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story
標題: [中篇] 神話傳奇首部曲第一章【龍天開創寫世話】
時間: Sun Dec 25 14:08:52 2011

神話傳奇七部曲首部曲
第一章【龍天開創寫世話】共3461字
「前言」

寫在之前
準備開始
若有其人
或屬巧合
若有其事
未必雷同

這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
獨創的文體
融合日記體、小說、散文、書評
與其說架構在空幻的立場上
不如說是配合時事、人生、生活的現實小說
可以什麼都有

寫盡人生
結局未定
寫遍心聲
結果未知

或許早已天注定
也許直至天荒老
是為初始

早就不是了
不是什麼?
想寫沒人寫過的
偏偏不可能
又偏偏可能
創作一個人物
那個人物寫他自已
卻不知上面有人在寫他
高超的技巧
他寫的人物中又自行在寫作
無人能解
無人能跳脫出輪迴,是悲否?或是命運?
於是不斷巡,不斷還,無止盡,像泂,像圓一樣又像螺旋。
到底有幾層?數不清吧?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無解?
要開始了
旅程
正要開始
你以為是你在寫你自已嗎?
你以為你是你的主人?你創作你筆下的角色嗎?
也或許:
剛好相反,
也或許
上面也是個無止盡的方程式,一山還有一山高,更上去永遠沒完沒了

可怕嗎?
也未必
到底是什麼影響了你的想法?你的寫法?
第一人稱
第二人稱
第三人稱
全人人稱
混合
誰寫過誰沒寫過?像詩又像冗言,像小說又像散文
可以是一又可以是二
可以是三又可以是一
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可以是和不是
敵不過一句
「可是呢?」
那又怎樣
故事還是得繼續
旋轉木馬還是轉下去 ,可非電視喔
六道輪迴還是輪下去,可非小說喔
非小說,非漫畫,非廣告,非非小說

是頁數我在寫?
還是我在寫頁數?
我之上
是否是我?或我之上在寫我?
我之下
是否仍我?或我之下被我寫?
不知,不得知,分說,不由分說
詳情不可能解

【序】
分不清的事實,醒來是夢,入夢是醒?
【楔子】
一陣陣尖叫求饒、淫笑怒吼此起彼落,諷刺的是
在這大城市中,人來人往,人們紛紛趕往他們的目的地
對周圍發生的人間慘事不為所動。
光天化日之下,歹徒肆無忌憚。
人群的眼光只注視他們欲前進的目標。
偶爾幾道好奇的眼光投射隨即取而代之的是旁人覺得大驚小怪的眼神。
是怎樣的冷漠與事不關已?
又是怎樣的背後更驚人的事實隱藏著?
猛然,小龍,一個年僅十歲的小孩,大叫一聲:「媽~~!你看他們!」\
母親狠狠打了小龍一巴掌暗示不要多管閒事,隨即快速將小龍邊拉邊拖遠離現場……。

【第一集 旅程啟動】
天際,水上,連著一道模糊難辨的界線。
街邊,似乎隱隱若現兩個人影。
「開始啟動輪盤,迴轉之輪了。」其一曰
「未完的旅程,無盡的任務,待續的進行式。」另一答

另一個時空
遠處,烽火連天,近遠,燒殺不斷。
人間的煉獄。慘叫聲、殺伐聲。似乎…也雜夾著惡魔的笑聲。

又一個時空
天界,第一天界,守門神木龍眼睜睜看著凡世發生的一齣齣慘劇不為所動。
陰泉,第一地獄,守獄鬼木魔眼神藏著耐人尋味的深意望向天邊,看向地上。

二十年前…
小龍之父龍神四聖首化胎變體,投身龍魔戰場。
第一百零七代龍魔創立至今,龍魔戰場埋葬了多少英雄豪情壯志,
「戰過戰場,方登方界」
「過」是指通過,勝出。這樣的人才有資格登入天龍方界,
據說,
數百年來,能踏上方界的精英只有數百人
能通過的不到五十人。
有能力再挑戰成功「惡龍大陸」的不到十人。

【實況轉播】
龍天華,凡人,挑戰龍神『四聖首』。
一開始龍神就使出龍幻戰術,使龍天華陷入迷幻。
龍天華倒地不起,只剩精神意志力苦撐。
夢中,幻中,他進入了童話世界。
扮演著自已不知道的身份,踏上看似永無止盡的路途。
遙遙無期,永不結束……

【虛擬實境】
龍天華是一條小蛇,一條被丟棄在路旁的小蛇。

他不身為一條蛇有什麼不對,他不認為甚而沒想過有別種可能性。
眼前,他只注意到,他快死了。快餓死了。
一條餓得前胸貼後背的小蛇。
路旁,日光,樹下。
行人,夕陽,小蛇。
路人看了一眼,這一眼帶給小蛇龍天華一道契機。
「我應該會獲救吧?」龍天華心裡這樣想著。
他沒有考慮太多的不可能性與不合理性。
緊接而來的是一次又一次叫他心寒與絕望的場景。
旁人,無視。路人,冷漠。行人,走過。
一次又一次。如果這時候,有個頑皮的小孩子拿石頭丟他。
他也不會感到更遺憾或是驚訝了。
一切…的一切…
似乎都已將結束,結束在這忘了自已原本是誰的「蛇的一生」之中。
一條路邊的蛇。
剛被大石砸過,血淋淋已不足已形容蛇的心之碎裂。
他開口說話,但卻不感到驚奇。
彷復死亡來臨,一切的奇異都不再令人感到不能接受。
龍天華很訝異自已仍有痛覺,他一直感到有些不對勁。
但究竟是什麼不對勁他也說不上來,那種奇怪的感覺比臨死前的清明與曠達更叫人
無所適從。
但龍天華無所謂,他既感到一切是那麼地不合常理卻又有說不出的坦然和
習以為常。


他期待有人能來告訢他這一切,他呼喊著天空,天神,命運。
他不對自已有此能力感到懷疑,這甚而似是內化為再正常也不過的求生本能。
生命,
即將,




的消失。

血,似乎已流盡。心,似乎,已不再跳動。
從來就不為自已身為蛇而感到不耐或厭惡。
直到今天,有可能,在死前。第一次,
開始懷疑甚而是強而有力的堅決否認這不是自已原來的樣子。
然而死前剎那的智慧靈光很快地就被外來強大的阻力蓋過。

「龍天華,第一百零七次死亡。」
聖龍使者拿起無形的筆在「龍之命譜」畫下一道又一道的記號。
看了龍天華一眼,隨即將其靈魂提昇至下一層次。
然而,此層次又是個怎麼樣的冒險與經險?
龍天華的靈魂體化身為一道光。
他問,他甚而不用開口就能表達自已的想法。
他只是想,甚而懷疑自已是否連想都不必想就能讓對方在他說出前預知其想法?
或者,又或者,

這一切的一切,早已發生過?
來不及深思下去。
龍天華的疑問與不安傳道聖龍使者心中。
聖龍使者心念轉動,幾乎在第一時間,甚至是快過時間,超越時間,突破時間。
在他還沒問問題之前,答案竟早已存在???
龍天華的心中自發一股對話。
或者說,這一切的一切竟是外來的神力在其腦海中作祟?
「我還要重覆這樣的輪迴多久?」
「永遠,比永遠更長更遠的永�。」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龍天華吼著。
「這一切都是我們,不,你,我,你們,我們,自已自願的。」
「…………」龍天華無言。
「這背後還有更神聖的目的與使命,究極真理是你所無法了解
或者暫且不能、不願、不想了解的。」
「為什麼?」
「你只是忘了,而且…你忘得很愉快。」
龍天華大叫,他想突破這一切的空間。
就算這不是實質時空,就算這只是徒勞無功。
他要掙扎,他要擺脫,他要結束。
他絕對不要再回去當蛇了。
他不要再任人宰割了。
一股強而有力的精神力量將龍天華重新拉回了龍魔戰場。
四聖首看了看他,眼光竟帶著稱許的意味。

他說:「還不夠。你還沒有真正的『記起了』,回去吧!」
龍天華以不可思議的神情望著自已逐漸失去的肉體,
他不甘願,但一切發生的太快,他來不及。

於是…一場又一場的神話、傳說、傳奇、童話、仙話、鬼話又開始了。

【童話故事】

龍天華不知自已身在何方?現在何處?甚至不知自已是誰?
他只隱約記得一句話:「別忘了你是誰?」
眼前是什麼地方?像是童話世界才出現的場景與顏色。
充滿了童趣的景物充斥著。
當下,一個蹦蹦跳跳的老兔子對他開口說話,全是他所聽不懂的語言。
龍天華搖了搖頭,就他所知,這是另一種形式或是超越他所學的言語,
也有可能是土語或是早已消失的古代語。他會當今世上重要的各種外語
和數十種方言、土語。但就是不懂這種語言,他之前正在學習手語和唇語。
老兔子看了看他,也搖了搖頭。伸出一隻手指將他變成小孩子。
龍天華雖然在變成小孩子後聽懂他所說的話但對於自已變成十歲的身材相當莫名其妙。
老兔子說:「沒辦法,你失去了童心,聽不懂童言童語,無法體會童趣。
接下來的路你一定要記得一句話:『別忘了你是誰?』永遠要記得你本來如是的樣子。」
龍天華脫口而出:「什麼意思?我本來不是這個現在的小孩子蠢模樣,快給我變回來。」
龍天華還來不及尋問為什麼他也會講這種語言時。老兔子就帶著神秘的笑容當場消失。

「就這樣不見了?天!我是在作夢嗎?怎會憑空消失無蹤?」
龍天華忘了在這之前憑他的神力也能做到,他更忘了在這以前對他來說司空見慣。
現在的他,模模糊糊,不知該走向何處?不知該做些什麼?
「我好像忘了某種很重要的東西還是什麼不能忘的事情?」
「唉~~~~怎麼老是不想不起來?到底我忘記的是什麼東西?我忘了什麼?」
腦袋愈想愈是回想不起的龍天華,只好漫無目的的一直往前走。
一直走,一直走,他不知道自已在幹什麼?直到走到一個懸崖邊。
他猛然停住。
一眼望去,懸崖的對岸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
往下看去,懸崖的下面是難以測距雲霧密布之處。
往後看去,身旁別無去路,身後別無它路,身前唯有死路。
他想想,他猛地抬頭往上看,赫然驚見他自已在往下看!
就像是在他的頭上有一片大鏡子,或是水面,反射出他自已的倒影。
他往上看的同時發覺天空上的他在往下看,而天空之上的時空儼然是天空之下的翻版。
龍天華看了很久,索然無味。
與其原地不動,止步不前,不如試著往前走。


--
[m[1;37m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創意文案、影評、旅宿美食神秘客、文字工作者、
自由約稿部落客、多元化文藝寫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
由 Blogger 於 2/25/2012 07:13:00 下午 張貼在 誰思賽斯(seth)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