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465.jpg  

問賽道 高雄篇06 想像、實相與多此一舉的幻相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polo:「可能大家常聽許醫師演講,唐氏症小孩很好呀!看起來
都滿甜的呀!他們都是情感上的直來直往會比較多一點,那這才
是妳要的小孩嘛!」
女學員:「我講什麼就聽什麼?」

polo:「不是!我說的妳要的就是那個狀態的小孩,不管今天他是
唐氏症也好,早產或有什麼缺陷也好。那為什麼我會要這樣的小
孩?」
女學員:「就是他很能做自已。我們如果規定他要做什麼,他會反
抗。然後就說妳不要管我!他說我已經長大了,我說你才十歲。
他說沒有,我已經是大人了。」

polo:「妳沒有說老娘已經活了快四十歲了都沒有做自已,你憑什
麼?」
女學員:「後來我會比較能夠放手了啦!以前帶出去,大人在聊天,
然後一分鐘他就不見了,我們就常常在找小孩。」

polo:「然後幾乎每一次都找到,對不對?」
女學員:「對呀!可是那中間的緊張呀!很恐懼,很多想像,會不會
被壞人帶走,掉到水裡面。每次要找小孩,那個恐懼又上來。現在
他會騎腳踏車,到了七八點還沒回來,天已黑了,然後全家人都出
動,找了老半天也找不到,後來自已回來。現在就比較能夠看開了,
我就給自已一句話宇宙是安全的。」

polo:「那還在後面跟?」
女學員:「念久了就…因為我剛好要跟他一起出去買東西啦!念久
了好像給自已催眠了,心就安了。擔心的次數會比較。除非他真的
很晚回來才會再擔心。」

polo:「所以他訓練妳訓練的滿好的,變成是我們不太可能訓練他
,可是訓練他變成是一種很累的過程,之前在電視上有媽媽說他
如果教不會,我就跟他講一萬次呀!可是我就覺得這樣對嗎?這
樣不是全家累死就是媽媽累死啦!」
女學員:「可是她如果教得很高興,那又有什麼?」

polo:「想太多。」
女學員:「前幾天不是有那個把他小孩用打的?一路打到北京大學?
那個做爸爸說要打你是要讓你心服口服,他會跟小孩說我要打你幾
下?為什麼要打你。」

polo:「他知道或只有知道這種方法,好聽點他知道這種方法有效,
難聽點他只知道這種方法,然後變成是好像那個將來之路就很確定
了。可以看到的是說我們教他的不會比他教我們的還多啦!賽斯講
自殺都是保有一種面子,對不對?看起來好像不是我們要的啦!好
,跟小孩的互動也是這樣呀!因為我們是父母嘛!所以我們要教小孩
,跟因為我們是男生嘛!所以我們應該要主動追女生的這種概念是類
似的。實際過程會發現,我們似乎在透過教他們的過程裡面來反過來
讓他來教我們,因為我們就會在裡面發現很多的挫折,很多的擔心都
沒有用,這樣。到最後他終於把我們教成了不用那麼擔心,可以做自
已,然後妳也會發現因為妳不會做自已,妳也不會讓他做自已。然後
妳的擔心在他的漸漸教導之下,愈來愈不擔心了!但是我們的描述還
是一樣,還是從我們的角度描述,現在比較好了,我自已練得比較好
了,可以放得下。好像他都沒有變。因為他本來就是教練呀!而且從
到頭尾,辛苦的本來就不是他呀!自始至終辛苦的就只是我們而已呀
!從生下來,啊?怎麼這樣?那他有什麼感覺?也沒什麼感覺呀!就
算他跟人發生衝突,很多人多多少少不是都會跟人發生衝突嗎?其實
不會比一般小孩子多多少啦!可是在大人的眼裡會比一般小孩子好像
多很多,然後很多行為會變成是,妳後來回頭看是自行煩惱的會比較
多。妳之所以會成長,是因為妳本來就有那個空間可以成長啦!其實
本來那個空間就是他在等妳嘛!從非常怕到不怕的空間本來就存在,
不然他應該每次出去都每次死掉,然後妳的怕才是真的嘛!才會真的
實現嘛!因為自閉症幾乎從出生開始就這樣啦!沒有什麼後天的啦!
所以另外一個部分是說,會牽涉到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家庭的小孩,另
一個部分就是會真的開始相信宇宙的安全。因為如果沒有那部分的認
知去包覆起來的話,變成妳沒有辦法去預測任何妳看不到這個小孩時
的現象,或者看得到但有一個看不到,例如說未來嘛!未來看不到他
會怎樣?我死掉後,他會怎樣?那個部分的擔心。就像我在講說妳如
何用一個信念說,小孩子怎樣不會有問題?那就算有問題,這也是他
要的。就算他死掉,這也是他的決定。如果在這種概念之下,妳是變
成對妳來講很深層的認同的時侯,他要去那裡,妳也會漸漸覺得那就
這樣吧!正常的小孩出去也會延遲、也會出車禍,對不對?賽斯的觀
念不只是特殊的小孩,正常的小孩也一樣。因為妳知道一個小孩沒有
準備好要死,是不會死的。或者他死掉了,是他要的。甚至都是我要
的時侯,怎樣?那些額外的想法就沒有那麼必要。擔心啦!或者是什
麼。那當然就是因為我們有這樣子的課題嗎?需要被訓練對不對?他
才會來報恩。」
女學員:「我有想過這個。」

polo:「像某種程度,有些人就遇不到,有些人是遇到那個小孩聰明
的要死,然後讀完博士在路上死掉。」
女學員:「白養了?」

polo:「對!他就是要面臨面白養這件事情,根據我們理解的身心靈
是每件事情有意義嘛!就看他是怎理解那件事情,那他就會從那刻開
始,佈局是佈很久了,可是真正的旅程是從那時侯開始。對妳來講,
那個旅程是從出生的時侯開始,或是從產檢的時侯開始。」


polo:「妳要問妳自已,妳就會知道妳會遇到什麼樣的老師。」
女學員:「我會給自已一個感覺,賽斯講的情感強度有沒有?就給自已
一個感覺,等到新的學期的時侯,我看到新的老師會有愉悅的感覺出
來,先給自已培養。就會吸引到這樣的老師來,就運用賽斯心法。」

polo:「擔心是一條想像,然後愉悅的心情是另外一種想像,然後把焦
點聚焦在愉悅的心情,開學到了就以我專注的那個點來發生了。然後
事情變得很簡單。」
女學員:「偏偏我們就要想得很煩惱、負面和恐懼。」

polo:「她還是有想到擔心的,只是想說我要不要想到另外一條路
?也有可能有另外一條路嘛!」


polo:「每一個我們想像的神明都會有一個獨立的心靈繼續存在,
所以當那麼多人都認為那個時間點真的都這樣子的話,那某一個
程度它會有它的作用,那這樣的講法其實又落入了一個很基本的
東西就是那看妳要不要這樣子搞而已嘛!妳要不要這樣子做?要
不要進入這個脈絡?如果我們給這些外道、這些講法一個公平的
裁決,我們或許可以從賽斯的觀點來講就是,好,我們承認這樣
子的存在,可是妳能不能接受到、感受到其實跟妳自已是比較有
關係對不對?就像我們常在講的某一個對象會怎樣是他的事情呀!
★我會吸引到他是我的事情,那如果把能量從這個角度來看,我
們能不能是以我的狀態為準的?而不是以一個特殊日期,就算那
個特殊日期是有的,不是你要去朝拜、要去接觸那個就有啦!而
是我們自已的身心狀態可能會比較有關,或是你的信念。」

男學員:「也許我的信念是這樣,很在意有接觸,另一部分過去了
就是過去了,我們沒有特別去注意到。我覺得說能量還是有,可能
在實相裡面沒有那麼明顯。」

polo:「賽斯在談說比如說對魯柏生病的時侯講說,其實我都在,
也不只是它。你要什麼能量都可以要,並不在特定的時間點嘛!
另外我們賽斯觀念最重要是當下是威力之點,你不用等到特殊的
時侯才需要,那另外一個觀念是說,什麼樣的行為會對身體有益
處,那賽斯說那個觀念比那個行為本身更重要。我可以說吃這種
食物會更好,做這種行動會更好,可是更重要的是什麼?賽斯的
觀念是說妳的信念嘛!所以更重要的不是一個可見的時間、空間
、物質的影響,會不會有影響?會!只是說信念的影響比這個更
大的。你可以說今天幾月幾號,黃道面怎樣怎樣,很多的講法啦
!你搞也搞不清楚。賽斯在《靈魂永生》講每一個可能性之間都
有很緊密的關係存在。終究來講,信念的認同本身才是更有力量
的。時間上來講也是一樣,因為下次還會有一個點啦!我幾乎都
會看到。在這種相信之下就變成每一個時間點都可以辦一個活動
,前幾次不是講說,二○一二年之前,要達到合一授證完成之類
的,世界就有被救的機會等等的講法。講比較世俗的是到底誰受
益?這是一個。那每次都有這樣的東西的時侯,它對我們來講真
實的意義是什麼?也有人說靛藍小孩是目前最商業化的身心靈運
用。」

女學員:「有電影耶!」

polo:「有電影呀!也有在賣課程,也有靛藍成人呀!有,很多
。你去查維基百科就知道。這些某一種特殊點、特殊時間的描述
方式,我個人比較存疑啦!就算它是真的,其實你的信念對你自已
的調整是比較重要的。比如說那天之後,你們感情比較好對不對?
那之後再吵怎辦?再等下一個?有時我們看日本建築有設計有禪意
的,比如說你進來頭會低下來,到那邊你會轉去,然後到那裡,那
個歷程本身就會讓你有一種感覺的變化這樣子。辦法會有沒有效?
只要你信了就有效呀!」

女學員:「可是他是集一個共念,相對來講,他的能量就有一個厚
度。」

polo:「也是啦!沒錯!」

女學員:「歡喜做的人就去做。」

polo:「就賽斯的描述我們理解能量是那裡?充斥在無邊無際、圍
繞著你,而不是一條河過來這樣子。去參加可以,把它當好玩。並
不是說妳有了就代表什麼,有了就有了而已啦!就像許醫師怎麼批
評那個《與神對話》?《與神對話》那系列的書只講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你可以與神對話,它內容都不用看!反正你就是可以跟神對
話,最重要的就是這件事情。一樣嘛!妳接受到能量,要講的一句
話是什麼?妳要能量隨時都有能量!其實就是戲法會變,各有巧妙
不同,只是說那到底妳要講什麼?妳是要傳『真』?還是要把它弄
得高深?不是有句話,不扮高僧,只求傳真?那誰可以知道那個時
間點能量最強?又不是我!妳也不會知道,對不對?每個被告知的
人都是因為他不知道,要不然他就會變成是他告知別人嘛!對不對
?就是說到底是從那裡來的?大天使還是什麼?就變成這種形式嘛

男學員:「就像賽斯也是一個存在體。」

polo:「對呀!可是賽斯對魯柏的講法是怎麼講?妳要就拿去!對
不對?他不是說你要什麼時侯來,然後要三支清香,素果擺著,腳
要踏八卦陣。天時要對,三珍四果。」

男學員:「中國的傳統裡面,神明比較麻煩,要天時地利.」

polo:「那個麻煩的本身有它的儀式上的作用啦!在民智末開,這些
儀式,這些形象的展現可以吸引很多人嘛!方便!可是賽斯不是講說
這些童話式的表現方式已經不夠我們用了啦!我們希望可以了解更深
一點。我們剛講的確實是對能量的描述比較深層的理解,而不是告訴
你到那裡、做什麼?幾點幹嘛?」

女學員:「可是賽斯也有講說天氣好的時侯帶出來的電磁波跟你陽光
普照好的時侯帶出來的電磁波是不一樣的。」

polo:「一個是集體的人對天氣的現象展現出來的狀態,一個是妳自
已是不是也有想要這樣子去操作?每一種形式的展現都可以是有用的

女學員:「那沒有用也是因為我們想去感受沒有用的感覺是什麼。」

polo:「如果他不知道就算了,因為他們學的就是這樣。」

女學員:「可是如果你心安,你覺得有用,那就有用呀!」

polo:「沒錯呀!就像騙人的還是可以把相信他的人醫好,那
不涉及他會被騙的問題啦!」

女學員:「沒有所謂的好壞啦!」

polo:「對呀!我們就是在討論一個實相的本質,對能量在這樣
的描述可以看到的事情。只是我們沒有去認同說一個業力上的
報應,因為這些觀念的釐清,妳就可以知道說妳如何會有智慧
之眼洞穿很多現象,妳不會因為某個人、某個教派搞得很多,
我個人是覺得我知道這是戲法,我就不會只是操作戲法,而我會
把東西講清楚。像許醫師就講說可以賣一個賽斯鍊還是賽斯佛珠
,可以加持。」

女學員:「然後還有等級。」

polo:「那就很容易多了呀!」

女學員:「賽斯水。」

polo:「我叫我一個朋友去註冊一個賽斯神水,中間兩個字括起來
,經病,賽斯神經病水。戲法變可以是善意,可以是操弄。我可以
知道說你很難用信念的變化,那我可以告訴你說這瓶水拿去吃,一
定有效,那基本上是不會有一個受騙或受害的人啦!主要是那個操
作的人本身會不會觸犯了自然的罪惡感,是他的問題嘛!被騙的人
也不一定真的被騙呀!他也享受了這個好用。只是他比較沒機會了
解到事件的本質,他不會受騙,就算受騙也是他信念上對應到。所
以有的人要控告賣什麼水的,你要控告也可以,某一個部分你也要
想到你自已啦!★你如果沒有那個概念,你就算進到那個脈絡你也
不會被騙啦!假設一個壞人、一個強盜走這條路過去,那你也剛好
要走條路過去而已,你就走在他後面,你不用覺得我是被他牽著走
的。就只有某一段時間,就剛好而已呀!那不代表我落入了你的設
計或脈絡裡面。有些人聽完會覺得沒趣味,還是有一些可以搞的就
會覺得有效。你也要做一些給他們看。懂得看門道,不懂的就看熱
鬧。」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