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台中篇:星光幫17
摘錄者:胡愛晏 2016/12/19
語音檔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07

98慢用 (90).jpg  


女學員:「我接納我自已就是一個需要討愛的人,我就覺得說為什麼我要做得很特立獨行?然後跟爸爸媽媽證明我很獨立?」

polo:「短期就這樣,就哭一哭、跳一跳就好了。」

女學員:「但我覺得時間還沒到。」

polo:「時間就是幻相,還沒到就是信念還沒變,當然這兩件事情不一定衝突啦!獲得支持啦,妳要看那個支持是什麼,有時侯跟個案談,
多多少少會談到原生家庭,成長的形塑,然後他就會覺得爸爸媽媽就是這樣子教的。可是我都會帶他們去看說他們這樣子教到底是要幹嘛啦!
他們其實不是教你形式,對不對?可是我們學到的都是形式,例如在家從父、出外從夫、夫死從子。比如說妳媽媽為什麼希望妳對婆婆好一
點?最後就是自私,就是希望妳好啦!管她教妳做什麼事情,然後罵妳!好像她是在罵妳,最後都是希望妳什麼?可是小孩子都不會看到這
點,她都會看到妳要堅強、妳要忍耐、妳要幹嘛!我覺得我媽都不同理我。可是她以她的角度去表達她的心意,她要妳堅強、要妳吞忍,其
實最後的目標是要妳過得很好、很快樂,可是我們都是學到那個形式,我媽都叫我不要亂講話怎樣怎樣。那一輩子都是妳媽對妳不好就對了
?所以妳要看到父母親到底是支持妳什麼?妳說父母親沒有支持,也是嘴巴沒支持,可是她打從心裡,只要妳爽,她都是支持的,雖然她自
已不知道。」

女學員:「她自已不知道?」

polo:「因為她以她的信念之下去教導妳啦!她覺得妳如果勤勞一點、會講話一點、得人疼愛一點,這是她的信念之下,這樣妳就會過得比較
好,那妳這樣互動,妳的婆婆就會對妳比較好。那妳好,我就心安了。」

女學員:「所以你要我相信她們不會有意見?」

polo:「就算她們有意見,也是暫時的,這樣可以嗎?就像我們當初要去英國說要追女孩子,誰要認同呀?」

女學員:「那畢竟還是自由。」

polo:「什麼自由?」

女學員:「沒有小孩。」

polo:「我家裡有很多玩具放不下呀!我說理由很多啦!我一定有很多理由嘛!」

女學員:「然後呢?」

polo:「所以理由是假的啦!理由會像是真的啦!可是每個理由的背後都是妳的信念嘛!所以它才導致變成真實的感受,爸爸、媽媽、小孩、
社會觀感、長期的病患,都需要被考量嘛!」

女學員:「這個對話就好像一直告訴我:『妳就去呀!』好像也沒有意義。」

polo:「沒有,我告訴妳說要從信念著手。」

女學員:「怎樣著手?」

polo:「好,比如說妳有考慮小孩嗎?」

女學員:「沒有。」

polo:「為什麼?」

女學員:「因為我覺得不管到那裡我都掛念著他們,我覺得我跟他們的關係不會好。」

polo:「所以妳跟妳爸媽的關係會斷?他們會登報這樣?」

女學員:「不會,但那懂感覺就是妳把一個包袱丟回去給她。」

polo:「給誰?

女學員:「給我媽媽呀!」

polo:「誰是包袱?」

女學員:「診所呀!業務呀!」

polo:「妳怎知道她想要繼續做下去呀?」

女學員:「你說她也要丟呀?」

polo:「妳怎麼知道?連妳要生的小孩,妳準備要去墮胎,賽斯講的,他也準備好了不來了。那還有什麼事情不能拗成這樣?所以它基本上
還是信念上,可是當初妳不想要這個小孩,要拿掉要怎樣的時侯,這個想法,妳很難接受呀!就說妳的小孩也不想來了,那為什麼要接受?
那為什麼不接受?」

女學員:「讓自已爽一點?讓自已舒服?」

polo:「對呀!」

女學員:「所以我就接受我媽媽她也不想要接診所?」

polo:「★妳會有一個想法,它不會無來由,它是整個宇宙都配合好了!可是有些人比較快達到意識層面,有的人比較慢,就像妳的想法
其實已經很久了,那很多其實有些人已經配合妳的想法了,可是對他們來講他們的已經到達意識層面了,要做這個合作的時侯。比如說
講一個最簡單的,妳的病人其實就不來看妳了,因為他已經意識到了。他覺得這樣子也ok,那他就決定不來看妳了。可能是妳們搬家,
可能是怎樣他覺得算了另外一家,可是對那時侯的妳,有,可是還沒到達意識層面,它就離開了。一樣,妳怎不知道其它人,應該是說
當妳會有一個衝動、靈感想要幹嘛的時侯,複習一下,衝動跟靈感代表的意義是什麼?就是全世界都喬好了,我才有那個靈感、才有那
個衝動啦!這樣的意思是什麼?妳爸、妳媽、全世界的螞蟻都知道這個動作對大家都很好,我們也都準備好了。在有意識、無意識的那
個層面,有些人需要被決定了之後才說哦!這是我創造的實相。有些人被決定了還說我是受害者,我是被創造的。可是其實都同意了,
在內在。」

女學員:「可是我其實一直在想說有沒有比較兩全的。」

polo:「妳要的兩全是說我也要等到他覺察啦!」

女學員:「對!我一方也想等到他覺察,一方面我也不想…」

polo:「等下,妳要等到他覺察是誰的決定?妳的決定嘛!那妳就要等,妳已決定要等,宇宙就讓妳等!就像我今天突然在想一個問題,
我們不可能因為一個人不舒服,我們就犧牲自已的舒服啦!這聽起來很奇怪,佛陀會不會因為妳還在五濁惡世,他就不成佛?只有一個
人會做這樣,叫做地藏王菩薩,可是人家至少菩薩了。」

女學員:「我有一點恐懼,這樣下去能不能維持?」

polo:「不行呀!就像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啦!那到底妳是要它變成二百年、三百年的診所就對了?」

女學員:「可是妳不希望它敗在妳手上。」

polo:「是嘛!最後一定敗在妳的手上,還能敗在誰的手上?妳媽還能在看二十年嗎?」

女學員:「沒有呀!我傳給我兒子呀!」

polo:「好嘛!那還是等吧!對不對?」

女學員:「我的意思是說會希望它是持續,我媽她會無法承受那個人數減少。我在想為什麼一個人要賺超過…」

polo:「因為我可以再給我兒子去開呀!當然可以覺得難以承受呀!★妳要怎麼覺得都可以呀!問題還是那個信念沒有變嘛!」

女學員:「我的信念到底是什麼?」

polo:「一切都是最差的安排啦!妳剛講的暗示是怎麼樣?」

女學員:「當照你的安排走的時侯,你又不能接受。」

polo:「對,因為妳覺得那個是不好的嘛!對不對?那就代表差、代表毀滅、代表失敗、代表不負責任,一堆嘛!妳的價值觀就是妳的信念,
妳對那個情形的評估就是妳的信念,所以妳的信念是什麼?」

女學員:「走下坡就是不好的。」

polo:「然後人其實很難變,人都不喜歡看下坡,人都不喜歡毀在自已手上呀!我認為人怎樣就是講我對我的信念嘛!我的信念就相信人就這
樣子,永遠都會怕嘛!都會怕走下坡嘛!都會怕人數變少,醫院會收在自已手上。人都不會覺得收在自已手上很偉大這樣。」

其他女學員:「需要一點境界。」

polo:「奇美也是這樣子賣給郭台銘,人家就覺得他們比較會做就讓給他們做,我們老了要來玩了。甚至打給我們學弟或學長都可以呀!像我
們隔壁做電器行的要搬家了,專心要做慈濟了,然後那個東西就打給他們師傅呀!」

女學員:「我會想說我是不可以抽離然後又回來這樣?」

polo:「也可以呀!那個東西就在妳旁邊,然後妳說妳不要,妳要先放著然後去看是不是還有其它的這樣,當然也是可以,可是它終究達不到
妳真正要的狀況。」


polo:「有一個狀況出現的時侯,重點不是立刻,她就是要趁機怨天怨地啦!因為平常就苦,可是平常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也沒有什麼事,
妳懂意思嗎?因為那個一輩子的辛苦不是當下有什麼事可以讓妳看見的,然後可以抱怨的。可是如果有什麼狀況,撞到啦!血壓高啦!我就
可以一直…不管妳做什麼都錯啦!」

女學員:「當下就覺得好,你說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polo:「應該是說不是去回應他而是順著他,啊!都不會好,這髒藥丟掉。我的意思是說那個時他也不是在罵妳,也不是在抱怨當下,他其實
是在抱怨長久以來的一種狀況,那終於讓我抓到機會了。他已經長期浸在那比較痛苦或悲哀的情緒裡面了,妳那時侯的講理是沒什麼用的」

女學員:「有時侯我會覺得好像沒有心活著,沒有心去感受對方的感覺。就好像我覺得我也是一個冷漠的人。」

polo:「★因為妳也累了。」

女學員:「可是我覺得我什麼事也都沒做呀!」

polo:「心也倦了~~~(唱歌),累是一種感覺、一種信念啦!而不是做了什麼啦!有些人是愈運動、愈做了很多事情,覺得精神很好。」

其他女學員:「我以前覺得做事情很累,後來覺得沒做事情更累。」

polo:「是呀!」

女學員:「就像妳講的心情有點不好,可是妳不知道心情為什麼不好。是不是有一個原因,我不想碰觸,所以我才讓自已在那狀態裡?
我每次覺得很無聊的時侯就有一堆事出來,可是那個事讓我覺得不是很愉快的事。」

polo:「只要有張力,靈魂都滿喜歡的。對妳來講可能之前背著父母親,雖然是苦,但還是不得以的責任和目標呀!對不對?」

女學員:「我現在想起來也覺得還好。」

polo:「那現在都沒有了呀!那妳覺得累什麼?」

女學員:「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上次誰叫我去結婚生子?這件事情對我來滿難的,因為我媽那件事情讓我想到說那我以後老的時侯
誰來幫我?對應起來,我爸在看報紙呀!所以老公不見得會來幫妳呀!」

polo:「生個女兒呀!」

女學員:「或許我覺得我一直找不到自已的目標啦!」

polo:「或者是有目標,但是不能動。那個不能動、不能馬上做、不應該怎樣就慢慢退到後面、退到旁邊去,然後會試圖想找其它的。累,
也是懶。」

女學員:「我連賺錢都懶,這樣子的我要怎活下去?我如果可以財務自由,那我可以不用上班,也可以有錢可以用,過我想要的生活。」

polo:「好,然後呢?妳覺得可以嗎?可能嗎?」

女學員:「我覺得不可能,我覺得一定要去上班賺錢。」

polo:「那反過來嘛!去印度學舞,然後幫人家搬椅子這樣」

女學員:「我不想去上班就有錢,我心裡有個不好的想法,我會不會有什麼意外,然後變成有人來養我?」

polo:「或者失業救濟金也是呀!六個月後申請中低收入戶呀!」

其他女學員:「幹嘛想那麼糟?有人養妳?妳找個老公就有人養妳,這是一件很糟的事嗎?一定要把它想成意外?我覺得妳有個工作都不知
道人生意義在那裡,更何況妳有錢了,妳都不知道妳人生意義在那裡吧?」

女學員:「我想說我會有我想做的事情呀!」

polo:「一個是你會有你想做的事情,一個是『人生沒有意義』的這個很有意義。」

女學員:「你剛講『人生沒有意義』的這個很有意義?」

polo:「到底是什麼變成『人生沒有意義』的這個梗?通常我們講人生沒有意義是很痛苦嘛!」

女學員:「像現在我就覺得很想工作放下,然後出去玩。現在我覺得沒有辦法,工作的性質…」

polo:「★一樣嘛!我們遇到的每一個沒有辦法都是信念嘛!像今天我有個個案就跟我講說,他的朋友跟他說他很任性、很自由,他說
跟本不是任性,因為我覺得工作很好找這樣。然後,我太太有個同學畢業之後每年到暑假就離職或沒有工作,她就說大學症侯群,她
自已有另外的興趣就畫漫畫、寫遊記這樣子,然後就休息、寫書。我們對於每個經驗都會覺得那個我做過了,當然,我想要做,它不是
一個單純重覆性的而已啦!當然妳要決定性去說我真的有那麼想做嗎?有,那就做,這一次做跟上次做跟五年前做,不一定會一樣。像
高雄有一個畢業,工作兩年,然後不太想工作,就辭了。然後休息了二年又去工作,就這樣反反覆覆兩三次,後來終於確定了,我不想
工作,然後也很自在。然後常遇到周遭的人問她說妳這樣沒有工作,行不行?然後她就覺得說那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

女學員:「她是有人可以養嗎?」

polo:「沒有!她也是用她自已的錢呀!或者說她的花費也很少啦!沒有什麼,就每天這樣。重點是在於妳對妳的行動,有沒有認同、
有沒有信心?如果沒有,妳再有錢也是一樣呀!像我姊就說存到三千萬才敢退休,我就說做到死也不會有三千萬。妳很相信妳這樣子很
難呀!因為我跟妳講啦!人家說中年人找工作很難找,不用等到中年人,剛畢業找工作就很難找!」

其他女學員:「剛剛妳說等我沒有工作的時侯就可以找到我想做的事情,我想這個跟本就是個屁話,不可能!妳現在就找不到了。當妳
坐著就有錢來更覺得我的生活意義在幹嘛?那空虛不是更大嗎?妳不是更不知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女學員:「我有一些想法可能覺得經濟限制了我想做的事情啦!重點在這。」

polo:「所以一個東西不得不做嘛!就像剛剛講的為什麼覺得累?那個行動跟本不是妳願意很投入的行動,但妳就得活著嘛!就累呀!我是
甘於平凡,而不是我就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

女學員:「我在想說我以前就是不甘於平凡。然後那個了不起的事情我又做不到,所以我只好背負著…」

polo:「所以那是『甘』嗎?是苦於平凡嘛!無奈於平凡,然後甘於平凡是還樸歸真。因為這樣聽起來好像曾經怎樣,有什麼偉大的想法。」

女學員:「還沒有出社會的時侯,我一直覺得我很想當女強人。後來我就開始告訴自已說我是沒有那個能力的,我是沒有辦法承受。我還
是會看到不足的部分,當我買東西回去請同事吃的時侯,我就會覺得有點懊惱,因為我覺得我買得不夠分給大家吃。」

polo:「然後這時侯,女強人會怎講話?我下次再補給妳們?不要搶,好不好?小朋友,不要搶。」

女學員:「我好像沒有辦法所有事情面面俱到,八面玲瓏。」

polo:「好嘛!那女強人當她沒有辦法八面玲瓏的時侯,女強人會怎反應?」

女學員:「不知道。」

polo:「就當下承擔,然後下次補給你們。」

其他女學員:「她現在一直在演女強人的另外一邊耶!」

polo:「就小女人這樣。妳那個女強人的印象、那個動力一直在呀!妳每次都用那個部分去壓迫自已真實的處境嘛!」

女學員:「就算我做到了,結果可能沒有一百分。」

polo:「假裝啦!女強人也沒有每次一百分呀!沒有一百分的時侯她就想說就是一次失敗嘛!那下次我就會啦!如果有,那就忘掉,就放掉
那個經驗,假裝我是女強人,我會做什麼?」

其他女學員:「女強人愈挫愈勇呀!」

polo:「她是想做那種女強人,實際上是想被呵護的。我覺得就是實際的操作跟象徵性的行動,我覺得都是妳呼喊而來要當女強人的機會啦!
可是當妳沒有認出來的時侯,妳又忘記了。撐久了,跳一下,再哭一哭,然後再做這樣。直下承擔,來的就是我準備好了嘛!管它能不能完
成?人家敢請我們,我們就敢做囉!人家敢來看病,我們就要假裝一下嘛!妳也可以轉介嘛!對不對?」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