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番外篇34 《外化的矛盾與明顯事件下的迂迴目的》
完整語音檔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1
 
摘錄by胡愛晏:
 
你覺得不夠或覺得很多,那其實一個數字上好像也不太能夠代表你真正的感受。
標籤也好,證明你是OK的,它其實不會讓你完全覺得OK啦!勞保或健保的所謂
中低收入戶或者說你每年賺的如果沒有比你的比如說全國的平均或者不到達二
倍,或者只是一點五倍或一倍,你就可以減免,對不對?可是你去辦的時侯,
他把你祖宗八代有關的財產都列在一起嘛!然後就說你是不合乎那個標準的,
所以我在講的狀況是一個是我們可見的,感覺不那麼合理,比如說躁音,比如
說食物裡面有沒有毒性的物質,比如說台灣人每人薪資是五萬六,你相信嗎?
這是國家講的嘛!比如說我們國家的GDP是多高,所以我們應該是很幸福的,
後來你會發現把這些所謂人的感受的標準外化,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家是什麼?
不丹嘛!他們的平均所得不到一千美元嘛!那些外化的東西給了很多人在面對
這樣的情境裡面,有時侯是一種無力感,有時侯是有力的假象。比如說我們講
經濟數字,看起來經濟環境變好了,可是痛苦指數好像也是增加的。明明就是覺
得躁音很大,他跟你說測不到或者在標準之下。有些是社會現象,有些是個人的
生活狀況,那個人的生活狀況變成是我們通常也會受這些評判的影響來評估自已
的部分嘛!公開的、私底下的一種界定,合法不合法,數值超過、低於多少的一
種界定。那種界定變成我們必需算多少才夠,做事只要在那個範圍,你就不能說
我就對了。我如果落入一種外化的標準的時侯,就算你覺得不可以,你賺的錢不
夠,只要國家的平均國民所得是五萬六,那我就是做得很好了。可是後來你會發
現,不問蒼生,問經濟的時侯,到時侯你會變成在努力那個數字。我不可能讓每
個人表達他的意見,經濟滿不滿足,所以我用集體的數字。增加數字的好看,我
的政績就出來了。他會變成數字多就快樂,有些是數字少比如說體重。它其實都
指同樣的意思,那個本質或機制是一樣的,到後來不是直覺的感受,而是開始對
於那種外化的數據或者講法,認同那個東西了。而那個東西好像比我們實質的感
受還要重要。可是那個還只是認為而已。
 
女學員:「聽許醫師說有志者事竟成,可是我們在團療的時侯又說不要這麼努力呀!
不要那麼認真呀!那有志者事竟成怎麼辦呢?」
 
polo:「不要有期待呀!Where there is a will, there is a way.你有那樣的意
志就會跑出那樣的實相出來,可是意志對自我來講不一定是好事呀!我說意志的
內容啦!你覺得那樣的東西一定這樣子看待,或那樣的東西一定這樣子達成,它
對自我來講不一定是好的。感受上是好的啦!但對靈魂來講,你怎麼搞都可以啦!
因為它要的是那種覺受,它並不會在自我的人格升起之前去判斷那個是好壞?對
它來講其實是不同的覺受。」
 
polo:「許醫師的那個脈絡裡面,你想要做什麼一定可以,然後在癌療裡面,你可
能遇到的狀況是你不用那麼努力也是會達到目標。你可能在談的是『那個意志是
不是努力的意思?』不盡然啦!我昨天就領悟到一件事情,努力是一種行動方式,
可是如果你把你的不動當成是一種努力呢?我昨天跟一個個案在談,他想做一件
事情,可是他又覺得做一件事情會怎樣怎樣,所以他不想做。然後我們在談話的
過程,我就靈機一動,有沒有可能?我們還是要那個東西?對他來講,行動了,
他又擔心那個後果;可是不行動又怎麼去回應他自已想要的那個部分?所以他變成
陷在一種兩難,那我就說衝突一定是幻相,那我們要怎樣把他搞成魚與熊掌都可
兼得這樣?我就說會不會我們還是同時保持著?因為他不是說算了!我就壓抑我
的想要好了,因為我也不能動。或者我也不壓抑但是我又不能採取行動,所以那
又是一個困境,我是說我們讓這二個都可以同時被執行啦!我們在心態上就接受
自已我們想要那個啦!那行動呢?我們要對我們想要的東西採取行動,好,騙術
開始了。我們聽過決定,做事情做決定,然後要你做決定,你就不做,對不對?
後來你就會聽說不做決定也是一種決定。確定喔?上勾了,那不行動是一種行動
嗎?陷了更深了,對不對?如果不行動也是一種行動,我為了要那個東西去展示
我的行動,那就表示我有在做了,對不對?爬不出來了!好!那我可以不可以用
不行動的方式來努力?」
 
polo:「我其實可以採取任何我想要的方式來達到我想要的成功嘛!不一定成功要
用什麼方式,那如果成功不一定要用什麼方式,那我的存在、我的行動不行動都
是代表一種行動。那我會不會成功?我不是不想動,我是懶得動,所以我用懶得
動的方式去代表我的行動,因為信念會創造實相,一件事情要能達成,我要的方
式是輕鬆不費力。那這二件事情,你接在一起講,你要怎麼做才對?你多做一點
都不對。」
 
女學員:「不是事情少的時侯趕快做?」
 
polo:「事情少的時侯趕快做,你暗示了一件事情很多的時侯我會做不完嘛!」
 
女學員:「會累積呀!家事就會…」
 
polo:「對嘛!」
 
女學員:「它不會因為你不動它就…」
 
polo:「不會!你就會逼迫另外一個人受不了,然後去做嘛!那當然那個受不了的人
可能也是你自已啦!」
 
女學員:「對呀!」
 
polo:「那這就叫做以不變應萬變的意思嗎?有點像,但是不太一樣啦!那在回到有志
者事竟成,有志者,他或許在談的不是一個行動上一定要怎樣子做。而是在意志上你
能不能確定這件事情的發生?或我會不會相信啦!那講到這裡,大家就可以聯結到信念
的問題嘛!我是相信它會發生的,我是可以規劃未來的,但是我並不去擔心之後要費很
多的努力呀!要做很多的事,然後可能會遇到什麼阻礙?我不去做那樣子擔心的設想而
是我有一個藍圖,有一個相信,那邊會存在。那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了。所以賽斯會講
說對!有藍圖,有一個成功的想像,有一個未來的規劃是ok的!並不是說你完全不要有
期待、完全不能去做事情這樣子才是對的。因為人總會很自然地去想未來的狀況,所以
你可以規劃,但你並不需要去投射一個擔心,因為你投射擔心跟你在規劃是同一件事情
嘛!是同一個機制啦!都是在對未來的一個想像。那我們已經知道所謂對未來的想像,
它其實不是客觀的演變而已,而是跟我們自已的想像會有關係的。所以你可以選擇擔心
,用擔心的想像去描繪未來,那你會知道未來的情境嘛!那你也可以用規劃的方式去描
繪未來,它兩個都是用想像的方式,只是感受上一個是擔心是比較會規劃出有困難的未
來的歷程;那一種計畫未來比較是未來可以怎樣、可以怎樣,比較雄心壯志也好,比較
快樂的規劃也好。所以它兩個東西其實是一樣的機制,都是由我們現在去描繪的。那
我們之前有談過,其實你在想像跟規劃,它就不只是想像跟規劃而已,它其實是讓你
在某一種次元上已經經歷過了,只是它沒有強烈到變成物質實相的一部分突顯出來。
所以我們規劃完其實已經在某種層次上走過一遍了、經歷過一遍了,那我只是把我要的
那個再加強信念也好、我的情感、我的行動力,讓它變成一個所謂實質的未來。」
 
 
 
 
問賽道 番外篇 34《番外篇034:外化的矛盾與明顯事件下的迂迴目的》(下)
完整語音檔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1
 
polo:「它其實已經存在了,你想的它就已經存在了。有點類似我們在描述我們每一個想
法有一個思想形,我們對我們的身材、對我們要創造的事件,它都…你一想它就存在了。
那接下來只是把它壓縮到或者讓它所謂可以進到物質實相或三次元的空間。ok!所以,
對於有志事竟成跟不需要那麼努力,我覺得是沒衝突的。但你如果把有志者事竟成…
因為我們以前接受的觀念是要拼死做,可是拼死做後面是支撐它拼死做的信念,只是這裡
有二個,一個是相信會達到,相信一定可以,而且是這樣子努力就可以。你並沒有你想像
的那麼努力,一個是在沒有努力的時侯並沒有更糟,你能夠在傾聽同理的過程,去收集他
很多的背景和資訊,然後你可以用他的背景資料去協助他看見『他描繪出來的地圖不全然
是他真實的狀態啦!』或者他記憶中的過去、他描述的故事,你讓他的故事是更多元的、
更豐富的,不是只是他想的那樣。賽斯講的,他在那個信念之下回顧過去的時侯,其實你
會把跟那個信念相關的証據抓在一起嘛!所以你要是可以協助他去抓到『跟這個信念不
那麼相似的狀況』那至少就可以讓他知道說他想的脈絡或者他描述的歷程不是只有他說的
那些:『不能成功的歷程』、『做得很累,什麼都得不到』,沒錯!很多人都會害怕說我
都努力成這樣都還只是這樣子,那我怎麼還能不努力?那我用我的個性,我就會想說好呀
!那你就做到死吧!因為同時他會這樣跟你講,他也努力到他的盡頭了啦!他其實也不能
再怎麼樣了啦!所以你要不要試著另外的方式跟另外的想法試試看?因為在這樣的信念之
下,它是死路的。他其實是相信努力才會成功,可是他又相信努力不會成功,所以才會有
那個情境。因為很多他如果是單純相信努力就會成功的,然後他相信他會成功,那他也會
成功,只是他留在一個限制性的信念是他要努力才會成功。或者說要很努力才會成功,但
是原則上、基本上發生的現象是他還是會成功的。」
 
polo:「那通常我們遇到這個協助的對象,我們這麼努力都沒有,他相信他要這樣可是他
又相信他不可以成功,當然不相信可以成功那個部分可能可以去探索到他並不覺得他可以
他覺得他並不夠好,或是不能做到的那個部分。其實在這樣協助的過程是讓他看到,你
走到一個盡頭了啦!那你現在能夠做的也就是試著另外一種方向,但是在做這些建議之前
其實都是去建構你跟他的關係嘛!建立你跟他之間一種信賴,然後他可以…因為在你傾聽
他的過程,他覺得你是夠了解的。這樣你就可以把有志者事竟成,好像要很努力的這個觀
念從你既有的擴充掉,很努力的做,它只是所有行動中的一種作法跟方式。所以那個行動
沒什麼用,他是相信,他也是很努力的灌注,採取行動去做,讓他的生活變好,可是他最
終是沒有成功嘛!我們倒推回去,他相信要這樣做,所以行動這樣子做。可是他一個內
在核心比如說他覺得他總是倒楣的,他覺得他是不可能會有成就的,會有其它的信念同時
在這裡面運作啦!」
 
 
polo:「我怎麼可能想信我隨便做就可以?我覺得隨便做,對我自已成功的誠意不夠啦!
我沒有辦法說服我自已啦!我覺得應該至少假裝有在看報紙找工作,對不對?不要連這
個動作都沒有,剛畢業其實也不知道幹嘛?然後就想說就這樣,工作自然會找她,然後人
家就說你女兒吃飽閒閒呀?要不然來我公司上班!你懂意思嗎?你就會希望說,你畢業了
至少也出去找二天,報紙拿起來加減看,對吧?不然也要做一個給父母安心一下,你這樣
每天坐在家裡打電動,『母呀!你不知道我上網在用104?』就是我們在對話也會希望展
現那個誠意,可是其實那些展現的誠意都涵蓋在一個信念裡面,我好像要做一些什麼,才
能榮耀我那個目標啦!我們在協助個案,他常會用他的信念在說因為你比較幸運、因為你
比較會講話、因為你有去上課、因為你怎麼樣、因為你長得比較看好。它不在於這些行動
多了什麼或少了什麼,而是在於我相信什麼?就是在那樣的信念之下,你至少會去找到說
他好像至少得有什麼東西?當然要有象徵性行動,可是我坐著也是有象徵性行動,象徵什
麼?『我相信』。就在於定義你到底對於你的行動是什麼?是有行動還是沒有行動?其實
某個部分還是在於你的信念,其實你在於就是一種行動了。我可不可以把我的存在很安寧
、就會有的那個相信當成是一種行動?」
 
女學員:「相信就是行動?我相信我會中樂透,我就得去買呀!不然樂透不會掉到我家來
呀!」
 
polo:「有沒有人會買一張給妳?因為我們家就常常會這樣,我老婆很喜歡偷買。」
 
女學員:「她買給你是買給她自已啦!」
 
polo:「當然妳也可以這樣子講,對!一定要有一張彩卷出現,然後會在妳的手上。」
 
女學員:「之前有個笑話就是這樣,老天爺拜託讓我中樂透,老天爺說拜託你也去買
一張吧?」
 
polo:「應該是說每一個意喻或每一個比喻或寓言故事本身它是要傳達它的某一種概念啦
!它其實不在於那個行動是什麼啦!它就是相信你至少要有個行動,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
覺得你不想動,或覺得你太累了,你也不用你這個不行動是沒有在行動啦!你不可能完全
不動啦!所以你會變成坐久了,你也會想動,你偶爾也會有個行動要做什麼啦!不是以我
們的意志去操控未來可預測的那個部分啦!或者去想像說我們一定不可能或者怎麼樣?因
為你的靜極思動也好、你的相信、你的日常生活所需要做的事情,去喝杯水!去問個路或
怎麼樣,它都可能會產生一個契機。你如果相信,你坐在家裡也可以啦!因為你是相信你
坐在家裡的這個行動,它做為一個起點,它其實是有起點的,你坐著不動,它並不代表你
要拒絕所有的資訊。所以我們當下採取的行動,前面的那個東西是我們認定現況是最好的
安排。你現在可以做任何你想要做的行動,就是在於說我們本來的行動好像是為了對抗那
個行動所採取的行動,可是現在賽斯講是其實你是接受那個行動,而且了解它是最好的安
排,安排的剛剛好。你現在行動是基於你想行動,而不是基於前面那個。」
 
 
polo:「一切是最好的安排,那我還需要動嗎?想動就動,我想做,我是可以做的啦!夜
店的大火是最好的安排,並不代表我們不能叫市長負責、改善公共安全呀!這是二回事。
有些人在這邊的誤解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要緊,這樣就怪怪的。那一群人想死,
不是火燒就是另外的方式啦!不是市長沒有照顧好他們,是市長沒有做好公安。」
 
polo:「她自已外遇,然後又說你為什麼創造我外遇的實相?這是我前妻講的,然後我就
講說妳這樣講是為了幫我?還是逃避妳自已的責任?她說:『為了逃避我自已的責任。』
就是說往往一件事情,我創造我自已的實相,可是不代表那個人沒有創造他自已的實相啦
!我會發現很多人,對身心靈知道的有一點這個樣子,他會變成他不去看到他吸引這樣子
的衝突,他會說引起衝突的那個人他有他的問題,可是你怎麼沒有去思考你吸引這樣子的
衝突是什麼意思?因為這樣子我就不會成為被討論的焦點啦!今天我涉入了一個問題,我
不能去跟對方講,除非他是尋求你的協助,如果你也是涉入者,你不能用『你為什麼創造
你自已的實相』去迴避你自已的部分!因為你也在創造啦!所以牽涉到群體或牽涉到兩個
人的,它其實是各自創造了各自的實相,而不是這個實相把它們聯結在一起而已。不是說
他有問題,你就沒有問題。你在涉入裡面就有你的目的跟你的信念所在。」
 
女學員:「不是有一種人等事件發生了說我不覺得怎麼樣,那就沒有問題了嗎?」
 
polo:「如果他覺得受傷,他還是處理他的部分嘛!」
 
女學員:「我覺得沒事,可是老師你剛說那是兩個都有一個議題呀!可是我都沒有感覺,
我都覺得很好,那這樣子是不是又有一點說不過去?因為有時侯吵架,我們會說那是他
要生氣的,我又沒有要怎樣?那這是一種逃避?」
 
polo:「一種是確實如此,我真的沒有要跟你吵;另一個是我看到我一直在抗拒這個現象,
最深的問題不在於我被觸動了,最深的問題在於否認,因為我看到了我會受不了,所以
我就用我否認的方式,說這件事情跟我沒有關,一切都是你的問題。可是如果你常常看
到,然後你常常說我沒有問題,如果一次就算了,你可能轉移焦點了,那次只是你的焦
點不小心聚焦。可是如果你一次二次看到polo在鬧你們基金會對不對?那你就會去思考
了,不會說都是polo的問題,polo有polo的問題,因為他這個人太固執了,他有他狹隘
的限制性信念。你不能每次都在通靈都在講說他在討愛啦!對你來講沒有意義,你不能
一次二次都在講說我們有光與愛的包圍,所以沒有問題。這樣就不是賽斯心法了啦!如
果它一再出現,代表很可能你拒絕去看到,我雖然沒有覺察到我覺得怎樣,可是會不會
是我拒絕去看到?因為那個看到會讓我非常的不安。比如說我們不要聚焦在那邊呀!不
要聚焦在那邊,你就一直看到呀!這樣是沒有意義的。」
 
polo:「我每天讓自已一直存在這個世界,我的存在本身就是具備了極大的價值,這是我
自已去理解的這個部分,那對大家來講的是看你能不能理解跟接受這樣子的講法?帶著
以它是事實的方式找出你可以去認同的脈絡,它不需要被證明,沒有那些,你還是有價
值的。」
 
西螺 (14).jpg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