不是我吃的
然後我會暗自批評這不衛生、不負責、不勤勞、不面對自已應盡的義務
我是個會馬上洗好碗的乖寶寶
我是個會不造成他人困擾的好學生
我是個今日事今日畢的好國民
我是個…「擔心我不這麼做就會被天地棄絕、不值得被愛的」的恐慌者

我恍然大悟

可樂 (63).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