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穀待價歌 賞析 by 胡愛晏 2013/9/17

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119

作者:查元鼎

物產詩/

積穀待價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jUbm-1FN1Y

 

臺陽向為產米區,一年耕種三年餘。設陴蓄水水瀠紓,足禦旱澇勤耰鋤。東南其畝皆豐腴,上供正粟資軍需。餘米運省濟民居,兼及西浙與東吳。邇來海上聚萑苻,運米出洋多疏虞。待價居奇奸商儲,斗米千錢庚癸呼。皇天震怒禁雨濡,旱魃為虐良苗枯。齊民同聲歎何辜,麻衣如雪禱街衢。蒿目時艱吁嗟吁,荒年積穀胡為乎。貧者仰屋釜游魚,飢腸轆轆驅雷車。鳩形鵠面填溝渠,長官不問嚴催租。酷刑敲扑震堂隅,鴻雁嗷鳴哀逃逋。嗟予硯田久荒蕪,併日而食食且無。敝衣日典百青蚨,粗糲熬粥勝醍醐。好月一輪上窗疏,好風一榻夢蘧蘧。閉門快讀神仙書,飲水辟穀遊方壺。遍灑玉禾如明珠,宜爾室家樂妻孥。

稻米.jpg 稻米 (7).png 稻米 (5).jpg 稻米 (4).JPG 稻米 (3).jpg 稻米 (2).jpg 稻米 (1).png   

圖片引自維基百科條目稻米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8%BB

賞析:本詩一言以蔽之,就是奸商趁天災屯米待沽。

對照當今時勢,令人不勝唏噓。時代轉變,相同的情形似乎沒變。縱然有相關的法律制衡,但類似的本質依舊存在,比比皆是。批評時政或怨天尤人,不足為奇。難得的是那豁達的自我解嘲,不是帶針帶刺的自我貶謫或反話嘲諷,而是灑脫開朗的正面解讀。「閉門快讀神仙書,飲水辟穀遊方壺」像是令人無奈與無力對抗大環境(不論是天侯或人文)下,走出一條生路。既然吃得少,也沒得吃,就當做是休身養性、道家修行式的生活吧!但即便如此,想起妻兒,還是忍不住做個白日夢,若能擁有神話裡如明珠的玉禾,該有多好?妻小都可以過個安穩舒適的生活。

在那動亂的年代,在那幸福似乎遙不可及的時刻裡,痴人說夢也好、自怨怨他也罷,詩人總算是藉詩找到了出口。不管是暫時的心靈紓解或是拋出光明燈般的引航, 也不論對實際生活是否真有實質上助益,總算是種嘗試。至少,最低的價值在於給後人借鏡吧!

分析這首詩,首先「臺陽向為產米區」,點出了地點,開宗明義的「米」字,是生命的糧食,也是商人炒作的根據,這是民生主食,更是政治與天侯、環境與人文諸多交纖糾纏的中介物。「一年耕種三年餘」,點出產量。「設陴蓄水水瀠紓,足禦旱澇勤耰鋤」,到目前為止看來,盡人事,尚稱平順。「東南其畝皆豐腴,上供正粟資軍需」可見豐盛的收成,對軍事也有幫助。「餘米運省濟民居,兼及西浙與東吳」不只助已還能助人,西浙、東吳也能雨露均霑。「邇來海上聚萑苻,運米出洋多疏虞」再來就是說明海盜盛行、人禍疏失。「待價居奇奸商儲,斗米千錢庚癸呼」在這邊將奸商嘴臉形容得令人髮指

「皇天震怒禁雨濡,旱魃為虐良苗枯」看來像是人之所為惹惱上天,以旱災懲罰。「齊民同聲歎何辜,麻衣如雪禱街衢」何辜的生民,滿街喪衣似雪。「蒿目時艱吁嗟吁,荒年積穀胡為乎」對時局的憂慮不安,一句大哉問,問得令人心痛不已,為什麼明明是荒年,還要積穀待售呢?「貧者仰屋釜游魚,飢腸轆轆驅雷車」,人們無計可施也只能期盼上天快點下雨。「鳩形鵠面填溝渠,長官不問嚴催租」那些上位者非但無法共體時艱,還一昧催促收租。「酷刑敲扑震堂隅,鴻雁嗷鳴哀逃逋」人人久饑枯瘦就只能棄田逃荒。「嗟予硯田久荒蕪,併日而食食且無」如此一來,雪上加霜,想吃也沒得吃。「敝衣日典百青蚨,粗糲熬粥勝醍醐」典當衣服換來的粗劣食物也勝過一切。「好月一輪上窗疏,好風一榻夢蘧蘧」在這裡開始轉折,像是說夢話又像是極度無奈下的自我安慰。「閉門快讀神仙書,飲水辟穀遊方壺」那不如就當成是辟穀修仙的生活吧?「遍灑玉禾如明珠,宜爾室家樂妻孥」儘管如此,再怎麼樂觀,還是不免痴人說夢般的希望玉禾遍灑,讓一家子可以溫飽、快樂呀!

「疏虞」、「嗟吁」、「荒年」、「貧者」、「仰屋」、「飢腸」、「聲歎」、「鳩形鵠面」、「嚴催租」、「酷刑」、「嗷鳴哀逃逋」、「荒蕪」、「敝衣」、「粗糲」等一連串看似負面、消極、悲觀的詞句,對照著「豐腴」、「三年餘」、「餘米」、「醍醐」、「好月」、「好風」、「神仙」、「明珠」、「樂妻孥」,強烈的反差。一張嘴,吃不飽。在生存變得極為困難之際,人的意志與信念,還能走向何處?

以古觀今,不禁令人反思,縱然天災如何嚴重,人為的災禍似乎更令人心涼。商人的貪、掌權者的欲望,千百年來一陳不變持續上演者。更時有所聞,古書記載中,「人吃人」甚至「食其子」的案例。不能說完全沒有,總是有幾分真實性存在,那究竟該如何徹底預防與杜絕類似的情景再發生?除了嚴刑峻罰外,是否只能道德勸說?還是即便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下,不論天災人禍如何層出不窮,好月、好風、蝛?敺甇?.jpg  好夢就在每個人的心海裡。也許修行從來就不是躲到深山叢林裡斷食、辟穀,真正的修行場是在人間,真正的得到地也是在人世。

   


「積穀待價歌」新詩by胡愛晏
以為你是開玩笑地 看了一眼
滿手握不住的米粒 黃金般光輝
像家人般的微笑 反射在手中希望的光芒
那必是高價的期望 落實開花

 

左手是兄
右手是弟
上方為父
下方為母
手足無措 驚慌失措 措手不及
百頓稻米飛天而去
荒謬絕倫的一瞬 商人如你
痛哭失聲

 

誰把你的億萬鑽石搶走?
你雙手捶天
狂呼痛哭

 

一旁飢民傻眼中多了一絲絲快感

 

熟飯竟從天而降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