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的譯者趙永芬說「從洞底爬到山頂」
整本故事究竟探討的是輪迴或是詛咒?是報應或是因果?
有玄妙也有現實,有離奇也有創新
「都是他那又壞又爛的偷豬賊曾曾祖父害的!」一句貫穿全書
洞,可以是圓形的。人生,可以是無限輪迴型的。
君不見,我們有種「即視感」覺得這樣事情好像以前做過了
可是明明是我現在正在做,剛要做的事
可是這樣的人或這樣的事,尤其是這樣的場景這樣的感覺
在在都提醒了你,前世或是之前,你似乎已有了經驗
會不會我們都在重覆做那已做過的事?
是重蹈覆轍?還是,人生本來就是一個提供你我「再經驗」的場域
沒有了現實生活中的體會,將無法實現真正切實親身經歷的感覺
光有感覺與想法,沒有去做與實施的場景。那等同於無。
也就是人生該繼續下去的原因吧?或許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已來過
我來,我在。你來,你在。都只是為了一個原因,成為你是誰。
去找與去做那「我是誰」。這就是人生吧!
一個偷豬賊,纏綿四代的恩怨。二個家族,曾曾祖父,曾祖父,祖父
,父親----直到了第五代,男主角「史丹利.葉納慈」的身上。借由他
應驗了與完成了這最偉大的計畫。或許是神的期許,也或許是上天的恩典。
就這麼樣,詛咒不再是詛咒。也許詛咒從頭到尾,都是為了要讓人探索
更深一層生命意義的原福。
洞,終將補滿。
把遺憾與未完成,完成,無憾

作者路易斯將「洞」該書皆為三部
中文版本第一部「你正走進綠湖少年管訓營」p21到p154
第二部「最後一個洞」p155到p266
第三部「填補漏洞」P267到P273
一開頭寫道
「綠湖營其實沒有湖。以前這裡是有個非常大的湖,而且是德克薩斯州最大的。」
就丟下讀者一個問題。
這是一本好書
的確值得推薦給大家一看再看。

既不綠,也沒湖。倒是有個管訓營。一百多年前至今。中間究竟發生什麼事?
之後又會發生什麼事?綿延一百多年的是有待完成的承諾
或是不解之謎?借由開挖,不停的挖。想要挖通,也要挖懂。這個洞,那個洞。
命運中的洞,是破洞?或是通向另一種層次的窗口?是上天愛作弄人的悲劇?
或是一場生命中通往光明的福戲?

在這裡,這個湖。一百多年後乾的不像話的湖。湖上,本該有船。
湖下,本該有水。如今,或許只有破船,舊船,壞船。深在湖下,如今是地上。
能怎辦?水清見魚,洞燭先機,洞察天機,洞觀契機。
挖,拚命的挖。「現在這裡只不過是一塊乾燥、平坦的荒地」
誰人能解?
或許…繫鈴人能解。既能結,則能解?

綠營湖,跟沙漠沒兩樣。人心也是。
大家,或許都在等待些什麼?不管是挖出什麼的洞?
或是連結百年的時空命運之洞?或是心理上那破洞而出的什麼東西?
奇蹟,即將泂出。

夏季,白天,高溫。
湖上,樹旁,吊床。
唯二的老橡樹,為什麼存在?
有屋,在床後。屋主是監護人。
監護誰呢?是她自已?或是百年來的例行的挖洞儀式?
是一世紀以來天定的詛咒?或是進來這綠湖營的少年們?
是監護誰呢?一場百年悲劇。上天,究竟懲罰了誰?

湖,石,洞。別忘了有蛇與蠍。
有時侯,你我會懷疑。究竟是誰可怕?蛇?蠍?或是人?
答案,自在人心。
被這動物螫咬一口,死不了。
通常是死不了。
不過有人寧願讓他咬上一口。只圖一時的休息。
但有種東西。如果被咬。那不如躺在那吊床上等死。
因為也沒人能把你怎麼樣了。
也不能了。因為你與死無疑。而這動物叫「黃色班點蜥蜴」

洞,踏進了。還可以出來。挖空了。還可以填回去。
而被「黃色斑點蜥蜴」咬到。那不如躺在現成的洞中。就地有墓。即是墳。
這樣的環境,這樣的綠湖營。關什麼人呢?又為誰存在?一切伴隨主角到來而揭開。
史丹利.葉納慈。應該是第五代吧。他算是最倒楣的吧?可又是最幸運的。
他是個胖子,被人取笑和作弄。連老師也不例外。就在某天稍晚時 ,他被補了。
該怪誰呢?又能怪誰呢?命運的安排,或許天註定吧?
可是總有個人可怪也不錯。
「一切都要怪他那又壞又髒的偷豬賊曾曾祖父!」
書中以黑粗體特別標示出來。給人觸目驚心的感覺也提醒在書中與書外。
書裡主角與讀書的你我,這一句的重要。
不過,史丹利還是笑了。
他的姓與名倒過來剛好Stanley Yelnats一字不差。→←。巧妙無比。
也或許正暗示他必需重頭來過。將無限輪迴,做一個了斷與結束。
史丹利常聽一首歌,他爸常唱給他聽的一首歌

~~~~~~~~~「要是,要是,」啄木鳥嘆息道,
~~~~~~~~~「樹上的樹皮能夠柔軟一點兒多好。」
~~~~~~~~~而樹底下等待的狼,飢餓又寂寥,
~~~~~~~~~牠對著月-月-兒狂嘯,
~~~~~~~~~「要是,要是……」
這首歌在最後唱出了下半段,最重要的下半段。

 

這三樣東西「聰明、毅力、一點運氣」的話。
主角叫作史丹利.葉納慈四世。
每項實驗失敗時史丹利.
葉納慈三世就會咒罵他那又壞又髒又爛的偷豬賊曾祖父。
即便在厄運連連,連連百年的世代家族身上。這樣的包袱下。他們卻仍懷著希望。
「我會從失敗中學習。」帶起了希望的火花。
不過這或許也是咒詛的一部分吧。讓你有希望,卻又讓你跌得更慘。
就拿第一位史丹利. 葉納慈來說。賺了一大筆財富卻慘遭「一吻奪命」
那是個人。人的綽號。但未真的奪命。那個人叫凱蒂巴婁。一個悲劇的女角。
她後來成為亡命之徒,不管是指她的人生或是現實生活,命運或是心理層面。
這也是本書的另一個重要架構。
結合五代史丹利與左若尼家族的恩怨情仇。
糾纏百年前黑人農夫山姆與女教師凱蒂巴婁一對愛侶慘遭生離死別的戲碼。
一椿悲劇,一個笑話。
二個歷史,二種圓圈。
圓圈終究劃上句點。洞總算挖空也挖清,填滿也撫平了。
像是相互交錯的二種架構。
又好比互相交結的雙圈。在山、湖、地、洞、天、人之間。
在不完美的完美之間。無言的戲碼上演無情的人生。
該補的洞,該爬的山,該下的雨,
該找的人,該說的事,該走的路。
這就是本書精采的地方。
詳情,還是自已體會的好。必竟多說無益,不如親嘗。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