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標題  [創作] 評古典詩系列之語笑未了風吹斷
 時間  Sun Sep 18 23:53:23 2011
───────────────────────────────────────

台灣古典詩選評
http://xdcm.nmtl.gov.tw/twp/toppoem.htm
編號 098
作者 鄭經

詩題 語笑未了風吹斷

詩句
     孤舟返棹夕陽殘,淅瀝秋天滿眼觀。遙望飛帆水共隔,相逢遠語浪渾瞞。
     笑歡未了傳情少,吹散將分餘意嘽。招手頻呼風掃興,沉吟惱恨自長嘆。

鄭經為鄭成功之子,據全台詩資料庫指出:「
1666年依陳永華之請,在承天府籌建聖廟(今臺南孔廟),普設學校,文物之盛,極於一
時。清廷曾多次派使者來勸降,都遭鄭經拒絕。永曆二十八年(康熙十三年‧1674)鄭經
聯合三藩反攻,跨海之初,屢獲勝績,後來遭清軍逐一擊退,閩粵八郡乃至思明、金門兩
島都失守,於是在永曆三十四年(康熙十九年‧1680)撤返東寧。」

    一句「語笑未了風吹斷」對照鄭經的歷史背景,不禁令人十分噓唏。最後反清復
明有無「成功」自不在話下。而留給後世的「經」典與「經」歷,恐怕是鄭經始料未及
的,如同此首「語笑未了風吹斷」,雖是斷又未斷,百年後讀者以閱讀和賞析進行精神
上的連接與傳承工作。他的語笑是未了,但在千古傳誦下又何妨餘音繞樑?縱然史地已
成定局,詩風不斷、詩語續吹、詩人未了。
    詩中「孤」、「殘」、「夕」、「秋」、「遙」、「隔」、「浪」、「渾」、「少」
、「散」、「餘」、「掃」、「沉」、「惱」、「恨」意象呼應、前後相連最後以三字
「自長嘆」作結。「自」字符合「孤」的形象,首句和末句兩兩對照。「長」字夾在「自
」與「嘆」間,連擊再三,敲中詩題「未了」又以「長嘆」結尾,後勁十足。見「長」又
與「滿」、「瞞」暗暗相指。「笑歡未了」的後續是「掃興」和「長嘆」。使得整首詩看
來是悲多於喜,喜中帶悲,悲意結末。但若憑一念之轉,或許可將絕望轉希望,死機變生
機,悲中又帶喜,悲末又藏喜。這或許是詩中有話,詩外有意。也或許是解詩者的自我投
射,但,歷史河流不停流動,縱然夕陽殘,明日晨陽仍起。即便淅瀝秋天,冬去也春來。
就算遙望共隔遠語,這情這意,如風吹緣起、如細水長流、如明日東昇、如千迴百轉、如
餘音久久不散。
    笑歡未了傳情少又何妨,語笑未了風吹斷又如何?
    變動之際,傳動著些什麼是永遠抹煞不去的言外之音?遙望何嘗也不是種期望、希望
、盼望、想望?情不曾少,念不曾斷,思不曾滅,縱是時間的飛逝與空間的遙距,望向那
一岸,是遠也是近在眼前。是盼也是當下即是。未了的笑、未了的語,就在未來繼續。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創意文案、影評、旅宿美食神秘客、文字工作者、
自由約稿部落客、多元化文藝寫手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