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船 胡愛晏
愚人船與愚人節表面看來倒是沒什麼關係,更深一層含意,也許都有上天捉弄人的無奈的意涵在吧?『愚人船』意象,簡言之,如同麻瘋病人被擠在一艘船上,自生自滅。充其量有著看似人道安排的水和食物。除了自然死亡就是交互感染。匿稱SARS為沙士,不知是否會慘遭可樂、汽水的討伐聲四起?姑且視為諧音幽默雙關語無妨。
愚人船,後來連神經病患者也難免遭殃,雖不會傳染,但不為社會接受或被視為有危險,於世不容者,理所當然該隔離在海上任其自滅自生,當然…除非遇上無人島或強行靠岸,前者尚有一線生機,後者連被接濟的機會都絲毫沒有。人權在那裡?當大多數人的利益和安危當前,少數族群被剝削和限制是被公然允許的,你可以看見理直氣壯的長篇大論,你可以瞧見自以為是的冠冕堂皇,你可以讀見恐懼不安的多數暴力。何來人權可言?何需人權?還講什麼人權?
想起日劇【心靈感應】中看似某種形式上病人的天才最終仍在社會不容許,適應不良的情況下慘遭流放無人島,種種現實的拒絕與想不到的謊言,最終雖以喜劇作終。卻始終躲不開「人逃離不了群眾社會」的定論。
看著電視上報章雜誌上,有人辛苦,有人貢獻,如果只是一昧報導人性黑暗面或社會消極負面,未免走火入魔。如果矯枉過正,未免過於樂觀近於迂腐。人世的基本色調應是黑暗,但仍有美好的人事物如同夜晚發光的星星照亮著心中的希望、目標、想望、願景。科學家的埋首實驗,醫界的第一現場等,如同那真善美的夜星或日陽,溫暖、發光、閃爍看似黑暗灰色的人世間。然而即便如此,你仍不得不承認人的基調色彩之暗黑,包括黑暗人性面、劣根性及種種弊病,叫人心疼卻又無可奈何。
常這樣想,如果可能的話,後代或更後世的後人們來看我們這代,會不會匪夷所思、不可思議,堅信著曾經留下的歷史紀錄上文史的種種實相是有待商確或絕不可能。他們不會不將萬物視為一體,他們不會不互相感同身受、體貼設想、將心比心,他們不會為了想要或不想要而傷害他人以達到目的,他們不會自私地以為置身事外、與我無關、袖手旁觀是「自愛」的原則…假使有那麼一天,後生者看待這些即將成為往事的歷史事件是難以置信,或大笑三聲認為是虛構小說、誇張筆法、娛樂文學,就如同我們當代看待從前白色恐怖、毫無自由、南京屠殺、種族歧視等一樣不敢相信、疑問連連甚而淡忘、忘懷。這也許未嘗不是一種美好的想望,時代在進步,文明進化中,也許是無限輪迴,或許是永劫回歸……。
以此來看「沙士風暴」,醫療制度的弊端外行人不足為道,內行人為免「扛著紅旗反紅旗」即無法可想又無可奈何。官場、民間各種問題似乎像燒滾的開水溢了出來,經濟、教育、民生……。拿學校來說,光是從圖書館就可推想問題的複雜,辛苦排練、長久準備的社團表演、競賽活動不得不暫停、取消、延期。市面上奇人異象紛出,有來鬧事,有來炒作,有來丟臉的大有人在。而異象呢?千禧年來目賭之怪現象,你只要打一個噴嚏,可見江湖失傳已久的輕功忽然現世!即使是老師也一樣,打個噴嚏馬上可看見誇張的同學以大幅度的動作「退避三舍」,「敬而遠之」。臉上的表情似乎還責怪對方不該來上班、自已怎麼那麼倒楣?不安、疑慮、懼怕等複雜多樣情緒在一個人的臉上同時出現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造物主的巧手與巧
思!這時候,同理心三字似乎在全省字典紛紛消失,你完全不用管對方是否會因為你這樣看似保護自已的正當手段而傷心、自責、慚愧,更甚者,或有當場責罵、數落、埋怨某人咳嗽、打噴嚏的,似乎他是得了世上最可怕最危險最不要臉的該死絕症,不應出現在人群之中。所謂的陰謀論也開始略有耳聞,什麼壞人才會得啦!罪有應得啦!讓你懷疑這是另類幽默還是種人類不成熟的心靈表徵?我深深感到恐怖與不定,看著大家笑了起來,我深自警覺若不也學著幸災樂禍的話,很可能會被視為「不合時宜」!
然而,我努力地將「別人的小孩死不完」視為我不夠風趣、過於嚴肅、不懂詼諧的玩笑範本,即使沒有真的說出來,你仍可隱約瞧出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嘴角帶著嘲弄的微笑,彷彿沒說什麼,卻又在他戲謔的眼神中道盡了一切。比置身事外更慘更叫人害怕的是什麼?是無關緊要?不!是誇大其辭?不!是敷衍了事?不!是趁火打劫?不!是雪上加霜?不!是看似遊戲其中的「唯恐天下不亂」者,你會發現看【鬼水怪談】可愛多了,你會驚覺看【絕命終結站2】平凡多了,你會察覺看【搶救雷恩大兵】安全多了。縱然是可怕的幽靈鬼怪,即使是驚險刺激的動作場面,就算是殘酷真實的生死畫面,你卻可以恍然大悟那種【唯恐不亂】者,上演的才是最驚愕、驚恐、驚駭的人性大戲!比起如此者,自身難保或自私自利或寬以待已、
嚴以待人或粉飾太平或欲蓋彌彰者可愛多了,那種看好戲的遠不如「不亂」者的叫人不寒而慄,不是他坐懷不亂,而是深怕天下不大亂!每每碰見此種實例,常常會叫我驚訝的有半天說不出話來,毛骨聳然,背脊冰涼,冷汗直冒。這究竟是怎樣的心靈?這到底是怎樣的心態?這算是那門子的心理?我百思不得其解,比起以此大開玩笑者,我常可體會故作幽默的用意,我卻難以理解【唯恐不亂】者,背後深層的含意或是什麼宗教、哲學上令人摸不透的那一種高深層面?
拋開此類奇景異士外,那天在公眾場合見到了一句庾先生可能會又好氣又好笑的歌名:「情非得已」,好一句情非得已。君不見你只要試著站在公寓陽台咳了幾下,馬下此起彼落的開窗戶聲,你有一瞬間誤以為是天下掉下來什麼神奇的禮物?或是有什麼開窗戶比賽?空氣為之沉悶,現場為之一楞,氣氛為之凝結,你難過的不得了,不該在這個時間這個地點收衣服的。你自責的不得了昨晚冷氣開得太強,怎能不好好克制自已無法克制的咳嗽衝動呢?雖然你懷疑要是抽煙的人怎麼辦?雖然你懷疑要是流鼻涕的人是否就不能買個午餐?是誰說非要發病才能隔離?
我 們 已 經 在 把 我 們 自 已 互 相 與 他 人 隔 離 了!!!
光看電視上對隔離者家人、小孩的異樣眼光,你甚而會疼惜的覺得那還算溫暖呢!忍不住轉台想看大愛台更多光明面的報導,避免你看多負面報導的潸然淚下。卻又在事後不斷回想起那叫人嘆惜萬分的新聞畫面:「我弟不過是買個午餐而已,父母都已康復了,可是…他們不淮我們進入,把我們趕了出來……」
「我弟不過只想買個午餐而已」~~~~~~~~~~~
腦海中又回響著:「這個時候要全民防疾,誰還大聲疾呼講人權?你的人權重要還是大家的性命重要?」如果你不是親眼看到這類的文字,你真的很難相信那是人說的話,那真的是人的同類在講話嗎?我怎都沒看見說此話者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為人著想或角色互換、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室友開玩笑地說只要想看見自動隔離或主動保持距離的神奇魔術,你只要戴上口罩,保証大家避而遠之,現場頓時空出一條道路,相信這招在球場、影院、簽唱會等相當好用,不過可能漸漸地不太有機會讓你隨意隨地實施這招小撇步就是了。撇開某些趁此興起的行業或因此衰落的產業不談,口罩哲學,千奇百怪,耳溫奇景,隔離百態,蔚為奇觀。美伊戰爭、九二一、政治風雲、經濟風暴等算什麼?一場場全民運動正如火如荼開打,只是這盤棋,這場戰,這局賭,走到是步步驚心,打到是魔高一丈,拚到是慘不忍賭。病毒也許不那麼可惡可怕可恨,某些明明可預防,明明可挽回,明明可補救,明明可避免,明明可更好的憾事、錯事、恨事才叫人可嘆可悲可驚!
每次想起愚人船意象,隔離是種群眾的自私或變相的無理?以前無法治的惡病出此下策,永絕後患。現在各種疾病層出不窮,我怎麼老是覺得人為的疏失與錯誤是加速劇、增強丸、導火線、大燃料?何時我們才能體會同舟共濟?體悟同在一船?會不會到最後船愈來愈多?隔離的不是病人,不是愚人,因為需無隔離的太多,或者…是誰隔離了誰?你會不會就是建船隔離自已與病患的愚人?真正的愚人究竟是誰?精神心靈上真正的麻瘋病人又是誰?真正該隔離的果如表面上的答案一樣膚淺嗎?愚人船…漁人船?愉人船?娛人船?餘人船?諛人船?





















----------------------------
行政院文建會藝文部落格
http://blog.cca.gov.tw/blog/pilikang

--
由 Blogger 於 12/06/2012 06:27:00 上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