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種內在感官詳解

18-足印背景.jpg  
2015-02-06 賽斯說
賽斯早在一九六四年二月的課上,就開始列出“內在感官”的名稱與其解釋,我們仍在學習如何加以運用。我照他所列的次序,由他的描述中摘錄一、二。
一 內在振動性觸覺(Inner Vibrational Touch)
“把「內在感官」設想為通向內在實相的途徑。第一種感官涉及一種直接性的知覺──通過我只能描述為「內在振動性觸覺」而得到的即時認知。想像一個人站在一條有房屋、草坪、樹木的典型街道上。這感官能讓他感受到在他四周每一棵樹的基本感覺。他的意識會擴展到包容了「作為一棵樹」的體驗──任何一棵樹或所有的樹。在他注意力的範圍內,他會體驗到任何他選擇成為的事物──人、昆蟲、草葉──的感覺。他並不會喪失關於自己是誰的意識,但能感知這些感覺,就有點像你現在感覺冷熱那樣。”
這感覺相當像「心領神會」,但生動得多。(賽斯說我們現在不能體驗到這些內在感官的全部強度,因為我們的神經系統無法應付這麼強烈的刺激。)很難將這種經驗歸類,但我想在下例中我是在用「內在振動性觸覺」。
有天晚上比爾和蓓來訪時,一位鄰居也來串門子。波麗是個頗情緒化的年輕女人,她問我能否「接收到」關於她的任何印象。我說我累了而予以婉拒。事實上我感到她是處於不舒服的「亢奮狀態」,而我不想捲入其中。顯然我被好奇心打敗了。我切換到「內在感官」以找出到底出了什麼毛病──但是我並沒有意識到我在這麼做。(在使用「內在感官」時,就像用任何其他東西一樣,我們必須學會「慎思明辨」。)
我幾乎立刻看到她在一九五○年還是少女時的模樣。她躺在醫院病床上,正在產前陣痛。在我的客廳裡我都能感覺到那陣痛。這體驗格外生動,痛也很真實。我看到一位較年老的女人和一個青年在病房裡,我能夠描述出他們。波麗證實他們為她的前夫和前夫之母,但否認她有孩子,雖然她說有個女友在同一年生了個私生女。
一開始那陣痛嚇著了我,因而我只是不加思索地說出在發生的事,我並不想讓波麗難堪。後來我自覺很傻,很生自己的氣,猜想陣痛這事只是某種潛意識的戲劇化。兩年後波麗搬到另一個城去了,在她走前,她告訴我那確有其事,那孩子是她自己的。我對病房的描述也與她的病房相符。自然她不想任何人知道孩子的事,那孩子已被領養(反正不關我的事)。她來看我們的那晚,因為多年來她第一次接到孩子父親的信,她一直在憂思孩子誕生的事。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接收到」這件事,在這個案例裡我用了內在振動性觸覺來察覺她的感覺。
但一般而言,這第一種「內在感官」可能極具價值,它能導致經驗的擴展、更深的理解和同情。練習使用它,你能感覺任何生物的活潑潑的情緒成分,對它的活力感到歡喜。它不會減損個人性,也不意味著心靈的侵略。我們不要做心靈的窺視者,但應只用這些能力去幫助別人,或像用我們的肌肉和骨骼一樣快樂地用它。意圖是很重要的,但我不信你能在任何基本方面誤用這些官能;如果你沒準備好,尚不能好好地利用它們,你自己的人格會注意根本不讓你有意識地利用它。
二 心理時間(Psychological Time)
“「心理時間」是一個天然通道,意在提供一條從內在世界到外在世界,再返回來的簡易通路。雖然你沒有這樣用它,「心理時間」本來使人能相當安逸地生活在內在與外在世界裡……在你運用它有所進境時,當你意識清醒時你也能在其架構內休息。它使你的正常時間更持久了。從它的架構你可以看出物質時間與你以前所認為的內在時間一樣如夢似幻。你會發現你的全我在同時向內又向外窺視,你就明白所有的分界都是幻覺。”
事實上,練習應用「心理時間」會導致別的「內在感官」的發展。在「心──時」──姑且名之──你只是將你注意力的焦點轉向內。你獨自安靜地坐著或躺著,閉上雙眼,假裝在你內有一個與物質世界一樣生動真實的世界。關閉你的肉體感官。如果你想要的話,你可以想像肉體感官有一個刻度盤,你把它們一一關上,然後想像「內在感官」有另一套刻度盤,想像你把它們打開。這是一種開始的方法。
不然,你也可以就只安靜地躺著,集中注意力在一面黑幕上,直到形象或光出現其上。在你摒除了外界分散你注意力的事物後,可能腦海中馬上會浮現你的憂慮和日常瑣事,不要專注於那些事。如果這些念頭真的佔據了最受注意的地位,那你還沒準備好,不能向前進行。首先你必須擺脫日常瑣事和憂慮。
既然我們一心不能二用,你可以再次將注意力集中於黑幕上,或集中於任何一個想像的影像──這會消除掉討厭的憂慮。或者你可以假想這些憂慮有其面目,然後「目送」這些影像消失。
在某一刻你會感到很警覺很清醒,但非常輕飄飄。在你腦海中你可能看到明亮的光,或聽到聲音,其中有些可能是心電感應或千里眼的訊息;有些則只是潛意識的畫面。當你繼續練習,你會學會分辨它們。
當你繼續練習下去,你漸漸會感覺到與我們所知的時間分開了。你可能有各種的主觀經驗,從第六感的插曲到獲得靈感和指引的簡單片段。例如,在「心──時」中,有時我有出體的旅行。這種感官導致精力的恢復、放鬆、平靜的感覺,它可以為不同的目的用在許多地方。我的學生現在大半擅於應用這種感官,並用它作為其他經驗的前導。
三 知覺過去、現在與未來(Perception of Pass, Present, and Future)
“如果你記得我們那個假想的男人,你便記得我說他站在一條街上,通過第一種『內在感官』,他感覺到所有在他範圍內的每個生物的一元化本質。用這第三種感官則會擴展這經驗。如果他選擇如此做,他會同時也感覺到在他範圍內每個生物過去與未來的本質。”
  
記住,按照賽斯的說法,“全我”經常在用這些“內在感官”。由於過去、現在和未來並沒有基本的實相,這個感官允許我們看穿表面上的時間屏障。我們看到了事情的真相。任何預感都需要運用這種內在感官。當我們在做心理時間的練習時,常常自發利用這個感官。
四 概念的感官(The Conceptual Sense)
  
“第四種『內在感官』牽涉到對一個概念的直接認知,遠遠超過理性的角度。它涉及對概念的完全體驗。概念有我們所謂電與化學的成分(就像思想一樣),意識的分子和離子轉換成概念(的分子離子),然後被我們直接體驗。除非你能變成某個生物,你才能真正地瞭解、欣賞它。
  
“你用『心理時間』﹝作為起點﹞是得以接近一個念頭的最好辦法。坐在安靜的房間裡,當一個念頭來了,不要以理智去玩味它,卻以直覺接納它。不要害怕身體上的陌生感覺。如此練習,你將發現你能在某個限度內『變成』那個念頭。你會在它裡面,向外看──而非向內看。
  
“像我現在所說的概念超越了你們對時間和空間的觀念。如果你能熟練使用第三種『內在感官』﹝知覺過去、現在與未來﹞,而認知差不多自動發生的時候,那麼你就能更自由地使用這個概念感官。任何一個真實的概念都起源於你們的偽裝系統之外,並超越這系統繼續發展。除非你以這種方式使用『內在感官』,否則,不論一個概念有多簡單,你只能得到模糊的理解。”
  
我相信在第十七章所述的經歷中,當房間裡的每樣東西似乎都長大到可怕的尺寸時,我就是用這種感官體驗到無法用文字適當形容的一個概念。
五 認識可知的本質(Cognition of Knowledgeable Essence)
   
“記住,這些『內在感官』是整體運作的,彼此合作無間,在某種程度上,它們之間的界限是我武斷設定的。這第五種感官與第四種﹝概念感官﹞不同,不涉及對概念的認知。另一方面,它與過去、現在、未來無關,而涉及把自己變成另一種東西的切身變化,這與第四種感官是相似的。“這很難解釋。你試圖以肉體感官去瞭解一個朋友。這第五種『內在感官』能使你進入你的朋友之內。在你們的系統中它無法全然表現。它並不意味著一個‘存有’能控制另一個,它包含了對活『組織』的本質直接而瞬間的認識。我慎重地使用『組織』這個詞,請你們不要以為它一定是指肉體。
  
“所有的‘存有’或多或少封閉於自己之內,然而又與其他‘存有’聯繫著。用這種感官你能穿透包圍‘存有’的被囊。像其他所有內在感官一樣,這種感官經常被內我使用,但由此獲得的數據經過篩濾,極少能到達潛意識或自我。可是如果沒有用這種感官,再也沒有一個人能瞭解別人。”這種感官是一種強烈的內在振動 觸覺。
六 對基本實相的天生知識(Innate Knowledge of Basic Reality)
“這是一種極為基本的感官,關乎‘存有’對宇宙基本活力的天生的有用知識,沒有這知識就無法操控活力,例如,如果沒有天生的平衡感,你就不能直立。如無這第六種感官,或內我沒有經常在用它的話,你們就無法構建物質的偽裝宇宙。你可以把此感官與本能相比,雖然它關係到的是對全部宇宙的天生知識。一個活的有機體被賦予了某個特定實相領域的特定數據,以便在那特定的領域內活動。內我擁有全部的知識,但一個有機體只運用一部分的知識。一隻蜘蛛在織網時是以幾乎最純粹的方式使用這感官。蜘蛛沒有智力或自我,它的活動是純粹自發地應用『內在感官』,幾無阻礙或偽裝。但就如人一樣,蜘蛛之內也有著與生俱來的對整個宇宙的全盤瞭解。”
  
賽斯總是堅持,我們對實相的問題之答案是在我們之內的。當我們將注意力由物質資料轉移而向內看時,答案就會對我們顯現。此時第六種“內在感官”就發生作用了。它也會出現在靈感裡,在自發的“瞭然於心”的小插曲中。我確知當我體驗“宇宙意識”時,這感官突然發生了作用,而對我那“概念建構”的稿子也負了部分責任。這感官引起大多數啟示性的經驗。
問題是我們必須設法把這些資料翻譯成我們能瞭解的術語,用語言或圖象來加以解釋──而扭曲是必然會產生的。有些這種經驗是無法具體表達的,然而當時人對其可靠性確信無疑。
七 組織囊的膨脹或收縮(Expansion or Contraction of the Tissue Capsule)
  
“這感官有兩種作用。它可以是自己的一種擴張或放大,自己的界限和有意識理解的擴大。它也可以是把自己收得更緊而成為極小的囊,以使自己能進入其他的實相系統。組織囊包圍著每一個意識,事實上是一個能場(energy field)的界限,使得內我的能量不致滲出。
  
“在任一種系統中,意識若無這囊的包圍就不能存在。這囊也被稱為靈體(astral bodies)。第七種『內在感官』能容許這組織囊得以膨脹或收縮。”
羅和我有過用這種感官的經驗,我的幾個學生也有過經驗。在“心理時間”內,這導致了一種奇怪的“象皮病”的感覺:我覺得我在膨脹,然而卻越來越輕。這感覺在“出體”之前也可能發生。在與另一個人格──賽斯第二──上的幾節課中,我有過相反的感覺。
八 由偽裝中脫出(Disentanglement from Camouflage)
  
“由偽裝中完全脫出在你們的系統中極為少見,雖然是可能做到的,尤其在與『心理時間』連接時。當『心理時間』應用到其極限,偽裝便被減少到一個令人震驚的地步。內我在由某一偽裝中解脫之後,它不是平穩地採取另一偽裝,就是完完全全免除了偽裝。這是由你可謂改變頻率或振動來達成的。活力由一種形式轉變到另一形式。在某些方面,在你清醒時的世界,『內在感官』被掩蓋而不為你察覺,夢境反而提供了與基本內在實相更接近的經驗。”
對這個“內在感官”我們少有為我們覺察的體驗,只有在先前提及的一個小插曲中,當我覺得沒有驅體,沒有形體,像有意識的空氣一樣時,是我最接近於應用這種感官的一次。


九 能量人格的擴散(Diffusion by the Energy Personality)
“一個能量人格想變成你們系統的一部分時,就用這種感官。這能量人格首先把他自己擴散成許多部分。既然欲進入你們的層面或系統作為其一員別無他法,必須以最簡單的樣子,然後再聚集──自然,精子在這一點說是一個入口。然後此人格的能量必須再聚合起來。”
賽斯這裡所說的是,內我用這感官來引發它的一個人格誕生,進入肉身生活。在靈媒的某些活動中,如陰間人格希望與陽間溝通,這感官可能也發揮了作用。當出體涉及非物質實相的經驗時,這感官可能也要用上。
學著利用“內在感官”有什麼意義呢?
在為大學的心理班所錄的一節中,賽斯談到某些好處。他說:“你不會被主觀吞蝕,你會學到實相是什麼……人們所不瞭解的是,自我研究引發了你們所不熟習的意識狀態,這些能用作研究的工具。
“在我所說的這種深刻探究中,人格試著走入它自己之內,穿透它改採用為特徵的面紗而找到它自己內在的本體……自己的內核所具有的心電感應和千里眼的能力,對家庭關係和你們的文明有很大的影響,現在你們並沒有加以有效利用。這些正是目前最需要的能力。如果對世界性的溝通能抱任何希望的話,你們每個人必須瞭解作為個別的、主觀的生物,你們的潛能在哪裡。
“書本不能教你們這些,即使你經常做心理分析,而發現你在哪方面有神經質,你仍然是很淺薄的。你仍在探測你人格的最上層,你仍得不到意識狀態改變的益處,而這改變是在當你用如我所告訴你的方式向內看入你自己時,所會發生的。”
——摘自《靈界的訊息》第19章“內在感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