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愛詩網「大家來讀台灣古典詩」部落格文學獎讀詩六首之二:

災異篇-謝汝銓「戊寅(1938)仲春八日午後一時,頃忽起暴風,力猛勢疾,損屋害稼,賦詩記之」

西安 (29).jpg  

戊寅(1938)仲春八日午後一時,

頃忽起暴風,力猛勢疾,損屋害稼,賦詩記之

作者:謝汝銓

2014 戰爭與災異/災異

教疑何事怒天神,西北偏生氣壓新1

果實摧殘難熟夏,百花零落慘無春2

龍蛇電舞空中線,蜂蝶沙揚地上塵3

絕海4風雲多不測,午休猶幸未傷人。

 

【題解】

本詩為七言律詩,收入《全臺詩》第貳拾伍冊。描寫昭和12年(1938)2月8日午後一時忽狂風大作,來勢迅猛,沙塵飛揚雷電交加,這場突如而來的龍捲風,雖然打落不少果實、花朵,幸無人員傷亡。臺灣在春末夏初時,因大氣極端不穩定,有旺盛對流,在沿海或空曠地區,常出現龍捲風。當龍捲風形成時,天空中可見漏斗狀雲生成,形狀如同一條飛龍,故名。臺灣最早的龍捲風記載可見乾隆17年(1752)王必昌《重修臺灣縣志》稱為「鼠尾風」。因受限於地形關係,臺灣的龍捲風規模小,時間短暫,很少形成強大的破壞力。

堀頭 027.jpg  

【作者】

謝汝銓(1871-1953)。見〈寄滿洲國外交總長同宗介石君〉。

【注釋】

  1. 1.     教疑何事怒天神,西北偏生氣壓新:懷疑是否冒犯了天神,天氣丕變,西北方產生氣壓新變,形成龍捲風的氣旋。
  2. 2.     果實摧殘難熟夏,百花零落慘無春:果實被狂風吹落,無法在夏天熟成;百花零落,致使春天無花可賞的慘況。
  3. 3.     龍蛇電舞空中線,蜂蝶沙揚地上塵:龍捲風伴隨著雷電,如龍蛇般飛旋於空中,捲起地上的塵土,似蜂蝶飛舞。
  4. 4.     絕海:形容臺灣孤懸海外。

【延伸閱讀】

  1. 1.     張李德和〈龍捲風〉,《琳瑯山閣唱和集》。
  2. 2.     吳文龍〈龍捲風〉,《琳瑯山閣唱和集》。
  3. 3.     賴惠川〈九降風〉,《悶紅墨屑》。

(向麗頻)

http://ipoem.nmtl.gov.tw/Topmenu/Topmenu_PoemSearchOverViewContent?CatID=1290

 

堀頭 025.jpg

  

 

 

 

 

 

 

 

 

 

評析: 共2960字

    我們是不是做錯什麼事惹惱了天神?西北方龍捲風把百花、果實摧殘掃落,如龍騰、如蛇舞的電光在天空中激盪人們的目光,連地上的沙塵也被捲得像蜂蝶飛舞,只不過看來不像是自願起舞。臺灣孤懸海外,多有不測風雲,儘管如此,還好這暴風沒傷到什麼人。此詩最優美的地方是「龍蛇電舞空中線,蜂蝶沙揚地上塵」,有龍有蛇,有蜂有蝶,四種生物,或大或小,或幻或實,有翼無翼,有強有弱,把那電舞空中與沙揚地上的風姿舞態描寫得唯妙唯肖、活靈活現,宛如就在紙上有小型的龍捲風呈現出來,作者的功力與用詞十分精美又有勁!

    這是我第三次參與「大家來讀古典詩」部落格文學獎活動,連續三年分別歷經「2012年的山川海洋」、「2013年的飲食」到今年「2014年的戰爭與災異」,整體觀之,先是觀察自然景物以山海為大,再回到民以食為天,人間風景,民生所需「飲食」,又轉到天災人禍的關懷上。山海看來超然中立,飲食則是百花齊放,戰爭與災害變異則是最逼近民間恐懼與百姓無力感的議題。寫山描海,風花雪月,主題大,但好發揮;寫食與飲,更是跨越千古潮流的歷久彌新主題;但風災、水災、旱災、地震、火災、病蟲害、戰爭呢?再怎悲天憫人、勸世為善,終會有不可避免的「無可奈何」感。「能怎辦?」是個終極追問,非常多的寫法會以「自助天助」、「誠可動天」、「反省改進」等當結尾與自醒,幾乎是公式化的描述悲哀面,會淪為「沒有解答的賣弄悲情」,提不出作法與答案似乎不是詩人與解詩者的重責大任,卻顯而易見是種「連自已也無法回答」的尬尷感,然後充其量就是擴張字數的洋洋灑灑狀。解詩、讀詩、寫詩,寫災道禍,論火談水,小心人禍,萬全準備對抗天災,以「盡人事來聽天命」是千篇一律的格式化,卻看不到其它的可能性與創新的見解。

    人人都會談,吐太多苦水還深怕不小心忘了沒轉回來要感天謝地,反醒自身,才是無憾的完美。太像機器人也會的八股式寫法,不是在討好評審與欺騙自已,是什麼?小心翼翼地以天人關懷寫天之災、人之禍,不忘在字數極將突破上限之前來個勸世格言,最好是「天可憐見、感動天地」地皆大歡喜。這或許有成功的例子,卻有種抹滅不去的既曾相似感,那像是「一再重覆上演」的即視感,有人說歷史帶給我們的教訓就是「歷史不能帶給我們教訓!人引起的火災、人為疏失、政治亂象、民不聊生、以戰止戰或許全部只能以「為天地開太平」的終焉目標自許,太多人都知道也談過,結果如何,有目共賭。再批評不過是老生常談罷了,但我相信這不是無解,有人就有方法,只是有沒有集體意識、群體力量、共通意願的集合。人還可以改、可以變,那「天地」呢?

   堀頭 029.jpg  

    不是電影中的暴風女,可以控制天氣;不是漫畫中的惡魔果實或科學儀器,可以創造微型氣侯;不是僅止於局部的以直昇機造雨或惡搞式地用電風扇創造火之龍捲風來自娛娛他,我想談的是天要下雨怎辦?你不能控制,所以只能改善排水。天要刮風,種防風林。天要打雷,小心外出。天要降雪,事後努力除雪。地要地震,你能說不嗎?逃向何處?

       演習無數次以備不時之需?再怎存水、省水,若長年無雨,抽乾地下水之後呢?總有個極點,是用盡一切防範與準備之後,你我會發覺最後只能「消極的等待」,最多是搞笑式的儀式化紛紛出爐,多半會結合宗教。我企圖在讀詩、賞詩之外,更提出安身立命之餘,化被動為主動的方法,這答案就藏在六詩之中的賞析。我在「災異」與「戰爭」二類各選三詩,「災異」篇有「戊寅(1938)仲春八日午後一時」、「七月大旱保安宮禱雨立應」、「爆竹會社觀燒」,分別論「風災」、「旱災」、「火災」,當然「雨立應」看似暫時解決無水之苦不過也可聯想萬一過多的話是否有隱藏的「水災」發生?至於「戰爭」類為「燈火管制,二首」、「搜索犬有引,三首」、「防番」這三篇,分別談空襲、警犬、原漢之爭,由本島內外到日治時期討番,再論原住民之間、與漢人之間的衝突,格局由大到小,全是在這片土地上發生的事,或許也可算另類的「地上之災」,呼應地水火風四類,正好與「禱雨」、「爆竹」、「暴風」相應。

安慶社區 (1).jpg  

損屋害稼、百花落、果實摧,是我選這詩解析的原因。因為身為返鄉農青、回鄉務農的七年級生,對於這種災異更是切身之痛。從事農村再生的築夢青年如我,目前於雲林縣虎尾鎮三合里種稻,七分地是祖傳自有,並無餘力以小地主大佃農方式向他人承租,主要也是技術不足與一切還在學習當中,要做大佃農的話也要機械化不可,沒有資金、沒有器具、沒有人力、沒有門道,狂妄地要租下幾百甲是不可能的。就算冒險去做,又怎買得起數十萬、上百萬的農機?即便有青農貸款之類的也要符合農學科系才能申請,否則要修滿150個小時左右地方政府辦的研習或40個小時上下中央政府辦的農民學院,前者至少要等一年的農民大學,也不清楚雲林縣政府有沒有經費或計畫在下一個年度續辦第五屆。至於農學院則是報名容易、入選極難,不是想上就上,有嚴格的篩選條件與分數限制。所以一切還是先從最基本的五穀種起,整個流程跑完一遍,熟悉前後過程方為上策,至於有機農法等只能隨緣,畢竟家人強烈反對,認為學了也白學,自然農法用在目前的土地上並不可行,收入會減少,也打不出自有品牌。

堀頭 004.jpg   

既然回鄉真正從事農業,面對狂風暴雨、天災人禍,不免會思考能做的還有什麼?人在這個時侯是不是只能以「樂天知命」為期許?不敢奢望政府補助(除非農損極嚴重)與整個大環境的改觀?世人對農業的看法、社會對農民的印象,有時是過於正面的「潮農、新農、青農」化了,那變成詭異的「異國想像」,偏歪的浪漫。從被人看不起、賺不了錢、沒出路的「農」業到可能百萬年薪的新世代潮農,負面觀感固然令人難受,但更可悲的是像站在屋頂上假裝自已是神會飛之類的狂顛瘋痴大喊「沒問題!一定會成功!」更叫人感到可悲,尤其在媒體的吹波助瀾下,彷彿回鄉就有希望、大家都歡迎你、政府感激你、老一輩謝謝你,前途光明,世代傳承,新契機、新展現、新生命。

還說「百萬綠金」,綠金新產業什麼的。公家機關文宣、電子公佈欄、各種頻道與網頁等放送與流傳,怎沒有人敢提一年收成十來萬,平均月薪一萬還比打工的錢少?充其量談到蒜價下滑,也只是拼命促銷還有叫人別一窩種這樣。那你一個身無分文的年輕人回村從農,不是等死也差不多是接近死亡了。除非你很有本錢很有能力,這些資金缺口或技術設備不是問題,加上發揮才能與遠見,自然如魚得水。問題是你是嗎?是的話還會回來嗎?是的話,你也不會有這些困擾了。就是因為從頭開始、一切歸零,更有退無可退的窘境,眼前路在何處?希望何在?加上淹水或缺水,一不小心除了風災還有病蟲害,這果損、花落、稻毀,只能無語問天。

麥田圈現象?.jpg

但黑暗中若遍詢不著燭光,就讓自已成為那一道照亮別人的光吧?也許自已就是自已長久以來在尋找的光明導師,只是著眼於四週的暗黑而忘了自身內在的光芒,也唯有先從自我發光發熱才有能量成為別人眼中的小太陽,並非剝奪他人的自我照顧能量或成長過程,是變成我當初苦苦找尋的那個「成功範本」!那個從未來回到現在提醒本人的就正是我自已,未我來與昔日我、現在我既是一體又是各自鮮活存在的生命,牽一髮動全身卻又是每個威力之點的當下。所以堅持下去,成為那亂世的光、成為那看似絕望迷航裡的燈塔,不是自不量力是這樣的過程,本身就是狂風暴雨的力量!只是將這看似破壞性的力量變成創造性的開天闢地,活出自已的新天地,這就是所有天災人禍的最好解答,不是隨波逐流或埋頭認命,而是積極創世然後順應天命。

雞屎 (2).jpg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