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高雄篇05 通靈與非物質實相的一瞥

JACK 430.jpg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polo:「希望有一種民俗的角度,在賽斯資料的觀念裡面是怎麼
理解這個現象的?聞到檀香,看到桌子在動,那到底這怎麼看
?就我們學的賽斯來講,一個部分是它還是實相,而且它是你
感知到的實相,非物質實相但在物質實相展現的被你感知的實
相嘛!所以可以怎麼理解?」

女學員:「當你有感覺到那種意象的時侯,那是另外一種實相說
服自已那是真的是有的。」

polo:「另外一個部分,我會從賽斯的觀念來講,我們看到憑空
出現的現象或沒有物理現象可以解釋的那種現象,它基本上是我
們一個對於感知的轉譯,我之前提到過我不是有一個美國朋友嗎?
然後打電話給我,講到一半就說他聞到肉粽的味道,我們這邊沒
有,他那邊也不可能有。雖然跟死亡沒有關,但現象基本上是類
似的,那另外一個是物質實相跟夢實相的轉譯,你曾經早上快醒
來之前,然後你在夢裡面發生一個吵鬧事件,然後你醒過來就發
現鬧鐘正在叫,懂意思嗎?
女學員:「懂。」

polo:「其實是同一件事情。每一件事情有一個跨越各個實相的
本體、本質,各是在各個不同的次元裡面,它呈現的現象是不
一樣的。那跟我們人也是,我們每個人本體侵入到每個次元展
現的方式也不一樣,在物質實相的次元是以身體的方式,那如
果我們借用極樂世界,呈現的第一個現象是蓮花嘛!極樂世界
不是溼生也不是胎生,是蓮花生。那從這個角度來看所謂的檀香
、所謂的聽到梵音,所謂聽到某一種現象而別人沒有看到的,或
是別人有看到也OK啦!至於有很多人一起念就會說大家都聞到檀香
,所以為什麼會聞到檀香?你以象徵性來替代它的東西,比如說
覺得很愉悅,覺得很好,覺得一件事情很圓滿,可是那個東西並
不存在物質實相呀!可是它轉譯到物質實相要變成什麼?變成在
你學習過的知識裡面的一種轉訪必需被用出來嘛!或者你的文化
給你的概念,那在依照你自已比較熟悉的感知…」
女學員:「那意思就是?」

polo:「好,妳說。」
女學員:「那意思就是我聞到那個檀香,事實上是我有感知到?」

polo:「或者妳覺得舒服了…我不知道什麼事情,應該這樣推回來
,妳認為檀香是什麼?推回去到妳的抽象的概念。那另外一種就會
說沒有東西,就是一陣能量,有的人會這樣描述。那有些人沒有能
量的概念,他也不相信能量的概念,可是他有他相信的狀態去呈現
那個美好的東西或是怎樣。」
女學員:「是我們的文化可能會覺得說聞到檀香的味道,就是佛祖
來了。」

polo:「聞到大便的味道就是?」
女學員:「之前在搬家的時侯,要搬那個神明,我婆婆就說她們也
有聞到那個檀香的味道,她們就說那個媽祖多麼的靈驗,其實我就
知道說她們所謂的靈驗,聞到檀香就是神來了。」

polo:「那這牽扯到二個部分,一個是剛我們講說妳姊姊好像快好了
,那個部分有一個部分是國王的新衣。那另外一個是第一個建構的
人會影響到第二個建構的人,所以第一個人說國王有新衣,賽斯就
跳出來說國王沒有穿衣服。有二個部分,一個是我剛講的,她可能
真的感受到很好的感覺,然後轉化成在物質實相聲音或者味道來呈
現,那第二個部分是我們很希望有,而是一種想像的建構。那第一
個開始建構了,第二個也會覺得國王的衣服好漂亮,太常有太多人
希望是這種現象的產生啦!集體的想像然後突破了賽斯常講的思相
形衝破了物質實相的界線形成一個實質的事件,因著需要而來。
它本身,我會這樣子去理解,它是一個一種心靈狀態的轉譯。」



polo:「賽斯在講說有同樣信念的人就會聚集在一起嘛!可是你要
改變信念也有點困難,他很容易把你拉回來,因為那邊的人就不
會認同你嘛!可是最終還是一樣嘛!是那個人為主要的決定者,
所以就變得你講的不相信或有點懷疑了,懷疑這樣的理解方式,
如果不以對不對或騙人的來講,就是說這樣的解釋方式好像不夠
,對我理解來講不夠。我們現在已經對那一套童話式的、對宇宙
的理解、對生命的理解已經不夠用了啦!其實我們需要一個更深
的東西。」
女學員:「就是沒有辦法滿足我們的胃口了啦!」

polo:「對呀!就常我在比喻的妳又不是那種沒讀書的老阿嬤,
想要念阿彌佛陀就好了,妳不會想要這樣。妳要學佛,妳大概
就不會停在那邊,或許那個對他們來講也是必要的,可是你會
想要知道更多的佛理。對妳來講,對大部分的來講,其實也很
難停留在那裡,因為那個講法等於太簡單,或者太死了。」


polo:「其實妳是相信不好的,但不想看不好的,那以不好為動
力,簡單講妳以貧窮為動力,想要去賺錢啦!可是最後就是六三
三就變三六六嘛!就變成這樣子呀!」
女學員:「可是現在呢?」

polo:「經由我上次觀察嘉義民進黨的場子,應該還有得拼。」
女學員:「是哦!」

polo:「應該會連任。」
女學員:「那是一種直覺啦!」

polo:「講一個好笑的,我不知道有沒有講過,就是有一個親戚
就好像胸部有硬塊嘛!做例行檢查,那就已經很久,那我們就
在想說會不會有癌症還是怎樣?我就跟世芸講說以她的個性來
講應該會得啦!可是以這個大家族來看,我們家族沒有那麼幸
運會有一個人得癌症。因為得癌症會引起一些變化的啦!我就
說我們沒有那麼幸運,有成長的空間,所以我相信應該是沒事
,那後來就沒事。妳懂意思嗎?也是一個直覺的感覺,透過那
個各個不同的角度去投射出那個實相,大概會產生什麼?那我
就相信我們這個家族沒有那麼幸運會有一個得癌症的人。」
女學員:「我們在股票市場比較敏感,就會稍微去聊一下那個投
資人的心態,我發覺給我一個感覺應該就是八成。」

polo:「一樣,這個也像我們中午在講算命,他是以現在為基礎
嘛!反正還有八九十天呀!如果中間有什麼變化,或者你稍微
去看場子,如果你會罵說媽的!那個團體在辦那個活動,都塞
的不能走!那個就可能有機會變了。」
女學員:「還沒有想到要去看場子。」

polo:「或者平常的你,那個氣勢有沒有起來。像很多人會覺得蔡
英文和蘇嘉全太年輕了,撐不起那個帝王之勢。延伸來講很多人會
看面向或看什麼,其實有個程度的評估。」
女學員:「然後一個農舍又闖進來。」

polo:「回到講那個天災祈求的部分,ok啦!但它不是那種派別
能力的展現,我提到合一,他們講的好像是那種感覺。」
男學員:「那時侯日本那邊,他們也有祈求。」

polo:「什麼輻射把它封住呀!其實跟你講的那個道教也差不多。」
女學員:「就壓抑了?」

polo:「他們就講的是他們出心力,然後也教大家要冥想核電廠,頭
殼壞掉!冥想核電廠,好像不太對!」
女學員:「要不然要冥想什麼?」

polo:「啊災!我對這種行動沒有什麼興趣。妳們覺得如果要解決
這件事情要什麼?其實一樣,還是回到我們每個個人呀!」
女學員:「那你就過自已的生活就好了呀!你想那些幹嘛?」

polo:「對嘛!是不是如果要做一個宣傳活動應該是這樣子,而
不是來哦!來哦!我們來做什麼!其實還是在累積資源啦!某
一個程度來講,那妳說賽斯村,也是啦!但是賽斯村的那個活
動,聚人氣,那大家好像也會覺得基金會怎麼好像專門在治病?
的那個部分會比較強?對不對?那也無可以厚非,那也是一個
方向,只是大家會看到說好像是那個方向比較強,到後來我會
發現所有的機構都辦一樣的東西,可是那個理念會慢慢退,或
者說在辦活動裡面穿插。有一次在嘉義去看天理教,我就問嘉
義這邊你們有在受理或是上課?他就說沒有了,現在全台灣上
讀書會的人太少了,那他們就變成初一或十五做禮拜這樣子,
就是剩下形式,也不教了。那你會看不管新興的創價學會也好
,或者是什麼有的沒的一些團體呀!到最後他們會變成創造出
一種實相是光道理的傳述是不行的!要變成透過寓教於樂,要
演唱會、要辦活動、要舉辦園遊會,有的沒有就很多,可是到
後來其實資源都粍在這裡。」
女學員:「對呀!好無聊。」

polo:「那個感覺就像你到九份、到奮起湖,到那個觀光景點賣
的紀念品都一樣,可是那個氛圍是在的,還是會有一點他們的特
質,可是就變成不是專門的深入。一個好處是它用一種氛圍去感
染你,只是久而久之就會變成什麼?原始佛教的概念不見了。」
女學員:「忘了我是誰?」

polo:「大家就變成拿著雞腿唱歌嘛!這些也沒什麼不好啦!就
只是說變成大家都一樣,到某種程度又變成搶食所謂的市場大餅
,從佛教來講,四大山頭,其實都在搶呀!」
女學員:「就開始找會員,就是又建立一個架構做委員呀!要收
功德款呀!」

polo:「某一個程度組織它變得是組織集合了眾人的意識而調整
到那個方向啦!所以應該成立那種所謂賽斯學會,對不對?」
女學員:「對!」

polo:「就是心理學有很多學派,他們其實用學術的方式在…
那種東西,學術就不會去辦卡啦ok嘛!也不會演什麼賽斯眾生
。」
女學員:「學會也是會啦!」

polo:「比較少,因為他也沒有那麼…我大概只是比喻從那個方向
應該是回歸個人去談,而不是弄一個什麼東西,因為那個部分就
對你們有用而已啦!那個部分就回到我在建國黨的時侯,我有時
侯上課會講到,我們就是牧師跟牧師傳道。」
女學員:「有一支股票叫建國耶!」

polo:「有,我有買。它就會變成是這樣子而不是像賽斯講回到
每個人身上去做腳踏實地的改變。因為到最後會變成說去那邊才
可以,做那個才可以。到最後會變成跟天理教一樣,它還是有個
理在那邊,可是不被強調了.初一十五拜拜,吃免錢的要跟我們
講,我們也想去吃看看。我們是站在一個比較嚴格的角度,不然
辦這個也沒什麼不好,吃吃喝喝,促進社會和諧。」
女學員:「偶爾也不錯。」

polo:「總比那種去打家劫舍,神明對幹,什麼也沒做到,腳就
斷掉,腳就在痛。就從社會的角度是好的啦!那政府也會希望你
多辦這些嘛!其實創價學會跟日蓮正宗,他們的關係就是一個很
好的例子啦!就是日蓮正宗就會堅持他們本來的東西,創價學會
開始變了。」
男學員:「創價學會跟日蓮正宗不一樣。」
女學員:「真的嘛?」

polo:「不一樣呀!你回去查看看,本來是一樣的。」
女學員:「是這樣哦?」

polo:「後來創價學會就被逐出,可是他們勢力太大了,大到
全世界是創價學會比日蓮正宗更有名。他們資源也更多。變成
是日蓮正宗他們是有和尚,創價學會是沒有的。本來他們是護
法,外圍團體。」
女學員:「就像機器人一樣,他們要自立。」

polo:「它也是變成一個團體的必然嘛!一個地方賣雞肉飯的地
方多了,就有各種各式的雞肉飯。米粉變多了,就有人覺得這樣
比較好,那樣比較怎樣?你們講那麼久,你們是幾個人?我們辦
一個演唱會就多少人了!妳要從佛教的角度來講也可以,就是說
根器不同。我們有不同的東西讓那個東西來接受。」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