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台中篇:星光幫16
摘錄者:胡愛晏 2016/12/16
語音檔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07

98慢用 (123).jpg  


polo:「身高就暗含我不能當一個小隻女呀!當大隻女呀!依靠在他的身上呀!啊就沒有安全感、沒有依偎感,不能給我呵護,延伸的意思嘛
!」
女學員:「不是這樣。」

polo:「不是,就是妳的信念造成妳的問題嘛!」
女學員:「所以你的意思是還可以有安全感?」

polo:「就躺在床上,身高還不都一樣?那男生講的是電燈關了,什麼都一樣呀!但重點是說我那個信念導致我的感知,那妳怎不說妳很討
厭男生留長髮?還是男生眼睫毛太長?還是鼻孔太大?有呀!有的就可能很在意那個呀!第一個是說妳衝擊到,衝擊到才好呀!不是說那
件事情不好,是讓妳看到有這個信念呀!那妳會不舒服是那個限制性信念帶來的感受嘛!」
女學員:「然後還有很大的失望。」

polo:「我的意思是說其實妳看到那個限制性信念的話,那些失望跟感受都是暫時的啦!因為就是我有那個信念我才會暫時產生這樣子的狀況
,我如果沒有那樣的信念就是他的問題,他自已覺得不比我高。就不是我跟他比的問題了。現在就可以打電話說我不在乎你的身高呀!」
女學員:「可是我滿在乎。」

polo:「那這樣就沒辦法了。」
女學員:「可是這個過程就會像以前覺得說怎麼那麼討厭呀!好不容易遇到一個,結果又扼腕。」

polo:「妳會扼腕就表示其實妳並不在乎身高嘛!不然妳就會直接去了,不是嗎?妳在扼腕什麼?妳如果真的不要,妳覺得有什麼好扼腕的
?★所以妳扼腕的是其實妳在恨妳自已的觀念,要不然就是我就是不要這個人,那就不用想了,我怎會去扼不扼腕?」
女學員:「就像以前一樣。」

polo:「所以要怎做?看妳有沒有喜歡呀!」
女學員:「我覺得改變信念吧!」

polo:「ok呀!但是吃回頭草也沒有不行呀!妳知道妳的信念是什麼?」
女學員:「我的信念是什麼?」

polo:「我比別人還差?要不然妳說妳發現妳又撞擊到一個信念是什麼?」
女學員:「自我價值低落。」

polo:「好!自我價值低落,我相信我是沒有什麼價值的。」
女學員:「還需要那些安全感、認同感。」

polo:「那個最後會變為真實的差距,所以,我就是有價值的。我是有人要的。不管他要我的是什麼?我是有人要的。要不然妳這樣放眼看去
,多少人都不應該談戀愛,對不對?身材也不完美、也不夠帥。」
女學員:「所以我覺得價值感要建立,這個對我來講滿重要的。」

polo:「剛剛想到一個建立的方式,就是說想像並練習,妳覺得妳要怎樣才有價值感和成就感?我如果我覺得我高、我帥、我英俊會讓我有
價值感,那我就假想…」
女學員:「我是那個樣子?」

polo:「對呀!久來也會變這樣子。像許醫師就假想他很高。」
女學員:「看來就會很高。」

polo:「其實他很矮,可是妳們誰會在乎他很矮。妳看鐵達尼號那個電影,她們不是家道中落?可是不是演得很有氣質?演到很有氣質那就
會遇到嘛!那最後是她選擇窮小子,那也沒辦法。所以我們還是可以有那個感覺出來。或者是說名人之後。做為暫時性的作法,妳覺得有錢
、變瘦了、家族興盛才會有價值感,那妳就想像妳是那樣。」
女學員:「我需要別人…」

polo:「看到妳什麼?」
女學員:「看到我什麼?」

polo:「覺得妳已經是那樣子,妳也以把他假裝186而不是168,要不然妳們以為許添盛多高?」
女學員:「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裡討論他的身高?」

polo:「我的意思是說一樣嘛!妳如果需要那個幻相,好嘛!我們就想像那個幻相,因為那個不好也是我們想像的幻相。」
女學員:「我覺得我還是會回到自已的身上,我不會去控制它怎樣。」

polo:「妳的議題展現在情感、展現在家庭,是同樣的信念。」
女學員:「所以我即將邁進去?」

polo:「我是沒有價值的,因為我家道中落,它只是展現在家庭、展現在人際互動、展現在愛情、展現在工作,它其實一直給妳機會,拜託,
不要再認為妳沒價值。那妳就一直說我沒辦法,就算你給我機會,我也是沒價值的,這是自殘呀!」
其他女學員:「自已沒價值感的話,就會一直在工作上、愛情上讓她覺得沒價值感?那怎不會出現一件事情激勵她,啊!原來我是有價值感
的?」

polo:「會呀!可是看妳怎麼看呀!妳怎會知道那不是激勵?比如說她就遇到一個有點心動呀!」
女學員:「怦然。」

polo:「怦然就是小鹿亂撞呀!怦然?小鹿亂撞就是平常很難遇到嘛!可是她會把她的重點轉向她的限制性信念,我沒有價值。」
其他女學員:「所以對方可能不會喜歡?」

polo:「對呀!或者說我們身高差太多了,也是呀!」
女學員:「我這次一看就是外型差異。」

其他女學員:「可是外型差異,怎會有怦然的感覺?」
女學員:「當妳坐下來妳跟他談天的時侯,妳發現他就是那種…」

polo:「氣質很好。」
其他女學員:「吸引人的特質。」

女學員:「吸引人的特質,然後他講話的風度,他的神采。要不然本來要去的時侯,我就跟我同事講說比我矮?天呀!不可能的事,我之後
一定會爬牆。」
polo:「而且他追不過來,因為太矮了。」

女學員:「那個身高其實對他也是滿大的壓力。」
polo:「我這樣講啦!想像一個畫面,如果妳沒有這個限制性信念,然後態度轉變了,再跟他談。他就會覺得我怎跟這個人在一起沒有身高
的自卑感?然後她給我一個很大的怦然心動,我才不管她比我高個十公分還是二十公分?我就硬打電話要約妳這樣,因為這個有時侯會有些
人講話那也要他變呀!不用!跟本不用對方變。妳變就可以,妳變他就會變,不然他就會變不見,真的啦!不然就會換另外一個。就會變一
個不在意身高的,他可能很高也可能不高,但就會變一個不在意身高的來跟妳配嘛!」

女學員:「我只有一點贏他啦!身高!」
polo:「他多有錢?」

其他女學員:「那恭喜妳,妳又回到豪門。」
女學員:「這個問題很嚴重,請不要打擾我。每個身家背景都很好,可是我都差那臨門一步,你有沒有發現?」

polo:「妳可以請教妳姊呀!其實不是妳家的事情。」
女學員:「可是跟有錢沒錢不是很大的關係,是自卑的關係。」

polo:「所以在妳家家道中落之前,妳就很自卑了。」
女學員:「對呀!我們三個孩子,我是最小的女兒,我是不被期待而生的。」

polo:「好呀!那怎辦?那是一個事實,是一個不成熟的家長在那個時代會做的事情,現在還是有,而且一輩子都不會變,所以我們要怎
麼看?妳為什麼要來這裡?妳為什麼要選這個父母?要還這個時代?這個父母又不會因為時代潮流而改變觀念。第一知道這是我選的,
第二是我選這樣有什麼意義?到這來,我的體驗有夠了嗎?因為對某些人來講變得好像可以輕鬆談這件事情,甚至有些人是就算妳是那
樣對我也是沒有影響。當然妳可以引用心理學的理論,因為人家生妳是為了最後一個,招弟嘛!可是那個概念是跟妳父母親講說這樣對
小孩子有影響,才有意義呀!那妳能等什麼?就只能等他們對妳的改變嗎?因為從賽斯的觀念就變成我怎麼選擇嘛!我要理解我選擇的
定義所在,如果我那麼在意的話?為什麼我一直受影響?我好像是一個沒有決定能力的個體。因為從賽斯的觀念不會只停留在心理的角
度嘛!」
其他女學員:「她決定出生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

polo:「她覺得是什麼?」
女學員:「我還滿需要別人的認同。因為所有的親朋好友都跟我說我是多生的。」

polo:「那個只是一個事件的起點,現在妳還握住這個概念。那個只是幻相,失去剛剛好而已,因為這樣才能回到妳真正價值所在。因為
妳們家如果對妳來講一直是有錢的,妳這輩子就完了,妳永遠不用再去面對,我沒有價值沒關係,因為我們家很有錢。這個對妳的成長是
不利的,所以讓妳們家破產。妳不能嫁到有錢人,不能像妳姊一樣,無縫接軌。至少,不是一個家道中落的關係,而是家道中落反而是一
個契機,只是那時侯沒有被認出來。給妳機會去認定妳的存在本身就是有價值。她們這樣講有她們的時代背景,不要原諒也可以,重點是
我怎樣?」
女學員:「沒有感覺了啦!」

polo:「妳的感覺就化為深深的絕望了啦!我的存在就是不需存在的存在,妳也懶得講什麼了,失望還可能會哭,絕望就是這樣,我就是
不重要,所以我沒價值,你會看不起我。連家道中落都是一件好事,連家人死掉都是一件好事了。」


polo:「它通常會怎麼被解決?就相信它會被解決呀!妳不用阻止,因為妳的阻止看來也沒什麼用。妳是先設定妳是有問題,妳當然可以
找到一個問題,那是找碴。我的意思是我們是遇到有狀況再去找,那ok。另一個是探索。」

女學員:「討厭的時侯就是要探索嗎?還是接受我就是很討厭?」

polo:「第一步就是接受呀!接受妳還不能變的時侯嘛!我很討厭我現在是這樣,那我就接受我自已的討厭嘛!接受再接受,雖然討厭自
已不好,但我就先接受嘛!不然妳就變成兩難,不能這樣,也不能那樣。」

女學員:「那種感覺超難受的,想氣又不能氣。」

其他女學員:「真的耶!我就接受我沒有感覺。」

polo:「因為變成妳在阻止妳自已,阻止妳的自發性。」

女學員:「所以起來什麼就是什麼?看到就是了。」

polo:「是呀!就是妳覺察的本身就是進入嘛!然後我看到我在批判我自已,雖然我還沒辦法停止自我批判,但我也接受那個批判自已的
自已。」

女學員:「現在比較容易發現我在批判了,我就會停了。」

polo:「對呀!因為其實妳看到妳就會慢慢的變啦!那如果不能停止自已罵,也接受這樣。其實,接受妳就會容易看見啦!」

女學員:「比較不會擋住,沒有走更進去。」

polo:「對呀!妳就會想說我不能再批評自已,我不能再批評自已。妳就是沒有辦法看後面,看到那個更深的層面。妳等於是在拒絕妳自已
的行動,雖然那個行動不好。」

女學員:「看見不好也不用制止,就順著?」

polo:「不用制止,是那個表現沒有當然比較好,比如說自我批評。可是妳制止也沒有用呀!重點是制止也沒有用。★制止只是讓妳變成不
要看,可是妳還是在批評妳自已呀!好吧!我就接受現在我還是會偶爾批評我自已,就像我們現在偶爾還是會貪些小利,然後有點自私,
那又怎樣?那就這樣吧!我又不是來當佛的。我是有一天會成佛,我不用急,而且我有佛性,並不是說我現在沒有,就不值得存活,好像
要把自已所有的底牌盡現這樣,我有多爛都要打出來。」

女學員:「好多了。」

polo:「因為有的時侯我們是遇到自已的困難處,然後得要去面對。」

女學員:「因為想不通了,就覺得還是要求救。」

polo:「很多的修行,想錯了,就會不斷找自已的毛病。」

女學員:「所以一切還是以自已的感覺為主,對不對?」

polo:「本來就是啦!所以妳對自已就是接納、接納、再接納。」

女學員:「★我覺得上課好有趣味,怎麼都沒人知道,好可惜,你不覺得嗎?」

polo:「對呀!就算我討厭我自已這樣,可是我跟人家那種很有智慧、很溫暖的那樣也很好,可是沒辦法,我現在就是這樣,不然,我就這
樣吧!不然怎麼辦?就像我們之前不是會談到說,生氣就生氣呀!」

女學員:「生氣的時侯會跟朋友談,可是找不出個真正所以然來,就真的只是發洩,可是你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polo:「有啦!那有陪伴的效果。」

女學員:「可是跟老師談有一些學習轉化的功用。」

polo:「我怎覺得在做廣告?」

女學員:「我有時侯會覺得真的很幸運,我以前遇到困難就是往書局跑,看到什麼就亂翻,然後字句就呼應到我的心情。因為妳不可能跟
爸媽談。不用想不通,自已還在硬想。我覺得我們這樣超lucky。」

polo:「還有誰要見證?」

女學員:「我覺得會想到還有多少人還在用我的舊方法。」

polo:「有時侯是不知道可以尋求協助啦!就像許醫師說開口得助呀!到不是說妳去找他解決問題,其實協助上面是在釐清妳在想什麼。」

女學員:「今天我來的時侯就告訴自已不要像一個小貝比了,《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裡面講說當妳真的想要探索妳自已或妳真的想要去
療癒的時侯…」

polo:「那個東西就會出現了。」

女學員:「妳就會聽到路人跟妳講的話,妳就會看到隨便一句話都是在告訴妳…。」

polo:「所以有時侯我不是會講說大家不要妄自菲薄,對不對?妳們聽到什麼其實是妳們創造的呀!」

其他女學員:「而且我覺得妳真正想要的時侯才會找得到老師。」

polo:「其實也是妳準備好了或者說是妳有想要的部分,妳看不到就是妳沒有想要。」

女學員:「會不會就是我那麼想,才會找人陪談。因為我覺得人總不用那麼辛苦的靠自力。」

polo:「妳的概念就像美國有一種課程,人生導師、人生教練那種,我們要讓地藏走出地獄,地獄就空了。就不用想要當地藏王菩薩。
地獄會發生就是因為地藏王菩薩。」

其他女學員:「我們不用覺得別人很辛苦,需要超渡。」

polo:「沒有,因為妳能幫助他,其實也是他想要被幫助,他準備好,妳才能幫助他,不然妳在旁邊講也沒什麼用。表面上好像有一個
人來協助妳,但其實萬物靜觀皆自得,其實還是妳自已。妳是可以的啦!不管妳是透過人的協談、現象的觀察、書局,沒有一定要人
的協助啦!但基本上是互助。」

 

---感想

業績不好,並不是去想像坐在家,客戶就自動找上門,這只會突顯現況的衝突,連自已都不相信。

 

失戀、失婚、失意、失敗不是去營造一個戀愛的氛團、舉辦成功的意象、功成名就的氛圍、財源滾滾的形象,那只是加深了「我不夠好」、「我果然需要靠外在來證明」、「如果我連物質實相都不成功,憑什麼說我是賽斯家族的?」、「我果然做人很失敗,都召不到人」、「我果然不夠外向與積極,我需要改善自已」

 

 

 

死定了,真的這次死定了,當我這麼想時才死定了,許添盛醫師從來沒有要求要以癌友的痊瘉來當賽斯心法的活見證喔!如果你以為只有癒合的人才有資格自稱為賽斯家族,那是你的觀點,不是許醫師的喔!

 

 

 

為什麼不是,你不願當個領導者,那也行?寧願參加不願得獎,那也ok?懶得帶頭、不想飽受失敗挫折的感覺,那也沒問題?當你要求自已一定要怎樣才符合身心靈學派的範本時,這和傳統作法有何兩樣?差在冠上不同名稱罷了。那是逃避,不是輕鬆不費力呀!那沒有克服問題與恐懼,靈魂會一再給你「機會」讓你不斷體驗直到成長為止呀!

 

 

 

那又怎樣?就算是這樣,那又怎樣?先接納自已再說吧!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