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sex
標題: [創作] 超展開性系列-「你說謊,人性惡」「是」
時間: Sun Jun 17 11:29:27 2012

女霸無相天正驚慌失措被侵犯之際,在那千萬分之一秒內,她瞥見神聖的白光。

「救我。」無相天哭喊。
「沒有人可以救妳。」聲音聽來無比溫暖,光亮看來金黃溫柔。

「神呀!救我!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的。」無相天忍著第一次的劇痛,並持續著。
「妳創造了妳的實相,沒有人可以干預。」光輝持續閃動,似有人形。

「救我!好痛!為什麼?這不是真的。」無相天一次次忍受穿腸式的透入,痛徹心扉。
「妳在睡夢中,只有妳自已願意醒來,才能醒來。」神奇的光影,閃動不停。

「你是誰?天使?神佛?拜託,救我!我知道只要敲門就可以得救。」無相天絕望。
「如果干擾了妳,就代表上主相信妳的夢是真的,但這只是幻相。」人影漸明朗。

「可是這太逼真了!不停地穿刺,我快死了。讓我死好了。」無相天尖叫。
「正是因為妳這份想死的心情,創造了這無間斷酷刑,除非妳改變信念。」聲音說。

「我沒辦法停下來,好痛!真的好痛!這些不是我願意的。」無相天狂叫。
「這是妳願意的。」人臉浮現,是無比慈祥的笑臉白衣長者。

「我不願意呀!沒有人願意呀!誰會願意呀!」無相天忘了是自已走進這個房間,無
相天也壓根沒空想到她是自願或者說強迫主辦者給她報名的。
「妳把力量交給別人,交給神。妳聲稱自已是軟弱無力。」白髮長者輕聲說。

「停!停!停!佛祖呀!上主呀!守護天使呀!誰都行!救我!」無相天聽不進去。
「給了妳機會,但妳不願聽。妳會繼續否認三次,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白髮老人搖
搖頭,周圍的氣氛卻始終有股聖潔無比的光芒,突兀的與這不停流血的施虐併行。

「什麼世間是美好的,什麼人性本善,什麼光與愛都是騙人呀!」無相天此時此刻一心
一意只想脫離這冷酷的性虐無間地獄,在求助無門的狀況下,不斷嘶吼著。
「沒有人逼妳,也沒有人能深入妳的幻覺遊戲拉妳,因為那不存在,不存在之物若當真
地解決與克服,只是加深它的固化和實化,但這是神不可能去做的事。」光影在一陣大放
光明與急縮變暗的變化後,成為一個固定的神像,卻又因著無相天的信念時而變換觀音、
時而轉變基督、時而幻化媽祖、時而幻換大天使、時而只是一團銀河系光暈。

「救我!真的好痛好痛呀!」無相天無法理解,為什麼她的求助卻只是換來更猛裂的撞
擊,不只前庭後院,連心都像要被狠狠攪碎洞穿。
「妳正在加速創造實相,當局者迷。」不停變動面目的神秘光團回答。

「你為什麼就只是看著我被施性酷刑卻只是在說教?」無相天擠盡所有力氣。
「感受妳內在的光與愛,深入感受它。」光圈的光變換或白或黃、或藍或紫。

「我恨你!什麼神?什麼佛?我都這麼痛苦了,你還在滿嘴愛與光?」無相天咒罵。
「太一的愛永遠與妳同在,感受祂!真真切切的深入祂。」光團或金或銀、或紅或青。

「停下來呀!拜託你停下來!造物主是愛我的,造物主是愛我的。」無相天覆誦。
「妳並不相信,妳沒辦法透過撒謊來成就實相,妳騙不了妳的心。」光環或灰或橙。

「好好好!我相信!拜託你,我到底要怎麼做才會停下來?」無相天沒有辦法。
「妳並不能欺騙自已來交換條件,是妳發動了阿鼻地獄。」光罩或黑或綠。

「嗚~~~救我!救我!好痛呀!」無相天痛到無法思考。
「不斷說著痛,只會讓痛更痛,因為妳承認了痛的本身。」光芒的聲音迴盪著。

「你跟本不了解我的痛苦,你只是看好戲!哈哈哈!」無相天怒極反笑。
「沒有人或外力強暴妳,是妳正在強迫妳自已。」光漸暗了下來,似乎也無力。

「就是你!你是妖魔鬼怪!我的靈魂給你,求你停下。」無相天寧願出賣靈魂。
「沒有惡魔或加害者這回事,妳在鏡前看到的是自已。」光又變得力道十足。

「我為什麼要體驗這個恐怖的實相?」無相天靈機一現。
「是的!為什麼?」光輝之中走出手持武器的天使長。

「我不想呀!」無相天還是不相信是她自已創造的。
「只有妳了悟這一切都是妳創造的,這幻相遊戲才會終止。」天使長比了她一下。

「是我創造的?難不成我創造殺我的人?我就是那性犯罪者?」無相天怎麼都不信。
「外面沒有別人。」天使長的聲音不斷擴大。

「你為什麼見死不救?」無相天緊握手掌,咬牙切齒。
「當妳已經在戰場了,當妳正在事件發生的當下,當妳甚至正在這苦刑的當口時,妳
唯一能做的是什麼?」天使長說完變換成笑面佛。

「祈禱?把自已交出去?神呀!求求您幫幫我吧!」無相天雙手合十。
「為何求神?」笑面佛摸著自已的大肚子。

「我為什麼怎麼講都不對?」無相天企圖雙腳合緊,卻無力抗拒。
「什麼是對?什麼又是求?」笑面佛撫摸自已的下巴。

「我好恨!我寧願是你來體驗這痛苦。」無相天想用雙手擋下那猛刺卻突勞無功。
「神就是妳,妳就是神,佛就是這痛苦,痛苦是不存在,不存在就是存在。」笑面佛愈
來愈大,像是原來的十倍之多。

「這些對我的處境有幫助嗎?你只是冷冷的看而已。」無相天開始懷疑這是魔物。
「幫助妳,象徵妳是無力的,妳是需要被救的。」笑面佛又縮回原樣。

「我真的需要幫忙呀!救我!我交託出去了,拜託!我信任主呀!」無相天急忙回答。
「當妳這麼說時,妳並不那麼相信,妳仍然緊張和害怕 」笑面佛縮到十分之一大小。

「停下來呀!」無相天感到在某些片段她不專注下半部的劇痛時,在那個片刻之間她感
到一陣輕鬆,就在她稍稍挪開注意力甚至只是用心聽笑面佛的話時,會有那麼幾秒或是更
少的時段,她忘了痛苦,或者那性暴行已暫停還是消失了,可是她一但企圖往下看或是又
想起來時,只是愈來愈倍增那苦痛。
「妳做得很好,擴大那清明的時刻,把注意力放在感恩和那留白。」笑面佛回到正常大
小。

「我為什麼還不昏過去?」無相天想找回那千萬分之一的「假釋」片段,那百萬分之一
秒也好的「暫停空間」的休息,可是她又期待永遠醒不過來。
「醒就是夢,夢就是醒。真正醒來才能真正的醒來,否則昏仍是昏,幻依究幻。」笑面
佛像是看透了無相天的打算和想法。

「你會有報應的!惡有惡報!善有善報!」無相天懷著怨恨的心詛咒著,卻感到連身體
上半部也被多雙無形雙手捏著,或是掌摑或是拳擊,或是強拍或是拔髮,甚至無形無影的
長狀物也在喉部來回抽插著,吐不出來又吞不進去的作嘔感讓她講不出話來。
「誰是施暴者?誰是那受罰者?誰又是決定的審判者?」笑面佛意味深長地嘆了口氣。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無相天打算認錯,她說不出話
來,只能強忍胃酸與怪異口感,在腦海中發出求救信號。
「唯一的罪是無知。」笑面佛雙手合十,眼中盡是慈悲。

「好好好!我無知,原諒我,原諒我吧!停呀!」無相天愈是這麼在腦袋中想,外在的
施虐更加大力道與加快速度,痛楚卻異常清晰。
「恭迎地藏菩薩出獄!」笑面佛搖身一變為地藏相。

「啊…」就在無相天血流成河,彷復痛到極點,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她腦海一片空白,
心中那某個沒有任何思緒的片刻,奇蹟發生了,下半身的施虐已停,上半身的施暴也消
散。
「無被救助者,無拯助者。無受害者,無施害者。無罰也無罪。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地藏菩薩的聲音像空谷回音,餘音不止。

「沒有人可以害我,也沒有人可以救我。我不能害任何人,我也不能救任何人。沒有
人可以被救,沒有惡可以被消滅。我就是那惡那善,我就是那昏與醒,我就是那護花使
者與摧花惡者。我是那天堂與地獄。」無相天恍然大悟。
「照見五蘊見空,渡一切苦厄……色不異空,空不異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菩薩
轉身飛逝,無相天好一陣無語。

無相天望向四面八方,空無一物。心想著萬紫千紅的極樂花園,不到一秒的時刻立即
出現,轉念一想有可愛的小動物,隨即現出小羊、小貓、小豬、小鳥、小馬等數以百計
的生物。她覺得略多就順勢抹了些數量將之退場,又動念是否肚子餓?卻果真肚響大作。
轉換觀念不餓亦不飽,沒有空腹感也沒有過飽感,身心舒暢。她想著是否該出現一個帥哥
來陪她,搖了搖頭,大笑三聲,她知道此時此刻,她要陪伴自已。

--
[m[1;37m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你曾努力多久並不重要。而是你目前還在努力嗎?那才是重點。P.182
(與神對話)
口 亡 ﹁ ┼─ ╯┼` ┼─ ◆
力〢 心 丁 ╯月 才 〤 ╯|土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
由 Blogger 於 6/16/2012 08:30:00 下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