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 018.jpg  

問賽道 高雄篇08 誤解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女學員:「我覺得要跟家人修護關係。」
polo:「為什麼要這樣?不好就不好呀!」

女學員:「為什麼?我不知道,我真的很怕。」
polo:「我跟我前妻也不好呀!」

女學員:「我就有一種驚呀!」
polo:「好呀!」

女學員:「但這個不好也有可能是我個人的認為啦!」
polo:「妳知道現在有一個問題就是妳講的每一句話妳都在懷疑啦!
『我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可能是這樣。』所以妳的問題在…」

女學員:「我裡面到底怎樣才會自我懷疑那麼大?」
polo:「應該是說妳已經相信妳自已是無法確定妳自已的啦!簡單來講就是
我現在什麼東西都懷疑就對了。可是有時侯又會感覺好像是真的,可是我也
不太確定我的感覺是不是真的?到最後就變成是整個自我否定嘛!就從自我
懷疑開始變成自我否定,我這樣做也不對,那樣也不對。其實不是做的問題
啦!所以那個結果會變成是說我希望我做的都對啦!『我怎麼做就怎麼對』
的這個想法要出來。因為一部分是還不知妳一整個脈絡嘛!妳的心路歷程的
整個脈絡是怎樣,但另外一方面是說『當下是威力之點』,賽斯是說對,我
們可以回去看我們的過去是怎樣,但最重要的是我們現在的信念,還有的是
什麼?從這個改變就可以了嘛!不一定要探索過去啦!從妳說的模式來看,
『是沒有一項我可以確定的啦!』現在妳的感覺會一直想『我沒有一項可以
確定』會被影響,所以就算我有那種感覺,我也不敢去做、也不敢去確定就
對了。是因為那個確定本身,而不是講的東西的內容了。所以現在妳要做的
就是我不管我在想什麼啦!我要做什麼就是對。」

女學員:「你做的就是對。」
polo:「甚至妳也沒有想對不對啦!妳就是有一個想做的確定性。」

女學員:「應該是很多事情,我有不確定性。」
polo:「所以,那個痛應該是又要在這又要走的拉扯啦!重點不在於行動本
身,重點在於我能接納我是的我是。我現在就是在這啦!那就不用在想了啦
!我等下要去吃蚵仔煎,那我等下就出發了啦!我也不用去想說吃這個對嗎?
就像妳講的明天要回去就明天再講,也不用想說明天再講這回事,連去想說
『明天再講』這件事也不用想了啦!我就現在感覺什麼,我就做什麼。不用
再有一個理智上的思考的辯證,因為曾經在妳的經驗、思考去從事的事情或
行動遇到很大的挫折,所以妳不相信自已的感覺嘛!所以我不能照我的感覺
去走嘛!」

女學員:「我對這部分就很小心。」
polo:「那個就是我們在講的誤解啦!我們會把一個事情變成惡,早上在講
的,因為我們遇到一個事情、一個狀況,它會有一個情感上的衝擊,可能
傷心、可能難過、可能不爽。可是我們沒有辦法好像頭腦就停在這裡。」

女學員:「我可能會…」
polo:「我會去抓一個講法啦!」

女學員:「我現在不敢出去,因為我會怕!」
polo:「★因為我怎做都不對呀!在我的記憶裡面,我怎做我怎錯啦!就像
早上我們在講說最重要是了解自已而不是創造實相,那就有人懷疑嘛!但是
我就講說妳跟本不必擔心創造實相,因為妳的存在就會創造實相。但對妳來
說剛好相反過來,妳知道嗎?我存在就會有實相,這件事情是確定的。可是
我怎做我怎錯的時侯,我唯一能夠做的方式是什麼?我不存在我就不會錯了
啦!那有些人是我如果不要擁有,我就不會失去。那個比較淺,我說比較淺
是問題比較淺。所以我如果不存在就不會有錯誤啦!那另外一種變形是精神
分裂者,精神分裂者其實很清楚它在幹嘛!可是它就躲在後面,因為妳抓不
住我,我就不用承擔,所以我的主人格就退到次人格之後的,反正是我的次
人格在跟妳亂搞呀!妳是沒有精神分裂,可是妳是以這樣的一種想法讓自已
不再錯誤。不再有一個錯誤的存在。對自已錯誤的詮釋就會認為我的存在就
會造成錯誤,本來是我的行動會造成錯誤,因為妳一直做,一直錯的時侯,
妳會想說這樣也不對、那樣也不對,那如果我不要動呢?不要動也錯,連不
動也出問題。」

女學員:「我覺得我來這個世界就是錯了啦!」
polo:「講一個好玩的,小時侯我就會跟我媽說為什麼妳要把我生下來讓我
這麼怕死?」

女學員:「頭腦知道,可是裡面就還是這樣的一個狀態。」
polo:「一個東西是妳並不真的知道啦!賽斯說過對過去的探索不要永無止
盡的追溯啦!那不是重點,那是一個說法,一個象徵性。找過去的脈絡是
要做什麼?是找到原因嗎?」

女學員:「是我要停止這個模式。」
polo:「照賽斯的說法那是讓妳了解妳現有還有的想法是什麼,那是一個
代理性的動作而已啦!過去的故事隨人編的啦!妳記的故事也不一定是真
的啦!就像早上講的,小孩子最會把真的和假的搞在一起,但是那個不重
要,我認為是真的就是真的啦!在我有限的記憶的脈絡裡面,我認為是真
的就是真的啦!我就認為我有被騙錢,然後妳就說沒有,反正我就覺得有
,就算真實沒有,也沒有差啦!我就是有那個感覺。所以就變成說賽斯說
現在不是過去的事影響妳,是現在妳還保留那個信念。所以我現在有什麼
信念,把那個信念改過來而已。不一定要探索過去啦!因為探索不完啦!
前世回溯,有沒有?一代又一代,要花一百多萬呢!」

女學員:「這是我看到我自已的核心。」
polo:「好,那現在看到了呀!那下一步是什麼?」

女學員:「當下植入信念,怎麼做怎麼對。」
polo:「我怎麼做怎麼對,我就是確定現在要做這件事,所以妳今天上這
個課,妳可能也沒什麼意義、沒什麼意思,對不對?但它不影響妳因著
妳自已的確定讓妳自已感覺比較好,所以不是做對或不對,而是妳回想
去早上那堂課就在那裡畫唬爛也沒有上到什麼,妳可能就在懷疑自已的
那個確定性的行動。」

女學員:「我怕到了呀!人生的一些東西因為我做錯了才…」
polo:「誤解!就像我現在在教小孩,我的小孩三四歲,會打他一定是
因為他怎樣嘛!對不對?所以人家如果問我們為什麼打他?一定說是
他怎樣怎樣嘛!對不對?但只問一次不準,一次問的都是表相的因果
關係,如果你繼續問,像我都會繼續問我自已,到最後不是,是因為
我想要打他,想很久了!一直在等那個機會出來,我就要打他。好,
所以,誤解!」

女學員:「我當做是這樣,是不是因為我怎樣?」
polo:「妳有怎樣,他才對妳怎樣?但是妳把這兩件事情攪在一起啦!
就像我誤解妳們是來吃中餐不是來上課的!」

女學員:「我就覺得我的人生當中怎麼都遇到被人打?」
polo:「那是誤解呀!因為妳這樣子變成愈探索愈多呀!就像我排的
暗椿,我就會發現大家真的都是來吃午餐不是來上課的呀!真的是
因為今天有飯,妳們才來的嘛!不是嗎?」

女學員:「我不是。」
polo:「妳不是?但我覺得是呀!平常時我就不覺得這麼多人,這個
是,那個也是呀!真的就有一個吃完午餐就走了呀!妳說這個是假的
嗎?這個是真的呀!妳能說我是誤解嗎?那我能變嗎?」

女學員:「可以呀!」
polo:「那就是這樣呀!他們就是想打我而已。」

女學員:「是我們的這個念去創造實相嘛?」
polo:「最當初是一個局,然後再來是誤解,那個誤解反而變成後來堅固
的信念,最當初我們投胎到每一個家庭裡面就是我們設的一個挑戰或局
啦!所以最當初就是我們要的了。那個情境是我要的,選擇出來之後,
又會再一次利用我的誤解,建構限制性信念,建構了那個限制性信念
,我就能夠在這個限常限制性信念裡面去體驗那個出來的東西。那就是我
要的體驗!可是我們體驗到一個階段…」

女學員:「不能接受!」
polo:「那就不要接受呀!我正要講下去,體驗到一個階段就覺得夠了,
可以了嘛!那妳就有一個機會,自已覺察或想到,就有一個正知正見
出來,那就是現在呀!所以過去那段期限的限制性信念,它是一個限
制信沒錯,但它也是個利用。靈魂利用這個限制性信念來做一個體驗
,你覺得要體驗魔鬼與地獄很簡單嗎?要很相信才可以呀!要不然還
看不到鬼呢!如果地獄是這樣,魔鬼是這樣,那我的實相糟糕的感受
也是這樣呀!所以不去否定它的話,就變成我想不想繼續這樣體驗而
已。」

女學員:「就是怕一直體驗啦!」
polo:「不用怕啦!有什麼好怕的?沒有真的或假的,妳說真的就是真
的,妳說假的就是假的。沒有信念,在物質實相就沒有實相啦!」

女學員:「我一直質疑我的感受是真的還是假的?」
polo:「應該這樣說,我真正的感覺是不是因著限制性信念而影響的感覺
?不用管它,每一個感覺都是真的,如果妳不要那個感覺,再去探索後面
的信念嘛!就改變就好,妳跟本不用去管那個感覺是真的還假的,沒有一
個感覺是真的,也沒有一個感覺是假的啦!那個質疑是來自於一個錯誤的
理解嘛!說我要這樣子質疑,對自已會比較好啦!因為我萬一再出槌呢?
我不能容許我再一次出槌,所以我時時刻刻自我檢查、自我懷疑,總比
我事後出事來得好啦!因為我已經確定我事後會出事了啦!我是這麼確定
我會出事,所以我來質疑、來檢查。跟妳說,明年來第一天沒得吃飯,就
沒人了啦!如果我的信念沒有變。妳現在相信的就是我怎麼做都不對,第
二個是我相信我凡事都質疑是最好的,因為我不能再出問題了。我已經很
累了,我寧願混亂的苦也不要在我沒有質疑之下又出什麼事情的苦啦!我
寧願這樣比較好,但這樣不是真正的好啦!那是一個在不好之下比較好的
選擇啦!我如果不要這個感覺,我就改變這個信念呀!我就怎麼做,怎麼
對就好了。那過去要怎看待?就是我們剛剛講的,這是我要的體驗。我設
了這個局,我有了這個挑戰,我知道我也會生成這樣的誤解。因為生不成
那樣的誤解,我就不會去設那個局啦!那個局對我來講就沒有意義啦!」

女學員:「這對我來講可以了解,只是我會一直檢查是因為我卡在這個信
念,然後外在的實相一直重覆,所以我才一直怕起來。」
polo:「應該是說妳不用怕,一直重覆就是因為信念而已,過去不是什麼
的結果,只是信念的結果。所以沒有魔鬼藏在細節裡面,只有信念藏在
細節裡面讓妳感受那個實相呀!沒什麼好怕的呀!就像一個窮的人要變
富有,我怎愈來愈窮?是什麼問題?被鬼抓走了嗎?也只是那個信念的
結果,我才這會這段時間一直窮嘛!窮是這樣,地獄是這樣,妳的魔鬼
也是這樣。所以它沒有什麼恐悕之處。」

女學員:「我信念變,外面就會變?」
polo:「第一個,如果妳信念變,那妳就不會做一樣的。第二個,如果妳
覺得我怎做怎對,妳就不會那麼嚴厲的檢查自已啦!顧頭顧尾,頭過,身
過就好了呀!而不是全身檢查看能不能過?當然也不是說洞那麼小,妳就
鑽過去?妳是安全的,可是妳不需要闖紅燈吧!如果妳相信妳是安全的,
妳也不一定會去闖紅燈吧?check一次就好。如果妳不相信妳是安全的,
妳就會一直check。都沒看也不對,看得很仔細也不對。我如果沒有立即性
的危險,廣義來講不是侵犯別人,那我怎做都對吧!我們對實相的本質,對
一切萬有缺乏一種安全的認識。怎做都不對,就是本質上的不安全感嘛!住
台中也不對,住台北也不對,搞到最後都沒有錢,要靠家裡這樣。★不是那
個外境讓我走不出去,是我自已走不出去。妳撞到的從來不是實質的東西呀
!可是感受是實質的呀!但是妳可以覺得它是幻相,請聽《穿梭如林相,遇
見如來境》,有六集。我的質疑才是重點,而不是真或假,沒有一件事情是
真的,也沒有一件事情是假的。假的事情,妳可以因著信念體驗為真嘛!可
是它也可以因為有妳的洞察而把信念改變了,而變成假的。所以魔鬼是真的
還是假的?」

女學員:「真的假的。」
polo:「你說真的就是真的呀!」

女學員:「我遇到一個外境,我的感受是他騙我,是什麼情形才會創造這個
實相?一個人打你,我說服自已不是這樣。」
polo:「妳為什麼要說服?」

女學員:「我懷疑我的感覺是我要離開這個人嗎?」
polo:「因為其實在後來妳接觸了一種講法啦!叫信念創造實相或者什麼都
是妳要的,★可是那個歷程並沒有人好好陪妳走過,讓妳一直以為這樣子
講就好了,直接跳到一個最好的境界,可是妳還在『恁祖媽被人打到遍體
鱗傷,你說這是我的問題?』。」

女學員:「只要我內在改變,外面就會改變。」
polo:「這句話是真的,但是中國人講的『說的好聽』,也是對的,可是
我沒有那個屁股吃那個瀉藥就會有問題呀!那是真的沒有錯,撒隆巴斯
也有用沒錯。妳們剛開始一定不會有這種想法,而是問你們為什麼要打
我啦!對不對?它變成一個身心靈觀念去擺脫那個不好感受的便利之門
了,但是它本質上是對的,其實對我來講還有接受另外一個是對的,明
明就是他打我,就會痛,然後我就覺得其實你也不對。可是老師在講,
講得好像是真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都是我創造的。」

女學員:「那是我的信念造成的。」
polo:「那個東西其實是經過考驗,妳本身的理解,它是真的沒有錯,當
妳說一切都是幻相的時侯,可是問題是妳有沒有真的這麼認為呀?」

女學員:「就是說我轉移那個感受而已?」
polo:「因為這個講法可以讓我暫時轉移那個感受嘛!可是妳會覺得這個
陰影一直在嘛!」

女學員:「但是我的信念是沒有變。」
polo:「這就是我說的撒隆巴斯貼下去,涼涼的不錯。所以我才會講說,
其實妳並沒有真的相信啦!那第二個是,太快了。當然某個角度還是妳
創造了給妳一個歷程這樣子的講法或者老師嘛!那現在變成是我重新去
看待這樣的狀況,我是先接納我自已嘛!而不把自已講的那麼,人家說
打高空是不是?打高空本身的那個內容是對的,問題是我到那邊還有我
需要改變跟自我接納的部分,而有時侯我會想逃離那個感覺而一下子
跳上去,但是還是一直被拉住,我並沒有真的相信是我創造的。實相沒
有變,妳在講說妳相信了,那都是假的。外境沒變,一定是我沒變。妳
不能說我明明沒變,為什麼外境沒變?一定是妳沒變,外境沒變。外境
沒變的是意思是外境給我的感受沒有變啦!可能妳要回去或不回,但感
受就變自在了。也有可能變的是妳在家也自在,住外面也自在。所以不
是怎麼做才是對的問題。★是我的信念變了之後,這就不是什麼問題呀
!不然現在這麼多不孝子都說出國的時侯要去玩,要不然就是媳婦把兒
子挑弄說我們不要回去,我們出國。然後人家也是很自在呀!所以不是
作法那一個對錯的問題,那就落入那個實相執著了。重點是那個信念『
我有什麼好錯的?』對實相本質是如果我是有錯的話,或是我是沒意義
的,我就不會存在在這邊啦!如果我存在,它就證明了一件事情,我是
有價值的,我也是有意義的。但我也可以講,我沒有意義呀!我可以講
我是沒有價值,我是錯的。妳就是有那個『有』,妳才能夠講那個『無
』嘛!

-------------------
△polo:「我這麼相信我沒有用,做什麼事情都失敗,不想工作又賴著
家裡,對不對?★我這麼爛,可是為什麼我還想要活下來?」
女學員:「為什麼我還值得活下來?」

polo:「因為我想要住家裡,然後我不想工作。」
女學員:「我是不想住家裡啦!」

polo:「不想住家裡也不想工作,那就當流浪漢呀!為什麼不行?那妳要
怎樣的生活?」
女學員:「難道沒有一個信念,錢從天上掉下來?」

polo:「沒有,那是一個方法,對不對?我是說那妳覺得她是怎麼了?妳
會怎麼講她這個人?」
女學員:「不切實際。」

polo:「不切實際的人然後又不能接受自已是不切實際的人,妳就接受就
好了呀!看起來是滿能接受的呀!妳家人這樣子念妳,妳還是賴在家裡呀
!那妳不想工作也做到了呀!」
女學員:「沒有很舒服呀!」

polo:「怎樣沒有很舒服?所以妳沒有很舒服是他們照成的,對不對?其實
某一個觀念裡面都不是我能做的也不是我該負責的啦!雖然我嘴巴講說我
不想去工作好像我知道人應該去工作的這個概念。我們這次在一個團體裡
面就談到說為什麼我們家不是有錢人這樣?為什麼?為什麼?就是那種狀
態,妳懂嗎?」
女學員:「怎會遇到這個事情?」

polo:「為什麼我要工作?為什麼我要這種家庭?為什麼我沒有錢?為什麼
的事情一堆這樣子,有一種狀況會是這樣子,因為他不覺得自已可以幹嘛
!我公主咧,我掌上明珠,你這樣對我?我是你外面撿來的嗎?你還叫我
要吃頭路?」
女學員:「對呀!當然呀!掌上明珠。還叫我賺錢回家?沒賺錢回家就不跟
我講話?什麼意思?」

polo:「為什麼我相信別人沒有給我我要的尊重、價值或者討厭我?我後面
到底是怎樣子的信念?我一個公主,妳叫我去做婢女的工作?我們家那麼
有錢,然後妳叫我賺錢?」
女學員:「我為什麼創造這個實相?」

polo:「妳家多有錢?」
女學員:「沒有啦!只是父親自已有開公司而已呀!」

polo:「我的意思是說妳的感覺是怎樣?」
女學員:「就不敢出去這樣子。」

polo:「這是一種…我在猜啦!可能就是父母親自已成長的經驗會變成他
的教育方式是說,妳自已要懂事一點,妳自已要去幹嘛!然後他帶給子女
的感覺變成說其實你一直在覺得『我是吃軟飯、我是累贅、自已不會工作
、什麼都沒有用,我還要施一口飯給你吃』,可是在他們的觀念是『我們
也是辛苦過來的」,可是他是站在自已害怕墮入那種不好的生活而以另外
一種方式來督促小孩啦!可是他不知道這樣的督促背後傳達的會被小孩理
解成『我就是一個沒路用的人』。我們家如果沒有公司,我看妳出去就餓
死了,可能還講過類似的話,可是他們就很怕沒有能力,就反而建構了一
個沒有能力的兒子或小孩,然後就賴在家裡,賴家王老五。那回到剛妳那
個例子好了,我還擇這樣子的體驗,到底夠了沒?一方面我討厭父母親這
樣子對待我,我都討厭你們啦!你們為什麼都這個樣子看不起我?不接納
我?可是我同時又接受了你對我的暗示,我也相信我不行。然後我就會創
造出我好像也真的沒有什麼能力,賺一賺也沒了。像一個父母親為什麼會
跟小孩子強調不能自私?他雖然的是正面的,可是父母親傳達的概念是什
麼?人是自私的呀!所以妳才不能自私。我們要當好人,我們不能自私,
你傳給小孩子,他會做的不自私,可是他是一直相信人是自私的。那另外
一個是說我雖然很不爽爸媽這樣子對我講,可是我同時也接受了父母親對
我的信念。你一定看我沒有,我很生氣,但是我也相信我沒有。」
女學員:「植入啦!」

polo:「對!就是我雖然我很生氣,可是我是接受的啦!就像我們平常在講
說如果有人罵妳,妳如果當他是瘋子,妳也不會生氣。妳會當成狗吠火車
,對不對?★★可是妳什麼時侯會生氣?妳不爽他講的,可是妳又認同了。
那這認同就被抓出來了,變成妳的信念,我相信我不行,我不得不待在家
裡,我曾經一度要做做看,可是我發現我不行。談到這裡會變成是說跟家
裡一點關係都沒有了,有關係只是它提供給妳這樣子一個體驗的歷程,這
是唯一的關係,但是某一程度妳說服了妳自已妳不行、工作是辛苦的、妳
不可能做妳喜歡做的事情,妳說服了妳自已我是沒有生存能力的。所以雖
然不喜歡待在家裡,可是實相又是待在家裡,因為我寧願待在家裡,人口
這麼多這麼擠,我也不要去外面。因為那個是蠻荒世界,我跟本活不下去
呀!我是如此深信我會活不下去、我會活得不好,而且我也撞壁過。所以
我寧願待在一個臃擠的地球,對不對?人那麼多?我也不要去面對我那個
焦慮跟恐懼。所以重點,情感上雖然妳期待說妳要先認同我、妳要先認同
我、妳要先鼓勵我、妳要先愛護我,對父母親這樣子的期待,可是妳覺得
父母親沒有給妳那樣子,其實是當初的誤解。父母親怎麼會這樣子教妳?
他如果對妳沒有愛,他管妳去死?就算那個教法是錯的,是傳達妳限制性
信念。但他的起心動念是愛妳的,所以就我們流行的一句話,父母親不管
怎樣,他都是愛妳的,可是他講的任何一句話都不能聽。因為他有他的成
長背景、有他的擔心恐懼,他為什麼有他的擔心恐懼?因為妳是他的重要
他人,可是他就是白痴,他就只會講說妳趕快去工作、整天在家是在幹嘛
?妳也不知道我們家這樣,妳跟本連一個工作也沒有,還不快一點?小孩
子接受到的是『我爸爸不愛我。』所以我才會說不管他說妳很差也好、幹
譙也好,他講的每一句話都是愛妳啦!但他講的話都不能聽就對了啦!我
們是要看過那個表相。」
女學員:「他們講的話不能聽,但他們是愛我的。」

polo:「是呀!要不然他們怎不去管隔壁的怎不去找工作?他是白痴嗎?
是愛、是疼惜沒錯,可是智慧沒到那個程度嘛!那另外一個是你也選擇
這樣子的家庭來投胎嘛!你能接受賽斯這樣的論述都是在於你對賽斯觀
念的了解嘛!賽斯的立論基礎是什麼?家庭是你選擇的,是你在創造的
信念。沒有人應該為你的生存環境負責,你是有你選擇的體驗,你可能
沒有覺察而已。但你如果沒有這些觀念,這些的論述就會又變成很沒有
用。所以到最後還是變成一個問題就是,那你要不要相信賽斯講的?其
實你不相信,你也是在相信另外一種嘛!只是你相信另外一種並沒有讓
你比較好過。因為到最後我們有一個基本需求就是我們要比較好過一點
嘛!不管是賺錢也好、談戀愛也好、生活也好,我都是為了要覺得比較
好過一點嘛!如果我現在相信的東西或認為的東西,沒有讓我覺得很舒
服,那我為什麼還要繼續這樣子認為?那我當然選擇另外一種認為、另
一種價值、另一種信念。讓我生活改變或對事件的理解,讓我舒服。所
以到最後很簡單,你要不要把賽斯的觀念,當做一個新的價值觀?那另
外一個細節是『我為什麼相信我自已不能活得好好的?』對妳們來講,
某一個程度是相信自已不能活得好好的,認同自已的無能。然後也變成
是我也很討厭我自已這樣,變成外界也不太接受我,那我話也不能講,
因為怎麼講,好像我父母親這樣講也對,對不對?那我怎麼講得出口?
可是我就覺得不對呀!因為我相信我不行,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
可是那個退而求其次的信念又不是真正可以改變的。因為真正遇到的信
念是我覺得我不行呀!我真的覺得我就這麼相信對了。又氣又覺得被
父母親講的對。可是重點是不是父母親講的對,父母親跟本就在亂講,
他只是在講『我愛妳、我愛你』這樣子,然後你就變成『我很差、我
很差』這樣。我是出不去的。最後就變成我們剛看到的表相,為什麼
天空沒有降下一筆錢下來,讓我可以在外面住?怎麼沒有王子騎著白
馬,這世界怎會這樣?我公主耶!表相上就變成這些東西為什麼不存
在?不是不存在,是妳跟本不相信,是妳相信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
因為父母親對待小孩子的方式,變成小孩子以後看待世界的方式。那
你看待世界的方式、你創造的實相就會變成世界是這樣子對你。妳覺
得妳有能力嗎?妳覺得妳去外面找得到工作嗎?妳覺得妳在外面工作
會很輕鬆嗎?妳覺得妳會有男朋友嗎?妳覺得妳男朋友有了,然後會
很久嗎?我到底是怎看我自已的?雖然表面上妳會講是父母親讓我沒
有信心的。妳要這樣子講也對,可是就會談到那是妳選擇的。這樣的
父母親是我們選擇的啦!★就是一個人可以相信自已可以無能到什麼
程度?那另一方面也是讓父母重新體驗,因為小孩子是怎麼對父母親
報恩的?我們是用忤逆他們的方式來報恩的、賴在家裡呀!沒有希望
呀!嫁不出去呀!然後愈吃愈肥這樣,然後他就愈來愈擔心。然後他
終於會想到說其實好像也不需要這樣子活。所以我剛講說『共業』,
●所以妳們的價值是讓父母親知道他們不可以這樣子對妳,那是他們
的問題,那妳們自已的問題是我到底相信什麼?」

polo:「他們很相信人不能好好生存,對不對?所以要變得訓練自已
非常有能力,能夠生存下來。他們其實也很辛苦,可是他們信念又
會創造實相,因為他們的自我夠強,所以他們可以繼續工作,公司也
好或是有個生存的立足之也。可是當他們子女的自我強度不夠強的時
侯,他們就會發現子女是賴在家裡的。不是子女是真的賴在裡的,而
是你是真的這麼相信的,人是很容易懦弱、很容易不堅強的、很容易
不找工作的,其實他們也不想工作,★因為他看到的妳們就是他要的
呀!可是他覺得他不得不呀!他又基於他愛妳們,所以他得要push妳
們,去罵妳們,因為他白痴嘛!白痴就是他有他們限制性信念跟成長
的經驗,他就是這樣硬撐過來的呀!他們可能也曾經在妳們的狀態過
,可是他們在妳們的狀態的時侯是用一種意志力的方式讓自已撐起來
渡過那個危機,那個危機的渡過變他們成功的陷井,拿來教育小孩子
。可是現在變成是讓他們知道其實不是這個樣子,而是那樣子只是為
了這一連串二三十年來的體驗而已。他得要去肯定這件事情,就是說
我的生存沒有那麼難,或許我們自已曾經經歷過生存很難的這種感受
,可是現在該是改變這種觀念的時侯。那個觀念改變了,他們就不會
以這種角度對待你們,你們就變得更有信心去外面找尋你們要的生活
而不是賴在家裡。」
男學員:「前題之下,你這個自我信念要夠強才可以。」

polo:「不是,我在講的是他們父母親的角度,我不是說要求他們父
母親應該這樣子對待他們哦!」
女學員:「我是不懂成功的陷井是什麼意思?」

polo:「就是我是這樣子變好的。妳的成功的陷井是什麼?就是不斷地
質疑自已啦!因為質疑自已就可以不做了,然後就真的比較好一點點
,那下次妳就用不斷質疑的方式嘛!每個父母親都有他的活下來的一
種經驗嘛!可是那種經驗如果是基於負面的,而是基於自已一種堅強
意志力的渡過的,它也會變成一種成功的陷井,變成事情一定要這樣
做才可以。★因為,你們從來不覺得父母親愛你,可是你要知道每一
句話從他的身上講出來都是愛你的啦!可是就跟你說,笨蛋而已呀!
可是笨蛋也有愛心吧?他是用他畢生的成功經驗,雖然是成功的陷井。
就像妳在教小孩。」
女學員:「教小孩很難呀!」

polo:「就不用教,想打就打,想罵就罵。真的呀!我們是來當這個小孩
子的父母,不是來當理想的父母。一方面覺得父母親不愛自已,才會這
樣子對自已,可是你錯了,任何一種效果都是建設性的,你如果覺得他
跟你都沒有什麼互動,才叫做沒有愛咧!因為那個愛要從來拿回來,感
受到,甚至在跟朋友講,我爸媽都這樣對我講話,你看他們有愛我嗎?
你朋友就說:『沒有呀!』對呀!那大家就一起罵這樣。可是你為什麼
會遇到那種朋友?因為你們的信念一樣呀!因為某一個程度,如果你過
得不好,然後你又跟誰在一起,你應該離開那個人,因為他大概也是那
樣啦!而且會一直真實下去,我們的困境也會變得愈講愈真。重點是你
如果要改變,要從信念著手。」
女學員:「他們有改變,要不然也不會來這裡。」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