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台中篇:星光幫15
摘錄者:胡愛晏 2016/12/12
語音檔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07

98慢用 (167).jpg  


polo:「今天我不想上班就不想去上班,不想看診就說臨時有事休診,今天股市怎樣?我不去交易了,我不去當營業員,我休假都可以。
如果它可以發生,我為什麼不能讓它發生?如果我那麼期待的話,所以這就牽扯到我們考量的現實層面是什麼?」

女學員:「我覺得是責任啦!責任跟誠信問題。」

polo:「妳今天出車禍不能看診跟妳說我臨時要休假不能看診,有什麼差別?」

女學員:「有呀!」

polo:「對他們來講是沒有差別,對妳來講是有,對他們來講沒有差別,對他們都是沒有看到診。假設如果說大家都知道了生病、感冒
,請假不上班或不看診,是一種本來就想要休息。」

其他學員:「所以不用搞到出車禍?」

polo:「出車禍是為了什麼?讓大家可以接受的理由嘛!它只是一個理由而已,實相就是那樣。如果我就是想休息,我又一直不能休息,
我就得搞個東西出來。我是不敢直接講要休息,你的內在就是會講呀!」


polo:「我對我自已的變化是有信心的,那我時侯就是怕丟臉、怕沒錢,所以我事情就是一定要做到絕,我當下就沒有那個覺察度,沒有
那個修行程度,那怎辦?那就這樣吧!不用再事後再回去愧疚啦!因為你當下不是非常有意、刻意去傷害別人,你就是活在慣性裡面,
慣性當中是不覺察的。那就沒有所謂的罪惡感,自然罪惡感。當下會有情緒,那就這樣吧!事後可以想。下一次就不是這種模式。類似
的事情你就慢慢會覺察,面對同樣的情境,到最後就跟本不會陷進去了。」


女學員:「比如說今天辦公室發生一件事情,我覺得這件事情讓我不舒服,是不是如果沒有比較大的情緒反應的話,我好像沒辦法從
裡面得到什麼東西?好像沒辦法抓到一個什麼東西的感覺。」

polo:「如果妳認真對待妳的情緒,三四十分,那就三四十分呀!妳可能是有點迴避的,而不是沒事。」

女學員:「碰觸到的那個當下,強度就會降下來。」

polo:「煩惱即菩堤,有看到煩惱即有智慧。」

女學員:「你說它是迴避,有一點。可是沒有辦法從這邊得到什麼情境,就是看到自已。」

polo:「感覺上就像一個演員懶得演戲這樣。」

其他女學員:「事情發生過,可是那個歷程沒有走完。」

女學員:「我現在最大的問題在於沒有什麼感覺。」

polo:「我怎會教出這種學生?我的意思是說我的展現不是這樣子吧?」

其他女學員:「她有覺察,她至少發現這樣不對勁了。」

polo:「是沒有錯。」

其他女學員:「我想要的是浸泡的感覺。」

polo:「就是忘我嘛!演到完再說嘛!」

女學員:「就是跳得遠遠的。」

其他女學員:「有時侯妳的回應讓我覺得很冷,冷眼旁觀。」

女學員:「比較生活化的討論,我會比較容易進入那個狀況。講書的話是比較不會有太大的感觸,可是你剛那個形容很好,像一個演員她不
想演戲。」

polo:「給妳劇本了都在現場,妳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這場仗打完。我是去怎樣對待我當下要採取的行動,我在一場戲中,導演都說
action!然後這一切都是幻相,這就不用演了呀!妳可以入戲的時侯帶著警醒的感覺,但妳不能不演呀!」

女學員:「我的感覺是應該是說我的頭腦告訴我要體驗這一切,可是另一個感覺是我都不想體驗。」

polo:「可是妳的不想體驗最後都讓妳體驗到妳想體驗的那個東西嘛!叫做『沒有什麼感覺』,對不對?就變成那個鏡頭會這樣子帶,
這個演員不演,可是這個演員不是不演,是演『這個演員不演』。這個東西對妳來講是沒有體驗過的,因為前一兩年可能是風雨欲來、
山雨飄搖這樣子,那後來妳好像練就神功可以hold住那種或者覺察的狀態,妳說沒有感覺,妳就是在體驗『沒有感覺』的感覺,很多
法國片就是這樣,一隻貓可以拍二個小時,也不知道他在幹嘛。」

其他女學員:「沒有感覺的感覺,可是妳還是感覺到。」

polo:「沒有感覺的感覺。」

女學員:「所以我還是要接納我現在沒有感覺?那我才再去感覺我想感覺的東西?」

polo:「是呀!另外一方面其實…剛在講的是有沒有更好的?其實不用去想啦!當妳在想說有沒有更好的,然後又回頭過來好像批判自已,
是不是過得太好了?靈魂永遠不嫌體驗多啦!妳一定是有妳想做的那個壓力才會出現,妳用那個自我批判去阻止妳那個想做的行動,受制
於自已限制性信念的那個部分,因為我如果說服我自已,我就不用去面對我的限制性信念。整個還是自已的概念去阻止了自已的行動嘛!
然後又把那個自我阻止又向外投射說是被一個黑手綁住這樣。」


polo:「妳為什麼要委屈求全?妳也可以大聲,妳也可以罵她呀!妳媽委屈求全可能是比如說家和萬事興嘛!媳婦就這樣,要不然怎辦?
趕她出去嗎?那妳委屈求全是什麼?她的委屈求全是這個理由,妳跟本不需要委屈求全嘛!那到底是什麼讓妳氣短?」

女學員:「就是那個求和諧。」

polo:「為什麼?」

女學員:「因為以後見面難堪。」

polo:「然後呢?」

女學員:「會不好意思,她可能就會覺得說妳這個小姑很搞怪。」

polo:「所以妳是怕被人講?」

女學員:「最搞怪、最難相處。」

polo:「那妳在氣什麼?他們都歡喜甘願演出,那妳在氣什麼?」

女學員:「為什麼要這樣侍侯別人的情緒?」

polo:「誰侍侯誰的情緒?」

女學員:「我媽侍侯她的情緒呀!」

polo:「所以妳看不慣的是妳媽,表面上嘛!對不對?妳媽好像很委屈這樣。好像在侍奉公主。」

女學員:「對對對。」

polo:「應該是說妳是怎麼以為的?」

女學員:「我會覺得我媽為什麼卑微成這樣子?」

polo:「對!妳媽為什麼卑微成這個樣子?妳的理由是什麼?」

女學員:「我覺得她的理由是她給她兒子的資源不夠豐厚。」

polo:「那是妳的角度啦!」

女學員:「可是也是她常常講的呀!她沒有什麼可以給她們,所以她只好幫她們做。然後幫她們帶小孩,什麼都幫她們弄得好好的。」

polo:「對呀!所以她的情緒可能沒有妳那麼強呀!她只是認知到這個現實,對不對?然後她提供一個老年人可以做的協助呀!她可能無奈
多於生氣吧?可是妳的不是呀!妳的是我們就是資源少,才會這樣被對待。就可能那些字句看起來是一樣的,可是妳主觀的感知不一樣,
重點是妳的感知是什麼啦!除了這種情況,有錢沒有都還會發生啦!可是妳就是會以資源的角度去切入,說這件事情是這樣子才發生,
然後妳就會發生,所以妳氣的是我們家不富有!」

女學員:「看不起,最抓狂的三個字。」

polo:「妳看的每個動作不是她怎樣而已,不是她脾氣不好,不是她個性不好,而是這個人每個動作都是在講『我們家虧欠妳』這樣,
因為我們沒有錢。她的每個動作都變成這件事情。妳所有的行動都變成是那個理由,可是對她來講可能很多理由,但從妳的角度來看
都變成那個理由。或許妳弟只是很疼老婆。如果今天妳假想妳們家是夠富有的,那妳會怎解釋這個人?甚至妳整個人都高興起來,我
弟妹就是不會做人呀!但是就很古錐呀!雖然還是在講她不好,可是妳會覺得那沒什麼。甚至妳媽在跟妳抱怨的時侯,妳還會說沒啦!
人家就比較年輕,妳也看她幾歲而已?妳還反過勸妳媽不要這樣子看待弟妹,所以妳整個抓狂起來的那個就會不見了。重點是妳的狀況
變了,妳對她的詮釋會變,那就表示妳看她的理由或者造成這種情境的理由,不夠真實啦!那就變成妳個人對很多現象的詮釋,所以重
點變成什麼?★我不能再看自已沒有啦!或者妳不要把物質資源當成是自已唯一富有的面向啦!因為今天妳扮演的妳如果沒有那個議題,
妳甚至可以很成熟:『少年郎,怎樣怎樣』整個講法都變了,妳雖然不至於說到肯定她,可是妳也不會氣成那樣子呀!甚至妳會跟別人講
:『我媽就是愛做呀!』妳甚還能看到說妳媽其實還是為了妳弟,對不對?跟本就不是為了那個女生。所以關鍵在於妳的富有必須要被轉
移,可是它不是被迫必需要被轉移,而是因為妳一直遇到一個瓶頸,就像我最近在高雄在談每個限制性信念它雖然讓你遭遇到你所謂感
覺不好的實相,可是那個每個實相的發生也都是一個機會呀!」

女學員:「嗯。」

polo:「就是不斷地提醒妳不用這樣看自已、不用這樣看自已。不是只有錢才能證明我是有啦!我們身材、高度、面貌也沒有比別人差呀!我
只是困在『我比較沒錢』這樣而已呀!對呀!眼光夠狹隘,知識夠淺薄。什麼狀況都可以是問題。所以妳到底是有還是沒有?」

女學員:「有什麼?」

polo:「妳覺得妳有什麼?生一個兒子也是可以呀!」

女學員:「這是個什麼問題?我聽不懂耶!」

polo:「就是說妳覺得妳沒有嘛!沒有物質資源嘛!欠缺嘛!不夠有嘛!那妳到底有什麼?妳富有的是什麼?物質的沒有是個事件,是個點
對不對?可是它變成概念之後,這個概念放射到所有的事情上。」

其他女學員:「就變成所有的事情都是沒有的。」

polo:「對!我什麼沒有。沒身材又變肥!可是那個東西到最後好像會變成真的喔!比如身材,本來是還可以看,可是當妳放射到每個事件
的時侯,妳可能連身材都會走樣。」

女學員:「再調回來呀!」

polo:「不是,人際關係也會變差,什麼資源都沒有了!然後就整個陷入我整個都沒有了,本來是感覺後來變成覺知到外界的現象也是如此
了,所以回頭過來是看我有什麼。那個有,也是代理性的,重點是要改變那個概念變成有的。妳認為真的算得上有的是什麼?丟上去變成
一個普遍性的概念,回到原來實質沒有的那個點,連錢也會變有。她就是覺得她什麼都沒有,欠缺很多,是因為錢沒有這個點爆發出來的
變成普遍性概念,影響到每個生活上實質層面。」

其他女學員:「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就開始一直想自已有的東西嗎?」

polo:「是呀!」


polo:「我沒有用才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甚至後來變成是沒有用的這個概念放射到每個點了。連過去都被批判了。過去的我不會想、過去
的事都錯的、未來我也不會做對,因為我是沒有用的。改變是『我那裡沒有?我那裡沒有用?』我光這個身材,金錢豹都會找我去。我什
麼沒有?這怎可能?光存在就有價值。什麼都沒有用、我沒有,這個概念是不可能的,所以要變過來呀!我如果那麼沒有用,我媽還會想幫
我買房子?你沒有跟沒有用的概念好像是光罩,用黑暗罩!現在就可以練習,我就是有用的,如果妳是有用的,妳會怎想這件事情?」

女學員:「我是有用的喔?」

polo:「想錢、買房子、媽媽幫我出呀!媽媽就是看我有呀!對我有信心呀!我有用,然後我做事怎樣,我工作怎樣。」

其他女學員:「甚至妳借信貸也是很有用呀!」

女學員:「我有辦法借這麼多錢就表示…」

其他女學員:「妳還得起而且可以創造比這個更多的。」

polo:「對呀!」


polo:「妳不能因為妳好像家道中落、錢沒有那麼多,妳就不尊重妳是富有的,因為妳這樣看自已,妳就會覺得別人是這樣看妳啦!
投射出來就是她看我們沒有呀!」

女學員:「我覺得是那個尊重跟自信比較重要啦!可以表達意見…」

polo:「那是兩個層面沒有錯,一個是表達,一個是生氣,生氣是妳要尊重妳自已,不是所謂的看起來好像錢比較少,妳就不尊重妳自已啦!
那表達是另外一件事情,這是兩件。」

其他女學員:「尊重跟自信的背後是相信我有?所以妳要找另外一個價值來…?」

polo:「找另一個價值是策略性的,一般我們是講說那妳就變成我是有價值的就好了,信念改變嘛!找一些東西讓我覺得我真的是有呀!」

其他女學員:「先取代一下。」

polo:「賽斯也有一個練習,把有價值的列出來,最微小的也列。那妳的無價值感當初也是這樣子來的,信心摧毀,然後就建立一個我
沒有價值的信念。所以對妳也是這樣呀!不要說我不會想,就是我很會想才會演這齣。不是對過去悔恨啦!而是把過去當最好的安排。
對過去悔恨不是什麼美德啦!★賽斯也說批評自已不是什麼美德啦!不要笨笨的覺得自已很有良心還是怎樣?當妳這樣子去看,妳如果
沒有對不起妳媽,如果妳是有用的,那怎麼重新看待?其實某個程度我們說犯錯承認才是負責對不對?就像我是有用,我才敢把事情講
出來呀!或者我就是有用,我有辦法面對這個情境,甚至我都可以跟我媽講,雖然很緊,但這沒什麼。但是妳如果是處在好像我一直沒
有做得很好的那個自我認同裡面,妳媽也不會接受到那個感覺。那妳是有用還是沒有用?」

女學員:「有用。」

polo:「那妳是怎個有用法把過去搞成這樣?是怎演出這齣戲的?而且過去如果沒有那樣活,不一定比較好耶!其實不要去講妳過去
做錯了啦!至少不是從這種角度去理解,妳可以道歉,可以講什麼都ok!可是妳不要一直背負著罪惡感。妳如果一認為妳過去是錯的,
妳過去是錯的,妳要怎去做呀?當初就可以在事情過後的那一瞬間,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對過去的自已批判,再說一次,沒有好處
啦!而是去看出那件事情甚至是好在那裡?對妳來講那個最傷心點是對不起老母。」

女學員:「如果信用破產我媽會知道。」

polo:「又來了,又繞在那裡,就是怕我的沒用,我媽會知道。但重點也不是怕被知道,重點是我覺得我真的是沒有用,我真的不夠行,
我真的不會想。所以妳還繞在那邊我媽知道?我們早就應該跨過那個東西了!不是妳媽知道的問題!妳不是怕妳媽知道,妳是怕妳媽知
道了然後對妳沒有信心,然後妳的部分是妳是沒效的、妳是無法處理的那種認知嘛!」

其他女學員:「怕妳媽知道的背後絕對還有。」

polo:「然後妳一直投射妳媽受不了,其實是妳自已受不了。」

其他女學員:「所以就等於我受不了。」

polo:「就像她剛剛在講說我之後一定會怎樣,那也是妳的想像呀!那妳怎會知道?重要的是我們好像對過去有那個經驗,可是再一次
的我們要重創那個經驗,妳是可以重創那個經驗的啦!」

女學員:「我肯定我自已的時侯…」

polo:「妳先肯定自已,妳可以講說妳的感受跟妳的壓力,但要不要講,不迴避、不求戰也不避戰,那個先不成為妳的主要議題,而妳
先肯定妳自已,然後我會怎回應?我是有能的。」

女學員:「我是有能的?那我就會買房子啦!好呀!那就買呀!」

polo:「可以呀!其實妳的無能就是我要為我過去的無能負責啦!我就是要負債啦!為過去的事負責。可是當妳不再這麼想的時侯,我甚至
連那個還錢都有變化,甚至不用還這樣。」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