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板埒屠鯨場

作者:李碩卿 物產詩/漁

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237

神鯨露脊游海國,魚群果腹肥且碩。跋浪能使滄溟開,轉身每恨尾閭窄。

鱗甲森然莫敢攖,非同凡魚可釣弋。飢則吞舟吸百川,飽或吹浪天昏黑。

茫茫巨浸任縱橫,除却蒼龍疇與敵。鯤鯢鮫鱷俱稱臣,水族雖多奉為伯。

揚鰭出沒浪花中,自為無患樂靡極。漁舟具礮截重洋,一彈轟然如震霹。

彈發鏢隨如錠鈎,鋒銳沒肉深幾尺。神鯨負創忽沉淵,血濺如潮海為赤。

鏢端有繩千百尋,繩去舟隨不離即。須臾力盡浪亦恬,載沉載浮逃不得。

掙扎一時海欲翻,氣盡終被漁人獲。平浮海面如杉排,輕拖入澳牽羊式。

老漁發聲呼萬歲,滿斟巨觥浮大白。徐徐捲揚上屠場,機動皮開如裂帛。

蒸汽萬能代人工,赤手不須勞筋肋。批郤導窾勝庖丁,轉瞬骨抽肉盡剔。

骨為華表飾神祠,肉為食品售估客。餘臠狼藉撒場旁,鳥獸分肥飽幾夕。

殃及淵魚殺機深,機關精巧天悲惻。

吁嗟!吞舟吸川何足恃,漁師鬪智不鬪力。

君不見堂堂屠鯨場,隔歲一漁利千百,方知拙遲勝巧亟。

220px-Jumping_Humpback_whale  

 圖片引自維基百科/鯨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F%A8

賞析:(共2891字)

鯨肉可食,脂肪可制油,用於醫藥和其他工業。鯨魚的種類比較多,其中有不少種類的鯨魚瀕臨滅絕,但有些種類的鯨魚數量比較多。目前捕鯨的國家有挪威冰島日本,以及西伯利亞阿拉斯加和北加拿大的一些土著部落。關於捕鯨問題,反對的一方主要是一些環保組織如綠色和平世界自然基金會等。但是,近年來澳大利亞、巴西等國政府也介入反對捕鯨。(維基百科)

 

自行朗誦本詩之影片

至今,讀起李碩卿的這首《大板埒屠鯨場》依然令人怵目驚心。

「神鯨露脊游海國」--

以神字起頭,形容鯨。詩末以亟字結尾,中間穿插人的作為與血腥畫面,令人慨嘆。

早在《新唐書》裡就有記載:

捕鯨是年代很久的行業。《新唐書》卷三六《五行志三》:「開成二年三月壬申,有大魚長六丈,自海入淮,至濠州招義,民殺之。」

 

「魚群果腹肥且碩」--

簡直是海中霸主的鯨類,肥碩身軀,最後卻淪為人類的獵物。

據維基百科指出(http://zh.wikipedia.org/wiki/%E9%AF%A8):「數世紀以來,鯨經常被作為桌上佳餚或是工業產品的原料。然而,到了20世紀中葉,鯨的數量已經因為捕鯨工業的盛行而銳減,成為了瀕臨絕種的生物。所幸現階段大多數國家都已經在八零年代簽下全球禁捕令,停止捕鯨工業的持續發展。」

 

「跋浪能使滄溟開」--

就算是大海也要為他開路。

崔豹《古今注》:「鯨,海魚也,大者長千里,小者數十丈。」「其雌曰鯢,大者亦長千里。」並有大量的文章,如《莊子》曰:「吞舟之魚失水,則螻蟻而能制之。」吞舟之魚就是大魚,也就是鯨魚。張衡《西京賦》有所謂「鯨魚失流而蹉跎」。任昉《述異記》:「南海有珠,即鯨魚目瞳,夜可以鑒,謂之夜光。」

 

「轉身每恨尾閭窄」--

形容其氣勢,就連大海的空間也嫌太小。

 

「鱗甲森然莫敢攖」--

人們不敢隨便冒犯因其全身遍布鱗甲。

 

「非同凡魚可釣弋」--

據說在臺灣文化中,鯨魚(海翁)有其特殊意涵。包括東海神鯨化身開臺聖王鄭成功、甚至媽祖的三月聖誕年年有鯨魚朝拜,就連阿美族也有勇者騎鯨渡海的神話傳奇。早期漁民並不主動獵捕,是引進日本捕鯨技術後,造就了昔日的墾丁南灣(大板埒)成為當時的首屈一指、大規模屠鯨場。

 

「飢則吞舟吸百川」--

可吞舟、可吸百川,但又有誰逃留過人的五臟六腑呢?反過來說人的欲望才吞食天地的可怕吧?杜甫有云:「飲如長鯨吸百川」,眾多河川的食物,到頭來都成為人的胃的祭拜品。

 

「飽或吹浪天昏黑」--

《太平御覽》卷八七○引《三秦記》稱「始皇墓中燃鯨魚膏為燈。」

鯨魚的乘風破浪、浪使天昏黑,死後也能如千年暗室、一燈即亮地化為鯨魚膏燈。

 

「茫茫巨浸任縱橫」--

大海任縱橫,魂歸屠鯨場,詩人悲淚橫。

 

「除却蒼龍疇與敵」--

除了青龍外,有誰為敵?那麼,大自然中除了人,又有誰是鯨的真的敵人?

 

「鯤鯢鮫鱷俱稱臣,水族雖多奉為伯」--

大小魚類都俯首稱臣。

 

「揚鰭出沒浪花中」--

把鰭張開,出沒在海浪間。

 

「自為無患樂靡極」--

以為沒什麼大患,快樂得不得了。

 

「漁舟具礮截重洋」--

載著大碗的漁船,在遠洋攔截。

 

「一彈轟然如震霹」--

轟地一聲如晴天霹靂。

 

「彈發鏢隨如錠鈎」--

飛出去的砲彈飛連結用繩子拉著的飛鏢,好比纜繩連接船錨一樣。

 

「鋒銳沒肉深幾尺」--

刀鋒尖銳,深入鯨身達幾尺。

《新唐書》卷二一九《北狄列傳·黑水靺鞨》記載:「拂涅,亦稱大拂涅,開元、天寶間八來,獻鯨睛……」。

 

「神鯨負創忽沉淵」--

受創的神鯨,忽地一沉。

《太平御覽》卷七及卷九三八引《春秋考異郵》都說到「鯨魚死而彗星出」,卷八七五引《春秋考異郵》作「鯨魚死彗星合」。

 

「血濺如潮海為赤」--

人類很早就對鯨有深刻的描寫。

《淮南子》還有「鯨魚死而彗星出」之說。《論衡•亂龍》亦言:「夫東風至酒湛溢,鯨魚死彗星出,天道自然,非人事也。」

 

「鏢端有繩千百尋,繩去舟隨不離即」--

千百尋長的鏢繩,得以讓舟船保持不遠不近的距離。

 

「須臾力盡浪亦恬,載沉載浮逃不得」--

受了傷的鯨魚能往那逃?沉到水下?浮到海上?終歸死路一條。

 

「掙扎一時海欲翻,氣盡終被漁人獲」--

再怎麼努力也是徒然,氣空力盡之餘,還是被抓住了。

 

「平浮海面如杉排,輕拖入澳牽羊式」--

整排綁好的木材在貯木池中漂浮著,就像牽羊一樣拖鯨入港。

 

「老漁發聲呼萬歲,滿斟巨觥浮大白」--

高喊萬歲的老漁夫們(對照鯨魚淒聲、機械運作聲),一歡一悲,一生一死,好不諷刺。

 

「徐徐捲揚上屠場,機動皮開如裂帛」--

慢慢送上屠鯨場,無聲的抗議、無言的反抗對比機動皮開的畫面,叫人心寒。

 

「蒸汽萬能代人工,赤手不須勞筋肋」--

機械化省時省力,不用費什麼力氣,或拿刀具。便利許多了。

 

「批郤導窾勝庖丁」--

順著骨頭關節之間的空隙切割開來的技巧逞勝過古時侯有名的廚師庖丁呢!

法羅島鯨豚網http://www.whaling.fo/的介紹,基本上,整個殺鯨文化有四大步驟:

 1.趕鯨魚(Driving the whales

 2.殺鯨魚(Killing the whales

 3.漁獲分配(Distribution of a catch

  在這點他們會分配到許多地方,包括當地救濟院和其他體系,像是養護之家。在某些較大的村鎮,少量的私人會拿鯨魚肉賣給當地食物店家,不過價錢受到政府控管,價格大約是豬肉和羊肉的一半。

 4.儲存並料理(Storage and preparation

 

「轉瞬骨抽肉盡剔」--

有人說殺鯨和殺豬有什麼不同?難不成美國人不可殺牛、吃牛肉?是什麼決定那種動物該殺、那種不能殺?或者素食主義者又大獲全勝?這些宛如一場永無止盡的爭辯,在那抽骨、剔肉的血淋淋場面底下。

 

「骨為華表飾神祠」--

裝飾廟宇用的大橫柱子是用骨頭做的。日據時期,墾丁的鵝鑾鼻神社門口牌樓就是以鯨魚骨而製。

 

「肉為食品售估客」--「法羅島鯨豚介紹官網」(http://www.whaling.fo/)指出,法羅島周遭自然資源豐富,作為一個海島國家,他們當然會管理、保護海洋資源,也會善加利用這些資源;而法羅島周遭有許多領航鯨,因此他們會捕殺鯨魚作為食物,這使殺鯨在島上是相當自然的事,也受國法所保障。

 

「餘臠狼藉撒場旁」--

那些割剩的碎肉就這樣隨意丟棄在屠鯨場旁.

 

「鳥獸分肥飽幾夕」--

鳥獸們光靠分食這些鯨肉,就可以大飽口福好幾天了!

 

「殃及淵魚殺機深」--

人類殘殺生靈的念頭如此深重,禍臨海中的魚類。

http://rumor.nownews.com/2009/01/13/515-2394325.htm

丹麥屬地法羅群島(Faroe Islands)。法羅群島每年都會屠殺鯨魚,活動通常在夏天舉行,長久下來已成為當地的一種傳統活動,只要是島上的居民都能參加;通常是法羅島的男人進行獵殺,女性們則在一旁觀看。

 

「機關精巧天悲惻」--

老天爺看了那些精巧的捕鯨的裝置非也忍不住悲憐起來。

 

「吁嗟!吞舟吸川何足恃」--

是呀!力量再大又怎樣?

 

「漁師鬪智不鬪力」--

論力量輸給鯨魚,論智慧或者說詭計,是漁人大勝。

根據法羅島鯨豚網http://www.whaling.fo/的介紹,他們會先集結成隊,進行競賽,先開著水上摩托車將鯨魚趕到淺灘處,再集體進行屠殺。同時,為了使殺鯨過程更有效率,也希望屠殺方式合乎人性化、讓鯨魚死得痛快,他們會快速切斷鯨魚體內主要供血給大腦的地方。

 

「君不見堂堂屠鯨場」--

屠鯨場不只台灣有,日本、丹麥屬地也有。

另外在電影《血色海灣》(英語:The Cove),也指出日本殺鯨的文化,拍攝於2009年的紀錄片,由路易·賽侯尤斯執導,揭露日本和歌山縣東牟婁郡太地町當地漁民每年屠殺約23000隻海豚的事實。

 

「隔歲一漁利千百」--

「一」對照「千百」,「利」字有「刀」旁,「漁」人以「魚」維生、以「海」維生,卻失去了感激、尊重、惜福的心。

 

「方知拙遲勝巧亟」--

就這樣,人民才知道呀所謂的緩慢笨拙竟遠遠贏過那迅速巧妙的。

最後贏家又是誰?是擅用利具、機關的人們?還是海翁?也許我們一直不曾真正勝利過。

 

 大板埒屠鯨場1大板埒屠鯨場2    

「大板埒屠鯨場」新詩BY胡愛晏
換不到的國土 鮮血染紅整個天空
宛如百川淚水 就地蒸發
水族齊聚一堂 轉頭默淚
浪花伏首稱臣 敗給機械

大自然看似無情地中立
每每轉身引來驚天號叫的慘狀
淚比浪更高 比海更鹹
再也感受不到飢餓的待殺者
守護最後一絲絲的揚鰭可能

可惜天黑了
明明是白天
轟然巨響的侵犯
無人阻止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