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534.jpg    

問賽道 高雄篇07 目的與方法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女學員:「在妳認對的方向去做就對了,JUST DO IT!那些挫折,
那些失敗就是要帶領你達到成功。」

polo:「可是這樣聽起來好像了無新意。」

女學員:「就是我們在走自已的路的時侯會有很多的搖擺,當然
不是一意孤行,你釐清想走的路才去貫徹執行,很多時侯我們
會在逆境的時侯會去自艾自哀,可是往往在逆境時侯我們才有
智慧的成長,那現在我又有一個疑惑就是說那些疾病的發生是
在…?從賽斯的理念種種的疾病不是一件壞事,你那些的信念
是有了偏頗的一個現象出來?你可能就需要去把它導正了,可
是問題是我們有時侯就是沒有辦法去覺察到就是說我們到底是
那些的信念出了一個問題?通常那些疾病有可能是那些的信念
造成?當然我講的不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啦!就是大約有可能是
這樣子的一個信念。」

polo:「本質上我們當然要去了解就是不是一個蘿蔔一個坑,
什麼疾病就是什麼信念嘛!對不對?那另外就是說你要看你
放在那一個文化脈絡裡面?或是那一個區域脈絡裡面,對不
對?你講這個才有意義呀!當你看一本書跟你講,它先提供
了一個方向讓你去想,可是,如果不是呢?假設說,有一個
是,然後一個不是,那一個是,要講你比較幸運嗎?那如果
一個不是,你可能更需要去看到的是,它提供這樣的訊息後
面更重要的暗示嘛!就是身體是心靈的一面鏡子,賽斯講的
是如果你有一個心靈的狀況,那它會轉變成疾病,如果你把
疾病處理好了或控制住了,那個心靈的變化的能量還會找其
它的出口嘛!所以變成是大腸癌或許不是你的第一個心靈問
題所展現的疾病,可能比如說…隨便講,你的高血壓,被控
制住了,然後竄到腎臟,然後腎臟又被你控制住了,然後又
竄到說比如說那裡那裡這樣,我會比較認同說每個人還是記
住身體是心靈的一面鏡子,會來得比較適合每一個狀況。」

polo:「細節上每個人所展現的會是不一樣的,我發現很多人
是了解了你講的那個部分,它是什麼是什麼,他就變成是直
接就往那邊想了,那就忘了最根本的暗示是什麼,變成是有
意的引導到那個方向,反而比你自已用猜的還不準。之前有
個癌友上課就說最近他很不舒服,大家就覺得你就是工作太
多,你就是不應該再去當義工啦!應該沒有真的很想做嘛!
還是怎樣?然後他就去減少工作還是怎樣怎樣?他就覺得還
是沒有很好,因為大家就會這樣講,應該要辭掉工作呀!輕
輕鬆鬆躺在床上,然後我就說你要不要隨便講一講?他就感
覺一下就說『早餐!』,他每天都過得不好是因為早上一醒
來,他就在想說要吃什麼比較好?不只是這個樣子,他本身
是比較有情的人,他對於每個人給他的意見都不想要拂逆,
所以身心靈的給他一種講法,他的好朋友、他的什麼?因為
每一個系統是每一個系統的概念進來的,它對於每個癌症是
怎麼面對的是不一樣的嘛!身心靈的好朋友說沒差,那中醫
的又說什麼。他是困擾在那個情緒裡面,早餐還是幻相啦!
可是他是困擾在我沒有辦法處理大家對我的情感,所以我會說
隨便喊的都比你照本宣科來得更有用一點。那第二個部分是
賽斯在講解夢跟你自已的信念一樣,你要相信你自已可以試
著去找到,那它也是一個信念,就像你講得沒有錯,很多人
都會覺得到底怎麼開始啦!或者說內在感官到底怎麼開始?
接觸可能性的自已怎麼開始?簡單講就是黑白想啦!」

女學員:「從覺察開始。」

polo:「從覺察開始或是想像開始呀!在《靈魂永生》第十五
章跟第十六章不就是在提這個?你的想像力就可能帶你走一段
路嘛!簡單講,把亂猜當做不是亂猜啦!」

女學員:「把它當做是真的。」

polo:「因為就像我們在講,每一個想像不會只是想像啦!從賽
斯在講的問題裡面,想像它就是有一個可能性這麼存在,所以
你才會那樣子想像,所以,猜測是什麼?他也具有同樣的本質,
你能這樣子猜,一定有一個你是那樣子,賽斯說解夢也是一樣,
你可能找一個人協助,★可是最厲害的解夢師還是你自已呀!
它到底是一個潛意識投射的夢還是一個真正在夢實相的行動?
還是另外一個可能性的自已的表現?所以它不只是一個說大部
分這個是什麼問題?當然有一個人可以跟你講啦!他如果對這
種某一個區域的某一個現象是很有研究的,它累積夠多的經驗
,那其實相同的處理方式也是一樣,西醫他也是知道某一種疾
病是某一種狀況引起的,可是也不是百分之百啦!《個人實相
的本質》…」

女學員:「超難看的,都看不懂。」

polo:「好,不管,它著重在個人信念上的改變,可是當你用這
樣的角度去看待實相的時侯,後來就會發現一件事情,更後面要
提的就變成說其實整個世界是你這樣子弄出來的,那接著再給你
一個更大的困擾是未知的實相。而你所感知的只是一部分,那他
再把未知的實相提出來之後,當整個大混亂又引起,然後賽斯說
那我們再出一本《心靈的本質》,把大家導向一個我們要讓大家
走的方向。所以我覺得基本上有這樣子的異曲同工之處啦!先跟
你說我們這邊可以醫癌症,其實那都不是重點啦!許醫師就講過
治療疾病跟治療癌症只是賽斯觀念的一個很小很小的部分而已,
那目的是讓大家看賽斯書嘛!可是其實你會發現很多因病入道的
人,還是沒有入道呀!很多癌友其實也不看賽斯書的呀!不要說
癌友,很多人都只聽許醫師演講,不讀賽斯書。他是沒有忘記他
的目的啦!因為他本來就要讓大家去讀賽斯書。賽斯說當你把疾
病認同為你自已的一部分的時侯,它會更難處理。意思是說疾病
剛發生的時侯是比較好處理的,它可能還沒有成為你固定的一部
分,可是後來會變成你沒有它是不行的,因為它變成你所需要的
一部分,簡單講可能你的生活需要它,你的心靈結構需要這個疾
病去展現一個特別的生命呈現方式。了解,其實是比疾病的改變
更重要的,或者,延伸來講,★實相的改變不會比你對實相的了
悟跟感受更重要啦!甚至就變成是你跟本也不要去處理疾病。」

女學員:「他可能會依賴疾病展現他另外一個樣子,他從中得到一
些好處,對不對?」

polo:「當你進步到疾病也不需要處理的時侯,不是忽視它的不
要處理,而是你一直在了解這個疾病帶給你的是什麼?你甚至是
不是以處理這件事情為目標,而是什麼?不只是疾病,心理上的
狀況,生命中的困境,也是一樣。其實它不是目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是因病入道,病只是個晃子,你真正了解所謂的賽斯書,
真正了解你所謂的自已,真正了解所謂實相的本質,才是目的。」

男學員:「就真正了解他造成他這個疾病的原因,然後不需要去
解決這個疾病。」

polo:「有點像我們昨天在愛河旁邊講的啦!其實目的變成手段,
手段變成目的,我們本來是以學習身心靈來解決我的狀況,做為
手段,對不對?可是後來你就會發現那個目的,或者存在或者不
存在,那你覺得原來學習身心靈才是我的目的。比如說有一個人
要問佛陀解決一個問題呀!希望佛陀給他答案呀!那佛陀就跟他
說你會到現在來問到我,其實相信你也聽過很多的答案跟解釋了
,那我要你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你跟在我身邊兩年還是一年,兩年
後的今天,我會給你一個答案,那他就說好,他就跟在他旁邊兩
年。那他當然就會學著聽佛陀在講什麼嘛!那兩年後佛陀就說,
好,那你的問題呢?所以那個問題跟本也不存在了,所以那個問題
簡單來講可以說你的問題對別人來講不是什麼問題。一樣,那個
別人,可以是一個未來可能性的你,所以你變成他的時侯,不是那
個問題不見了,而是它也不是一個問題了。佛陀是以某一個角度是
騙他說我會給你你要的答案,對不對?那這是你的手段,那我到時
侯就會有答案。可是其實他後來也了悟到不是,那個答案是引領我
去貼近佛陀的手段。貼近佛陀才是我的目的,所以變成讀賽斯書,
接觸身心靈的觀念才成為你的目的,而那個目的會導致於你知道你
自已是一個多次元的存在,你是來體驗的。雖然賽斯說沒有一定要
透過疾病來體驗實相,可是總是還是有嘛!而那個狀況之下你會了
解到什麼現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那個現象了解到了我自已是
什麼?其實我們講到這邊就在講不用處理了,有什麼好處理的?因為
有時侯你會發現有一件事情就這樣子也就過了一段時間了。比如說
失戀,比如說一個疾病,比如說一個一輩子都解決不了的疾病到後
來比如說你一直在講怎樣怎樣的時侯,賈伯斯的一生也就過了。到
底怎樣做才是對的?我要不要解決這個問題?★可是那樣的一個衝
突,那樣的一個沒有解決,就是他要的啦!而他這一輩子這樣就值
得了。可是他的病他沒有解決呀!你怎知道他是要解決病的?沒有
那樣子的掙扎就活不出那樣的生活,比如說大學快被當怎樣,就在
這樣子過了四年。當你在沒有辦法對這四年做定義的時侯,你過了
更久就會發現原來那個就是這樣嘛!」

polo:「很多畢業之後就結婚生子然後組家庭的,他一開始前幾年
就會覺得為什麼大學時期大家那麼歡樂,隨隨便便就要去那裡,然
後就要住誰的家,怎麼那個時期好像回不太來這樣?可能經過三五
年或是十年然後就覺得大概就是這樣子了啦!」


polo:「限制性信念,它都會造成一段體驗,每一個信念也是,那
我們在談的是遇到困境的時侯,每一個限制性信念它都是需要被面
對跟解決,可是每一個限制性信念所產生的那個體驗,被體驗完了
,它也會結束。賽斯在轉世投胎那幾章他說我們出生的時侯因為為
了生存,所以某一個部分我們會承接父母親的信念,那個時侯我們
就是在某一個層面,沒有抵抗地完全受影響的。不管是好的或壞的
,我們都會接收父母的信念。所謂壞的或限制性的部分就會成為我
們之後要體驗的經驗埋下的一個啟動的種子,對不對?所以限制性
信念有他本身的一個好處,是他就會設下一個挑戰,你就在這裡有
一個完整的體驗到價值完成。那另外一個問題需要被解決的是,那
我是受影響的嗎?是我選擇了這樣子的父母嗎?所以這個部分需要
去談到你選擇父母做為投胎轉世的部分嘛!所以,你要體驗說你選
擇有那樣子限制性信念的父母在某一個面向做為你的這輩子要體驗
的起始點。如果你是在一個超完美家庭,都沒有限制性信念,我都
不知道你輩子要幹嘛?」

女學員:「有呀!怎麼會沒有要幹嘛?就是有玩不完的那個遊戲呀!

polo:「是啦!可是對大部分的人來講,你不可能遇到一個沒有限制
性信念的父母啦!所以你就會承接那個部分嘛!比如說我恨我小孩
的方式就是我給他沒有愛的感覺,我給我小孩的不自由就是我給他
的完全自由,讓他沒有機會去體驗到自由,如果你給他完全的自由
,其實你是沒有給他一個不自由的自由啦!」

女學員:「你給他完全的自由?」

polo:「他變成沒有機會去體驗到所謂的不自由是什麼啦!可是你
體驗到的不自由也是體驗的一種嘛!你遇到的父母親是你選擇的,
會有正面的信念,也會有一些對你長大後來講成為限制性的信念,
因為我們小時侯某一個程度需要完全接受父母親的信念,我們才能
存活下來,因為你在那樣子的家庭裡面,他對你的危險就是你的危
險,所以你就會接受他的方式,以便能夠在他們家活下來。而這些
信念就成為你後來能夠有所體驗的沃土。而你體驗完了,那就完了。
或者你在中途改變信念,或許連限制性信念都不用改。」

女學員:「除非自已想改?」

polo:「不是,就是當你能夠改的時侯,它對你來講經驗的價值完
成也差不多了,所以你也會自然能夠改,比如說就一個簡單的例子
,是賽斯舉的,對大部分的小孩子來講,長大到了十幾歲、二十幾
歲,過紅燈就不用父母親牽了。大家大概都會自動的覺得不需要牽
了。大部分的人會在那個受保護的體驗完成了之後,就無縫接軌,
就這樣。他就不用改變信念。很多女生從剛開始開車到很會開車
的時侯就這樣,你甚至都不需要去刻意改變,而是自然體驗過後,
就覺得沒有,也沒有那麼恐怖,就那樣結束了。你甚至不需要特別
昇起一個改變的信念。不用那麼怕信念改變不了,因為如果沒有限
制性信念,你就不會在某一個家庭出生了。」


polo:「如果你朋友昨天騙了你一百萬,你今天要不要跟他聯絡?」

女學員:「要!」

polo:「把錢要回來?不是,我說的是跟好朋友一樣聯絡,可是如果
你知道它是夢?」

女學員:「那我們就可以扭轉乾坤。」

polo:「把它扭轉成其實是我騙他的,所以你對夢的態度或是你對
夢的想像的信念,會決定了你怎麼做。而真實的你也可以把它當
夢呀!就是他騙了你一百萬,然後就說算了,就一百萬。似乎也
可以啦!可是一般人就是做不太到,就像有些人不是會講一個笑
話說,就是夢到某些人外遇呀!早上起來就一直打他咩!時不時
在某些例子裡面,我們會知道其實我們不由自主的也會把他當成
是真的,反過來也一樣,我們也可以把它當成是假的。那唯一的
區別就是你的相信是什麼?你想要怎麼看待所謂的夢跟想像?當
我一直在想像我男朋友會怎樣的時侯,雖然他沒有,可是妳的感
受上已經有了,然後也會變成真實呀!所以到底是想像還是真實
?只是時間上的延遲。」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