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獸 (6)  

《千人針》

 

作者:莊玉坡

2014 戰爭與災異/戰爭

征婦1持巾出,殷勤姉2妹求。從軍男子志,禦敵女兒籌3
一線丹心注,千針熱血抽。非常家國日
4,朝野枕戈矛。

【題解】

本詩為五言律詩,載於《詩報》第166號,昭和12年(1937)12月6日,頁3。所謂的「千人針」,是源於日俄戰爭時期的一種民間祈禱儀式與護身符。 習俗上由軍人的女性家眷,手持白色布疋立於街頭,請過路女性在布上縫一個結,並祈禱出征者武運昌隆,待縫滿千結後,交由出征者隨身攜帶或直接裹在腹部,據 稱因有千人念力加持,使「千人針」具有防彈的效果,可以庇佑當事人平安歸來。
這項習俗在二戰期間廣為流傳,眾多女性在街頭上請人縫製「千人針」,成為一種特殊的時代風貌。雖然有信仰的差異,但「千人針」的儀式,經官方刻意宣傳,在 臺灣也相當普遍,但考量作者當時定居神戶經商,故詩中描寫的景象,當為神戶街頭的見聞記錄。而特地將詩作寄回臺灣發表,則有以日本女性參與戰爭籌備的景 象,鼓勵臺人積極協力戰爭的宣傳用意。

【作者】

莊玉坡

【注釋】

  1. 征婦:出征軍人的妻子。
  2. 姉:「姐」字的日本漢字寫法。
  3. 籌:籌措、準備。
  4. 非常家國日:非常,日文漢字,意指「緊急事態」,此處指戰爭狀態而言。全句意謂:在這國家遭遇緊急事態的日子裡。

【延伸閱讀】

  1. 本宮三香〈千結行〉,《詩報》第166號,昭和12年(1937)12月6日,頁2。

【賞析】

「一線」對照「千針」,「男子」對比「女兒」,千人針既是代理性儀式的具現化也是武器的微縮影。那像是祝福的能量匯聚,實則將戰場美化,去除殘酷的一面,包裝成禮盒般的大福,甚至是幸福能量滿溢的護身符或隨身物品,殊不知更顯得戰爭的荒唐性。這樣子的平安歸來,是在無可奈何下的妥協。既然無法阻止戰爭,甚至是必需主動參戰的狀態下,那千人針儀式變成女性擔憂的去處,一種不可言明的煩惱透過穿針引線與號稱千人信念加持的參與,悲傷宛如稍稍沖淡了些,加深了一體感,可惜是悲痛的那一面。如果這有效,那理論上配戴者皆應人人平安歸來才對,事實如何,可想而知。

    官方是贊揚甚至是推動這種儀式的,卻沒有人敢跳出來說不參戰不是「連祝福平安歸鄉」都不必了嗎?這不就有點像一邊賣菸賺錢,一邊鼓吹你戒菸,甚至還有獎金。釜底抽薪是這麼地難想還是若有似無地避免了最根本的矛盾?一但點破,就像大夢一場,征戰的必要性何在?那死去的人何辜?沒有人敢發聲。這千人針,說不定有千人的怨念,每個人的祝福若能成真,那戰場上該死的又是誰?若不能成真,那豈非隨機點選般的不知是誰生存下來?還是,我們太過害怕與寂寞,急需一個安慰劑效應的轉化器具,那怕是自欺欺人的儀式也好,稍稍抹去心中的不安,能做些什麼總是好的,什麼都不能做的話,那心中的焦慮也無處可發洩。也許或多或少都暗暗了解事情不能盡如人願,但還是幫忙縫針了,因為改天自已也有需要的時侯也希望有人幫我們,也或者多少做一些動作,代表自已對國家也有所間接的貢獻?也許更深的是種麻痺絕望的戒毒劑,舖上強顏歡笑假裝樂觀正向的面具,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有去無回的多吧!

    可是不能明說,一但說了出來,恐怕引起骨牌效應般崩盤?這個千結,是心有千千結;這個千結,也是千紙鶴的變形,宛如做了這麼多的過渡儀式,天就會憐見;好像一千是種很有誠意的實數,一百太少,一萬太多,一千剛剛好,是牽掛,是想你千遍也不厭倦,是秋千般的隨風擺盪,也是老千般騙得了別人但自已最清楚真假?「千」的聯想無窮無盡,與動「干」戈也有形象上的雷同,它也可以是「欠」的諧音。欠國家一條命,欠家庭一個交待,欠的太多,有情有義,盡忠盡孝。千結,是千種結果或是成千上萬個再也打不開的死結?未完也不能待續的命定結局?

    籌」可是是一籌莫展也可以是憂愁不已,線可以實指針線也能說是命懸一線,再多的祈禱,再強的加持,終究是覆蓋在擔憂與思愁之上。家庭的破碎、人倫的悲劇,這些需要縫合的傷口與有形無形的破裂之處,豈是千結能一舉抹平?但是她們沒有辦法,而這是她們能想到最可以被接受的辦法,有時侯我們自已都不願察覺(太過明顯也許反而變成集體的視盲)我們在掩飾自已的無助。要說沒用,還真沒有用;要說有用,又不盡然,可是不如此做,又能做些什麼?只能跟風,甚至鼓吹延續下去,「求」這個字道盡多少心酸無奈。雙手合十的姿勢不也像是「針」的角度嗎?戰爭兵器不就是放大版的「針」嗎?一針一線,千人穿線,千結在身,求歸來,求平安,求勝利,會不會愈求愈求不到?這個一針見血該由誰來點破?誰說破了反而是眾人集體迷醉的潑冷水者,只好也加入這荒唐的儀式,麻木自身。也許沒有人敢說出「一無所求」才能「所求皆得」。這不是交換條件,不是詭辯,而是放下屠刀,成為先放下武器的那個人,求平安,平安自在,平安早就在你我之中;求歸來,未曾征戰,何需遠走他鄉?既未離開,又何來歸鄉之說?創造了不平安的情境、危險的交戰,然後才求安平、求心安理得、求勝、求榮、求歸,豈非本末倒置?該從根源著手,放下心中的那針眼般計較、放下想不開的死結、放下你輸我贏的征奪,才是最好的祝福。

 

創作者介紹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