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story
標題: [中篇] 神話傳奇首部曲第三章【眾醉我醒殊事非】
時間: Sun Dec 25 14:11:00 2011

神話傳奇七部曲首部曲
第三章【眾醉我醒殊事非】共3836字

龍天華不耐煩地看身邊的兔子
老兔子則是無限信心與耐心的看著他。
龍天華過了許久,說話了。
「我總覺得我好像見過你。」
「我們常常忘記見過彼此擦身而過,更何況不斷記著?」
「你在說什麼呀?」
「那你又聽盡了些什麼?」
「你又沒有說很多?」
「不止要聽進更要聽完聽盡聽透它。」
「神經病,不過我剛剛做了一個好恐怖的惡夢,我竟然殺死自已的親人?」
「你從來沒有做過也的確從來沒有不做過。」
「我的天呀?你到底在講什麼?」
「你不必懂也不能懂更不會懂。」
「算了,你也不檢討自已是什麼動物?」
老兔子充滿意味深長地一笑。
笑完。
老兔子一點也不老。
實際上,他變成了一個很年輕的小兔子。
「喔?這是魔術嗎?」
「這你所不願承認的魔術。」
「魔術?」
「騙人的藝術?」

「你騙我?」
「是你將自已埋藏在幻相中不願醒來,是你騙了你自已。」
「我?我有騙你嗎?」
「比這更嚴重,你騙了你自已所不知道及所知道的事物。」
「有嗎?」
「你似乎真的很成功地忘記了自已忘記了,不過這在最初也是你的意願。」
「我還是聽不懂你所說的話。」
「先知的話,凡人一切都聽得懂。因為,他們自以為聽得。你來,我來告訢你。」
「算了,我不知道。」
龍天華起身看了看四週。
剛開始還不知道。
這環境愈看愈詭異。
四周沒有環境。
一種從頭到腳的恐懼蓋滿了他的身體。
一種至頭至尾的害怕佈邊了他的心靈。
龍天華瘋狂地大叫
龍天華瘋狂地狂哭
龍天華瘋狂地轉舞
他一個人孤獨地打滾
老免子又是充滿意味深長、饒富禪意的笑容
老兔子飄然遠去
嘴邊仍是掛著那令人難以理解的笑容
末了

他說:「龍天華,你新的任務與啟程即將開始於立即的團隊中。」
龍天華一語不發,
事實上,龍天華也無法說話。
因為他的身體往始產生懼怕後的劇變。
他不斷的扭轉身軀。
發出一陣又一陣慘無人道的叫聲。
身體發出陣陣惡臭。
眼耳鼻屎齊流。
七孔流血。
流出黑色的惡臭液體和固體。
他變成了一隻豬。
一隻絕無僅有的豬。
一隻不自認是豬的豬。
從此,他叫豬卓---吾酒。

卓吾酒滿身大汗地趴在地上,發出陣陣豬號。
如果從前的時光沒有人會注意一隻豬。
那麼以後的歲月恐怕也沒有人會注意一隻有著光環地豬。
尤其這頭豬還喜愛喝酒。
卓吾酒的主人是一個小孩子。
說是小孩子也僅是外表上判斷起來是小孩子。
說實在卓吾酒也不很了解他的主人究竟是不是小孩子。
只不過卓吾酒有時候也很納悶他的小主人為什麼老是滿身傷痕?



還有他從來不在意他養的豬會講話。
而自還自以為是地替自已取了「卓吾酒」的好名子。
「這的的確確是一個好名子,連我自已都不曉得這名字多麼地神奇。」
卓吾酒這樣地想著。
他雖然只是這樣地想著,小主人卻已經知道了他的豬的想法。
小主人微徵一笑。
每當小主人微徵一笑。
卓吾酒在下意識當中似乎認為自已應該感到很害怕。
但他沒有。
他回報了一個「是誰說動物不會笑的?」的神奇豬笑容。
只是
不論豬卓他怎麼甩頭。總是有一種甩之不去的夢魘在。
彷彿他又想起了什麼不該想起的沉封回憶。
那就好像有段他不能想到的封印記憶一樣。
每次有這種感覺時。小主人就會拍拍他的翅膀。
這年頭,怪事年年多。就連豬有翅膀這件事竟然也沒有多少人在意過。
豬卓心想,這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世界呀?
也許瘋的不是一隻有名字的豬。而是看待這隻豬的人們吧?
豬卓這樣想著。
想著想著,他的肚子餓了起來,向小主人討了一杯酒。
這可不得了了。
因為,小主人知道,這即將又是辛苦和刺激的取酒旅程的開始。


不過他知道。這一切都將是值得的。
「為了讓你記起我們和你誰,這個遊戲始終必順進行著。」小主人自言自語。
豬卓===卓吾酒也快樂地回報了一個微笑。
吾酒吾生醉不醒====冒險即將開始!



卓吾酒,酒醉,醉醒,醉不醒,醒來,寧醉。廢話不想理,極怒。
有人餓肚子,有人吃到飽。朱門酒肉臭。
吾酒,大醉。不得拒。沉迷,無法自拔。再醉,醒了?再喝!
像是要填滿生命中的某個空洞一樣。
打開電視,上了餐館,吃了東西,餓了肚子,翻開書本。
只看到你想看到的一面。
怒火沖天。無言以對。
就讓這個洞繼續空著吧。
不過你相應不理。
無法理解的你,你無法理解。
你只想要看到想看到的。
悲嘆。
於是
洞,仍舊是洞。
名之為空洞。

我提起了筆。寫下紅塵傳奇。而我。
紅塵中有著許多許多的傳奇人物。傳奇事蹟,傳奇偉業,其中最傑出有名者。
將列為「紅塵傳奇」錄中,共七部曲,意指厚厚七大部書記載著一系列奇人異
士的傳奇神話故事野史。沒有人知道紅塵傳奇(神話傳奇)七部曲誰編?誰著?
但幾乎不分遠近,不分大小,只要提起童年時最常聽到的床邊故事、最耳熟能
詳的小說、最家喻戶曉的傳說,那麼,「紅塵傳奇七部曲」絕對名列前茅!
雖然,在專家學者的統編收錄前,紅塵傳奇七部曲的最早流傳年代和詳細
來源、作者資料尚無人知曉。但這一點也不影響後人的廣為流傳,反而更為這一
大套的偉書「神話傳奇七部曲」增加無限的神秘性和趣味。有不少的有心人發下
豪願折必搜集完整版本的紅塵傳奇七部曲,乃因為各地口傳雖大同小異,但口傳
文學與書面文學比起來,究竟前者的嚴密性和詳整性不如後者,故有心者紛紛以
採錄民間文學的方式用科學方法在最近幾十年內陸陸續續搜整出所有紅塵傳奇。

七部曲===前傳、本傳、後傳、外傳、特傳、小傳、異傳。各部皆有簡略版和
詳盡版、原始版,簡略版適合兒童,也是較為人所知的易讀版本,詳盡版是後世
文學家、文藝創作與民間集體再造重創之作,重見天日,乃是混入各地、坊間、市
場、書舖者,而原始版向來只有最高首府的博物館有正式版和頂級的學府學院手抄本
、傳抄本,據說內容極為秘密,或是聳動或是令人難以相信,不過能全部讀完的不是高
層官員,就是有特別管道的有力人士,所以此事複為極度機密,詳細情形鮮有人知,今
摘錄詳簡混合改造版本的紅塵傳奇七部曲之前傳---「紅塵傳奇」。

庭院中有一老人和一中年人對話。「太可惡了!身為衛法使成員之一的遠山,
竟然膽敢韋禁令對近水姑娘使出禁招?盟長你看該怎麼辦才好?」
一名粗枝大棄的壯漢忿怒不平地向著盟長放故先生投訴著。
「盟長,你可不能偏私呀,此事給其它組織得知的話,可是很難聽的!」
「喔~~~~遠山使出什麼樣的禁招?為什麼副盟長你會知道?親眼看見?又為什麼對
近水這樣做?他們不是好朋友嗎?」一名看來大眾臉的老人說道。
「看你氣成這樣,你就先息息氣吧?等我事情一忙完,我自然會交待屬下調查的,
你不用急得暴跳如雷吧?」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信我的話,我知道其實你口裡說要調查,我看
心裡跟本是想要虛應故事、趕快打發掉我最要緊吧?你這個偏心的盟長,早就看我
不順眼的你怎有可能會認真處理此案?別以為遠山是你的徒弟只有少數人知情!其
實我早就知道了!哼!這次你要是再像上次一樣又偏私的瞧瞧總盟主怎麼辦你!哼
!」副盟長不知好歹硬是不肯放盟長非要讓他難堪不可,咄咄逼人地說。

盟長強隱怒氣,情勢一觸即發,未料副盟長像是惹火盟長似的,說什麼就是不
讓盟長先生放故他老人家有下台的空間。

「怎麼?不講話了?我看是心虛吧?哈哈哈,動用禁招,那改天連絕招、
死招、密招、秘招、勝招、殺招、高招、狠招、怪招這是大不動奇招之九不也
隨便都可以用上了嗎?哼!我看你怎麼向聯盟審判團交待?等著瞧吧!」
盟長忍無可忍,一句「該死」使出絕招【無所其極】,只見滿天光華,悲
樂四起,異香四散,奇花四飄,怪風亂吹。副盟長像是老早就預料到有這一招,
在同一時間,在同一空間,同一招式,以牙還牙竟是不相上下,不分勝負。
盟長微驚,隨即反手一招【驚天動地】的奇招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副盟長沒有
想到這一招式,來不及判斷後再應對,當場依照本能反應,沒有多加思考就出護命
危招【毀天滅地】。剎那間天地震動,神佛同泣,鬼哭神號,時空在一秒內混亂脫
序。但是副盟長竟同時死的雙腿不放。結果強大的摧毀力造成一人雙足齊斷,一人
雙臂齊裂。放故、副盟長極痛,紛紛昏了過去!二人雙雙落入時空裂縫中!
眼看二人兇多吉少時---就在此時遠方傳來一陣豪壯激昂、慷概義憤、剛中帶
柔、曲迴返轉的樂歌唱音,近處竟也有一道互為光輝相映的重唱女音:
「愛情到最後~~~令人可惜的是付出的一切付諸東流水呀~~~
對方卻一點都不明白喔喔喔~~~~不是沒有圓滿的結局就是沒有緣份。
而我付出的一切你當春風拂過帶無痕~~~~~
叫人心痛!輸了愛情也輸了自已…說過多少的話也徒然~~~~」

良久良久歌聲方,人聲頓起。「近水,接下來呢?」男聲激動地問道。
「遠山,這你還用問我嗎? 」女聲也抖動地應道。此時時空裂縫漸漸擴大,
遠山看了近水一眼,毅然決然運起全身十成的功力! !

強行釋出所有內元,衝破自身極點,放盡細胞內能。全力使出急招【原來還真】!
就這樣,一道又一道光牆和能源壁護住時空之縫的擴大,無奈遠山是人,人是肉做的,
能支撐的程度有極限所在…就在他快要擋不下去時,近水在他背後不遠處緩緩抬起手
來,強招【力狂勉缺】使出!一掌掌黃色光能氣功不斷傳向遠司的身體!遠山此時心
領神會,也緊跟再用續招【長流山青】,一條條氣能線型銀光接連不斷將細縫處補盡,
但就在即將大功告成之際,黑影!近水臉色有異!彷復著魔般,聲音變得時粗時細:
「果不其然你老早有心將正副盟長兩人除之而後快,難怪急著補縫!好阿~~~~~」對
遠山使了殺招【痛殺我也】!

滿天的「殺」字光波,「痛」字聖氣,排成一個巨大無比的能量球打向遠山。
遠山萬萬想不到近水竟在這個時候對他出手,當下內元全散,內力全失,內功全化
,形神進入半滅狀態!只要再一掌絕對是必死無疑!在這個最重要的關鍵時刻(與
電影無關),近水面色大變(不是吃大X),眼射紅光,望向那尚存一人大小的時空
裂縫已不再縮小,對遠山手下留情,只說了一句「我會找人救出正副盟長,你好自
為之準備接受聯盟審判團的制裁吧?」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創意文案、影評、旅宿美食神秘客、文字工作者、
自由約稿部落客、多元化文藝寫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