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番外篇 21《世界跟你的關係》(日本海嘯與你何干?

http://sethway.org/blog/wp-content/files/sethway/20110316DM550110whatyouconcern.mp3

 古早味 012.jpg  

會看到很多評論再說為什麼他們創造啊?可是我覺得對!可以評論,看賽斯在《個人實相的本質》對三哩島核變的評論,可是我覺得另外的部分是你看到什麼?

 

信念是拿來看它的作用,而不是拿來維持你的一致性用的。你的一致性不依靠你的信念或簡單講價值觀,我們價值觀不能變,如果價值觀變了好像會覺得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可是其實有沒有變我們都在變,我們只是好像讓自己注意力覺得一致,其實沒有那麼一致。因為長期的慣性,自我想要維持一致,有一種講法千萬不要叫上了年紀的人改變觀念,你要叫他改變觀念不如叫他去死好了。那是因為我們以為我們的代表就是價值觀、我們的代表就是信念,我要維持他的一致性,因為自我怕變動,可是自我其實是由著變動而繼續生存的,自我怕變動所以我的價值觀就不變,我太認同我的價值觀跟信念,他是你的東西,你是比你的信念、你的價值觀大得多了。你要變就變,你的變也不會因為這個變而變得不是你,你只會變得更是你自己,這種講法很繞口令,但是你不會變得不是你呀!

 

你逃避的時候其實是更確定那一件事情,你逃避是因為我害怕那一種狀況,我逃離開了,你雖然沒有去面對他,那個逃離的動作其實更確定的你心裡對他的樣態,可是當你去面對他,就想看一個中文字,越看越久越不像,延伸來講如果你對一件事情了解了他就不是你原來刻板印象了解的那個樣子了。所以說為什麼面對是比較好的?你了解自然就會解決,可是如果你逃掉就會更確定那個區塊,其實你沒有解決什麼。所以說對每一件事情的反應才是真實的,你即你感知的一切,

 

恐懼是來自於未知,不了解那個東西而把它投射成為一個個體跟外來的刺激。

 

學身心靈我們不能講說這是他們自己創造的實相,這不是你該講的,你面對的是這個情境,你不是去講別人涉入的那個情境的原因,你要談你自己涉入那個實相的原因是什麼啦!賽斯說雖然那個乞丐或可憐的人是他創造自己的實相的,但是就你看到的角度來講你不是因為這樣而不去協助,懂我的意思嗎?因為有很多學身心靈的就這樣子講:「那個是他自己招惹來的呀!」身心靈是說他創造他自己的實相,而有的是說他自己不努力呀!但是他怎樣跟你看到這件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爸跟平常講的連起來,我那個朋友怎樣怎樣,我那個老公怎樣怎樣,對!他怎樣是他的事情,可是你看到他怎樣就是你的事情。對於你遇到這個實相責任你是要負起來的,比如說看到日本也好、看到這個乞丐也好,你有想要做什麼那就去做而不是從一個非你的角度去評論這件事情。比如說台中阿拉大火那件事情,每一個人都需要從他的角度去看這件事情而不是從別的角度,因為所謂的踢皮球也是這樣子來的啦!那學身心靈的也會踢皮球呀!就說那是他們怎樣怎樣。那比如說:「POLO怎麼會這樣子批評基金會上的課?」可是這不是他們應該講的啦!他們應該想的是怎麼會遇到POLO來評論基金會上什麼課?跟今天講的一樣,是我們「看到」日本遇到地震,這是我們創造的,跟日本人怎麼樣那是另外一回事,跟我們比較有關的事我們站在這個位置看出去的東西。那在人際裡面,別人怎麼看他關你什麼事情?你怎麼看才是你的事情。你沿用別人,那個沿用別人其實也框在你的畫面裡面,你需要沿用別人來支撐你怎麼看這件事情。

 

這就是我們前一陣子有提到的千萬不要把對方當人,你要把對方當作是你看到的一個畫面,一個電視畫面,沒有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在你的面前跟你互動啦!只有你投射出來的畫面。

 

我發現在一個不夠深度的探討裡面,他們會建構一個我應該已經OK了,可是那個東西是被建構的。我說的建構是哪一種他並不是實質的變化的,因為實相就沒有,我們是以實相為準的。他並沒有被創造出來就表示他沒有真正經歷過那個過程的,應該是說那個是他的推理而已啦!

 

「所以他們常常用的哪一種我是健康的,我是怎樣的那種口號一點用處都沒有。」就是那一種痊癒的過程論述的建構其實是不紮實的,是說服自己用的啦!如果他是真的的話,他的實相應該會變化。應該是要好的,而且我也都做了,可是為什麼沒有用?這樣講比較清楚的吧?所以那種某一種程度也是實質建構也是虛構的啦!醫學的虛構變成只是身心靈的虛構,就像王線上遊戲的術語「打掉重練」。虛構的身心靈論述也曾經有用過可是並不是很紮實。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