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453.jpg  
突然,小愛像是整個人被往後拉一樣,猛地一陣捲入,她張開了眼,發覺自已跟本沒有躺在病床上,她感到自已像是浮在半空中。旁邊好像有什麼人影傳出聲音,仔細一看是個中年男性,身材大約跟她爸差不多,但少個十歲左右。

「哦!我是妳的指導靈,至於模樣,那是符合妳想要的。」指導靈說。
「什麼?我在那裡?」小愛發覺她不用開口說話,好像在腦海中一動念,聲音就傳到對方的腦中。

「哈!就像漫畫中的名言一樣其實妳已經死了,妳在過渡期,至於地點,隨妳怎稱呼都可以。」指導靈故作俏皮。
「你…你說什麼?我不是在醫院嗎?」小愛難以致信。

「呃…我是看妳差不多準備好了,才告訴妳真相,剛那段是為了緩和妳的驚嚇,還是我們再重來一次?」指導靈假裝手足無措。
「我死了?」小愛再問一次。

「這其實上一次妳也問過,所以我們才決定陪妳演出這場戲,好了,總而言之,妳的下一世同時存在,妳算是提前體驗。」指導靈說。
「等等,我沒有被救活?」小愛問。

「妳下定了決定,如果生命不是如妳所願的過,妳寧可不要再體驗這個物質實相,不過因為妳此生沒有面對的問題,終究還是得在下
一次再面對,這是一定的。雖然妳已經不止一次面臨相同的課題,妳始終有一種詢問別人意見妳怎過活?依靠他人認同的傾向,不管
是在愛情、親情、事業、志向等各方面,妳永遠在找尋權威的肯定、別人的指引,就像現在也是,不過我算跟妳來同一個存有,有點
像大樹的不同分枝。」指導靈說。
「那我的爸媽、我的愛人,她們呢?」小愛問。

「她們有她們要走的路與接下來的挑戰,但那都預伏了一個可以被解決的命題。妳因為太在意他人的眼光,選擇了妳的人生若不能被
認同則寧可不要的結局,非黑即白的個性,妳不能允許別人有不認同妳的自由更隱藏了其實妳是這麼不認同自已所以妳把這問題投射

出去,來看看妳的轉世,雖然並沒有時間先後,一切都是同時存在。」指導靈說。
「我的下一生是男是女?」小愛問。

「男,不過因為妳仍帶著自覺無力感的很大傾向,所以個性比較柔弱與逆來順受,很容易深陷無力感與退縮之中。」指導靈手勢一揮,
小愛宛如切換視角一樣,她可以明確感覺她真的變了一個人,但原來的自我並沒有被消滅的感覺而是以一種種子般的退位潛藏幕後,
像是很深很遠很久之前的夢,隱隱約約又若有似無。她變成了他,很理所當然的順移,他發現他正在以第一人稱自我對話,用類似自
動書寫的方式快速地在電腦面前打字,只有一個人但卻是自問自答地讓心靈浮上直覺的線索。

「我發覺行動沒有用。」
「不是行動沒有用,是信念讓行動沒有用。」

「我做了,可是沒有效果。」
「例如?」

「好累,一想到就不想講。」
「不是因為做那些而感到累,是心先感到無力,才導致事件。」

「我為什麼會感到容易疲倦?」
「因為你正在做你不想做的事。」

「為什麼不想做的事,我還逼自已去做?」
「因為你為了向別人證明你說到做到。」

「可是這樣很累。」
「對,因為你強迫自已遵守承諾。」

「我為什麼要讓別人逼我?」
「沒有人可以逼你,表面是別人逼你,事實上是你自已逼自已。」

「我為什麼這麼做?」
「說話算話才是頂天立地的好男兒,勉強自已做,至少有做,才不會被人說你怎說了不做?」

「可是心不甘情不願地去做,不是事倍功半嗎?」
「當你告訴自已要開心、要樂意的時侯,跟本是你原先就不想、也沒有熱情,你才會這樣要求自已。」

「我為什麼非得裝作很投入?」
「面子問題,況且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說了就要完成,這才符合大中華好男兒的形象,是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的美德。」

「可是我不想呀!」
「但是至少有三個人前前後後詢問你,什麼時侯要開班召生,讓禪修班再度成行,你以為那是你應負的責任。」

「但沒有人來呀!」
「人不是重點,是你寧願看電視,不想要禪俢,可是同門師兄弟姊妹都很期待你,你不能落入紅塵,你這樣警剔自已。」

「唉!我是真的不想,但怕被說不精進,沒有熱誠,沒有行動力,道行退轉之類的。」
「強迫自已做不愛做的事,久了就會樂在其中,也會對世界有幫助。」

「有這回事?」
「是樂在其中會對這世界有益,並不是前面那句勉強自已。」

「不爽就不做,這世界不會天下大亂?」
「對人性這麼沒信心?」

「難道我可以說不?」
「難道你沒有說不要的權利?說肯定並不是對一切都軟弱的說好,永遠不能拒絕。」

「沒辦法呀!形勢逼人。」
「你是不是常感到被逼迫?」

「趕鴨子上架,我想這是臣服吧?」
「不敢說不要,不得不,不能拒絕,這也讓你的是變得虛偽與無力,這就是為什麼你常陷入沮喪。」

「我是真的不想,可是三個老師一直問我,好煩。」
「只是問問,又沒有人拿槍逼你。」

「感覺一樣嘛!」
「為了不傷別人的心而討好他人,終究還是種背叛,因為你的給、你的答應、你的行動變成是應付,你同時也在恨他們。」

「對。」
「也恨自已的無力反抗。」

「沒錯。」
「然後不斷輪迴這個課題,你覺得說不是不是沒有用?那甘脆不要說不。你覺得說出的話就要一輩子做到,你只好虛應委蛇。」

「無奈呀!」
「我能不能是個跟著感覺走的人?」

「不能!社會不允許。」
「我能不能說到卻做不到?」

「不能!會被當沒信用。」
「我能不能直接坦然說我不要、我不想?」

「不能!拒絕別人的好意很可恥,說出不爽的感覺會很沒禮貌。」
「當你勉強自已去遵守過往的承諾,你忽略了當下的真實感覺,你也不敢做自已,你還是活在別人的眼光、他人的認同中!」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