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story
標題: [中篇] 神話傳奇首部曲第四章【紅塵初現傳真奇】
時間: Sun Dec 25 14:11:49 2011

神話傳奇七部曲首部曲
第四章 【紅塵初現傳真奇】共3358字

近水的後背處猛地又冒出一道黑影::

莫名奇妙,不知所以然,完全搞不清狀況的遠山,半死不活,神情不解地望向
近水逐漸遠去的背影,他有太多問題想要問,他有太多說想要說,可是他問不下去
,他也說不出來,他怕問了結果也是一樣,他怕說了反而得到不想聽的答案,心神
這麼一閃,他難以置信自已竟被慘傷成如此地步!他爬向時空裂縫,奮起最後殘力
向裡面一跳…:,同一時間,遠山書僮巴望急急忙忙趕到,望不見主人的身影,焦急
如焚,靈機一動,掏出佛師香火袋中的預言小紙條讀之,譬刻後恍然大悟,心中一慟
,悲極無言,差點也要跟著步入其主的後塵,幸好理知及時提醒了他此應該趕緊找到
幫手救主才對,巴望小小細瘦的身影,處於尬尷期中的童聲,緊緊皺起的雙眉惹人愛
憐,頂著發亮的光頭,穿著書童裝扮的服飾,正在深思找何人救主之時,沒來由的
的宏掌氣功轟然擊至巴望心脈震碎,內傷極重,可是他知道自已不能死,強吞欲
吐之血,快步奔向出口,不會武功的他也只能期盼老天保佑,暗地之人連發八道各
式各樣暗器也只是稍緩巴望腳步而已!巴望原已為敵人會放過他,怎知又一道碩大
氣功痛劈其身,巴望研痛欲絕,卻仍強奔!緊接著是六道鋸形怪光觸身,巴望險些
痛昏,依然快速抬腿欲跑,可是力氣已漸失。暗殺者不讓巴望有喘口氣的機會,即
使明知巴望可能有神會前身,佛體寄身,仙體根基,卻還是想殺之,再出一道殺神
斬佛之氣波動力掌!

天可憐見,巴望又遭黑影數十道籠身,將之害身切肉,卻阻止不了他死命的前進!
暗地裡一道【斃斯吾已】光形小箭分成三道朝其天靈、心台、胎元三處直直射入!巴望
淒厲欲絕的哭號聲貫徹雲霄,但此刻的他知道若他不去通知別人來救主,則遠山必死無
疑!也許跟他的小宇宙有關吧?不知那裡來的一股力量或是自已的精神意志力吧?巴
望強忍劇痛,咬緊牙根,拖著沉重的腳步,任憑三道血流如柱的傷口插著小箭而不取出
,他知曉只要一拔出絕無生機,更別說拖命求救了!

是發射之人像是不肯放過他似的,連發數道【剝皮去血】的毒招暫緩巴望的腳步
,餵了毒上加毒。後來殺手從暗處走出,先是飛光削耳,飛影切舌,飛氣拔牙,飛刀
毀容,飛劍去髮,飛鏢封穴,但是巴望以強裂意志力硬是忍而住,發箭人不怕殺得手
軟,雙手運氣,雙掌聚能,極招【封元止氣】的蛇形光線纏上書僮巴望的雙足!巴望
跑倒在地,假裝不知眼淚和斷足之痛,硬是繼續往前爬。出招人眉尖微聳,神情略訝。
他不知是在欣賞著一場戲還是想看看人體極限?他放出毒物啃蝕其身,巴望用無比的
心靈力量超越凡體之痛,堅持再爬!殺手像是想不透此名小男童為何仍有生命力?
他呆了一會,決定動用秘招【抽骨拔筋\】看看小男孩是否仍不死?
巴望險些昏過去,或許痛到了極點,再也不知痛為何物吧?是茫然嗎還是麻木?
只因救主執念讓他不放棄一絲一毫的生存機會,他緊忍每個生不如死的肉體之痛,一
心一意爬向庭院出口,出招人天人交戰「到底要背版組織呢還是慘絕人寰?」
想起組織處罰之嚴酷,他再度痛下殺手,雙腳連環十八踢,讓巴望體無完膚,慘不忍賭,
傷上加傷。巴望超絕堅強的精神意識蓋過凡身肉痛,他心中只有一個意念「救主!」
人人都需要這樣的理念嗎?期待救世主?
也或許自已就是自已的 救主。可不是嗎?
巴望又從原處爬向那幾近遙不可及的院口…
他在等待些什麼?是明知不可而為之的堅持?或是自我折磨下期待的奇蹟?
上天作弄人,人體是那麼脆弱卻又無極限似的,是那麼地自私卻又大公無私似的。

發招者頗為驚奇此童護主之忠,呼氣成劍,化石成刀,刀劍再出,割斷巴望聲帶,
眼筋,鼻骨,這一切巴望都忍了下來了,只要有一口氣在,只有要所謂的一線生機,
只要仍看見一絲光明,他非爬出這個生天,爬出這個院門不可!但天不從人願,暗殺者
眼見肉體之痛無法逼此童放棄,暗使【魔幻意殺】亂其心神,動其心志,擾其心智,阻
其心氣,巴望遍嘗人間苦痛,幾近瘋狂,至痛無聲,至極無言,有什麼比身心雙重折
磨還更甚的呢?偏偏又死不了?為什麼?活著,是不是才是最大的悲劇?

巴望唯一完整的只存他那超聖至賢的靈魂,全靠一股超絕意識不願生命結束!此殺
手聲對巴望說「如果你連密招【天羅大仙】和怪招【求死無生】也撐得過去,我以邦聯副
聯長之名放你一馬!」副聯長體出晃影,身現巨光,眼露殺機,使出全力了!!!

巴望被羅網光刀切斷雙掌仍用餘下的手臂往出口爬去,被無毒氣波打中雙臂,幾乎
又要再痛哭失聲,狂叫悲吼,但一想到忍住這兩招敵人就會放他出去就甘願咬落牙齒和
血吞,如果還有牙和血的話。血…幾乎已將流盡,終於爬到了院口…他停了一下連回頭

看副聯長的力氣都沒有,心想敵人果然守信,正準備爬出庭院門口之時,不知從何處
發來的一道高招【五體俱碎】將其腰暫斷臂!沒想到老早就該死去的巴望留著血淚,
發出哀厲淒絕的叫聲,人間最慘悲的聲吼莫過於如此,向上天的痛批?是向命運最
沉痛的指責?或許是,或許都不是。扭動著血肉模糊的上半身,硬是再往前爬出!凡世
苦難也不過如此,有誰能及?巴望腦中像是突然潛能全開似的,是死期將至了?他或許
早就已死之人了。

十四年的生涯畫面以極快的速度走了一遍又一遍,他憶起了和主人的情誼,他想起
和遠山的忠義,他思起和恩公的相識,這一切的回憶觸使巴望的心再次震激!巴望,
名稱巴望,巴不得,望不到嗎?回想遠山一而再,再而三極有耐心地感化當年那不知好歹
的小流氓,只因他認為巴望本性不壞。回思過往遠山對待孤兒出身的自已,滿是父親的溫
暖,追憶那整天與乞丐為伍,偷拐搶騙的混混生活,現在追隨救了他無數次小命的英雄
名人--遠山。這幾年來深深受遠山一代大俠的高風行誼、俠骨柔情、英傑豪情、捨已為人
、成仁取義之影響。巴望老早就暗自在心裡發折非得效法主公的偉大情操不可!巴望好希
望有一天也能成大功,立大業,至少留名青史或死得轟轟烈烈!

以前的巴望為了和人爭一口飯,可以動不動就將對方打得頭破血流。為了看對方不順
眼等芝麻小事,也可以加人痛歐之。所以,現在是自已報應嗎?還是因果該償還?無言,
不知該如何應對。行在俠義之前,以仁行事,以德為人。從前的他,為了忍不住路人的白
眼、冷語,可以破口大罵、粗話盡出。但這幾年不同了,巴望已改變了。自從被遠山收做
書僮之後,一直想要有一天也能成為像主人那樣的男子漢、大丈夫,他渴望著實現自已的
夢想,努力挑戰凡身。既向主人公看齊又心悅誠服、死心塌地跟著主人公。巴望心想若有
那麼一天能為主人而死也是值得的。這樣表示他自已也有價值,也可以奉獻犧牲的呀!
想到了這裡,巴望止聲閉口,繼續向院口爬去!邦聯副聯長深受感動,不再追殺,目送

巴望離去。他心想巴望最多只能再爬十步!十步,十步就是他生命的終點了。副聯長
長長地嘆了一聲:「遠山你有何德何能,能讓人誠心誠意地忠義於你你為何有這種福
氣?你你你,你…唉!為什麼?」形體是虛幻的,只有心靈才是永遠不滅的,巴望苦
苦護主心念感天動地,普天之下還有誰能救之?沒有人能理解這樣的生命體為何擁有
這樣強大的生命力?還是?人人都可以如此?人人本就是如此?人人本該如此?
不知,無解,也許,答案,早在問題之中。

是什麼支撐著他?如果有神,神為什麼漠視著?如果有佛,佛為什麼旁觀著?
美其名是幫助他?讓他自已成就了自已的道身?不忍呀~~~是我們無法理解嗎?是怎
樣強大的決心才可如此?是怎樣頑強的固執求生意志只為了不到目標絕不甘休?沒有人
可以了解,也許不說,也許說不出,因為:因為巴望正以生命鮮血寫下屬於自身的一
頁!一紙神話!一張傳說!地下一道長長寬寬的血流順巴望半截肉體移動而延伸,高招
【五體俱碎】的發招者:一名面目可憎的讀書人擋在巴望身前,以疾速點巴望所剩無多的
其餘肉體,巴望已命在互矣~~~。他向邦聯副長冷言熱諷:「

這樣的人你也殺不死?虧你還是我正聯長的未來人選!看我的吧!禁招【萬劫不復】
,去啦!~~~~」正當邦聯長手掌運勁,鼓動精元,收化內神,集發浩氣時,副聯長袖中
現刀,手起刀落斬斷了邦聯長雙手八指指頭!邦聯長怒極反笑,撿起了斷指,一語不發
轉身而去,化做飛星光影離開現場,只聞恐詭異的笑聲久久迴響著!~~~~。副聯長低頭
無語猛然朝自已額頭一重擊!

而此時的巴望移動的速度愈來愈慢了,愈來…愈慢…,忽見神秘光圈從時空裂洞
飛出捲走之。副聯長報以苦笑,自爆全身五臟六腑,狂吐鮮血而已~~~~。也許這對他
是最好的結局。

這個時侯,近水率著總盟長、二盟長、三盟長前來救人,眼見時空破洞固定不動…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創意文案、影評、旅宿美食神秘客、文字工作者、
自由約稿部落客、多元化文藝寫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