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番外篇 30《同時肯定我選擇的空間與忙碌》

 

賽斯說你要直下承擔的那個東西,對!每一個狀態都是你的選擇,我有空的那個狀態也是我選擇的生活,當那個狀態有人用一個比較世俗的說你是有空的、你是有形的、你是怎樣的,和一種理由叫你去幹嘛的時候,你要知道是我選擇要過這樣的生活,而不是那個生活需要被放在社會價值裡面來評判跟比較,因為比較閒所以你去幹嘛,因為你們閒閒啊!所以可以常常回來,但是我們閒閒是由我們要過的生活,不是為了常回來。實相是我創造的,每一種當下生活模式都是我選擇的。那個時候我先回來休息,我爸去叫我載兩個子,姪女,我就想說我的時間空下來是睡覺用的不是為了在兩個姪女。他不是在一個社會脈絡裡看起來是勇氣跟堅持,不是,他是一個信念。我會一直講說沒有勇氣跟堅持這件事情啦!信念,因為有信念你根本就不用有勇氣呀!如果你要勇氣就表示你還不夠相信啦!勇氣是信念之下的行動而旁邊的人在描述的,勇氣是旁邊的人在沒有那個信念之下看到你怎麼能那樣子做?我太太先接起電話,她說前幾天才載過一次,那這樣子是不是變成都要常常載?我說妳有點被自己投射的未來嚇到了!你只需要在當下回應要或不要就好了,你要回到一個當下你想載就載,你的載或不載,其實不會影響你後面的行為。可是如果你相信就會,你不用為你件事情設立一個規則來綁住自己,我們已經成熟到可以在每個當下做回應。

 

你認為休息是不可以的,就會有人來找你。反過來是說甚至你都不覺得你可以做這樣子的選擇,休息的選擇或者另外一種生活形態的選擇,生活形態不是一般人或這個社會認同有意義的,你就會吸引那種有要求的事情,你是會沒有辦法拒絕的。能不能接受就在於你有沒有釐清這一些觀念,我就是值得、本來事情就是要輕鬆做才對,那你如果不覺得是這樣你當然就不可能有那個機會去享受那些東西。你就會去選擇一個好像看起來比較忙的、不會讓你看起來閒閒的東西嘛!

 

如果你夠清楚你就會知道就算是重要的他人,他也是在配合演出。以後我們不再看癌友有沒有康復了,我們就是要讓他們認識他們自己而不是要讓他們康復的,我一直在講實相是重要的但是他比認識自我來講還是其次,身為某一種團體或機構我如果要幫你當然也是要先釣你進來啦!就像我們騙小孩子要拿糖果給他,可是我們要他做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我相信的是人終究會了解他自己,那會好是順便的,不會好也沒差。你會說他是失敗的嗎?可是他沒有好!你懂我的意思嗎?他只是轉移焦點,我們還是有機會遇到他,作夢也可以就像我們上次講的離開這個團體不代表他不見,他只是沒顯示而已。

 

每一個所謂新的掙扎或苦痛裡面,他其實都是你的成長和暫時性的信念沒有變化過來。那通常也是這樣子的歷程讓我們轉變可以有不同的看待方式。不一定是要怎樣的狀況才代表外在的心靈的豐富,我們看待現象的方式也有了不同的觀點。當群組的人不那麼注重物質實相的焦點的時候,他就更知道有其他的展現,有些人就很會物質實相的操作,有些人就不會,可是他可能在夢實相是很厲害的。重點都還在是我在這表現的過程有沒有更認識我自己。

 

我會那樣看但是因為我的舊信念,都不會單純的只是怪罪外面。外相就是內在的實相。如果你相信你做的事任何事情都可以增益這個宇宙,你就把這場仗打完。通常會跟你成為家人或兄弟姐妹的,通常不是有緣跟愛而是相反,是因為恨。同樣的家人其實不是因為愛的結合,是因為怨恨而沒有辦法解決,那最深的是什麼?就是雙胞胎。家庭就是最大的道場好其實這是最恐怖的一件事情,你最大的仇人下輩子都變成你的家人。真正好的家人,已經解決的,反而會分道揚鑣。

 

之前不是有一個學生講說:polo老師你要好好活著,我實在不太相信人只要做自己想做的事就能成功,你要好好活著,我比較有信心可以往前走,所以你要好好的活著。」

 

沒有完成的意義就代表我沒有做好,就你來講你可能會定的一個就是以目標為導向,我盡量把它完成,讓我有一個期待更相信就是說就按部就班,把所有該學的該做的都做到。所以賽斯有句話:「我現在想要的生活,都是我一度傾全力想要過的。」但是我可以改變了,改變的方式就是我不用那麼辛苦或做到那麼那麼酸痛也可以學到很多,這個新的信念一進來,這樣也不錯讓我們看到那個變化的歷程。後來我們都了解發生那個事情所造成的結果其實都是我們要的,他如果痛到不能做那就是他要的,他要的就是不能做,可是他就會說沒有呀!其實很想學很想做。

 

我們不能站在懸崖上面說:「起來喔!爬起來!你怎麼都不爬起來?」聽他講,聽他怎麼理解這件事情,請聽、同理,然後把故事挖出來。賽斯觀念的繩索進到地獄,然後再隨著那個繩索爬出來。所以不是一直站在那個懸崖口說起來起來,不能跟你一起走,因為他還在下面,相對來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