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聖帝君您好:
三教唯一共同聖人的關聖,.道教:協天大帝(玉皇首相之意)、
翼漢天尊(佛或大羅金仙)佛教:伽藍(寺院守護神)、儒教:山西夫子(山東夫子—孔子)、文衡帝君(五文昌)「引自明聖經推廣學會討論區」將仁義禮智信五常表現得淋漓盡致 ,如果關聖帝君您在現代,您將如此自處?如果您的化身處於今時今地,您又如何處世?


遙想著桃園三結義的時代,歷史的河流繼續不斷地流著,如果可以重新來過,您是否依然會堅持當初的理念?惡人仍繼續為惡,分分合合的朝代並沒有中止戰亂,千百年以後,政治仍然以換個面貌卻骨子不變的上演百代以來的鬥爭,那麼,忠義二字何用?那麼,大帝曰:「吾曾言,日在天上,心在人中。心者萬事之根本,儒家五常,道釋三寶,皆從心上生來。仁莫大於忠孝,義莫大於廉節,二者五常之首。聖人參贊化育者,此而已。」仁與義,仁與義,在這個變動的時代,物慾橫流的社會中,誰還述說著仁與義?公民倫理上的道德,現實社會的說一套做一套,有多少人還記得關聖帝君的仁義禮智信?而又有多少人真正實施奉行終生?時光的流動,時空的變動,時代的推動,所謂的不忠不孝,所謂的不仁不義,都過去了,又
消失了,又起來了,又重生了,彷彿潮來潮往,又如消不完的惡,滅不完的罪,那又何必「著忠良,竭力匡衡,孝順無改。廉潔不亂心田,節義臨危不敗。」?


正因為如此,所以才需要人人都奉行關聖帝君的精神。正因為海邊的海星一個一個救不完,所以才需要所有人的努力。正因為每一個朝代,每一個國家都會有相似的事件發生,所以更要各國、各家、各人盡力實行。正因為有太多的奸邪惡劣,更需要「廉生畏,潔生嚴。細檢點,避疑嫌。」「精忠沖日月,義氣貫乾坤。」如果說因為有夜晚就不需要白天,如果說遲早都得死亡何必活著?那才是最令人錯愕、痛惜的事。每個民族,每個國家,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戰爭、動亂,相同的都是人民的痛苦、災難,亂世出英雄,愈是不安的年代更見証人心的重要。「人生在世,貴盡忠孝節義等事,於於人道無愧,可立身於天地之間。若不盡忠孝節義等事,身雖在世、其心已死、是謂偷生。凡人心即神、神即心、無愧心、無愧神,若是
欺心,便是欺神。故君子三畏四知,以慎其獨。」


是的,社會事件每天有偷、拐、搶、騙、姦、殺、擄、盜。關聖帝君覺世真經云:「淫人妻女。破人婚姻。壞人名節。妒人技能。謀人財產。唆人爭訟。損人利己。肥家潤身。恨天怨地。罵雨呵風。謗聖毀賢。滅像欺神。宰殺牛犬。穢溺宇紙。恃勢欺善。倚富壓貧。離人骨肉。間人兄弟。不信正道。姦盜邪淫。好尚奢詐。不重勤儉。輕棄五穀。不報有恩。瞞心昧己。大斗小秤。假立邪教。引誘愚人。詭說昇天。斂物行淫。明瞞暗騙。橫言曲語。白日咒詛。背地謀害。不存天理。不順人心。不信報應。引人作惡。不修片善。行諸惡事。官司口舌。水火盜賊。惡毒瘟疫。生敗產蠢。殺身亡家。男盜女淫。」沒有黑就沒有白,沒有邪惡就沒有正義,沒有罪犯就沒有警察,光明不是黑暗的不在,而正是因為有黑暗所以才有光明的「
在」。在光的範圍之中,沒有黑暗的存在,光無法察覺到光的存在,光的本身不知自已是光,光只能借由不是光的部分才能形成光,神是光,神是愛,神是道路、真理、生命,眾生皆有佛性,人人皆是神子、佛子。道無所不在,道在惡之中,道也在善之中。而光,在黑暗之中才得以存在,黑暗之中,
突顯出光的存在,光有了黑暗,光才得以成為光,如同小靈魂與大太陽,借由不是的才能成為「那是的」,沒有上就沒有下,無左不能成右,有前才有後,就像在外太空之中沒有任何標地就無法指出目標。沒有一個相反之物,無法說出在那裡。沒有了惡,善也無法成為善。仁義的亡失,才有禮教的興起。就是因為亂世,就是因為混亂,就是因為不仁不義,就是因為禮樂毀敗,就是因為人心不古,所以道德仁義才更顯得重要。


就是因為天下還沒有走向真正至真至善至美的境界所以我們才要以全世界為已任,正因天下太平盛世仍然有進步的空間,所以關聖精神於世常存。姦盜邪淫、行諸惡事、不存天理……。時代的輪子繼續前進著,這些事看似毫無進步的繼續世代不變的上演著,悲觀者會以為沒救了,聖賢之理是空談,反正都改不了又何需大談仁者無敵、惡念不存?其實,就是因為如此我們才要更加努力。就是因為有黑暗,光才能照亮,黑暗的不在不會成為光,反而是黑暗的存在才會成就光!黑暗去掉了,什麼都沒有,沒有黑暗,不會冒出光這種東西來。沒有了黑暗這一面,不會產生光。而是有了黑暗,光得以突顯出來,光無法在光之中被顯現出,在光之中沒有差別,全部都是光,就像全都是白將感覺不到顏色。而有了黑暗,光一出來,小小的
蠟蠋就能照亮千古暗房、萬夜黑室。只怕是一點點的亮,也能填滿整個空間。黑暗不在的地方,光也不在。黑暗在的地方,光才得以存在。所以時代愈是黑暗,光明就愈是重要,光明就愈能出來。


關聖帝君曰:「敬天地,禮神明,奉祖先、孝雙親、守王法、重師尊、愛兄弟、信朋友,睦宗族、和鄉鄰、敬夫婦、教子孫、時行方便、廣積陰功,救難濟急。恤孤憐貧。創修廟宇。印造經文。捨藥施茶。戒殺放生。造橋修路。矜寡拔困。重粟惜福。排難解紛。捐資成美。垂訓教人。冤仇解釋。斗秤公平。親近有德。遠避凶人。隱惡揚善。利物救民。回心向道。改過自新。滿腔仁慈。惡念不存。一切善事。信心奉行」就愈適合這個時代的精神,現代人更應以此銘記在心,奉行不忘」如果有不平,那就拔刀相助。如果有不義,那就期許自已成為義人。如果有不善的事,那就從自已本身做起。如果看見惡的一面,那就以愛心、仁心、善心、正心去感化、感動、感念之。這就是關聖精神,武聖的時代意義。沒有人可以否認,西元
二千年之後世界上仍需要改善的地方還很多。沒有人可以否認,世界各地發生的慘案、全球各處發生的悲劇、人間各方發生的撼事天天上演、時時發生,所以我們更加不能放棄或自甘墮落。更要精進、努力,讓自已成為那個光。行進人間
----------------------------
行政院文建會藝文部落格
http://blog.cca.gov.tw/blog/pilikang

--
由 Blogger 於 12/06/2012 06:14:00 上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