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線上否?!胡愛晏

自從人類有了電腦,電腦有了連線,從mud到現今的網頁遊戲、2d、半3d、3donline等。層出不窮的樂趣與問題緊接而來,尤其時至今日,交易的糾紛,線上遊戲的延伸法律或是社會問題更是處處可見、司官見慣。光是看虛擬物品的瘋狂現象,就足以令人醒思在這個虛擬的net世界和現實生界的生活如何取得平衡,而人的生存於此的定義又為何?

舉例來說,線上遊戲有什麼好玩的?又會產生那些問題?線上遊戲的必備要素是exp、hp、mp、money、weapon、magic、talk等。輸與贏,時間與金錢,生與死,真實與虛無等是值得我們深思的課題。

首先,你我都無法想像沒有了網路,現今的人類世界會變成怎樣?光別說大企業和資訊業,就連平常小老百姓的生活重心之一,「線上娛樂」恐怕都會因此引起不知所措的滔天巨浪。使用習慣了網際網路,君不見許多你身邊的同學、朋友常聲稱他的興趣甚至是「專才」是玩電腦,或是大聲喊出「如果沒有電腦我不知怎麼活下去?!」該是令人搖搖頭嘆息還是習以為常?在學校宿舍裡,整天玩網路因而熬夜、蹺課、生活作息不正常的大有人在。在家裡裝寬頻玩線上遊戲彷彿電費免錢似地一天二十四小時掛網者比比皆是。在網咖裡傾空荷包、沒日沒夜、秏精費神者為數不少。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群人們甚至是大多數的知識份子們以某種形式或是變相地深深沉迷在線上世界?懂電腦的想必是識字的,識字的未必懂電腦,但懂電腦的大多都玩遊戲,不懂電腦的也可以玩些簡單的遊戲,不管是小品遊戲、單機益智遊戲如麻將、電腦本身所附的區域連線遊戲、網頁免安裝下載的文字或畫面遊戲、可以出國比賽的各種OLG(ONLINE
GAME)等等。有時候玩電腦的未必比不玩電腦的還來得聰明,甚至在生存於線上和現實之間取得一個詭異和令人惋惜的落差對比。不否認有兩者兼顧情形。但更常見的是失常與忘我!忘了他本身在現實生活中應扮演的角色,甚而將遊戲世界的虛擬角色錯置實存世界中失去生活常態。你可以說玩線上遊戲可以錢滾錢,取得名聲和利益,得以投入更多的時間和意願於開發、買賣、比賽於「OLG」之上。你也不能不否認,這也的確是一種包裝更美的麻藥。

何謂麻藥,我稱之是一種不自覺或自覺的自欺欺人,可以是物、是事、是人等等。工作上的勞累、課業上的煩雜、生活上的不如意,玩遊戲時似乎能因而麻醉自已,可以暫時擺脫現實生存的嚴肅意義和生活態度,只需想盡辦法如何在「線上」生存,LIVING-ON-LINE即可!

如果問大多數的人玩線上遊戲的目的是啥?賺錢?可以此寫稿,可以此變賣,可以此出賽,可以此抽獎,可以獲利。交友?玩伴、聊天、互助、公會、門派、隊伍、團隊、軍團、聯盟、結拜、師徒等。娛樂?看美妙悅目的畫面、聽深動悅耳的音樂、豊趣有趣的情節、操作簡便的介面、穩定暢快的速度、優質方便的連線,打破這特效、視效、音效,文字的情感,畫面的刺激,交易的快感,寶物與怪的無法自拔,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愛戀情仇種種,直視這背後的一切。我們不禁問,究竟我們要的是些什麼?你說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看著開卡包摸得到也確實花了錢,似乎是真的。然而得到了些什麼東西是真的?好吧,真正認識了成群結隊的戰友、情人、同國的,一但離開網路世界回到現實生存中,所剩為何?唯一連繫的媒介似乎
是那麼地脆弱與不堪一擊,到底網路是工具?還是變成一種我們沉迷與逃避,欺騙與浪費的最佳藉口?是我們在利用它?還是我們被它甚至是背後現實界懂得操縱民眾心理的人給玩弄手掌之上?

怎麼說呢?人民不自覺或是難以覺察到被虛擬世界給制約住,甚而是正當化制約式形為,盡管背後是多麼脆弱與難堪的真相,表面上又是那麼地光鮮亮麗的花花世界,旁觀者難以理解的種種行為在當事人看來卻是樂此不疲、不亦樂乎。

那究竟是個怎麼樣的心情呢?多少人又忘了該如何在現實中生存呢?遊戲中的高手,在手動、親自、人工的滑鼠與鍵盤與終端機前的來回奮戰中,得到了些什麼?更多的EXP即經驗值,升級帶來的種種虛擬數字上的榮耀,是遊戲世界中滿足自我虛榮的光輝,「怪、寶、LV」三位一體,互不可缺。要升級就要打怪,打怪也能撿寶,撿寶有助該角色本身或升級或增值或加錢或改裝。如此循環往復,線上遊戲是條不歸路似地不如單機遊戲有結局,好似永無止盡地延伸遊戲的使用時間與玩家的投注心力在上面。

這恐怕是一個可怕、恐怖的輪迴,落入制式而無法自拔的三界轉輪。有人奮而跳脫,有人愈陷愈深,有人欲走還留,有人來來去去,有人徘徊留連,有人呼友招伴,有人重蹈覆轍,有人旁觀者清,有人當局者迷,有人不以為然,有人雲淡風輕,有人來去自如,有人走火入魔,有人善加利用,有人屢勸不聽,有人甚至是…製造更多的踏轉圓圈讓更多自願或不自覺的人一步又一步踩著永遠跑不出去的機械。

--
由 Blogger 於 12/06/2012 06:36:00 上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