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story
標題: [中篇] 神話傳奇首部曲第十章【戰龍齊現佛光護】
時間: Sun Dec 25 14:17:19 2011

神話傳奇七部曲首部曲
第十章【戰龍齊現佛光護】共3711字

他沒必要這樣做。他的面容太大眾化了。混在人群中,任誰也指不出來。
那種人比小說中所形容的「易記易忘」還要更離奇。說他很好認,你偏偏就記不起來。
說他不好認,可是又覺得這種人隨時在身旁都可以出現,因為隨時都覺得他在,隨時都
覺得他在不是覺得他像鬼,但有時又覺得像。而是感到這種人處處可見,正因處處可見
你覺得不可思議,你如果硬是抓住一個像他的人來問話,就會知道不是他,但不是他就
又偏偏像他,說不定正是他的那個人你剛剛才放過他,因為你覺得不可能是他,可又偏
偏就是他。在你覺得最不可能出現的地方,他出現了。在你感到最不可能在場的時間,
他到了。在你覺得最不像他的作風的事件中,他出場了。在你感到最不像的面貌的相片中
,他現跡了。你想抓住他,偏偏他就是讓你抓不住。又偏偏像是你我隨時可以碰到又可以
抓到的那個人,好像是你我身邊那個最不起眼的朋友,在場了,但你不會覺得在場。一但
他不在場了,你就會打從心底覺得不舒服,生命中彷彿有個很重要的東西不見了。可是一
但他在場了,你又好像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就像是空氣般消失或是從來沒出現過?然而一
但他真正在你身旁,你感覺不到他的重要性,可是他的離去,你一定會感覺到,這感覺是
如此強烈,會帶來一種釋然,又是一種深沉悲傷,很沉重卻又像是必經之路,很希奇卻又
像是必然。說不出,但又再平凡不過。記不起,卻又再熟悉不過。他就是這樣一個人,你
只要曾經遇到過,你就永遠永遠忘都忘不了。可是你又不能確定那個在腦海中浮現的人影
是否就是真正的他?或是在你眼中他真實的模樣?你不能確定的事太多,但你卻很能肯定
的對人說,你遇見過他。就只這一件事,你異常的確定。偏偏,偏偏,又是偏偏,你就是
無法說出他長什麼樣?有人說他太恐怖了,以致於見過的人都有一種記憶保護機制,選擇
自我忘記這段記憶,也許無法真正忘記,但可以假裝,或許:弄假成真。但也有人說,他
的臉太平常,太平凡,太平實了。你沒有任何特徵可以記住,那樣平實的感覺你不會有任
何突兀感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樣神奇的人卻彷如身邊常常在的老友又像記憶深處的
那道模糊身影,你真的無法說個詳細,你真的無法。所以,這就是…「神我佛」!

神我佛出現了,他好像一向都在的感覺,但你剛剛怎可能沒發覺呢?
他好似剛剛才出現,但你卻又不覺得突兀,好比他在這裡很久了,甚至比你還要久。
這樣的感覺,現場的每個人都有感覺。甚而是揮之不去,但不會很驚訝,就好比見到
老友般輕鬆。連敵人也是,或許,此時,敵人也不感到他是個敵人。他不恐怖,但也
許這一點就是該令人感到真正恐怖的地方。「神我佛」一個如此平凡又特別的人。他
究竟是不是人?或許不吧?沒人可以確定。也沒人可以否定。
神我佛一出場,四十七位戰龍齊現身。彷彿等待已久似的。
三界人抱手微笑,邪龍一副看好戲的模樣。神我佛眼神與三界人交會,一笑,
是會心一笑。邪龍嘟起嘴巴,向前要抱神我佛。神我佛大笑,一腳踢開他,邪龍不悅,
躺在地上耍賴,硬是不起來。三界人也上來踢了邪龍一腳,邪龍哭了起來卻又破涕
為笑,神我佛狂笑:「你不是要哭嗎?」,邪龍邊擦淚邊假裝生氣:「就這麼希望老朋友
落淚嗎?討厭啦!」三界人K了邪龍的頭一下:「辦正事要緊。」神我佛微笑,笑容有著
很深的意含又好像沒有,很神秘卻引得雨龍老大不高興。雨龍說話了,一說話,現場就
飄起細雨,只見飄龍在作法,雨龍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嗎?我們可是很強的喔!我們
可有四十八個人喔!」雨由小變大,飄龍停止作法,雨龍的手不安份的往雲龍身上亂摸一
把,雲龍女怒氣沖天,賞了他一個巴掌,此時天空烏雲滿布,雨下得更大了。雨龍摀著嘴
巴,好像被打到流血似地,口齒不清地說:「每次都這樣,就不能合作點嗎?不要在外人
面前給我難堪咩!」雲龍再打了他一次,這次雨龍被打昏了。「合作?合作是亂摸的嗎?
你的手真賤呀!要我講你幾次?打你幾遍?你才會聽懂?」本來雨下個不停,現場每個人
包括每隻龍被淋得像隻雞,落湯的雞。隨著雨龍的昏厥,雨漸停,很快地,恢復無雨的天
氣,若不是地上仍未乾,簡直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邪龍見狀,趁機把邪手伸向雲
龍,飄龍聯合霧龍,擋起一陣飄霧,無奈太慢,還是被邪手穿透,迷龍和夢龍趕緊使出迷
夢大法,眾人全部陷入夢境中,昏迷不醒。三界人嘴巴張大,大到不可思議…神我佛在這
--


之前就先用神氣護身,佛光護體。所以不被影響。
他保持清醒,將計就計,隨眾龍入夢、昏迷。
在某個時空中,某種怪異的空間裡。
三界人不知身是夢,邪龍不知人在昏迷中。只有神我佛還清醒著。可是他也假裝
不清楚發生任何事。邪龍邪邪地笑著,不知在作什麼邪夢,三界人踢了他一腿,
邪龍醒來,不悅:「誰踢我?把我吵起來!」三界人打了他的頭說:「還睡!你不覺
得周遭怪怪的嗎?豬頭!」邪龍一本正經的說:「嗯~~~我早就發現了,我不過是假
裝配合眾龍的計謀咩!呵呵況且我也不是豬!我可是最可愛的邪龍喔!」三界人打
趣地說:「我看是龍族之恥,龍種之恨,龍類來不及除名的敗類吧?」邪龍故意裝
作很生氣地向神我佛撒嬌:「你看他啦!討厭,把人家說的那麼準,人家不來了啦!
」神我佛把邪龍的嘴巴封了起來,邪龍一臉驚訝,看著自已的嘴巴,忙急著指著自已的
嘴,向三界人求救。三界人也把邪龍的眼睛變不見,邪龍更是原地打轉,又急又驚。
神我佛笑一笑,這時才一揮手,將之恢復原狀。邪龍哭得希里華啦,跑向雨龍,雨龍像
踢一顆足球一樣,把邪龍踢向雲龍,雲龍來不及應,竟被邪龍趁機倒在懷中,假裝自已
眼睛仍瞎而亂摸一通,氣得雲龍哇哇大叫,一時不知如何處置之。霧龍看不過去一個大
力搥,搥得邪龍頭冒金星,昏頭轉向,又倒在陰龍的跨下,接下來作的動作讓陽龍看得
目瞪口呆十秒後,才一掌將之揮得老遠,頭破血流。眾人哈哈大笑,邪龍拍拍身上的灰
塵,故作正經:「有什麼好笑?」這才發現自已的邪龍角掉了下來,可能是剛剛被揮掉的
,一股又一股強又深的痛楚,滿天蓋地而來。
邪龍痛到哭個不停,三界人拍拍他的背,沒想到讓邪龍更痛。
神我佛手一軍,邪龍又好了起來。
眾龍驚奇不已。
───────────────────────────────────────


十億頭采太誘人了。有空我也來買一張。不過我不清楚要買大樂透還是小樂透?
希望頭采可以分多一點人得到。一個人就得十億。太那個了。
聽說吳宗憲要選立委,不會吧?而哈利波特第八集也要寫了。真期待。呵呵
沒有人可以阻止故事的進行,故事仍舊進行著。
陰陽雙龍對上邪龍,飄雨雲霧四龍合抗三界人,花草樹爆彈車六龍圍攻神我佛,
只見邪龍被打得七零八落,連忙向三界人求救,三界人自顧不瑕,說了一句:「你看著
辦吧!」繼續執行他的屠龍計畫。神我佛則一對六,絲毫未見敗跡。花龍使出滿天花香
,一時之間,整個空間都是花。被打得亂七八槽的邪龍,還有閒情逸致賞花起來。三界
人又好氣又好笑:「你要不要順便野餐呀!笨邪龍!」邪龍一邊回答:「沒辦法,人家是
龍的敗類咩!」一邊被打得更慘,簡直毫無招架之力。而此時草龍讓地上長滿了草,樹龍
把周圍變成森林阻擋神我佛的去路,車龍配合彈龍的彈力加上爆龍的火力,爆彈車現世,
狠狠撞向神我佛。神我佛看起來像是沒有任何動作,偏偏又像一瞬間就動了七千八百萬個
動作。他手中多了一隻花,他微笑,他看著六龍,六龍瞬間無法動彈。三界人對上四龍,
一時之間找不到破解的辦法,陰陽雙龍把邪龍打得跪地求饒後也加入這一邊的戰團。
三界人愈來愈吃力,但看見六龍不能佔上風,就有了信心起來。他朝神我佛叫一聲
:「老大哥,別忘了我呀。」神我佛輕輕握住手中的花,神秘微笑。六龍不知何時消失無
蹤。神我佛對三界人說:「夢裡不知身是客,莊周夢蝶蝶是誰?」三界人急忙擋下四龍的
狠招,一邊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唉呀,都什麼時刻了,還打禪機?」神我佛笑而不答。
三界人像是突然領悟到了什麼,飄龍的飄飄糖果一顆顆飛進三界人的口裡,雨龍的小
雨攻勢,在小烏雲的協助下,把三界人團團圍住,一片神奇的七采怪霧讓三界人伸手不見
六指,三界人沒有意識到自已怎會說這樣的話?也來不及想其它的龍在作什麼?究竟是四
十八?四十七?還是有更多的戰龍傳人在現場?三界人感到力量愈來愈小,他無法使出全
力,甚至連自保的最後底限都沒有了?他大驚!像作惡夢般突然大叫醒了過來!
--
夢龍和迷龍見狀,心知不妙敢緊配合迷夢大法十成功力加值版,將夢補夢,
迷境成謎,三界人身陷迷夢而不自知。邪龍更是倒在一旁不起。神我佛原地靜坐,
眾龍卻也奈不了他何。餘龍決定先合力幹掉神我佛,於是河龍從天下落天河,海龍從地上
開紅海,流龍一股流川氣勢貫天蓋地,湖龍做出五湖四海奇景,川龍配合冰川之術,
溪龍將自身功力加在井龍身上,天井神溪現身,一時之間,血龍現血海,動掌雙龍合力出
掌,拳龍補拳,智龍腦波侵襲,炫龍炫光攻身,野龍野性大發,山龍群山壓頂,兇龍臉露
兇相,心龍心電擾人,幻龍幻術誘敵,閃光二龍雷電交加,刀炮槍劍四龍各式武器攻擊,
氣龍氣光動波封住神我佛穴道,眼手口頭眉鼻耳面八龍化身小龍紛紛往神我佛眼上手裡口
中頭內眉角鼻孔耳道面容鑽入,豈知神我佛唸了一聲:「我佛慈悲」眾龍齊滅!!!
神我佛將幻境打破,倒轉時空到入夢之前,他悄然退出,飄然遠引,彷復這個時空
從未出現過他一樣。
回到邪龍又開始自言自語當時。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創意文案、影評、旅宿美食神秘客、文字工作者、
自由約稿部落客、多元化文藝寫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