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story
標題: [長篇]【十億】《第十四章 無心傷害》by 胡愛晏
時間: Fri Dec 16 00:47:26 2011

《第十四章 無心傷害》
「怎可能?」胡愛晏不屑地笑。
「對呀!那就是為什麼囉!」導演語氣較放鬆了下來。

「哈!那我很自大,自傲,自滿,就會事成?就會成真?」胡愛晏有點故意挑戰。
「妳早就知道答案了。」導演沒有正面回答。

「那到底要怎麼拿捏?什麼才是對的方法?」胡愛晏胡塗了。
「信心加行動。」導演像在背台詞。

「萬一傷害別人呢?萬一跟本不可能呢?萬一這是騙人的呢?」胡愛晏有點不爽。
「妳想傷害別人嗎?妳想騙人嗎?」導演語氣充滿溫柔。

「不!我不想傷害別人,可是也許我這麼做會在無意間…」胡愛晏還沒說完。
「如果妳無心傷害別人,那就不會傷害到別人。」導演語氣很肯定。

「騙人!我怎知我說某句語,別人聽了會不會難過?」胡愛晏大聲反問。
「那妳要一個個確認後再說話?」導演冷冷地反問。

「所以要小心點。」胡愛晏得出這個結論。
「小心不完,而且總有漏網之魚。」導演指出漏洞。

「所以想說就想,想做就做?不用管他人感受?」胡愛晏很難相信。
「別人什麼感受?」導演又反問。

「例如比較敏感的話題,聽了不舒服。」胡愛晏小心地說。
「是妳不舒服,還是對方不舒服?」導演細問。

「都有吧!應該說有時侯真的是無心地,但對方不舒服,所以我也不舒服了。」胡愛晏小
聲說。
「所以妳決定對方的感受?對方沒有招架之力?」導演聲音宏亮。

「不能這麼說,應該一半一半吧!不過有時侯是別人說的,我很受傷。」胡愛晏感觸良多

「對方是故意的嗎?」導演柔和地說。

「不一定,不過多半看來不像是特意傷害才說的,畢竟有些人不知說這些話會傷人,或者
我對這段話不舒服。」胡愛晏試圖客觀。
「如果對方無意傷害,妳卻受傷,那是他要為妳情緒負責嗎?」導演慢慢抽絲剝繭。

「不是故意的話,當然不用。那你的意思看我為什麼會聽了就很受傷?」胡愛晏急問。
「第一個,如果是故意傷害的話,那是誰決定要受傷?第二個,聽了就受傷,那還是誰在
決定聽了就會受傷?」導演問的問題好像都一樣。

「都是我?」胡愛晏提高聲調。
「難道是我?」導演俏皮地回答。

「可是有時侯對方是故意的呢?」胡愛晏不死心。
「假如說123就是罵妳三字經的意思,那妳聽到123會生氣嗎?」導演像是天馬行空。

「聽到123怎會?不會吧!除非是真的三字經。」胡愛晏覺得這有什麼好問的?
「字面是重點,還是字義?」導演切入重點。

「嗯,是背後的意義才是那個點吧?」胡愛晏覺得這很正常。
「所以,只要有那個意思,那不管是其它的字或語,也可以讓妳感到羞辱?」導演好像明
明知道可是還要再問一次。

「哦!我懂了,所以是意義決定了傷害?」胡愛晏快速回答。
「意義是誰決定的?」導演導入正題。

「大家。」胡愛晏不加思索。
「錯。」導演大喊。

「字又不是我定的!」胡愛晏感到委屈。
「不是妳定的,可是每個人感受到的馬克杯都不是同一個馬克杯,是妳決定了妳這組馬克
杯的形相和質量給妳的感受。」導演又像在唱歌般說話。

「字義是字典定的。你剛說的那個是類似『測不準原理』嗎?」胡愛晏眼睛一亮。
「妳心中的字典也是妳訂的。」導演提醒。

「我大概了解你要表達的概念,所以是我決定這個字的意思就是對我有傷害,然後我感到
受傷。那我只要狠下心,就是無敵鐵金綱了嗎?」胡愛晏急著問。
「妳想狠下心傷害別人嗎?」導演又問一次同樣的問題。

「當然不想,不過…萬一啦!假如我有時想刻意傷害回去呢?」胡愛晏畏畏縮縮地說。
「為何想傷害回去?」導演睿智地問。

「讓對方體驗這感受。」胡愛晏理直氣壯。
「這感受好受嗎?」導演將重點擺在胡愛晏自已的感受。

「就是因為不好受才要對方也體驗。」胡愛晏覺得自已很有道理。
「如果妳也不好受為何要對方也不好受?」導演反問。

『嗯,可能對方先主動攻擊吧?』胡愛晏覺得沒什麼錯。
「那麼重點是先誰主動嗎?」導演問到關鍵字。

「咦?對!先打的人就是不對。」胡愛晏漸漸有點不確定。
「那被打的人反擊呢?」導演步步逼進。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創意文案、影評、旅宿美食神秘客、文字工作者、
自由約稿部落客、多元化文藝寫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