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波羅蜜子戲作

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125

作者:小泉盜泉

物產詩/農

  

漢武收桃核,王母拍手笑。蟪蛄鳴青松,謫仙揶揄妙。忽向瓦盆求喬木,盜泉居士不自料。波羅蜜樹出海隅,傳種昔與蘭人俱。敷榮奚啻三年楮,碩果乃似五石瓠。大地撮來非吾土,種藝自笑立錐無。成蔭成實竟誰取,散木散人姑相須。蜜子應軒渠,先生計何愆。盧橘限江汜,黃楊厄閏年。天工人可代,物性誰能遷。我本南產君北客,一時臺灣兩湊泊。適熱殺君寒殺我,何不各去生處樂。吳剛斫桂桂不倒,宋人揠苗苗乃槁。微物消長亦有天,灌培何如化工好。直饒辛苦依客土,陰陽以外皆繆巧。他年君骨塵又銷,波羅蜜樹未合抱。蜜子莫云爾,先生有所思。諦觀宇宙際,端倪有誰知。萬象幻浮動,修短物自私。久麥作蝶蝶作莊,髑髏水土蛙衣蒼。夸父杖頭日未落,麻姑采采東海桑。桑也繭也蠶蛾蛹,公道穩密化機動。渾沌一鑿鬼夜哭,人間空有盤古冡。婆羅蜜子會也否,汝未曾生我不死。老瓦盆中風月寬,不妨遊戲只如是。繇來椿菌看空空,彭祖殤子理可通。待吾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領略優曇鉢羅花下風。

波羅蜜240px-Artocarpus_heterophyllus_fruits_at_tree256px-Flora_Sinensis_-_Jackfruit   

圖片引自維基百科波羅蜜條目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3%A2%E7%BD%97%E8%9C%9C

賞析:共1515字

這是一首充滿神話意象的趣味詩。在講的是波羅蜜,卻處處可見引經據典處。

「漢武收桃核」、「王母拍手笑」、「吳剛斫桂桂不倒」、「宋人揠苗苗乃槁」、「久麥作蝶蝶作莊」、「夸父杖頭日未落」、「麻姑采采東海桑」、「彭祖殤子理可通」等,形象生動、飽滿著許多故事讓整詩豐厚生潤。

    不乏誇張、誇飾處,卻顯得其大氣大開的天馬行空,然而又有憑有據。如「鬼夜哭」、麻姑三次看東海化桑田,尤其是「待吾五十六億七千萬年」,看來極假不實、誇大不真,卻是呼應「領略優曇鉢羅花下風」,出自於佛經裡傳說中的三千年開一次的祥花,每次花開即有降世神佛。

雖是形容植物的一首詩,卻是「動態頻現」、「生機蓬勃」。「斫桂」、「揠苗」、「鬼夜哭」等動作或情緒、情感或行為,回歸到「先生有所思」,至此,思、言、行的三位一體,互相映唱。所思為何?所由成詩,萬象浮行,例如「收」、「拍手笑」豈不是躍然紙上?將人物的臉相與言行舉止,活生生呈現。用最少的字句達到最精準的切入,明明是靜態的平面詩詞,怎地有著視覺、聽覺甚而觸覺的感受?好比身歷其境一般,足見詩人的功力,自是不在話下。「鳴青松」的「鳴」字,有著喧囂奪勢的衝勁,同樣也蘊含著蓄勢待發的低沉準備,將聽覺之美容納於動作的隱而未發,在在讓人拍案叫絕。「揶揄妙」不忘呼應「拍手笑」,「笑」與「妙」的自然帶動讀詩人的嘴角,即便是觀詩、吟詩,也觸發內在肌肉一起運動。好比說「笑」字看久了,誰能保證不跟著笑?妙的在後,又遙應後半段的「鬼夜哭」,這一哭一笑,領略其中滋味,冷暖自知。

    眼所識,口所讀,心隨字動。「盜泉居士」奇異的自稱,所盜為何?令人好奇。接著舖寫波羅蜜樹由來、果實之大,不忘帶到自我反思上。寫樹、寫花、寫果實,其實都是對生命的哲思。「物性誰能遷」、「微物消長亦有天」、「陰陽以外皆繆巧」,端的見到天人之際的自然規律循求之道,尤以「諦觀宇宙際,端倪有誰知。萬象幻浮動,修短物自私」四句堪稱見物修道,引發內心的自我思辨,本因新鮮好奇而種,但又不免煩憂種植環境不佳,是否會影響樹木成長?

    婆羅蜜子會也否,汝未曾生我不死」足見天地見變化的道理,滄海桑田、物換星移、反覆循環的生命歷程,什麼是生?什麼是死?你不曾出生,我不會死亡。生與死的交替,如種子與花、果實與樹,世代的推移,死的並未死去,活著的終將一死。長壽如彭祖,短命如朝菌,長如五十六億七千萬年,短如曇花一現。在這中間永恒的是什麼?變化是唯一不變的事,「不妨遊戲只如是」,世間生相,繁華一現。誠如盤古天開力盡而亡卻也化山川物象,那麼種個波羅蜜,又何嘗不是領會自然萬物的生生不息之理?物象的表面,生衰榮敗,但又遠遠不止於此。干寶《搜神記》中就有久麥作蝶的現象,莊周夢蝶,誰是蝶?誰是莊周?究竟是蝶化莊周或莊周化蝶?蝶夢蝶?莊周夢莊周?莊周與蝶互相滲入對方的實相?又或者兩者皆不存在,都是幻相?或者二合一,一分為二,無異?

    整首詩以豐沛的典故構成上天下海、古今中外、玄幻奇異的空間想像,遊走現實與空想,跳躍了波羅蜜的本身,留待後人無窮的想像國度。也許這是一個般若波羅蜜心經的縮小投影,吳剛、宋人何在?夸父、麻姑何存?在你我想到他們的時侯,對我們來說他們是存在的。在這個片刻,他們又重新活了過來,就像一棵樹在森林倒下,若無人聽見,則是否有聲音?樹是否又得以存在?這些人、這些故事,這朵花、這粒果實,在這星移物換、日月遷移的過程裡,也許始終都存在過。一但存在,永遠存在,只是存在在不同的面相裡。想到時,他就在。沒有想到,對我們來說就不存在。一瞬間即永恒,千百萬億年,現在即是。此時此刻,你我心中不也浮現了對波羅蜜的無限暇想?在這一秒,這奇妙、玄妙的異想世界,毫無極限地展開,花開千瓣、綿延不已。

 

 種波羅蜜子戲作1.種波羅蜜子戲作2.   

「種波羅蜜子戲作」新詩 BY胡愛晏
波羅蜜假戲真作
自顧自地自我掩埋起來
天父地母人子袖手旁觀
千花萬瓣一果實境冷眼

 

登峰造極的殺氣
剎那間毀於一夕
時間悖論裡令人懷念的往昔
好比奶昔易溶
搭不上億萬年後的飛逝列車
停留在佛祖無言結局的手勢裡
千分之一秒
真戲假作的冷靜
不在有用

 

純留一笑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