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大哥 (32).jpg  

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NewAge
標題 [哈拉] 門沒有鎖,我隨時可以出去
時間 Fri Sep 16 10:09:20 2016
───────────────────────────────────────

可是我不要
儘管可以,但我選擇不要
我並不是真的很想轉身走向另一道門
一但走出去了,即便會有一個更寬闊的世界在眼前
但在我的想像中,我擔心又是鏡中世界般的門外有門,我在更大的房間裡
那我何不留在這道哭牆前

我其實不是在問如何筆直走向門
走向幸福美滿的世界
教我開鎖或平常心看待反而不是我想要的
我想要的是什麼?

誠實以對
不再騙別人
也不用騙自已
我以為美好的世界藍圖是很無聊的
待在自怨自艾的悲情頻道裡比較「有深度」
大喊「我不值得」是多有詩情畫意呀!
這不是在反諷,而是我真心認為如此
我也很享受於「我不配」
我就是很差勁的無限循環之中

那不敢正視面對的久遠發起思惟
我曾經在心中浮上一個原始動念
如果我那時成功了
那接下來的日子會不會很無聊?
靈魂於是開始創造一連串的「好吧!那我們就嘗試另一端的生活吧!」
窮困潦倒
一事無成
苦戀多年
身心狀況各方面達到前所未有的低點
一直在追求的目標始終未成功
永遠保持著「我在追取、努力」的過程中

因為想追,就代表我還追不到嘛!
講獵奇一點,如果我有手了,我何必再創造「會不會有一天再生出一隻手來?」
又不是斷手了,有第三隻手簡直多餘
事實上我一直以為我沒有,這樣的「求」與「追金獵銀」
就持續保持這樣的狀態
宇宙只會如實反應「好呀!就如你所願」
那我就一直在追
一直得不到
不論是在事業、志業、課業、親情、友情、愛情、身心靈各方面上

一團亂的畫面
旁邊,同時,平行存在的幸福美滿的劇本與電視台
可是我不想切嘛!
說穿了,我不想轉台呀!
八點檔還演不夠呀!
再追深入一點
「我覺得馬上就圓滿快樂,好無聊喔!」
卻忘了檢視背後的信念
誰規定一定要受苦?
賽斯說受苦唯一的意義就是告訴你不用受苦,類似的話
可是我覺得背負十字架苦刑的我,這樣靈性加分
我也自得意滿
我還真的很滿意這樣的狀態
也沒有在謙虛什麼的


再平實地、誠懇地看著自已的核心信念
為什麼完滿的版本就是死僵不動,就很無趣?
會不會我先下定義,靈魂喜歡刺激、喜歡變化、喜歡不一樣
就算如此
喝夠了就不會想再喝
會一直喝代表內在還是飢渴的
還不夠嗎?
我的靈魂還體驗不夠嗎?
牆外的世界
門外的門
那藩蘺外的天空
為什麼白馬王子與白雪公主的幸福美滿就一定很無聊?
階段性的任務完成
難道就無事可做?
靈魂的價值完成之後
還擔心接下來沒有任務可解? 沒有遊戲關卡可破?
有這回事嗎?
誠實地自問
不可能
既然知道
那為什麼非選擇苦情的劇本比較風起雲湧、很有高度與厚度
歡樂與美妙的舞台就較低俗、鬆散、「不那麼文青?為賦新詞強說愁?」

誰規定的?
我覺得世上還有人在受苦
我就切台看「這世界多美好」的電視節目是很不道德的
可是我笑,治癒了自已,也治癒了世界(當然,這世界無需被拯救)
如果我悲,這不是更拖垮了這世界?(當然,這並非不能允許悲傷)

我唯一的任務就是把自已過好,而當每個人都這麼做時,看來很自私時,偏偏才是對這世
界的大助益。


過去的始終未過去
沒有必要後悔與追恨,當我這麼做的時侯,產生了分裂,過去的我被我試圖拋棄,他們在
廣闊的森林、同時的現在性之中,燃燒著。因為我覺得那是「不好的壞東西」,應該被昇
華、被除污!他們一直都在,而未來也一直在,各個畫面都像哈利波特一樣,生動地上演
著,書中自舞,照片像立體投影。


我翻開了悲劇的言情小說,讀了上千萬年,不願從紅樓夢醒。
那更大的一本,更恢宏的圖書館,靜靜地躺在那邊,等著我,等著我。
所有的天使聖團,排排站,圍在我的身邊,佛渡有緣人,他們只能等,高我也只能等,等
待花開。拈花微笑。

會有那麼一天,而那一天已到來了,他們也鼓掌叫好,我假裝心不甘情不願地「我不入地
獄誰入地獄」一方面又搖拳問天,現在總算心甘情願,要翻開一本書了。我要推開門了(
它上面不是寫著拉),我要轉台了。我知道我隱約擔心偶爾會滲露,有時侯會切回舊頻道
,又有上演舊劇碼。可是那又如何,我看到了,我察覺到了,再切回來吧!事情沒那麼嚴
重,事件的慣性當下就可以結束。


我是真心的,想要接受另一台頻率了,問題不在於創造而是選擇,不在發現而是聚焦。
偶爾還是會心電神移般閃過「我不配」、「我不值得」,就會覺得同一部戲可以演那
麼多年,也真不簡單。還滿強的,可以強到「示弱」、「裝弱」、「弄假成真」這麼
多年,也不錯。這麼強的電波,哇!轉到另一頻,也不賴,豈非事半功倍。

如何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僅僅只是知曉有另一個房間的存在。
能想像得到就足夠了。

三管齊下:好心情、有畫面、暫時放下目前的困境


有時會忍不住笑出來,這次卻不是苦笑或強笑,而是佩服,佩服自已,捨不得那麼幸福、
擔心抓不住幸福、不敢想像幸福,所以在牆前…撞了那麼久

 

「我為什麼非得要像力王一樣,一拳打破監獄的牆?大喊大家可以回家了?

旁邊就有門呀!」


哈!因為我覺得這樣比較帥、比較有男子氣概、比較高潮起伏、比較有吸引力,夠了,
輕鬆不費力的神奇之道不是罪惡,我現在覺得「事半功倍」(但也不是急於展現魔法)
更帥氣!


不要飛到一半、跳到半路,才開始質疑自已沒有青鳥的翅膀

我踏了出去,門為我而開,路自動舖好,水到渠成、功德圓滿


「我仍然可以達到我想要的狀態,可是我最不需的是基於認為我自已不夠好」
「我不想再做不爽和困難的事了。」

--
Shakespeare:目眩時更要旋轉,自己痛不欲生的悲傷,以別人的悲傷,就能夠治癒。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