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story
標題: [長篇]【十億】《第二十三章 自已舒服》 胡愛晏
時間: Fri Dec 16 00:55:50 2011

《第二十三章 自已舒服》
「讓自已舒服是最重要的事。」聲音宏亮著說。
「哦!這不是很自私?」胡愛晏一臉正經。

「所以讓自已痛苦才是不自私囉?」聲音變俏皮起來。
「不能這麼說,只是有時侯會有衝突矛盾。」胡愛晏解釋。

「沒有這回事,妳快樂,全世界就快樂。那些聲稱自已不快樂可以讓世界快樂的人,全是
自欺欺人。並且兩敗俱傷,雙方都不快樂。」聲音像是在繞口令。
「可是有時侯你快樂,會讓別人不快樂。例如你大聲,別人覺得吵。」胡愛晏急忙說。

「應該是反過來,別人大聲,你覺得吵。妳反而很少大聲。」聲音不加思索說。
「是這樣沒錯。那他很快樂,我很痛苦不是嗎?」胡愛晏一臉嚴肅。

「是妳決定。」聲音簡短有力。
「可是你說人讓自已快樂最重要,那問題是他的快樂造成我的不快樂。」胡愛晏疑惑。

「誰決定了妳的不快樂?」聲音飛快。
「他!」胡愛晏故意說。

「是嘛?」聲音低了下來。
「好啦!我知道,是我!可是我就是覺得吵很煩。」胡愛晏無奈。

「外在聲音就是內在聲音,內在聲音投射成外在對話。」聲音稍微高了起來。
「所以是我內在大聲?」胡愛晏不敢置信。

「不是嗎?」聲音酷酷地。
「是嗎?我很安靜呀!」胡愛晏挑戰地說。

「有安靜就有不安靜。」聲音回應。
「你的意思是我想安靜反而愈不安靜?」胡愛晏納悶。

「你一直在無限制的空間中,就不知什麼自由,於是限制的幻象產生了。」聲音慢道。
「所以他人是對比?」胡愛晏一驚。

「妳也是他人的遙射。」聲音正經八百地說。
「什麼意思?」胡愛晏奇怪著。

「妳的安靜、妳的內外不協調、妳的追求是其它星球、其它人、其它生物的對照參考。」
聲音說。
「一定要如此不可嗎?」胡愛晏仍陷入迷煙中。

「有一天終將不需要,現在仍需依賴媒介。」聲音點醒。
「哦!那好吧!可是我還是很討厭別人吵。」胡愛晏依然繞著這個話題。

「沒有別人吵,是妳。」聲音像是禪機。
「好好好,又是一即一切,萬物一體嗎?可是我還厭惡吵,就算那是我黑暗的面向、一部
分的自我
向外投射。」胡愛晏深思。

「吵有什麼不好?」聲音問。
「吵有什麼好?寧靜才是和平、才是法喜、才是高深境界呀!」胡愛晏覺得是廢話。

「妳不喜歡妳的吵,妳喜歡妳的寧靜,妳覺得安靜才是有修養。」聲音毫不留情。
「哦!我懂了,是我怕寂寞,是我一直想講話,是我不喜歡這個部分的我!」胡愛晏恍然
大悟。

「妳沒有忘,妳只是假裝妳忘了。」聲音提醒。
「嗯,那回到剛剛的話題,我寫了很多,可是沒人認同。」胡愛晏喪氣著說。

「追求認同就會創造沒有認同。」聲音大了起來。
「要不然要怎做?」胡愛晏反問。

「問自已為何要他人認同?」聲音回復音量。
「證明自已?」胡愛晏遲疑。

「無需證明,不證自明。」聲音高昂。
「那我認同我自已就好,不是很好笑、很自私嗎?不顧他人感受?」胡愛晏質疑。

「活出自已,自然風行草偃。一昧等待眾人點頭,終究自綁手腳。」聲音冷冷地說。
「說得也是,可是這社會需要證明、需要成績呀!」胡愛晏不解。

「不用!」聲音堅定。
「要!」胡愛晏緊抓不放。

「不用!」聲音再答。
「明明就要呀!」胡愛晏不放棄。

「是妳覺得應該要。」聲音直指人心。
「不!是外面覺得要。」胡愛晏仍堅持。

「他們覺得要,是他們的事。但妳覺得要,就是妳的事。」聲音柔了下來。
「所以他們要怎麼想是他們的事,重點是我怎想?」胡愛晏靈光一現。

「答對了!」聲音響起,像是大姆指與中指的讚許聲。
「那為什麼我覺得要證明?例如我寫《十億》,萬一人家問我怎不先中個十億再來說?那
時侯我要怎麼回答?」胡愛晏委屈地說。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創意文案、影評、旅宿美食神秘客、文字工作者、
自由約稿部落客、多元化文藝寫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