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台中星光幫系列1-20全集

98慢用 (157).jpg  

星光幫20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60550

星光幫19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61530

星光幫18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55986

星光幫17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47854

星光幫16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44654

星光幫15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40872

星光幫14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40368

星光幫13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36705

星光幫12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33372

星光幫11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27528

星光幫10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21309

星光幫09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15003

星光幫08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11604

星光幫07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05823

星光幫06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02145

星光幫05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401118

星光幫04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398998

星光幫03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393172

星光幫02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392106

星光幫01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post/43387258

 

逆石破天
金庸武俠小說裡的石破天是從來不輕易求人的,因為從小的教養。可是當他被耳提面命、從小耳濡目染、灌輸再三的教育被挑戰時,他銘
記在心,絕不可求人的鐵之紀律,因為某個人,他願意放棄,他願意突破這個深入骨肉的紀律,他願意去求。這個為他人而求的求,變得
無比珍貴,頓時之間我幾乎可以看到黃金精神般的鑽石閃耀,那是千金換不了的情深義重。當一個人被再三告誡,幾乎是不容置疑的守則
,卻因為不得不的時刻,他跳了出來,為了他人的罪開口求情。那在外人看來是稀鬆平常,在讀者的眼中是會泛淚的。

至於我,則是「反.石破天」現象。有種閃電俠的對立,逆閃電的味道。我是「後.石破天」哲學,動不動就為了情緒勒索道歉,常常為了
討好人低聲下氣的求饒,整個是石破天形象的反向,我稱之「逆.石破天」人格。我看見了,我害怕被討厭,我擔心他人需要被照顧,我
常常想去聽言外之音,我會在意別人沒有表達出來的真實需求,在人家還沒開口前我甚至就先做好,如果猜錯了,還會自責式的道歉。說
好聽一點是獅子座的溫柔,但卻濫好人式地把事情攬在自已身上。因為我覺得我是那麼地不好,所以我拼命想做好,我擔心我不好,我看
見別人可以表現不好,最糟的是竟然還沒人說話,甚至人家也不敢怎樣,我更是氣得半死。如果那麼不好的人都可以被接受,為什麼我不
行?在過去?在未來?那我又算什麼?我豈非比最差的人還糟?我是這麼地想做好我自已,求表現,以致於我不能容許我有不好的地方,
於是,不好都推給別人。我看見別人可以表現不好,我又妒又忌。反過來我若能接納我自已是可以不好的,不好也可以,我不用樣樣求
好,那我就不會容不下眼中的他人的過錯,他們的錯在我心裡放大了千百萬倍。我想要面面俱到,我想要誰都不得罪,偏偏最吃力不討
好。我無法喜歡每個人,又告訴自已要大愛,每個人都是我內在一部分。當我不允許我的恨時,我的喜愛也變得廉價無比,甚至不真誠
了。我不敢討厭,我不能表現怒氣,我不能說不,那我的「是」也呈現得軟弱無力,甚而大家都看得出來我的軟弱與欲蓋彌彰。我想一
定是我不夠好,我還沒有那麼好,例如以前的親密伴侶,我常感到我要為她的情緒負責,我會覺得她今天又生氣了,是不是我說錯話了?
是不是我不符合她心中的另一半形象?當我表現得很體貼與勤勞時,我是渴求她的認同,我希冀她的讚美,她會不屑地瞪我,嘲笑般地
說我是巨嬰,在討愛。當我主動打掃,把抽油煙機清得乾乾淨淨時,換來的是大發雷霆,她氣到破口大罵雞婆,我摸不著頭緒,為什麼
多做多錯?甚至她常會動不動就對我說「道歉,你要跟我道歉」,往往我跟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或者說覺得莫名其妙,這有什麼道歉的?
為什麼我得道歉?可是我一忍再忍,通常這樣子的歉意也只是換取暫時的表面和平。事後有種我不能說出口的胸悶感,我覺得我是低賤
無比的,彷彿身上某種東西一次又一次被拿走了生命活力。

在職場遇到類似的事件時,我又驚疑地察覺,是不是我又開始覺得自已價值格低落了?轉念一想,當時的我感到飽受委屈,但這不代表
我是孤立無援的,還是有人說話,只不過是教我怎樣補償道歉,但我絲毫不覺得要為自已非刻意傷人的事件抱歉,怎會有一種受害者要
反過來向旁觀者道歉的誤區?太誇張了。當然,在形而上,施與受都是共同正犯,這我能理解。可是這感覺就像是被強暴還要自責我衣
服穿太少,是我的錯,我要接受聖決,宗教處決,我是污賤不堪的。太離譜了。當下的我被整個情緒浪潮襲捲,或許那時的反應一昧陪
笑換來的是更多的欺凌,如今,我有能量可以回傳處理,那是一個契機,一個觸化劑,我能有不同的面對方式了。我可以平靜的看待這
些負面標籤,不必認同它。當我認可這些批判時,我就宛如jojo冒險野郎第四部裡康瀨廣一的替身《迴音》,發出聲音文字,一字一句
的自責內聲,不斷印記與重覆銘刻。或許對方就只會這樣子看待事情,或許在他的世界裡,他就是覺得這樣處理比較好,不管什麼原因
,我能保持冷靜就保持冷靜,不能,就事後再處理也行,反正沒有什麼改變不了的。當我把我的內心寧靜回傳給過去的我之時,那曾發
生的實相也真的隨之改變了。我可以很平靜,不隨之起舞,我成為鏡子,反射他的怒氣;我也可以靜靜地看著他的雙眼,暗暗祝福著,
;我可以深吸一口氣,先穩定自已的內心,抽離出來,我在上方看見這事件的推演,我是我自已的編劇,我往後跳開,重新書寫我們之
間的對話。我進到他的視角看著我自已,有各種不同的方式應對,我也可以讓這些批評穿透我,我卻不留在身體裡,我可以騎乘在這
浪潮之上,如如不動。一次又一次,境況來了,代表我準備好了,我可以去面對過去的傷痛了。靈魂不會給我還沒準備好的境遇,我
遇到了,就代表我有足夠的能力處理了。事件不是拿來懲罰我的,他們是我的鏡子,直到我認出我是怎麼對待自已為止。我可以不必
再為莫須有的罪道歉,我可以不必再四處討好,我可以不用那麼卑微爭取生存的權利。我能嗎?我覺得可以嗎?如果可以,好,內我
推出一個事件,讓我試試,是不是真的像我說的我可以處理與面對了?不行,也沒關係,會有一次又一次的機會,這不是無期徒刑的
處罰。是全我無限的愛心呀!當下是很難欣然接受的,當下是很難說笑著祝福的,會傷心,會難過,會生自已的氣,會委屈,會怨恨
,那就讓它走完吧!不要急著跳到八股式的結尾。風雨過後,總是會有彩虹的。我有沒有被討厭的勇氣?只要我不是存心傷害人,那
為什麼我要為別人的情緒負責呢?為什麼對方突如其來的憤怒也要我道歉呢?同樣的一句話,從無刻意傷人之心,卻引起各自最深層
的痛楚,那是感到有情緒的人的課題,不是要求外人來為自已的感受負責,這是把力量推給別人,也有個怪罪的對象。我了悟到,這
個事件是個轉變的機會,生命蛻變的觸化劑。石破天驚,驚鴻一瞥,瞥見最燦爛輝煌的核心信念,閃閃發光的存在,只是存在就有價
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