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高雄篇01 困境

98慢用 (139).jpg  
98慢用 (124).jpg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2011/6/18
摘錄者 胡愛晏(WHOIAM) 2017/1/5



polo:「前陣子看到網路上的笑話,中國人就怕吃到什麼,然後他就說國務院發佈了一個新聞稿就是請大家不要害怕,因為我們中國人死後
把它攤開,那一個不是像周期表?聽懂嗎?全部的重金屬什麼金屬都有呀!但是大家覺得不知道的話就沒事情,一個是說為什麼會知道?
對不對?啊一個是知道的部分跟自已相關的是說,比如說我又看到一群可憐的眾生,那有一個看到的是我終於可以看到我在控制我的兒女。
雖然好像聽起來是好事,對不對?其實還可以更深入去講說為什麼我一定要他們喝那些古早人在喝的東西?沒有,那是我講的啦!為什麼
我就覺得那些東西好像比較好?那有的會覺得很多啦!其實塑化劑還不是最厲害的。」

女學員:「我會覺得我是受害者。」

polo:「那以佛教的看法呢?」

女學員:「因果。」

polo:「那以靜觀的看法呢?以科學的看法、以醫療的看法、以什麼的看法,世間生相,我們人類其實一直在試圖要了解發生的事情跟
現象,那我們怎麼去解釋,怎麼去理解它?只要它能說服你自已,你就可能去接受那個講法,那如果吃那些東西的人有什麼症狀,那
你會以什麼說法?比如你可能會以賽斯的說法,賽斯的說法是什麼?」

女學員:「不會造成影響呀!不是那個食品的問題,我的狀況是由我的思想跟感受引起的。」

polo:「好,那妳怎跟一個吃了這個,然後他受影響的人說?」

女學員:「我不會說耶!」

polo:「學習身心靈的人或許可以說是我吸引來的,對不對?這是我創造的實相,可是你要怎麼去講說我並不是這個的受害者?那這裡面發生
的事情要怎麼被看待或理解?那如果每個人都創造他的實相,那廠商沒有問題嗎?」

女學員:「那個好像是另外一回事耶!各自各自的實相。」

polo:「對細胞來講,痛苦也爽,妳快樂,他也爽,都ok,可是就是說那個東西一直持續一直持續,它變成一種慣性的時侯,通常我們不會在
覺得還不錯的時侯有所改變啦!一定是說我不要再這樣做了,那個痛苦才會出來,但其實不是行為本身,不是那個行動本身。而是我想要開始
變,我的頭腦跟不上的時侯,才會有痛苦,那我是提前來講,一直扮演這樣的角色,一個是為什麼?那另外一個是,我只想這樣嗎?我只想當
那個管道嗎?我只想當那個塑膠管嗎?那我可不可以變成炮管?我能不能,比如說跟姊姊對嗆?跟弟弟用拜託、哀嚎的方式,還是也是罵弟弟
?就是說我能不能改變方式?」

女學員:「那也是塑膠管呀!」

polo:「我的意思是我能不能不是目前的這種作法啦!」

女學員:「可以呀!」

polo:「還能有什麼做法?」

女學員:「就是像你說的當姊姊是命令式的時侯,我就跟她嗆回去呀!我還是照她的意思就跟弟弟好好談談,也可以呀!就看我爽不爽。」

polo:「還有看妳牆頭彎向那一邊。其實我比較想要講的就是說第一個目前對兩位來講沒有什麼困擾啦!那另外一個,我只是講說我只是
去了解為什麼我一直想要這樣的方式啦!他是安全嗎?是什麼?我的背後的一個考量是什麼?還是小心駛得萬年船?還是二邊都不要得
罪?我順勢遊來遊去,這樣比較好?我去了解我的處世之道是什麼?然後第二個是為什麼?第三個是,我還能幹什麼?」

女學員:「我昨天有一直跟我二姊講賽斯的東西,我創造她打給我,我想也是要有這個機會再切入跟她講說妳是怎麼吸引這個實相?用祝
福的信念讓弟弟走他要的道路,我姊姊就說我叫妳講妳還不講?」

polo:「妳的錯並不在於妳的行動而是在於妳的相信,妳認為妳可能會錯,所以妳可能錯的機率,簡單講也有百分之五十。那另外一個部分
回到兩位談的這邊,在場的學習賽斯觀念有一個程度,所以它其實不是去解決痛苦而已而是對於自已的處世的了解。我一直在強調其實創造
實相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事情啦!而是了解自已。更進一步不是在解決生活的痛苦,因為來地球來解決痛苦,你也很痛苦,一直解決,好像沒
有什麼痛苦可以解決,就沒有什麼好玩的?那另外這邊是其實你面臨的問題不是弟弟的問題嘛!我吸引姊姊來跟我做這件事情,因為妳到最
後的一個小結論是說,其實我好像發現這個身心靈的作法跟事實的作法是有衝突的,好!那這個衝突怎麼來的?這個實相是我發現這二個東
西是有衝突的,那實相從那裡來?所以信念是什麼?★我打從心底就相信這二件事情沒有可以整合呀!因為我相信這二件事情是衝突的啦!」

女學員:「其實我正面祝福我弟弟,我弟弟可能朝她們的信念比較強。」

polo:「可是妳並不相信妳的祝福跟她們的東西是一樣的。」

女學員:「因為我們姊妹有三個,我的力量太薄弱了,我想說我沒有辦法去解決,因為她們這種磁場太強了,我只能一直祝福。我沒辦法去
改變還個家裡的磁場。」

polo:「聽到什麼?」

其他女學員:「我聽到是一個救世主。」

polo:「一個無力感的救世主,二個東西嘛!一個是無力感,一個是我沒有辦法改變我的家庭,可是沒有妳的家庭。」

其他女學員:「只有妳自已。」

polo:「對!只有我看到我的家庭的這個實相是我所創造的,我如果可以看到這是我的實相,我就可以慢慢聽他們講什麼,那我跟他們溝通。
如果妳看到的是整個家庭,然後又是無力感的,那個家庭是如此客觀,以致於妳是如此的渺小,又三比一,那妳還能幹嘛?所以想回來,
沒有整個家庭,是我看到整個現象,然後無力感的部分再去重新做一個思索,無力感只是我看到這個現象,我創造這個現象還是我相信
我是不行的一個結果?不是妳不能所謂的跟他們抗衡,是因為妳相信妳不行改變,因為他們人多勢眾,因為我也才剛剛學,我光立足點
就輸一大截,我在那個點就妄自菲薄了。同時又覺得他們對我的干擾是不會停止的。所以姊姊就會打電話來呀!比如說妳如何不讓妳姊
再打電話給妳?兩個方面,一個方面往那個目的走,另一個方面妳為什麼希望她打電話?」

女學員:「可能就是有擔心她們吧!然後想借這個機會講些賽斯的東西。」

polo:「★所以有個目的是我跟本就是討麻煩來嘛!是我故意讓我姊打給我的。」

女學員:「我創造的。」

polo:「可是妳要打從心底那個感覺到位就是姊呀!妳沒來煩我!懂意思嗎?妳在心電感應的層面上或者說信念的那個層次上一直傳述那
個東西啦!就像我過去會一直講說為什麼困難的事情都不會有人找我啦!因為我們就是撿軟的做呀!人家找我們做困難的事情,哇!這沒
辦法耶!這不會耶!沒空耶!久來就沒人要找你做困難的事了。那再從這個點講,我怎可以忍受我自已這樣子?我怎可以是撿軟的人?
我對這個家還有責任耶!妳會想要承擔,好,可是在這個承擔妳又不知道這個是妳想要承擔,妳不知道這是妳吸引她來,可是那個表面上
妳會看到明明就是她打來的呀!她又來壓迫我,叫我去跟弟弟講。妳要知道為什麼這是最好的安排?我要的!它是怎麼來的?妳能不能跑
過那個歷程?而對妳有一個到位,心智跟直覺上的肯定?不是跟人在念經啦!」

女學員:「我有個信念,希望我的家人在適當的時機能去接觸賽斯,所以我可能在那邊等,等她們有問題的時侯打來。可能有個使命感。」

polo:「在這裡我們不談那樣做好不好啦!而是說那這樣做妳覺得怎樣?妳OK不OK?比如說她就很接受她是牆頭草嘛!」

其他女學員:「也沒什麼不好呀!」

polo:「這是第一個層次啦!第二個層次是雖然沒有什麼不好,我可不可以借由這個來了解自已多一點?因為在很多解決問題的成長團體
裡面,我們就比較會處理第一層的問題嘛!等到有覺的不好或怎樣,再從信念上去做一個調整或改變,但我們現在不是,我們現在不是在
雲宵飛車上談,是坐完雲宵飛車後還滿好坐的,那我再坐一個自由落體好了。因為對靈魂來講,創造更多的經驗才是它所需要的。所以以
後變成說如果妳覺得ok,妳就持續這樣發送的信念給他們嘛!甚至妳更清楚這個點妳就會知道,哇!機會又來了,有夠爽的。就像我看到
人家可以罵的地方,我就覺得很爽,妳知道嗎?霹靂叭啦一直罵,然後妳不會覺得那是他的什麼問題,雖然妳好像在罵他。就是妳不會再
去質疑為什麼我吸引我姊打電話來吸引我幹嘛?因為我知道表面上是她打來,心理上是我,她被我控制的。妳看到的那個實相是由妳控制
的。」

其他女學員:「她很歡喜來聽我講賽斯這樣。」

polo:「妳同時創造了兩件事情,一個是我希望她們來找我啦!第二個,妳又創造了這兩件事情是衝突的。」

其他女學員:「所以頻率有雜音啦!對不對?」

polo:「不對!跟本沒有雜音,是如實的反應了啦!一個是我相信會來找我,她們會透過家庭出事情;第二個是我相信身心靈的方式跟世俗
大家認為解決的方式是應該有衝突的。這兩個信念都如實地創造了姊姊打電話給妳又敗興而歸,跟本沒有雜質啦!妳說的雜質是為什麼沒
有做成一個心裡舒坦的解決啦!妳講的是那個部分,聽懂嗎?」


其他女學員:「她創造這些事件是不是想要…」

polo:「不是,拿來給我們罵用的。」

女學員:「是不是這樣更精進在學身心靈?」

polo:「講得太遠了啦!」

女學員:「因為她一直在接觸身心靈嘛!」

polo:「她現在正處於一種心理分析講的所謂的分裂心理位置,意思是外面是外面,我是我。我的痛苦來自於外面的狀況,它是獨立客觀
跟我沒有關係,我把我自已投射出去的東西,當做是一種客觀存在的,然後它下一階段是進入所謂的憂鬱心理位置。因為發現了原來,兇
手就是我,又無力,又發現是自已造成的,又不能怪別人。進入了第二階段。所以,在自我面對的過程,變得更糟或是變得更痛苦是必然
的,因為妳除了現實狀況的痛苦之外,妳還多加了一個,這是我要負責任的東西啦!我發現這是我造成的,所以就算在諮商裡面,不會愈
來愈快樂的啦!如果那個歷程很慢,那是愈來愈痛苦的。★因為妳開始知道那個分裂是自已造成的,本來就是由妳出發,所以妳看到這個
現象的時侯,妳整個沒力。然後再從憂鬱的所謂的心理的位置,開始重新看待這件事情,開始了解這些實相是怎麼被自已所創造的,而後
才會進入到最簡單的東西,叫做信念改變實相。不然她會永遠待在那個全世界都對不起我,連老天都沒有站在我這邊。所以妳現在去跟她
講宇宙是愛妳的,我們一起來禱告祝福吧!她心裡想說,老娘會相信這個,我今天就不會坐在這裡聽你講了。但是有些人由於太急於想要
尋求支持,而抱住那個浮木進入一種所謂暫時性的光與愛的裡面,她就會覺得什麼事情都最好的。到後來妳會發現我的深層信念沒有解決
,那個去握住那種活在光與愛裡面的感覺不會持久啦!妳會一直需要再回到那個光與愛裡面,不斷地靜坐也好,不斷地通靈大天使跟妳講
什麼也好,妳會需要那個東西,妳沒有了解妳本來就活在光與愛裡面,跟本逃不出去啦!那另一個講法是,妳那麼需要光與愛的護持,妳
的世界是多黑暗呀?那正是她剛開始來的狀態,對不對?我覺得我的世界是黑暗的,我需要光跟愛的謢持,念個什麼經文,進入什麼狀態
,妳跟本是逃進去的。那賽斯資料的處理方式是去了解實相的本質,妳是什麼?妳處在什麼狀態裡面?我透過我了解我是這種牆頭草,表
演得還不錯,可是我只能扮演牆頭草嗎?那就變成是自我的挑戰或是說嘗試,我要冒險。我要開始做不一樣的東西。而不一定是等到有什
麼事情,我才做改變。我為什麼一直用這樣的方式?為什麼?」

其他女學員:「逃避衝突。」

polo:「我不知道,不一定,因為如果逃避衝突,她不會做得這麼順。」

其他女學員:「就是因為要逃避衝突,所以要做。」

polo:「這個東西就是所謂的一個蘿蔔一個坑式的理解現象啦!不是每個人的什麼狀況它就代表什麼,或許有對的地方,可是大部分都
不對。」

女學員:「大概是現階段在培養自已一個信念上喜悅跟自由,所以我就隨便我怎樣…」

polo:「方法不管,老娘爽就好。」

女學員:「應該是這樣。」

polo:「對我有利的暗示受影響,對妳來講,妳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我現在是什麼狀況?一個作法上,延伸為有人去寫的一本書叫做
《不抱怨的世界》是嗎?然後還要掛一個手環的21天,然後我問做的人他說沒有一個人做得到。在那個不抱怨裡面妳先停下來看到
妳看到什麼啦!有時侯這種狀況不需要出太多意見啦!因為沒有用,妳會更累,除非她付錢給妳。」

其他女學員:「你是說他的狀況嗎?」

polo:「對呀!她如果開始支付諮商費,她就會認真了,我跟妳講真的,因為她會看重這件事情。她也不得不看重她現在在幹嘛了!可是
這如果是一百、二百,有跟沒有一樣,就加減聽呀!我也聽很多了,對不對?王醫師、王老師,聽過一輪又一輪了啦!可是聽的當下或許
很爽,回到自已身上又開始講外境、抱怨,不斷的抱怨。妳如果忍得住就聽她講,因為傾聽也是療癒過程的一部分嘛!心理諮商學派有一
個叫人本治療法,有時侯會被取為為『嗯啊』治療法,就是個案講什麼,你就『哦!是!妳再多說一點』然後她就一直講,講到她爽為止
就對了。一方面是情緒,一方面是讓她覺得好像有人同理她啦!同理心、真誠一致的無條件積極關懷,後來被新時代引用叫做愛跟慈悲,
那當事人就可以改變。但它一個重點是它得真正落實到一個地上啦!去看到我現在是什麼?不然她會一直洩出去,你知道嗎?洩到最後
她會說你跟本不想幫我。★所以妳如果要改變妳的生活,先看看妳現在到底活在什麼狀態裡面,而不去管這是誰造成的啦!反正我現在
就是這樣,我心情不好是我要負責嘛!我總不能叫別人負責我,對不對?」


polo:「我們來看看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情?如果今天大部分的人跟妳罵,其實妳也會覺得很好啦!然後妳就覺得事情就過了,可是那
會更確定一件事情,就是我剛剛講的,妳會確定妳考慮的更不周詳。可是會不會事情一開始發生就是我認為事情要考慮得很周詳?這
個信念之下才遇上這件事情的。」

女學員:「它的走向不符合我的設定。」

polo:「可是我相信事情如果沒有考慮周全,是會出錯的。通常妳遇到的事件最後的結論其實不是因為那件事情產生的結論,那個結論往往就
是早就是妳的信念了。那件事情本來就是妳的信念了!妳會以為是那件事情才導致妳那樣想的,沒有!是妳的信念妳幾乎就認為做事情要全
面的顧及,因為如果沒有全面顧及,一定會怎樣怎樣。好,就算這件事情,有人支持妳了,有人講這樣子,妳自已也覺得下次我要考慮得更
周全一點,這怎麼會是對的?」

女學員:「我就是這樣想呀!」

polo:「沒錯!我當然知道妳會是這樣想呀!可是那就變成這件事情有發生跟沒發生對妳來講的成長是一樣的意思啦!因為妳還是更確定了
妳本來的信念,妳本來就這樣想了,妳這件事情事後還是這樣想。如果有一個應該,妳應該要想的是其實我只要相信事情會有圓滿的解決
,它就會圓滿的結決,我不用顧頭顧尾顧那麼多啦!我為什麼會顧頭顧尾?」

女學員:「因為我相信會出事情。」

polo:「就是這樣呀!★我用一個限制性的信念去做一個正向的行為,那個正向行為的努力是沒有用的。是信念在創造那個實相,這件事
情妳要改變的是信念,不是我沒有顧頭顧尾才出事,是因為我相信沒有顧頭顧尾會出事才出事,所以我後來就是開始改變,事情就是不用
顧頭顧尾啦!」

女學員:「真的可以這麼輕鬆?」

polo:「要顧頭顧尾是我現在想到顧頭顧尾有趣味,我來研究一下。然後剛好配合上了,那再來是我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真的損失?不一
定,他真的會這樣多賺二十萬?對仲介來講,他如果要用機巧的方式才能賺錢的時侯,他也要擔心被人機巧的賺去,然後他也會要一直用
這樣的方式,他才能賺大錢。他這次的成功或失敗對他來講沒有什麼好處啦!他的信念永遠不會變,他同時也要防範別人對他採取這種
模式。」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