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story
標題: [中篇] 神話傳奇首部曲第五章【三界火宅酷精采】
時間: Sun Dec 25 14:12:55 2011

神話傳奇七部曲首部曲
【三界火宅酷精采】共3599字

四人心驚,若是長期這樣下來三度空間難保安康,現存世界難以平行!
近水四人決心合力逆轉時空,挑戰時間定律,打破空間法則。四位高手
跌坐金剛座,改結禪定印,頓時四道聖波浩光強轟天頂!但只見放故和
副盟長首級雙雙從時空裂洞掉了出來!!!三盟長眼見其兄長放故屍首
大驚失色,連忙奔前身拾起,痛哭流涕,傷心不已。二盟長看見好友副盟長
之首,表面上不動聲色,內心波濤洶,激動不已。總盟長百思不得其解,望向近水
,眼神盡是疑惑不解。突然之間,就在此時,聯邦長手持怪異莫名的兵器從天而降,
第一時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激射四道氣功向四人發去!近水輕鬆化解,總盟長以
身硬擋,二盟長略受輕傷,三長身心受創最為嚴重,奇怪的是副聯長的屍體竟化
為一道青煙團團圍住四人,只見三盟長裂成百段而已,二盟長被毒昏,總盟長
強行壓制,近水以閉氣擋毒。聯邦長狂笑不止,將手中怪異兵器變成無數小暗器射
向眾人,二盟長不支倒地,總盟長擋掉一半被剩下一半硬生生射進體內,近水趕緊用
妙招【水光一色】護住全身。聯邦長見狀更是冷笑不已,運起九成神功,使出禁招【
日月失色】,身形移動,三秒內將要強挖出總盟長雙眼,總盟長當機應變,足行【
不動移步】手捏【滅魔劍訣】,口唸【神佛法訣】,將聯邦長脈膊震斷數處,震退數
里,近水臨門一腳【足踢北海】重創聯邦長,並生擒之。

「哈哈哈,你們上當了!」聯邦長低笑,以自殺的形式引爆隨身燃彈,炸死總盟長
,迫使近水劇吐鮮血,頓失八成功力。近水奄奄一息昏死過去,眼神煥散,精氣大失,
時空聖者步星河前衛打扮,摩登面容,模特身材,從時空之洞緩降救走近水。時空聖者
飛進時空洞縫,隨即縫合洞口。時空再度回穩。

聯盟與邦聯是兩大水火不容的體系,在武林萬教中向來是王不見王,井水不犯河水的
,這一次的兩造火併,死傷不能說不慘重,驚動國君王邦,國土採聯邦制,眾侯分立,既
自治又有一個統一的中央主政者之組織。這次時空事件。因天象異變造成君主不安連派密
使
特務出來調查。

一名勁打扮的酷哥站在聯盟後院中,以反觀回眼術查看之前的景象,他笑了笑,
嘆道:「若是換我出來局勢就不同了呀!真可惜沒參加到唉,技養喔~~」突然之間,
怪風狂至身後,怪人現形,一來就是【必勝殺招】、【狠毒怪招】、【秘密禁招】、
【絕妙奇招】、【必死高招】五招同出!日光失色、月華失彩、星辰失形、山河變色
、天地變臉、神佛變相!酷哥酷精采不荒不忙,跳至高空中迅速消失在太虛銀河之中,
紅塵火宅的一切似乎都影響不到宇宙太外外的他…。

該名怪人不甘願,他暴藍摻紫的青銀留海,隨即當場變換另一套服裝---太空服!
搭上神異奇秘的交通工具直衝雲霄,直上日月,直往虛空。

奇異神秘的空間,怪人和酷精采的對決似註定,只見怪人自報姓名「超現實、
極前衛、領流行、創摩登---紅塵火它三界人」後又馬上神奇地變換服裝---柔道服!
酷精采從頭笑到尾惹得三界人老大不高興,又換了服裝===國術服!酷精采怕他又要
表演服裝秀,連忙提醒他是否要開戰了?三界人滿臉大便粗聲粗氣問道"「你對我的
品味有竟見?」酷精采真是再也忍不住了,他邊笑邊退,不打算和這個神精病聊下去
,熟知他飛到那一個景,三界人就跟他到兒去!酷精采火大了,一句「你這樣做一點
也不精采!」點起戰火,一招「雲采風隨行」飄到三界人身後,一招

「青雲精雨日月落」

打向三界人龍背,誰知三界人像是故意讓他飄到身後,隨即一招「紅火圍殺」反撲酷哥臉
面!酷哥毛髮差點被燒,火冒三丈,「采雲水月瀟酒雨」水波打向三界人。三界人用一招
「火塵禍水蒸氣斬」的超高溫熱氣波破解之。酷哥更氣了,大喊「山水一色雲風湧』!滿
天淹地的水形光波衝向三界人而來。三界人像是早就料到此招,老早就準備好的「火宅創
世,紅塵俗世,三界凡世」口訣一出,時間暫停
,他打昏酷哥,將他帶離宇宙,之後再作打算~~~~。

三界人將酷哥安置在流行摩登國超實縣前衛村他的三界火宅紅塵屋中,村中之人都
極為前衛,打扮跟外界沒有絲毫相同處,說得是一口流利外語。酷哥躺在紅塵屋中之床
過了沒多久就因根基深厚而馬上了過來,一見三界人又換了一套家庭主夫裝,他腦羞
成怒,揮陷就是「雷雲電霜」的拳法,出掌就是「霹靂雷霆」的掌法,踢腿就是「雪震
胞霄」的腿法,伸山就是「風雨冰水」抓法,握搥就是「永流汗淚」的搥法,屈指就是
「金木火士」的指法,無奈出再屬式也沒用,就像是白費力氣一樣,三界人一口氣連使

「紅塵腿、三界掌、火宅抓、造物指、盤古搥、女蝸拳」一一擋掉!酷哥連用勁招,
功力大失,功體大散,功氣大損,再度昏倒在床上……。

第二次醒來的酷哥不改一副自以為是的酷樣,酷的讓人想狠狠揍他一大頓!先是
危言聳聽,然後是誘之以利、動之以情、威之以勢,未料三界人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
佳,將他的話當作耳邊風。酷哥又長篇大論起來:「我是國君派來的調查特務專使,
你如果有意投靠我主的話,應該不是難事。難不成你向天借膽竟想和吾主上作對?若
不是又何必囚禁我於此?」

三界人挖了挖耳屎,擤了擤鼻涕,打了打哈欠,伸了伸懶腰,揉了揉眼睛,抓了
抓頭髮,一副「我沒興趣」聽酷精采廢話的樣子惹得酷哥再也酷不起來,按捺不住!
「說!你到底想幹嘛?」酷哥大聲問道。
「我要訓練你,你求我收你為徒吧?」三界人很認真的說。
「哈哈笑死我了,除非光明正大、公開公平地情況下,你打得贏我再說!」

酷哥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地說。
「咦?多少人要拜我為師,我還不答應呢。」三界人納悶道。
「那是你家的事,難道要我求你?」酷精采答道。
「你錯了,這是廢話,你求我,我還未必答應,不求我,門都沒有。」三界人答道。
「哈哈哈,真好笑,我求求求求求求求求,足球,水球,撞球,桌球啦,哈哈」酷精采說
「什麼?你是在開玩笑嗎?在這樣下去我就不答應了喔。」三界人說。
「答應什麼?從頭到尾跟本沒有人要拜你為師呀!都是你一廂情願而已。」酷精采說。
「天呀!你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你不知道這機會有多難得嗎?」三界人說。
「那是你覺得難得而已,一切都是你的觀感,你不要以為別人也應該這麼想。」酷精采說
「真真真氣死我耶!」三界人說。
「哈哈,氣死你最好!你以為你是誰呀!」酷精采說。
「你即將錯過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喔!你不後悔!?」三界人急道。
「我看後悔的是你吧?看來是你比較著急喔?」酷精采說。
「哇哇哇!!!你惹毛了我,我就不收你當我的徒弟了喔!」三界人滿臉憂容道。
「呵呵,看來是你在緊張才對,怎啦?你不久就要人世了嗎?」酷精采調侃說。
「你真龜毛呀!在以前你排隊排到銀河系的最外圍也未必輪得到你呀!」三界人答。
「那又怎樣?推上門來的東西沒有人會珍惜,愈是得不到愈是可貴」酷精采意味深長道。
「喔?看來還真是有道理…的賤呀!人就是要這樣?」三界人搖頭嘆息。
「你到底想怎樣?你以為在寫武俠小說嗎?還有強收為徒,硬拜為師的呀」酷精采酷道。
「沒錯呀!難道不是?」三界人納疑。
「疑?你在說什麼?」酷精采不解。
「呵,這就是你我的界限與理解有限之處,你無法體會你身在何處。」三界人解釋。
「我不就在這裡嗎?紅塵屋呀?」酷精采繼續問道。

「不!總有一天你會明白,你也會看透的。」三界人答。
「普天之下,我們就是自已的主人,在形勢上則屬於國君之下,不是嗎?」酷精采道。
「你錯了,你也對了。你的視角不同,你的心態看到的就不一樣。」三界人答。
「我不懂,難道我們的主人不是我們的主人?我們不是身在此處?」酷精采道。
「你是身在此處你也鎮是身在此處,你存在,同時你也不存在。你可以在這,你也可以在
那,比光速更快的,超光速,不是任何東西就只是你的思想。創造你的思想」三界人答
「創造我的思想?我創造我自已的心念,我可以馬上到何處就像是身在現場一樣?」酷
精采問道。
「對,沒錯,更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反控制。其實你不過是上天的筆下一個人物。」三
界人說。
「喔?我知道,人的命運掌握在上天的手裡?」酷精采問道。
「其實還有更深的一層道理所在。你仔細想想。人不在是人,人不是自已的主人,人又
是自已的主人,說不定你是虛幻的,你我跟本不存在。存不存在不是依靠自已的認定,
是依靠什麼?靈魂?肉體?還是你存在的証據?你被創造的過程?你創造你想要創造的東
西借此証明你是存在的?或許?你我跟本就只是一個玩具,一個虛構的角色。」三界人道

「有道理,可是這跟要我拜你為師有什麼關係?呵呵」酷精采酷酷的說。
「你不懂嗎?你還是不懂嗎?你我所徒然做的努力都終將是白費。」三界人道。
「為什麼?難不成人一出生下來就準備等死了嗎?」酷精采道。
「你還是沒有碰觸到問題的核心,你該想想你為什麼在這裡?你又真正是誰?」三界人道
「我是誰?我是那個我是誰的我呀!我就是一堆身份呀?我是一種綜合體呀!」酷精采道
「不只,不是也不能說完全不是。但是,你是否曾經想過,你不再是你?」三界人問
「是有這樣的感覺,我對自已本身的定義與存在,有種質疑與憤概。偶爾。」酷精采道
「對了,這就對了,你要小心,你要注意,接下來,是一個契機與關鍵所在。」三界人答

「此話怎說?」酷精采問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創意文案、影評、旅宿美食神秘客、文字工作者、
自由約稿部落客、多元化文藝寫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