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高雄篇04 靈魂的選擇

好蝦 (56).jpg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polo:「對這個價錢的感覺覺得怎麼樣?」
女學員:「就是這麼貴一定有它的質感,這麼貴一定會帶來一個美感。」

polo:「不過聽起來是不屑啦!是屑還是不屑?」
女學員:「當然是屑。」

polo:「說說看呀!怎樣屑?比如說一百個人上課嘛!人家就有那個法度嘛!或是那個時侯就用這個樣子嘛!也有那樣的人認同,巴菲特有那
個價值,那妳會不會去?那會去的人是怎樣?妳定這個價錢的人是想什麼?那妳就吸引那樣的人來,價錢只是吸引一個相對性的認同的人這樣
子而已,當然另外有一個部分是說比如說許醫師訂一場演講要進去的人要一萬,有人要進去嗎?」
女學員:「有呀!」

polo:「但是可能就不會那麼多人了。」
女學員:「一定不會那麼多人。」

polo:「有些課就算只收一二百還是沒有人,對不對?有人啦!但人不是很多。」
男學員:「有的人就是收一萬才要去,因為人比較少。」

polo:「如果妳在非常熱戀的時侯,不小心咖啡加了梅子這樣,以後妳吃咖啡就會覺得加梅子是件好事,對妳來講已經不是頭腦的認同跟認定
而已,它已經變妳好像是生理的一部分,所以那個區別在嗎?牛排一百塊跟一千塊?」
女學員:「口感上有區別。」

polo:「可是那個口感上的區別到底是怎樣?當然有部分是市場機制嘛!對不對?夜市現在多了厚片牛排一百三,一個部分是市場的機制就是
這樣子,那另一個部分就是剛我們這樣講的,那個口感上的差別就跟大部分的人喜歡吃、吃得出來的差別,到底是實質事件還是心靈事件?」
女學員:「實質性事件。」

polo:「那我剛剛講的那個部分呢?口感上想吃淡菜,還是在妳那種認同之下,變成實質上喜歡吃?」
女學員:「那是一種認定吧?」

polo:「好,那為什麼好吃的牛排口感,它不是認定的?」
女學員:「個人的認定嗎?」

polo:「對呀!」
女學員:「有些人他吃什麼,他都覺得ok呀!沒什麼感覺。」

polo:「對呀!」
女學員:「這關係到專注,有些人就專注在這塊。」

polo:「牛排就牛排,吃到一千的?上課就上課,還要上到一萬二的?瑜珈三天一千二的也有呀!」
女學員:「這個就是一種好奇。」

polo:「嗯。」
女學員:「這個牽扯到妳看萬物都有一個好奇心,這樣人生不是就比較會有新鮮感嗎?就比較有活力呀!」

polo:「其實我們有意無意也受影響了啦!比如說一開始流行所謂的什麼豬?」
女學員:「松板豬」

polo:「松板豬,對不對?大概五年前吧!可是現在變成一般平民也變得知道松板豬了,可是在這之前已經渲染了五年了。研究一個藥物有沒
有效,是怎麼來的?一般來講,美國FDA如何知道你真正合乎研究程度,它的療效達到百分三十以上?因為三十以下就是安慰劑效應可以達到
的效應,研究的對象與物品,它的因果關係到底是誰建立的?那藥會有效,對我們一般人會有效,是真的藥有效?還是我們認為它有效,才變
得有效?」
女學員:「我覺得那個有效是大家覺得有效,我就覺得有效。「

polo:「因為在身心靈的觀點,其實是你相信它有效。但是那個相信已經變成生理的了,就像我剛在講的,我對吃淡菜的認同它已經變成是生
理的認同了,所以淡菜就是很好吃。」
女學員:「不新鮮的也覺得好…」

polo:「妳就忘記了到底是戀愛的時侯好吃,還是…」
女學員:「有戀愛的感覺。」


polo:「可能是吧!或是吃巧克力。那…藥品呢?它其實某個程度也變成我們的認同,賽斯的講法是你的信念甚至都會寫在你的DNA裡面啦!
不過當妳講說拿身體去做驗證,我這次反覆發燒的體驗就是我拿我的身體去撞物質實相就對了,其實是我一直想要從那個部分跳出來就對了
,但是還跳不出來呀!你可以不吃藥跟你跳出來是兩件事情嘛!不吃藥只是一個選擇而已。最近以來我更想要的是從這個狀況去跳脫的,所以
每次生病出現的意象是就像我剛剛講的拿自已的身體去撞物質實相的牆壁這樣,試圖撞出一個隱形的身體這樣,那只是說在這個過程讓我去發
現說,其實我還在受影響而已啦!你雖然不吃藥,可是你會知道好像吃了藥還是有用這樣,或是比較舒緩。好,可是我這一次吃了,就失效這
樣,就沒有用了,那沒有用,其實我是高興。對我來講我是比較喜悅的,我就不用再試了。可能更早以前會覺得有用。就是在經驗裡面我會知
道還是有用,那我這一次也做同樣的嘗試,喉嚨痛的要死,然後又反覆發燒,我就會想說應該有用,就是以前我會知道我的身體還是會對藥物
有反應嘛!然後這一次其實就會覺得沒有反應嘛!」
女學員:「你不想相信,可是你還是有吃。」

polo:「在吃藥之前,以我的經驗來講,我認為我還是相信我的身體是會對藥物起反應的啦!可是沒有啦!就變成這一次就變得沒有反應。」
女學員:「你要擺脫那個反應,那個有效的反應。」

polo:「對呀!我不是刻意要擺脫啦!我只是發現了沒有反應。」
女學員:「那該慶幸它還好沒有反應?」

polo:「我不是慶幸,而是我知道了,比如說以前我們一直以來是相信藥是會有用的那個作用已經減輕了。」
女學員:「我一直以來都會相信那個藥是會有副作用,所以一直以來我都會相信要靠自我療癒的那種信念去療癒那個身體。」

polo:「如果沒有副作用呢?」
女學員:「我倒是沒有想過這個。」

polo:「因為她提的副作用,其實那個不是相信,妳是知道有用的,只是它有副作用,所以不去採取嘛!」
女學員:「可能啦!可是我更大一個信念就是我相信身體一定有它自我療癒的功能,所以你要去相信自已的身體,如果沒有效的時侯,最後一
個程度才是吃藥。要不然就是相信它的一個自我的運轉。」

polo:「其實對大部分的人來講,學習身心靈的一個過程是一樣的,妳會相信身體有自我療癒的過程,妳也在不管是身體上或認知上也相信
其實藥是有用的,妳相信自我的癒癒跟妳相信藥會有用,其實它是並存的。只是對我來講,這次的經歷告訴我已經沒有那麼並存了,因為我
本來覺得應該是會有用的啦!當然只是我自已的喉嚨受不了或怎樣,其實我是高興說有吃沒吃都一樣,那更確定的是我就不用再去嘗試那個
東西了啦!」
女學員:「就是平常的話就可以靠自我的調養。」

polo:「就是妳也沒有辦法不靠自已了,妳已經變成那個藥對身體上的有反應變成沒有反應了啦!」
男學員:「像我現在就沒有在吃藥,有時侯我會用一些信念、想像,有沒有效一看就可以看得到,用信念想它會好,可是看到卻沒有好。」

polo:「這部分比較簡單,沒有我們剛剛講的複雜,那我的病就是沒有好而已,就是單純回到一個我問題並沒有解決,我的信念並沒有如我想
像的那麼堅固嘛!那第二個部分,我之前提過的,在一個療癒的過程,如果還沒有好,那你在那個還沒有好的現象裡面,你要產生什麼樣的信
念?它是在好的過程裡面還是我相信的是沒有用的?還是同樣的例子,你相信和平,可是打了一百年還是戰爭,那你要相信什麼?其實還是在
於你要什麼結果嘛!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可是這個和平並沒有到來,但是我不會因為打了五十年、打了一百年就放棄我相信和平會到來呀!
比如說英法百年戰爭,你怎辦?從你的阿公的阿公就跟你講說從一百年前我們就一直打,打到現在都沒有停過。中華民國才一百年,然後它
一直打,一定會有一群人,他們覺得沒望了,世界就這樣打下去。但是也有一群人相信和平會到來嘛!當然從歷史的脈絡我們會知道到最後
他們就沒有打了嘛!就打完了。那只是說在這十年的時侯、五十年的時侯甚至九十九年的時侯,你想怎麼想?有的人可能在十年的時侯、九
十九年的時侯就覺得沒望了,這生活這麼難過,我們全家自殺好了,較省事,有呀!所以其實是在那個點上,不管你的生命、戰爭,重點是
你要不要變好?你要不要有和平的時刻到來?那如果要,你就接受,對!我現在還是創造有戰爭的現象嘛!但我也在自我覺察到底怎麼了嘛!
★真正的相信是不會消失的啦!不然你只是在試驗它嘛!對不對?我在試驗我的相信有沒有效果這樣子,反過來你就會發現其實你不是在相
信,你是在懷疑。」
男學員:「可是什麼叫真正相信?」

polo:「就是死都不會變呀!」
女學員:「持續相信。」

polo:「那個相信我們談過,我就是知道是這樣,比如說你對這個房間出口的相信,我看你這輩子都不會從這邊出去嘛!對不對?你一定知道
就是這樣,那是講都不用講的相信,如果有一天我一直跟你講沒有,出口在那邊,出口在那邊,你也不可能從那邊出去嘛!即使你一時還出
不去,但是你還是會知道出口在那裡,所以變成是我如果出不去就說沒有,出口應該不是在那裡,所以變成是其實你沒有那麼相信出口是在
那裡的。」
男學員:「是有一些懷疑或想試探這可能性。」

polo:「所以當那歷程中間的時侯,你會說我相信,可是卻沒有,好,你可以這樣子質疑,那接下來你想幹嘛?更重要的是你接下來要的實
相,你現在遇到這樣的情形,你想怎樣?我就要相信不會好了?我就不用處理這個東西。那等到有一天心血來潮,又來做一下。什麼叫畢其
功於一役?你畢其功於一役然後再而衰、三而竭啦!那賽斯就講說,即便有一個部分它會變成你人格結構的一部分,意思是你就把它當成你
正常的一部分,那通常在這個時侯就更難處理,通常是在它成為人格結構的一部分時,你就處理掉了。」
女學員:「可是它也是一種出口嗎?疾病。」

polo:「可是那個出口後來就變成黏在那邊了,變做一個常態了。你本來在發病的初期還是怎樣,它可能對你來講是一個特殊的狀況,可是久
了就變成就是這樣子了。我的潛意識或內在,我已經接受它成為我的一部分了。那是它認同你為你自已的部分,你是那麼相信那個部分是你
,所以你就黏在那邊,因為不是那個就不是我了。所以你是這樣子看你自已的,有時侯我們會討論說其實你不用說你是癌友,但是它不是單
純的嘴巴上講過來而已啦!或者我是一個受傷的人,我是個怎樣的人,其實不只是生理上的狀況,自我描述也是呀!那最後就會變成我常講
的說,你說了算呀!你說你是怎樣的人,那你就是怎樣的人呀!那就是你自我認為的一部分嘛!我是一個沒有工作的人,我是一個受傷的人
,我是一個得癌症的人,我是一個從小怎樣的人,我是一個重男輕女家庭長大的人…當一個狀況沒有去處理,然後它變成你的生活架構的一
部分的時侯,它會變得更難處理,因為簡單講,妳就是熟悉了。妳知道那個是非常態或病態的,可是好像那個東西沒有發生,就沒有辦法
維持。所以我們是用疾病或狀況來維持一個生活的平衡嘛!」
女學員:「我不是我的思想、我的情緒,我就是我。」

polo:「其實它的重點是告訴妳說妳可以不是妳的思想,因為妳認為這樣,它就會變成這樣。所以從這個角度,妳就是妳的思想,對不對?
賽斯的講法是說,你是比你的思想更大的,他在講你有餘裕可以改變,我不是只能這樣子認為『我就是一個可憐的人、我就是一個被拋棄
的人』的想像自我描述,它不是真的,可是它會變成你感知的真實啦!而那個感知的真實如果不是你要的,你是可以想成那樣啦!但是你
也可以想成其它的。重點是在這邊,我可以想成其它的。那我也沒有否認我想成我曾經過的那種不好的狀態是不存在的,那只是我想的一
個可能的實相,那我現在要對準其它的想法了。所以我們改變並不是去否認那個狀態的存在。」


polo:「妳用什麼態度回應他的東西,其實變成妳這件事情…簡單講…認真了,對這件事情好像變得太專注了。變的比較不能用輕鬆的態
度來回應這件事情,妳不在意課程、不在意成績,可是妳在意他有沒有被罰寫呀!那就不要寫呀!他如果不想寫,妳為什麼要幫他寫?
所以妳怕,對不對?是妳自已。」
女學員:「我哥會因為考不好,然後不敢把成績拿出來,偷偷去改印章,被打。然後我都是丙,爸爸媽媽還會說怎麼這麼愛吃餅?」

polo:「可是如果她被打了,就不會是這樣子了,一個部分是我們看到的現象,一個是當事人她怎轉化或去理解那件事。」
女學員:「我後來成績也自已轉好的,也不是我特別努力,它就好了呀!就好像有一個什麼就開竅了。」

其他女學員:「國中的時侯?」
女學員:「小學三年級就突然開竅了。小時侯反而不會太會用擔憂去看事情,長大之後反而會憂鬱這個、恐慌這個,然後就覺得這個不如人,
那個怎樣,可能跟自已的家道中落也有關係。」

polo:「沒有準備好,事情也不會發生啦!那個準備好的意思不是說妳好像都預備好了,有一筆錢可以應付這個事情,不是!而是妳準備好在
那個時侯感覺那個最慘烈,或者在那個時侯的刺激是最適當的,家庭的狀況、父母親的選擇不就是我們在《靈魂永生》裡面談的,它其實都
有一個事先的協調,大概我就是這樣子,其實沒有那一個人去逼妳做那個人的小孩,進入那種家庭嘛!在靈魂的層面是想試試這個樣的選擇
跟體驗看看,那有一個靈魂下輩子的計畫書嘛!簡單講嘛!我可能在那個時侯遇見什麼事情,我就可以怎麼反應?或是我會產生什麼樣的經
驗跟感覺?它也是一個藍圖的假設嘛!在那個似懂非懂,體驗的東西才會到位,那個是我們講的準備好了。不是都預備好,然後你都不會有
感覺才叫準備好,那個是我們一般在處理事情的準備好。那在靈魂的準備好、內在的準備好是指那個時間點、那個情境的發生是我要的那個
體驗。那個點就是剛剛好就對了。我也知道我會在那個時侯產生那樣的感覺,我不會讓自已在更大的時侯或更小的時侯來面臨這件事情,我
一定要在那個似懂非懂的年紀來面臨這件事情,這是我的設計。冥冥之中,他們也會配合,是在她的年紀時才會這樣,不會更大或更早。對
自我來講,我都沒有準備,就家道中落了。我都沒有準備就出車禍了,我都沒有準備就被湯燙到了。那個準備是在這裡,不然整個設計就是
添忙的啦!」
女學員:「那大家就真的是配合好好的。」

polo:「妳沒有辦法從自我不喜悅的角度去理解一個事情是我創造的,是我要的,又不是吃飽太閒。就改作業來講,妳的痛苦妳不要把學生
也拉下去呀!妳不要表示妳做得很辛苦,那這件事就是對的。我們賽斯在講做的辛苦不一定是對的,這麼辛苦損失妳自已就好像一定會對我
好,不盡然。」
女學員:「對呀!」

polo:「光只是講命,而沒有背後的理解,其實那個感覺不會太到位。」
女學員:「到位了之後,人生就是幸福和美滿。」

polo:「還是不要中落比較好?」
女學員:「對呀!」

polo:「可是沒有中落,妳個性也不會變呀!妳個性不變就不會有另外一種生活啦!妳就會同一個生活活到底啦!就像我們上次在講說妳主要的核心信念沒有變,妳的生活不管多長就是一生的體驗,可是如果妳變了,那就是兩生的體驗。在一生裡面有兩生的體驗,當然這是一個形容
,妳賺比較多啦!某一個程度也是靈魂覺得這樣十六七年也夠。」
女學員:「功課不好,也沒什麼不好呀!」

polo:「是沒什麼不好,我們只是講妳霸道的那個部分。」
女學員:「你上次說那個不是霸道。」

polo:「沒有,就只是在講那個部分。」
女學員:「意識的轉移啦!」

polo:「好,講講看,當做結論。」
女學員:「就是你想變,你就相信你會變。」

polo:「其實不是了解而是感覺到那個相信就是這樣。不然這句話也沒有什麼威力。我終於有一種比較感覺到位的相信了,其實就是妳要怎樣就怎樣了。可是那個感覺沒有到位的話,說這句話就沒有什麼力道。說了解到不如說我真的相信這樣子了。如果妳真的相信了,門就從這裡
出去,妳想怎樣就怎樣,所以不是表面的語言而是後面的體驗,好,那希望大家可以想怎樣就怎樣。」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