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高雄篇02 成佛是無間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3

摘錄者 胡愛晏(WHOIAM) 2017/1/25

△98慢用 (165).jpg
女學員:「佛教那派可能要禁慾或斷七情六慾,我現在的問題是你怎麼去看待情慾?」
polo:「重點不是我怎麼看待,重點是妳怎麼看待,對不對?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

女學員:「因為一般我們最近常說要愛自已、愛自已,朋友之間就會覺得另一半…」
polo:「不夠愛妳這樣。」

女學員:「對!生活過得很悲慘,然後我就說妳要愛自已呀!可是她覺得愛自已怎麼愛自已?滿空洞的。我怎愛自已?我找一個很愛妳的人來
愛妳,不是很實際嗎?」
polo:「來!我們這裡剛好有各種不同的親蜜關係,剛好每一個都不太一樣,來!愛自已就是早餐要吃一百八十五,對不對?」

其他女學員:「我覺得我的感觸比較傾向於就是忠於自已、不評斷自已的感覺是好是壞,就是順著那個感覺走。」
女學員:「那我如果同時愛上三個男人怎辦?」

其他女學員:「OK呀!可能在這邊以正面的邏輯來講,那妳就比較需要一股很大的勇氣,因為這個社會上的一個道德觀…說不定妳那股勇氣培
養好,妳有一個足夠的自信的話或許同時擁有也很好。我覺得愛自已就是自已想要做什麼就勇於做什麼。我自已會覺得走在身心靈路上的人
就好像要表現得很成熟?要不然就是要把自已的缺點就是全部把它弄得很乾淨,好像就是無垢。可是妳看像這一位,想講什麼就講什麼,完
全就沒有顧慮,勇於表現自已,那我觀察到的是那我們是不是也應該這樣?我不曉得啦!像佛教那樣可能有一個階段性,我要去除什麼,可是
賽斯的觀成讓我比較自由,就是可以像小朋友這樣子,生氣的時侯就生氣,發飆的時侯就發飆,很自由的表現我內在的情緒,不用想說我今天
觸犯了什麼戒律之類。愛自已,好像我必需找一個人來愛自已,來跟我肉體上或什麼的結婚?愛自已應該是身心靈的那種更貼近。」

女學員:「我講得比較清楚一點就是是說我先生三年前走了嘛!然後那個時侯有個大師就跟我講說妳不要結婚也沒有關係,但是妳要找一個性
伴侶,然後不要帶回家裡這樣子。我那時侯覺得我不能接受,怎麼有這種大師呀?怎麼這麼開放呀?叫我要去找一個這樣子,現在這幾年來我
一直覺得說應該先把自已顧好,但是我們心靈有時侯會得到一些還不錯的豐盛,★但是我們不否認也希望說有人來抱抱我們,好像身體本身也
需要有人來愛,我就覺得說我是不是靈性不夠提昇?像修行人,靈性提昇的很好,這樣一直走下去也很好,我們多少就會有一點衝突,是不是
我虧待自已?身體想要被愛是自然的感覺還是說我們如果打壓它的話是對它不好?還是說其實不是這樣?」


其他女學員:「難道賽斯提過要禁慾嗎?」
女學員:「久了這幾年就覺得說想要去找個伴,可是我又覺得說不一定要有伴,有時侯看人家很多婚姻問題有沒有?我就覺得隨便找個伴,累
贅,有時侯就覺得單身還不錯。」

其他女學員:「有情慾也很好呀!我們要去衝動也可以呀!」
女學員:「但是我就想說難道我就要找一個性伴侶嗎?」

其他女學員:「也不一定呀!現在一夜情的也很多。」
女學員:「可是我有小孩耶!」

其他女學員:「那又有什麼關係?」
女學員:「沒有好的示範。」

其他女學員:「那是因為妳覺得不好呀!像妳的信念如果覺得ok,有很多單親的也會鼓勵他自已的爸爸或媽媽,他想要有一個性需求,他覺
得這樣子才夠舒服、夠完整,也都ok的。不會說想法就覺得那是罪惡感。可能那是因為自已的信念吧!我們也不一定要侷限說妳要固定一
個性伴侶,當妳沒有那個感覺,妳也不一定要固定。當妳找到一個妳想忠於他的,那妳就忠於他,就這樣。」
女學員:「我們這個大師都不講耶!」

其他女學員:「會心團體。」
女學員:「就是想超越那個獸性也好,身體的肉慾也好,就會想要超越。」

其他女學員:「妳會覺得那是罪惡啦!我覺得那不會。」
polo:「那要說那是妳的事呀!妳要去淫賤、去淫盪,跟人家一夜情、換不同男人,這個不喜歡就換掉,那個是妳又不是我!我是要當修行
人的,重點是在這裡嘛!對不對?可是她現在要找一個東西夠權威可以跟她回答說這樣才是對的,這樣才是自然的,這才是好的,可是就算
是這樣子,妳解脫了那種焦慮的張力還是沒有用,爲什麼?因為妳那個解決事情的來源都來自於一個權威性的回答嘛!這樣有什麼意義?在
不同的時間點妳可能會接受到不同的權威也好,不同的理論來告訴妳怎樣怎樣,然後妳信服了,很明顯地在妳過去的經驗裡面妳信服了一種
肉體的那些慾望甚至是心裡的慾望其實都是比較低下的。對修行來講,對靈性的提昇其實是有害的。」

女學員:「或者是說只能一夫一妻,忠於一個。」
polo:「可是妳要知道★這些權威之所以有力量是來自於妳的接受跟相信呀!那妳現在走的方向變成是在尋找一個不管是不是賽斯還是什麼
來累積他在妳心中的權威性,而妳想去做一個移動。如果我今天講得很漂亮,怎樣人的身體肉慾是自然的,怎樣才會好呀!妳看人如果心情
不好,摸一摸,血壓就會降低,人就會舒服,講了一堆很美,重點不是很美,而是那種方式讓妳覺得…可是妳知道是誰讓妳同意嗎?是妳讓
自已同意這件事情。所以到最後妳跟本不必管一個東西,它到底講的是不是夠權威,或者它講得夠好聽還是不夠好聽,是妳要不要去接受那
個想法?那妳要不要接受那個想法就回到妳自已,我要什麼?所以,妳說誰講什麼,誰講什麼,什麼講法都會有人講啦!重點是妳為什麼要
認同那個?而又為什麼現在的妳會提出這樣的問題?妳似乎是想說我想要認同那一個?因為講俗一點,我癢了,然後那個大師就叫妳說妳可
以不要有伴,因為確實很麻煩,因為妳也相信他講的。可是他說不行,依妳這種人,妳就是要有炮友,他依著妳的意識講的嘛!對不對?他
的意思是妳最好有炮友啦!啊妳不要讓人家知道,妳不要有一個伴侶跟結婚,因為妳剛死老公,妳這樣有,道德上有問題。我不知道他或許
了解妳這個弟子還是怎樣?然後他做這樣子的建議,我是說一個持平的看待那個大師對妳講的話啦!」

其他女學員:「也沒對錯。」
polo:「或許他自已也不這樣認為,但妳需要呀!重點是他可能又講很多,可是妳不需要呀!」

其他女學員:「她為什麼不是遇到一個大師說妳要清心寡慾?」
polo:「★因為妳跟本不想清心寡慾呀!妳心裡很想要找個炮友,所以妳創造了一個大師來跟妳講炮友,可是妳那個大師跟妳現在的慾望
、慾求好像還抵抗不了妳本來接受的那個信念或者我們講說的教條,那個教條妳把當它做是真實的,可是妳把它當做是真實的之前,其實
它也只是一個講法,那妳接受了它。我要講的是妳的接受,所以並不是那個東西對不對,是妳接受就對了。所以妳要,妳才接受,不是他
講的有道理,他講很多東西都有道理。」

女學員:「我現在有想一個問題,可能我想要超脫這個肉慾…」
polo:「放屁!沒有呀!妳不要再超脫了啦!妳幾年沒有了?」

女學員:「就先生走了…」
polo:「就沒有了?」

女學員:「對呀!」
polo:「愛自已呢?愛自已有嘛?」

女學員:「但是那是不同的感覺嘛!」
polo:「都不是去講一個東西合理化,任何合理化都會覺得我這樣子做是合理的,我有個理由讓我去試,雖然很多人都覺得我做一件事要
有一個講得出來的道理嘛!我比較好做嘛!★其實妳會發現那種道理都是事後的,或者是為了我想做而去找出來的道理。妳現在不就是在
找這個道理嘛?妳現在就是在找一個看誰能把這個東西講得非常讓妳覺得好,我這樣子可以說服我自已的。甚至有人可以指引我,人家都
說這樣子要打炮才是正常。」

女學員:「有時侯我們就會說這個沒結婚的就是老處女。」
polo:「或是怪叔叔對不對?」

女學員:「對!就變成說是心理有問題。然後我就會想說是身體意識所造成的,很久沒有陰陽調和…會覺得說我這樣子是不是背離這個身體
的自然意識。」
polo:「重點都不是這種講法,重點是為什麼我想這樣問?因為我想嘛!我想的事情我會覺得不好或是不能去做,因為我有既有的已接受教
條嘛!可是那些教條的接受,也是在於妳那時侯要的接受,那妳現在想要另外一種,難道妳不能接受嗎?」

女學員:「那我現在除了教條之外,我更想要知道的是說…」
polo:「現在有另一個教條比如說譚崔。」

女學員:「譚崔瑜珈。」
polo:「也是有呀!那就看妳要不要深入然後說服自已呀!那現在很顯然妳想要去奧修那個社區,有沒有?」

其他女學員:「台灣有嗎?」
polo:「台灣沒有,台灣會被打。其實裡面,妳要,ok就好,沒有人會去抓妳,會去講妳什麼啦!但是就是要驗愛滋,我的意思就是說當初
看來或是無意識或是看來沒有選擇之下的一個成長的背景,或許團體裡面都採取的傾向,照那麼做就會被鼓舞嘛!那妳慢慢的就相信那個講
法,可是那個還是妳要的呀!可是那個東西後來就變成是妳的超我認為就是這樣子呀!我的信念應該怎樣做才對?可是現在是妳要另外一種
,那妳要另外一種,妳就去那個地方呀!去那種氛圍呀!」

女學員:「我是想要走靈性超越。」
polo:「妳不再講那個了,沒有人會相信。」

女學員:「我想說這會不會背離身體意識的本身的基本需求?就是說身心分開?」
polo:「妳覺得呢?」

女學員:「我就是有這個困擾。」
polo:「妳如果有這個困擾就表示妳對這兩邊都有想法了,重點是妳想什麼?」

女學員:「證嚴還是聖嚴?我覺得他沒有那種身體的慾求?」
polo:「妳怎知道?那就算沒有,關妳什麼事?」

女學員:「她可以活得很好呀!」
polo:「啊妳活得不好呀!」

女學員:「那我就想追求他那個方式呀!」
polo:「那妳去呀!」

女學員:「有時侯學新時代就會覺得他們比較教條、框架呀!所以我現在才有點…」
polo:「沒有啦!那是認識不清才會這樣罵別人,雖然我都會罵,但我的意思是當我持平去看我相信這樣的脈絡啦!妳要不要相信那樣的
脈絡?」

女學員:「就有點想去試看看。」
polo:「可是我看到的是妳比較想試一夜情耶!」

其他女學員:「都試啦!』
女學員:「我們想要去靈性來解脫這個。」

polo:「早上去慈濟啦!晚上去上夜班還是什麼?最後就會變成這樣子,兩個極端在拉扯。」
女學員:「天主教就規定神父是完全不能結婚的。可是我們是人嘛!」

polo:「妳是人嗎?」
女學員:「對呀!我是人呀!」

polo:「好呀!所以妳的慾望,妳想要怎處理?」
女學員:「轉移。」

polo:「好呀!那妳就轉移呀!沒有不行呀!確實有一些人一出生就被安排去寺廟出家,好,可以呀!就這樣子試呀!」
女學員:「你說自已解決,還不是慾望?」

polo:「那是妳講的,因為妳覺得人有人性嘛!然後又想要往那邊。妳又相信那個慾求是不好的,可以用靈性、形而上的方式去修,不要碰
觸那些,這些條件是妳設的不是我設的。」
女學員:「或者是我接觸一些佛教…」

polo:「不管!他接觸也沒有人叫妳一定要信呀!」
女學員:「但是我可能被那個框架…」

polo:「沒有!妳是妳!妳要接受那個框架,妳想接受才會影響妳嘛!可是如果妳又不想接受那個框架,又不想跳開那個框架,妳就在那個
框架下做事嘛!如果妳相信那個治療醫師是有用的,妳不去就對不起妳自已呀!妳今天覺得透過靈性來摒除人性的低劣面,好呀! 如果妳
相信這是有用的,妳怎可以不去?可是很顯然的另一股趨力想讓妳去找一種詮釋把人性的的詮釋也可以詮釋成靈性的。當然也可以,因為
肉體就是靈性的啦!賽斯講過肉體是靈魂的具體化,靈魂是肉體形而上的表現。所以它跟本就是一體兩面,是誰把靈性跟肉體分開的?」
女學員:「宗教?」

polo:「妳接受了就變成妳嘛!對不對?我們當然可以講宗教呀!因為知識跟教育是從他們那邊來的,現在我會清楚的知道,所有的東西
變成是我接受才有意義。好,所以是妳把它分開的,那妳為什麼要分開它?或者說妳為什麼要相信這個?但是妳現在如果想要一個肉體的
需求其實也是靈性的這種講法,肉體是靈魂在三度空間的表現,有這個講法那,那妳要不要接受?妳要不要相信?妳相信的話,能夠讓妳
移動的是妳的慾望,從一個肉體跟靈性是相對的移動,當然,妳可以去找尋這樣的講法終於說服自已了。我講的是,更究竟的是,我也不
用找,我想就好。從信念創造實相來講,我想,也會找到啦!所以後來變成是說不是有一個想法能不能說服我了,而是我想要就可以做」
女學員:「是做,可是我們信念已經在衝突了。」

polo:「不是!因為過去的妳也是妳想要就可以做嘛!妳想要這樣子的規範,所以妳就真的做到了,就真的都沒有找炮友,然後守身如玉,
妳也因為那個作法可以做了,可是其實都是妳想要做。那個做法合乎妳那時的需求,只是現在妳有新的需求,有點是說新的方向出來,我
頭腦的信念趕不上,變化不了成新的。頭腦也是妳想要而選的一種講法,到最後我們都回歸到是我想要的,而不是那個東西合理,所以我
這樣要。」
女學員:「不想要墮入輪迴,就是尋求解脫。把那個慾望去掉,就可以解脫了。」

其他女學員:「或許妳內心的衝動比較想嚮往證嚴法師那邊,妳不曉得那個才是內心衝動,就去追求,到最後答案就會浮現。」
polo:「可是對她來講那個衝動的追求就違反了她可能會下地獄的危險。」

其他女學員:「找個人談戀愛。」
polo:「每次都在想那個,然後嘴巴在講我們要修行,然後跟什麼嚴什麼嚴很像。」

其他女學員:「心口不一喔!」
polo:「就是可以嘛!妳就是嘴巴繼續講嘛!肉體繼續做嘛!有什麼關係。假道學就是這樣呀!人要一致也不是那麼容易。」

其他女學員:「也可以不一致呀!不一定都要一致呀!妳覺得不好,妳才會有衝突,衝突之後妳才知道原來妳想要什麼?」
polo:「對妳來講,我如果沒有找到一個新的論述,強大的保證,我不會下地獄,我不會落入無盡的輪迴的話,我不會從這個恐懼裡面跳開啦
!我敢我也不敢做啦!可是當妳自已在妳自已的時侯,妳就已經在下地獄了。」

女學員:「好奇怪,佛教就說那個…私通凡曲,跟那個尼姑生子,那個是比較滔天大罪的,那是檯面上的東西。」
polo:「總是要找一些重點來講,管不了那麼多。」

女學員:「一些位高權重的高僧,也會有生理上的慾望?」
polo:「吃飯對佛教來講也是生理上的慾望。」

女學員:「那他們照吃呀!食色性也。」
polo:「性色食也嘛!」

女學員:「這是生理的基本需求呀!」
polo:「對呀!佛教覺得想呼吸、想講話、想幹嘛其實都是一種攀緣、一種需求,吃飯也是呀!比如說他們過午不食,是他們修行大部份需要
的歷程,那叫做藥石,因為我沒有那個修行,所以我沒有辦法控制肉體那個需求,所以我吃藥,只是那個藥是飯。我應付那個需求去講,我就
是修行不夠,才會吃那麼多餐,我也相信我是在吃藥,那我就沒有違反那個過午不食,而是沒有辦法,我沒有辦法修到那種程度。要不然大師
兄可以只吃一粒米,像老和尚只吃水果,像polo老師只能吃肉,沒有吃肉就一直講,對不對?很多人修行,其實不需要性愛也是ok,或夫妻也
是無性夫妻,重點是我因應每一個現狀的需求而有它的應對方式嘛!在妳的那個團體裡面,它解釋這個脈絡是什麼?如何可以解釋到他自已的
需求又合乎我們修行的脈絡?過午而食叫藥食,我還是有走這條路,只是我生病了。再者,就是他們有沒有,也不關妳的事。」

女學員:「我發覺我有恐懼,沒有陰陽調和的話…
polo:「可是佛教講陰陽調和嗎?」

女學員:「有一些啦!道教還是什麼?」
polo:「那妳到底要信那一個啦?★妳已經內在有一種需求,妳才會抓那個東西來論述,可是妳這樣子到底要說服誰呀?如果妳要說服的是
妳自已而已,那不就很簡單?」

女學員:「可能我怕說我身體就這樣子不好,然後枯萎。」
polo:「早就枯萎了。我是沒有提供這種服務啦!但我知道高雄有滿多牛郎店。」

女學員:「但是,妳看,證嚴法師也活得很好呀!」
polo:「妳每次都在那邊講,好,那妳就去嘛!妳就去問他們的弟子,到底證嚴法師是怎搞的?」

女學員:「而且他臉色很好。」
polo:「妳又沒坐在那邊,妳在這裡呀!妳來講裡求這種東西,我們這裡沒有東西可以跟妳講呀!」

其他女學員:「妳現在可以愛賽斯資料。」
polo:「學習的過程,這樣子並不會很好啦!」

女學員:「我現在跟誰有肉慾和情慾的話就會影響我的下一世。我的思想行為可能是受之前帶過來的。」
polo:「所以是那個東西沒有解脫?」

女學員:「身體肉慾。」
polo:「那妳的解脫是什麼意思?」

其他女學員:「那妳就去慈濟呀!去找證嚴法師呀!枯萎了再說。」
polo:「學會了再回來跟我們說。」

女學員:「就怕人家說老處女,怪怪的。就像我小姑這樣呀!快五十歲,沒有結婚,脾氣有夠壞。」
polo:「可是也有人家五十歲的很ok呀!如果妳要講那種創造力無處發揮,那有一個出口呀!藝術創造或工作或什麼事情,修行也是。因為其
實還是重新確定妳的價值觀,例如把性行為昇華。」

女學員:「這樣就不會違背身體的自然,食色性也呀!」
polo:「我們會知道小朋友精力豐盛,或當兵的人把他操得很累,然後妳就把他帶去遊樂場弄得很累,回來就睡了。如果妳的信仰價值,有
認同性的需求,可是妳又覺得直接去解決性行為是不好的,那妳就找那個認為怎樣做是比較好的,他們怎麼做的,妳去學那個東西嘛!」

女學員:「聽說譚崔瑜珈的那個快感比做那個還高上二十倍。」
polo:「可以呀!可以做一整天。可是妳會發現從另一個面向,我們都沒有妳那麼壓抑,反而講的比較少一點。或是想那些性的事情。對
不對?帶出去,高雄我又不熟。還是說在那裡可以站牆壁?還是在網路上寫個人妻?有呀!其實那些網站都很多呀!」

女學員:「現在的問題是我們的觀念在打架,問題是在這邊。」
其他女學員:「想通了就沒事了。」

女學員:「重點可能在很多不同的方式,就沒有這個衝突。可能我會怕變成老姑婆。這樣想起來也不會。」
其他女學員:「妳一定不會啦!」

女學員:「不是因為陰陽不協調,而是個性。」
polo:「其實我剛講的比較是折衷跟緩衝之計啦!其實妳一直表達出來的,妳就是想要。」

女學員:「但是我想超脫呀!」
polo:「屁!就沒有那種感覺呀!就是妳剛剛講的,妳就是怕下地獄啦!到底是那一個教條說死了老公的女人如果去找炮友會下地獄?」

女學員:「應該是我要超脫這種慾望。」
polo:「如果不超脫會怎樣?」

女學員:「下輩子還會再來。繼續受那種慾望的驅使,我沒有辦法解脫真正的自由。」
polo:「所以真正的自由是什麼?不來物質實相?」

女學員:「淨空法師吃半個饅頭。我們受制於吃肉的慾望,被控制住不得自由。」
polo:「妳覺得是控制就是控制。為什麼妳會需要這種自由?妳會認為這些東西,妳的需求是會變成控制?」

女學員:「我們肚子餓了,沒有東西就會脾氣不好。整個人活得慾望驅使靈性,被它屈服了。這是種被操控的意思?」
polo:「對肉體來講,有東西吃、沒東西吃、吃得很飽跟餓得快死掉,都是它很渴望的體驗。這叫做一種現象,很多種不同的詮釋」

女學員:「我不想這種吃不到肉,然後脾氣很煩。我可能必需要吃一碗飯才會飽,在路上沒辦法找到一碗飯時,我可能會發脾氣。」
polo:「所以妳是在為未來做準備?所以妳的未來是?」

女學員:「可是我沒有好好做的話,我的未來還是這樣子。」
polo:「那樣子?」

女學員:「就是沒有一碗飯吃可能會發脾氣,這個習性還是會在。」
polo:「★妳怎不想,我想吃的時侯就會有?而且,我想吃的時侯如果沒有,我也不一定會有同樣的脾氣呀!為什麼妳一定是那樣?人會有人
性的部分,不代表我們一定得用這樣的方式表現嘛!不代表我一定只能這樣子表現,比如說被罵一定罵回來或很委屈嗎?人之常情,被罵會
不舒服,還是只能有不舒服的反應?經過學習之後,可能也覺得還好哦!」

女學員:「可是我的身體一天沒吃飯,我可能就覺得真的不舒服。」
polo:「高僧大德他們一天不吃飯,也不會怎樣。誰跟妳講是克制欲望?他們是用什麼方法?」

女學員:「修練。」
polo:「什麼修練?」

女學員:「讀佛經。」
polo:「妳讀讀看呀!就好像念小孩子,只會打電話,然後打到都不用吃飯就飽了?可以呀!」

其他女學員:「做不到。」
女學員:「對!我做不到。」

polo:「妳做不到的可多了,像那些每天都換不同男人上床的,妳也做不到呀!所以其實並不是妳做不到,而是說他們很厲害?還是妳認為他
們很厲害才厲害?不是他們有一個客觀存在的厲害啦!因為都妳在講嘛!妳說了算。可是這才是重點,妳說了算,這句話,妳對這句話的理解
到什麼程度?它才是重點。妳說那個是好的,那就是好的。妳說那個不好,就算妳做不到,妳也覺得不好。因為我一直在強調一個重點是,妳
要了解,到底是誰讓這個東西變成是對我有作用的?是妳呀!所以並不是去找一種講法。」
女學員:「或許我前幾輩子有當過妓女也說不定,所以這輩子要來體驗…」

polo:「轉介一下那個林顯宗做一下前世回溯。」
女學員:「賽斯好像說他有當過教宗,生過私生子。當過乞丐婆,生好幾個孩子。」

polo:「可是人家說那一生,他是靈性成長最多的。」
女學員:「這一世我就比較傾向佛教,可以這樣說嗎?」

polo:「其實當下是威力之點啦!那些解釋都沒有意義啦!過去或是離開這個當下所發生的任何一件事情都跟妳當下這個決定有關,可是不能
決定妳在這個點上要怎做,妳要怎做是妳決定要怎做。妳報一個名,參加一個課,妳也可以在這個現場轉頭離開呀!那人之常情,人報了課就
會來嘛!這二個是有關係的,可是這樣的關係並沒有當下被剝奪掉做任何其它決定的可能或權力啦!妳覺得妳這一世,就算讓妳了解是要讓妳
學的,還是妳投胎前讓妳報名學佛班,所以讓妳去接觸到這些,可是學到現在妳覺得好像不想學了還是怎樣,沒有人說妳一定要學到完呀!聽
說這種人會下地獄對不對?阻止人家的佛緣?糟糕。妳總得要看看我想要什麼,我想要什麼變成是重點,所有教條都是提供一個理想,我想要
怎解釋現在的自已。賽斯也講說妳也不一定要聽他講的,那重點是妳要相信妳可以接受這句話,那妳可以接受什麼?妳一直講說我有性衝動、
我有性需求,那我想要轉向,那怎會需要一直要轉向?所以妳是受涅盤的控制,對不對?妳想要成佛,那個也是慾望呀!」
女學員:「所以慾望有分好的和不好的,成佛就是好的。」

polo:「到最後還是升不了,最後一關,如果他沒有放掉那個慾望。」


polo:「那個點並不是有一個前因後果發生的,而是那時侯我想這樣子發生,不管是自已身體的狀況或是人事上的問題。」
女學員:「你說當下的那個點是自已想要的形式發生的?」

polo:「我想要那一件事情發生,而不是從那件事情的其它物質面去找原因,因為這是我們的習慣,發生一件事情,從物質面去找原因。」
女學員:「所以衝突也是一樣?」

polo:「我想要那樣的衝突,長大之後的衝突比較難解決。學生時代的衝突,突然有一天就又好了,那有因為什麼東西好了?就好了呀!我們
就想好了,就好了呀!對呀!可是我們一般就會說,誰跟誰衝突,那時有原因。可是那並不是真正的原因,等於是一顆球找到的關聯性,可能
是那個時侯二個都有各自的狀況,找個人罵一罵,覺得有點煩怎樣。那個事情發生有個可被表面觀察的東西嘛!你為什麼拿我的橡皮擦?那你
可能會覺得以前拿又沒怎樣,今天是起肖了嗎?然後就吵起來了嘛!這個舉例很簡單,我們錯誤的理解是他那時侯拿了我的橡皮擦,所以我們
才吵起來,可是其實不是嘛!我後來發現一件事情,只要是證明過,就表示她是可以的啦!妳不用再花時間去證明,只要妳要不要這樣子做,
比如說少量多餐、分段睡眠一定可以。可是有人剛開始胖了十公斤,因為多量多餐。有時想吃就吃,是心因性地吃,減輕焦慮地吃。比如說
那時我在政黨工作,我一個便當是吃不完,可是我認為我需要。你不是因為你吃那麼多才變胖,是因為你那麼胖,你才吃那麼多東西。你覺
得你需要吃那麼多,所以你叫那麼多。其實有點飽,就把它吃完,有時是跳過那個感受。就算是那種情況,你稍微回到自已,例如頭痛,你
停一下,其實不一定是這樣。那你就有機會跳脫這個慣性,重點是思考的慣性,而不是行動的慣性而已。那個思考的慣性被打破了,其實實
相的改變是很快的。後來回頭想,我會很不小心就接受了這個暗示,就覺得真的。頭昏,刮砂。可是就好像有點用,又沒用這樣。可是當你
信念變了,就不會受這個影響太大。它不一定是真的或者是它可以不必是真的。」

polo:「★妳的狀態一樣,妳去那裡修都一樣,他不是信服那一個道理的問題。」
女學員:「我花很多時間在跟身體對話,我為什要創造這個身體讓我一直覺得很煩?」

polo:「那妳在自慰的時侯,妳覺得是有跟它對戰嗎?」
女學員:「不是,我就覺得肚子那麼大…」

polo:「我的意思是說其實妳並沒有妳想的妳一直在跟它征戰啦!」
女學員:「就一直不滿意肚子大,曬黑。」

其他女學員:「我覺得比較有層次感,比較好感。」
polo:「漸層的百葉窗。」

女學員:「就覺得說這是我靈魂…」
polo:「簡單講這不滿意是由內而外產生的啦!才變成身體的一部分,妳是不滿意妳自已,不是不滿意身體,妳不滿意妳的身體只是妳不滿意
的結果了。再來妳就會發現很多地方,鼻子、眼睛。就像賽斯講妳討厭一個父母,就會討厭所有的父母。」

女學員:「那我是不滿意我什麼?」
polo:「妳不滿意妳的東西還不夠清楚嗎?妳不滿意妳的存在呀!妳的物質存在呀!我們就是臭皮囊、慾望那麼多,就是會想討客兄,想要找
炮友,想要吃東西,想要笑,妳看輪迴這個五濁惡世,然後我又不能把它當白骨觀。我一方面學得要把它當白骨,一方面又覺得我想要身材
美好。」

女學員:「真的美好是自已穿衣服好看呀!不見得是為了那個呀!」
polo:「我這樣的描述是象徵那種思想的打架,妳的身體沒有被妳搞差已經很幸運了,妳不要竊喜了。在妳的信念衝突之下,沒有什麼狀況…

女學員:「只是肚子比較大、腿比較粗。」
polo:「對呀!還肖想要有阿娜多姿的身材,又要把它當白骨觀,這些觀念之所以沒有害慘妳的身體,有一個部分是比較意識化,妳沒有壓在
裡面。妳的問題都表面化了。妳會比我肚子大嗎?妳會比我黑嗎?」

女學員:「你是男生耶!」
polo:「妳去找其它人比呀!它可以不是問題,這裡誰沒有小腹?」

女學員:「她沒有小腹呀!」
其他女學員:「我遮起來呀!」

女學員:「可是我們大到遮不起來呀!」
其他女學員:「彌勒佛也是這樣呀!」

polo:「哈哈哈!愈來愈幽默了。妳要知道妳肚子大跟變黑,是因為妳覺得它不好,它才變,第二個是妳相信它變了。比如說剛我在講我累了
,我頭痛了,就跟妳在講我變黑了、我肚子變大了,妳是在暗示妳自已這是一個真實,我找不到方法讓它變,妳在鞏固它啦!妳可以講說其實
我也沒有那麼黑呀!我肚子其實也沒有那麼大。妳有一個更深的是身體是不好的。妳不先改變這個,即使妳改變了表層的信念,可能變不回來
,有可能變了,妳還是不喜歡,妳會發現其它問題。因為我的身體是不好的這個衝力會衝出來,產生一些實相啦!佛教在講白骨觀是說妳不要
完全跟妳的身體認同,那是一個宗教上的迷思,迷思是說它是真理,但傳承的背景、文化的背後有不同的講法,我們講迷思是就是神話,神話
就是真理呀!賽斯講妳生命中百分之九十九的問題不用討論到前世就可以解決了。」

polo:「妳如果要改變,就先改變妳的想法啦!妳是真的不夠美,還是妳認為妳不夠美?」
女學員:「真的不夠美。」

polo:「所以妳現在就要把真的不夠美這件事當成是假的呀!」
女學員:「這不就是自我欺騙?」

polo:「妳現在也是自我欺騙呀!妳也欺騙妳自已四十年,還不是一樣?我不夠美是事實,妳認為是事實,就事實下去,就不會變五十呀!
妳要停止說我不夠美這件事,它過去是妳感知的事實或實相,妳就開始相信我是夠美的。」
其他女學員:「肚子大大也是。」

女學員:「哇!這真是天大的謊言。」
polo:「沒有!我沒有講肚子大大也是美喔!妳只要相信妳是美的。」

女學員:「我就覺得自已催眠不來,妳知道嗎?我就很想自我催眠。」
polo:「★★為什麼人家講說別人的讚美要接受?妳就會發現妳開始發現妳也夠美,別人對妳的認同妳就會接受,那到底妳把別人對妳的稱
讚當做是什麼?他們是客氣?」

女學員:「對。」
polo:「就變成沒有東西可以講,要抱著妳的大腿說拜託妳相信妳真的很美?變成妳對所有不管是客氣也好、真實讚美也好,妳都變成是客氣
,那到底要怎講?就不知道要怎講了。就變成妳怎樣就怎樣。妳覺得人家說妳長的很漂亮,這是客氣,那如果我真的覺得是這樣,妳要怎樣子
才會相信妳是美的還是漂亮的?妳會發現我跟本不相信呀!所以除非今天出現一個痴情男子抱著妳的大腿說妳真的很美,可是也要看妳要不要
信?重點是妳說了算啦!那個感覺妳有沒有抓到?妳說什麼就是什麼,妳說妳醜,不管人家稱讚妳什麼都沒有用。沒有身體,靈性怎展現?靈
魂要從那裡去體驗?物質實相跟本不可能以靈魂存在,靈魂不會比肉體高到那裡去啦!在物質實相就是以肉體為主,妳要怎樣?如果妳希望我
的身材看來是美的,那第一個是對肉體、第二個是對自已的信念,如果妳對身體的信念是不好的,我想要變白,或許很難。除非妳相信變白是
不好的,它才會變白,因為它跟妳核心信念是一致的。妳的黑跟妳的身體不好的信念是符合的。」

   

 

 

 98慢用 (37).jpg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