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的這種報紙做了一個明確的服務,那是不該忽視或草率地譴責的。

它們的確打開了許多否則不會付出注意力的人的眼睛。尤其在種族問
題裡,它們完成了一個偉大的心靈服務,因為它們在否則不會涉入的人們
那方面,喚起了深刻的、創造性的、建設性的情緒。而這些建設性能量有
助於改善那情況。

無法用假裝將這種悲慘的狀況排除人類存在之外,也不該如此。但在
你的例子,你是覺知人類對人之不人道的……。但你必不可讓這知識像座山
似地壓在你身上,以致你被釘在底下,而你的能量被吸走。這是你必須警覺

的危險


在所有人之中,你該覺悟,當對世界問題之有效的關懷變成對世界不
公平的一個執念時,它消滅或威脅消滅所有個人的樂趣時,那麼,問題就
來了。因為,享受是個武器。到一個很大程度,有喜悅能力的人,能夠改
變他的世界。喜悅也並非一個軟弱沒骨氣的白痴。其背脊骨比苦澀要來得
強壯。

喜悅是行動的肌肉,而沒有它就不會有行動。

基本上,這對人類福祉的關懷的確是個美德,但過渡耽溺其中,變得
承擔了最不幸的可能性。在此,我要的是平衡。別跳入無知、懷疑與不公,
以致你什麼別的都看不見,也非對它們閉上眼睛。但在你內必須有個這些都
不存在的地方,否則,就其與自我的連結而言,內我的自由將被阻礙。

「賽斯早期課」第三冊講義
P.103-106

-----

第一百四十三節 一九六五年四月五日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