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台中星光幫10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07

98慢用 (158).jpg  

 △polo:「夢跟物質實相同樣的都是一種實相,都是能量的轉化或投射。那個議題本身不是議題而是那個感受或能量本身才是真的,所以我們會知道夢不是真的,所以物質實相妳遇到的什麼事情因著恐懼,因著悲傷,因著有任何一種的情感累積的能量所發生的事情跟那件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啦!所以我們在看事情的時侯有時侯就變成是你遇到什麼事情而有什麼感受的時侯,其實是感受比較重要,是那個感受存在,跟那件事情其實沒有關係。妳只要去抓到妳的感受,再從那個感受去發覺妳一直以來在想什麼,其實是去從那邊找,而這件事情跟本也不用著墨太多。因為當我們把夢的觀念拿進來的時侯,你就會知道,就會很清楚了。」

女學員:「然後呢?那個能量呢?」

polo:「那就看恐懼什麼呀!有的人覺得滅絕、有人的覺得親人會離開。」

女學員:「可是這樣講不對呀!邏輯上…」

polo:「沒有,其實親人沒有離開呀!可是他一直恐懼親人會離開呀!是恐懼會被辭職呀!一直恐懼沒有錢,一直恐懼不成功,一
直恐懼平凡,都有可能呀!那就看令他產生焦慮或恐懼的概念到底是什麼?」

女學員:「可是我覺得這樣很有趣,因為剛才講說事情只是被那個能量附著上,可是你要解它還是要探索它背後…」

polo:「可是那是在妳的概念裡面。」

其他學員:「你的意思是說我恐懼等著它發生嗎?」

polo:「是呀!一直不都是這樣嗎?」

女學員:「其實我們都還是要從那個附著的事項…」

polo:「不是,是妳的信念!妳在相信什麼?我在相信事情不會那麼順利,相信有一天沒錢怎辦?相信那一天如果老了怎辦?相信那一天愛人離開了怎辦?」

女學員:「為什麼我覺得很困惑?因為恐懼像是個鬼魂,今天它只是附著在這個身上,然後明天它就附著在這個身上。」

polo:「是呀!」

女學員:「那感覺就好像是妳今天解決了它…」polo:「等下,不是,妳的解決是什麼?妳是解決事件它就會像妳說的一樣跑到其它事情嗎?就像身體的病痛也是一樣呀!如果妳害怕身體會出問題,可是妳背後害怕身體出問題的那個概念或能量沒有消失,妳下次就變成尿道炎,尿道炎又治好了,下次又變另外一個東西,對!是這樣子的概念。所以妳說的處理好是指什麼?如果妳是指處理事件、處理實相,其實是沒有用的。」

女學員:「比如說處理對平凡的信念。」

★polo:「然後就相信平凡也很好,就不會怕,就不會覺得平凡的時侯一直要讓它很高峰呀!就像妳以前處理的方式,平凡就讓它高峰,所以妳一直處理嘛!所以那對平凡恐懼的能量一直不會消失呀!就只能坐雲宵飛車比較刺激,不能坐旋轉木馬。」

女學員:「其實害怕平凡也只是一個事件,只是當然你說那是比較大的事件下的小事件嘛!對嗎?」

polo:「對!」

女學員:「今天如果我害怕平凡,我們把它想成也是一個事件的話,如果我有害怕的能量它是不是會轉到其它的地方去?」

polo:「變得怕其它的東西?」

女學員:「對對對。」

polo:「其實害怕平凡當然妳還可以向下探索,為什麼怕平凡?覺得人生沒有意義呀!等等等。到最後就是『我就是怕!』其實我變得可能會怕每一件事,其實如果兩個人都怕同一件事情,可是他的切入焦點可能是不一樣的。」

女學員:「什麼意思?」

polo:「那他可能怕的能量是一樣的,意思是還是從所謂的信念上去著手,處理這個所謂害怕的能量,那擴大來講就不只是害怕的能量,有很多各種不同的負面的信念所造成的一種情感的累積嘛!我們說情感也是一種力量嘛!賽斯也這樣講不是處理事件,是處理這個事件背後的信念嘛!因爲光處理事件沒有用,它只是講法上的轉型,恐懼沒有處理掉,一下子擔心沒有錢,一下子擔心平凡。如果說對平凡很恐懼,平凡是不值得活下去的,讓妳可能會用什麼方式讓『不值得活下去』這個發生,可是妳又覺得身體是健康的,妳可能用被車子撞死的方式。」

女學員:「嗯。」

polo:「妳可能就不是用生病的方式,因為妳可能不是用健康的。那有人認為沒錢不如去死,那他可能也認為身體是健康的,他可能是出意外。」

女學員:「可能我要先試著接納自已害怕。因為害怕就表示妳懦弱呀!就想要趕快蓋過去。」

polo:「比如說從生物學上來講人會有害怕的機制,害怕本身就是種保護機制呀!那個保護機制變成像學腳踏車很自動了,變成妳在當下沒有辦法很自動的判斷。一朝被蛇咬,妳卻十年怕草繩。但是就是妳沒有活在當下去做一個正確的判斷,妳用一個經驗,那個經驗或許有用,妳閃過了一個像是蛇的東西,它本身有好處,不管它是不是蛇。」

女學員:「嗯。」

polo:「就算是繩子也好,只是說如果常常這樣子我們會發現說我是不是要修正了?對我的經驗做一種程度的修正,變得不怕。或變得更能活在當下去做評估。妳以前處理害怕的感覺,有害怕就怎樣?」

女學員:「就教育我自已…」

polo:「不要怕?」

女學員:「…下次應該要怎麼做,我下次就會採取不同的行動。」

 

polo:「可是這個東西就會變成是其實不是懦不懦弱的事情,對不對?其實就是害怕這件事情。害怕『害怕』這件事情啦!妳說下次要怎做的時侯,其實它就是在處理事件了。陪養一個比較好的應對技巧,妳會覺得下次再面對這種狀況,我確實比較好了。」

女學員:「我覺得這個比較大的問題就是說這樣處理就會變的這個焦點是在那上面,我會變成我的反應太剛強,我可以不要把焦點放在這上面的話,其實對這種東西我就不會反應過度。」

★ polo:「所有的害怕到後來妳都把外面的事件一直撥掉,後來妳就會發現說我害怕的是人間失格,我這樣子不足以存在在這個狀態裡面!存在在這個現狀,存在在這個公司,存在在這個職位,在這個什麼裡面的範疇。我一直很在乎我自已過得精不精采,我一直困擾於到底怎樣才是人間不失格的活著?平凡可以嗎?還是要精采才可以?」

其他學員:「是不是要在人間留下什麼,才證明有來過呀?」

polo:「對呀!所以就變成那個才是妳在意的而不是說到底能不能做些什麼事情。可能有沒有談戀愛這樣子。」

女學員:「留下什麼?就三個小孩。」

polo:「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

其他學員:「很dwon的時侯有想過。」

polo:「好膽一點,one night stay不一定就有了呀!」

其他學員:「可是以我這樣的想法,我一定還有信念沒辦法通,最近聽到一段歌詞,假使想愛,必會找到親密伴侶。然後我現在實相沒有,表示我不想愛!我並沒有想要,雖然說我的信念有渴望,可是實相沒有就表示…」

polo:「就是渴望而已呀!」

其他學員:「對!」

polo:「我們之前有談過,內在邏輯沒辦法解決相愛之後可能會有的狀況,而那個狀況在想像裡面是沒有辦法被自已解決的啦!比如說在台北就有學員她其實很想要有男人談場感情,談場戀愛,她就很想很想,可是就是沒有!我們就會發現說其實在那個她想像的邏輯裡面,如果衝突了,它是沒有解決方式的。可是她又一定相信會衝突嘛!那一定會衝突,她又不知道衝突要怎解決,所以又整個推回來了,又不要了。在信念上是不要的,雖然心裡上是渴望的!因為她在自已的對內在關係的想像跟邏輯裡面,她沒有一個解決之道,然後我就說解決之道就是有時有人覺得衝突就衝突呀!就算了。那有人是覺得衝突有什麼技巧我可以化解這個?有的人會覺得衝突本來就很正常呀!有的人就算了,他都可以過。可是問題是他如果沒有這些等等的想法,他就過不去嘛!過不去,她就會直接回到一個原點,就是沒有是比較好的!她相信『沒有』會變得比較好!因為有,若有那個衝突狀況那怎辦?她是過不去的!所以就變得是在心理上、欲望上、期待上想要就變得實相是不可能,因為信念告訴妳,『沒有』是比

較好的。」

女學員:「嗯。」

polo:「所以妳剛講那愛是說…情感上是有需求,可是在信念上是『不要愛比較好』。」

女學員:「我在想會不會跟本是沒有遇到的問題?」

其他學員:「沒有!我覺得我比較相信一定還有沒有解決的問題」

polo:「沒有遇到也是一個看待的方式呀!」

女學員:「有時侯我看不孕症的病人,我就會嘗試去看他們彼此的關係,像有一個病人她就跟我說她有什麼什麼的問題,一般人就像你說的小扣小鳴,大扣大鳴。她沒有問我很多,我大概就不會跟她講太多,只是那個病人後來又回來跟我講,又問我一些問題,然後我就跟她說實際上從某個程度來講,她那個有免疫性不孕,她會去抵抗男生的精子。」

polo:「有的是對男性的精子敏感,然後就過敏。」女學員:「對!然後我就說那基本上妳跟妳先生享受嗎?妳享受跟妳先生之間的關係嗎?然後她就開始掉眼淚說我跟本就不想跟他在一起。然後我就會覺得說我其實會從這個角度去看待,可是後來有些人我感覺她的狀況,她也沒有處理得很好。她也是懷孕了。」

polo:「沒有!等下,不對,我們不是以一個單純的現象來理解是好或不好哩!可能懷孕對她來講是一件很慘的事情,妳懂嗎?實相是現象加感知才是實相。」

女學員:「她懷孕她是非常高興。」

polo:「對!」

女學員:「然後有一些病人我就會覺得說當妳的小孩可能也不是很好受,不過那是另外一個靈魂的選擇嘛!有的時侯是不是妳跟本沒有遇到或是妳跟本沒有去找?」

其他學員:「沒有!我覺得以前可能會那樣想,可是現在我就覺得我不會那樣想,我沒有機會遇到,因為我雖然講不出來,可是這個實相沒有發生就表示我還在恐懼什麼東西。」polo:「對!應該是這樣子講啦!妳只是沒有遇到,如果妳只是這樣想,就不會有什麼困擾啦!就像我剛跟大家講的就是衝突,衝突就很正常呀!為什麼我要期待一個婚姻裡面是沒有衝突的這樣想也太天真了。可是今天『沒有』對她來講是一個困擾的話,她就不會是妳講的那個樣子,她如果能想到說就是沒有遇到而已呀!這個就不成為困擾。」

其他學員:「是這樣嗎?」polo:「是呀!任何事情都可以是困擾對不對?沒生小孩?像有一些夫妻喜歡小孩,有就有,沒有也ok呀!有就來,那沒有就沒有遇到而已呀!就會有這種夫妻嘛!但是這種夫妻妳就不會在門診遇到她來看不孕嘛!除非它已經變成一種困擾了。」

女學員:「因為我會覺得落入某一種吹毛求疪,像我妹妹她一直很想要男朋友,她的周圍就沒有。當然她可能有她信念上的問題,當然我的意思是說很多人在她的男女處理信念上也是有問題,但她還是就是會有伴。那例如說很多夫妻,他們還是有很多狀況,但她們還是結婚了。就是我們要把信念clear到什麼程度,我們才能擁有什麼嗎?」polo:「其實比較正確應該是反過來,『現在要的這個才是我信的東西啦!』而不是我沒有信,所以沒有。我信這樣子比較好。我們不是有時侯討論出我為什麼沒有創造出什麼實相?或是我沒有什麼信念?但其實更正確的講法應該是說我為什麼想要『沒有什麼的實相?』我相信這樣子比較好啦!比如說我單身!因為單身怎樣?就跟妳講一堆了。那個誰相戀十幾年,結果結婚二年就分了。她就會跟妳講她的信念創造出她現在的實相,是我們去看有的實相是什麼?有沒有其實很弔詭,有沒有是看她決定的。她有什麼,是她看到的。而那個是信念創造一個實相,我們看到的沒有不一定是她的沒有,她的沒有是說她有什麼嘛!是每個人去看到她的現象然後感知什麼實相,那個信念是有的。比如說對妳妹來講,她一定覺得單身比亂找還是怎樣…很多小資女會覺得神經病我也會賺錢,我如果沒有找到一個疼我的,又不能幹什麼,我自已都有套房,能夠賺錢,每個月出國。我要找一個男生來自找麻煩嗎?雖然我渴望一段愛情。我當然還是覺得算了,像我姊就說要結婚喔?再說吧!繼續當男女朋友就好。所以是從她認為會有的那個現象去了解她自已的信念啦!不過妳剛講那麼多的病人,我

應該去妳們那邊駐診對不對?這個需要講很長,然後妳去隔壁。像我之前在斗六也有遇到一個中醫師嘛!他就說他其實也看到那麼多病了,可是他覺得他很想找究竟的方法。比如說他有去台北練光的
治療還是什麼的,可是他就覺得那個時間很長,他一個人就要一小時,他沒有辦法應付那種。後來就找到類似賽斯的觀念,有人說中醫切脈就要切十五分鐘…」

女學員:「也沒那麼久。」

polo:「就是有一個現實狀況的不允許嘛!有的人確實會有像妳講的,講信念,那什麼都是信念嗎?妳要我真的講,是呀!不然我們就不用玩了。」


polo:「妳會發現妳只是借由戀愛這件事情來處理妳的信念而已啦!就變成戀愛本來是目的後來變成是手段,解決我的信念才是我的目的。」

女學員:「可是這就變成是說…因為我還真的滿想要的,我如果真的很想要,我就去把這個跳過去。可是我第一個想法是我知道我沒有,這個是很麻煩的一件事。」polo:「對呀!就像我剛剛講的有些人發現後就覺得沒有小孩那就算了,我們很害怕照顧不了小孩呀!接納、放下而不成為一個比較困擾,困擾有時侯是來自已未知。為什麼沒有,為什麼

有?然後遇到什麼事情?我知道了,然後有一個解釋,那當然不同學派有不同學派的解釋嘛!那就看妳願不願意接受那個解釋。」

其他學員:「我覺得談戀愛真的是強烈撞擊那個信念,我就記得你跟我說過到最後是跟誰都一樣,我就真的可以體會到這點。」

女學員:「而且妳會不會覺得更容易看到自已?」

其他學員:「我覺得非常容易,我覺得一定要進入關係。」

polo:「是呀!」

其他學員:「對我來講,我是這麼覺得。」

★女學員:「我覺得我其實還滿害怕進入關係。」

其他學員:「然後?妳會看到邪惡的自已?」

女學員:「我覺得我回到我的核心信念去了,因為我會覺得遇到那些狀況的時侯,我可能沒辦法處理。」

polo:「或許妳可以改變一個新信念就是說也不一定要處理呀!」

女學員:「可是在感情裡面,我現在談下去的話,我在想我可能會受傷!所以我沒有那麼想要再進去一個關係。」polo:「我會受傷,受傷可能也不錯,受傷可能也會很痛苦,然後可能會發現什麼怎樣怎樣,一樣嘛!這邊還是邏輯上的一個撞牆。我如何穿牆而過?我對於戀愛或談愛情不會受傷,這樣的想法,怎麼樣?一個是,一定要不受傷嗎?一定要都很順利嗎?那受傷了,我就真的一次受傷就慘了嗎?就是還是有很多的可能性嘛!不會只是跟之前的可能性一再地重覆呀!只要我的信念上可以改變,不一定都一定會那樣子,可能會怎樣,而我也相信那個可能性。然後就變得不會受限

於那個限制性信念而成的經驗嘛!那當然這些東西是想要達到一個有男人可以愛或者一段情感嘛!那妳也可以覺得那我就停在這裡,還是不要。可是如果妳還是想說有個男人也是不錯,有那個自我的身體的欲望並不代表它不能被達到呀!
因為有時侯接受然後又一再昇起那個欲望的時侯,就會變成無奈,除非那個欲望真的可以接受,那就這樣了。它才不會變成一個無奈的感受嘛!被迫自已接受的那個點是妳以為妳自已沒有辦法改變。就像我剛舉的那個例子,不一
定我爸媽不會照顧小孩呀!雖然我們沒有學到那些經驗,可是現在資源那麼多,照賽斯講的不要教他們是最好的,那為什麼我們要學什麼教小孩?」

女學員:「我在那個當下我會想成是一個絕境,我沒有辦法…」

polo:「用妳上次講的一句話:事情不會總是這樣。」

女學員:「事情不會永遠是這樣,不是向上提昇,就是向下沉淪」

其他學員:「我們自已掉進去的時侯,就繼續往前走?」

polo:「就擺著也不一定會怎樣。」

其他學員:「讓自已深陷絕望的苦海也不會怎樣?」

polo:「因為賽斯在《靈魂永生》講一句話很好笑,靈魂不會永遠地無知啦!很多事情是因為你無知或限制性信念的結果,結果就是實相嘛!可是妳不可能永遠待在那個實相啦!不管
怎樣妳會有靈感。」

女學員:「就像那時侯我很無力躺在床上,有一天我也覺得夠了。」


polo:「有一些人是很害怕自已這種狀況,然後逼著自已起來,可是逼著自已起來暗示著對自發性的不夠信任,我們知道當然在那個狀況久了不好,可是妳能不能相信妳自已其實會變?還
是說妳很怕自已在那個狀況,然後趕快推?推離開?」

女學員:「我現在反而覺得如果能接納那時的自已的時侯,反而比較容易起來。」

polo:「妳不信就不用做,妳就去做妳相信的事情。有時侯有成員課堂上問說我該怎麼做,那我說事情該怎麼做很容易,是妳相信什麼啦!妳先問妳自已相信什麼,妳就知道該怎麼做,人家怎
說,妳做了,怎沒有?因為妳並不是相信那個呀!或者妳對那個東西並沒有那麼相信啦!而是用妳相信的方式去處理,不管妳相信什麼。」

polo:「我不那麼去嚴謹地規劃它的時侯,反而留著開放的可能性。看戲跟家教是衝突的,要花八百,又要少賺八百。這樣算是沒錯,你很
聰明,你很清楚,錢要怎規劃,一來一往就一千六了。可是我就這樣想這樣感覺不對,我大概有覺察的時侯我就不要這樣想自已,我就不要
去算!我覺得不能這樣去算,也不用這樣去算,這樣你會很多事情都不能做。」

女學員:「你這樣算的感覺會很像在算機會成本。」

polo:「對呀!我就發覺我這樣算的感覺不好。你可能就會因為這樣子的規劃就會少掉很多的行動被採取。」

女學員:「對我來說,當你看到一樣東西你很喜歡,你卻跟自已說我錢不夠不能買,我覺得這種感覺好差。」

polo:「一次到位會不會變成是累積太久沒有做?我沒有叫妳馬上買一個小提琴,但不要什麼都不做。因為我們想得太遠了,就覺得做不到。」

女學員:「想過了,就經驗過一次。可是我覺得那個東西如果你真的滿喜歡的話,還是要親身體驗看看。」

polo:「當然是可以呀!就不同程度的體驗嘛!」



女學員:「我曾經想過是不是擺爛就好?」

polo:「沒說,別人還是看得出來呀!那就會變成是說已經是一個比較不用去掩飾的點啦!」

女學員:「這樣講反而爛到極致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

polo:「因為他也知道妳不是頂級的會計師呀!對不對?他可能也不會有這種不切實際的期待啦!當然隨著職位愈高或被重要,他當然會希
望妳多建議一點呀!★我不需要是最強的,可是我會慢慢變強呀!」

女學員:「對!我覺得有在改變的是這點,甚至有一種想法是說我還滿怕挫折,因為我覺得挫折之後要改正回來不知怎改正,而且還滿麻
煩的。後來我就覺得管它的,反正錯一次就知道了。」

polo:「對呀!所以有些人說起來比較皮,錯了就錯了呀!就改嘛!可是從實際的角度也是這樣,就是說我不是要故意害這家公司呀!
我也不是故意做錯帳的。那錯了就再改正嘛!我相信我講的,那錯了也沒什麼大不了,它需要被糾正或注意,但也不是世界末日。有
一部分就像妳講的我不要需要完美呀!妳不可能期待公司做了十幾二十年沒有一個錯的。」


感想: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這個抱歉,今天下班後頭痛到痛不欲生時,
我再次醒悟,從來沒有任何一個人的痛能真正被體悟。除了他自
已以外,如果過去我曾輕易說過任何一句我了解你的痛,請原諒
我,我不並了解。感同身受這四個字變成輕易的謊言。我們每個
人的痛苦都是真實的,至少在那個當下,自已的感受。我試著用
賽斯教的去看其它不痛的地方,是的,我的右腳不痛,是的,
我的左腳不痛。暫時是有效的,但明明很痛的時侯,卻還要感恩
一切萬有,真的還滿虛假的。我承認好痛苦,承認好想趨苦,然
後我轉向自已的內在,對內在小孩說抱歉。喜歡去泳池游泳,因
為在水裡哭泣,沒人會看見;在水中大叫,沒人會聽見,除非忘
我地連離開水面也在叫。喜歡去沖頭,試圖沖壓穴道。愁眉苦臉
的時侯,在水幕裡沒有人會注意;痛到忍不住叫出聲時,水壓聲
不太有人會聽見。這個歉意,是深深的失敬,向自已。

當然,超過三秒鐘的罪惡感都是不必要的,除非犯了自然的罪
惡感。若超過三秒,那就再給自已三秒,接納自已的逾時吧!
對不起,我沒有好好照顧你,有多少次我忽略了你的真實感受
,一再勉強你。我不顧你內在的呼喊,一再告訴你還不夠努力,
你要更堅強。我嫌棄你的過去,像是不可回收的人工廢棄物應
當被永遠掩埋。我討厭你的脆弱,有多少次翻白了眼告知你哭
什麼哭?這有什麼好哭的?幼稚死了。我嫌棄你的敏感易傷,
生為男人,你的名字只能是堅強,這才是英雄本色。我一再否
定你,早在外在定罪我之前。我一再想把你割捨,只有你達到
完美之時,才是值得被歌頌的。其它時侯,請你躲得遠遠的或
者加把勁吧!這樣的你,怎會討喜呢?不過,心因外果,早在
他人否定你之前,我就上千萬次否定了你。流著淚向你道歉,
零極限的用法從來不是在他人身上,是在自身。對不起,原諒
我,謝謝你,我愛你。

你知道嗎?我們每個人都是婚姻平權路上的殺手,你真的以為
你站在廢死、多元成家、女性主義、環保、人性本善等的一邊
就是光明頂上的正義寶劍持有者嗎?錯了,錯得離譜。所以你
覺得你沒有的部分,所以你自以為最不可能的面向全變成他人
了!不是你,當然是別人。你沒有,當然是他人有囉!

那些恐同者,那些基本教義派,那些反廢死者,那些以上帝為名
獵巫者,那些與你立場相反的人,都是你丟出去的對立面。陰影
是你的定義,你自認沒有的部分,全部、全部,都變成他人來顯
現給你看了。你這麼認真反對著他們,卻忘了就像他們反對你的
立場一樣,你們跟本毫無二別呀!他們是多歧視某類人,就像你
也會他們懷著偏見一樣呀!你說你不同,你的觀念可是很新穎,
你的立場一點也不保守,你的態度很寬容,錯了,真的接納是連
「不接納」也能接納,否則只是假接納。他們是來演出給你看的
,恐同者當然有恐同的自由,他們是這麼地怕傳統價值被抹煞,
這當然是他們各自版本的《美國心玫瑰情》,他們是這麼地怕,
偏偏是怕自已。這是他們的事。但「你如何看待他們恐同這件
事」這就是你的事了,你是覺得他們好可悲?很可惡?完了,
你也是他們,你覺得他們有多執迷不悟,他們就愈是點醒你「
就是有多執迷不悟」,你否認,說有偏見的是他們不是你。
但這就是專屬於你的偏見,而這就是他們化為對立一方的作用
,你也陷在你的偏執中,儘管看來像是善的執著。

那仍是二元對立。

你認為男生就應該有男生的樣子,有陰柔特質很可恥,一點男
子氣概也沒有,那你也是恐同的一方,恐怕太女性化是不符社
會應有形象,你也鎖住了「雄性典範」的偏狹定義。你說那是
傳統價值,是他們這麼想,你抵擋不住,但別人怎想不重要,
你怎想,你怎想「別人怎想」才是重點。你認為女生應該有女
生的樣子,應溫柔,應長髮,應溫良恭儉讓,下得了廚房,上
得了廳堂,出門像貴婦,在家像蕩婦,女不女成何體統,那你
也是成為你所反對的人的幫兇。你心中持有的偏見有多深,外
在就愈顯化給你看。外面沒有別人,每個別人都是自已,尤其
是截然不同的自已,更是你大喊「不可思議!我才沒有這面向
」的反証。反正這不是我,不是你,那當然是別人囉!要不然
是鬼嗎?所以不是你的部分,全變成他人了,他們都是代罪羔
羊。你是這麼用力反對他們,你有看見嗎?就像他們反對你一
模一樣,你卻咒罵鏡子。更好笑的是懷著優越感想代替上帝訓
話他們。這不是和他們對你做的事一模一樣嗎?


你沒有物化女性,並以紳士或新好男人自居,那是誰當大男人
?是誰傲慢?是誰以輕悔、不尊重、低級玩笑看待她們?那當
然是別人囉!怎會是自已?自已都沒有,最清白了。是呀!不
是自已,一定就是別人囉!所以,這麼可惡的角色,全是別人
來演,難為他們了,他們的演出,是為你存在的。你懷著純潔
無暇的自清專案,敵視著那些沙文主義的展演者。偏偏看不破
吐沙般將污物委外化的「我是寶石高貴純潔」之執迷。這也是
某種程度的自閉。看著他們,看著那些你最不願認同的人格表
現上,直到有一天,你願意承認,這就是我。接納他們,這就
是我的一部分。外相的糾紛終於才塵埃落定。世間戰場才總算
和解了。對不起,原諒我,一直以來,辛苦你了,謝謝你,我
愛你。

每一次我否定自已的黑暗面,就是在否定他人,因為不接納自
已的部分,也絕對不可能接納他人。每一次我嫌棄自已的無力
、無奈、憂愁、無助、敏感、逃避、怕事就是在告訴他人,你
們只有堅強、獨立、勇敢、理性、面對、不躲避、正面、開朗
才值得被愛,因為你就是這麼對自已呀!沒有所謂已所欲,施
於人,除非你先施於已。這就是為什麼你若不能欣賞自已,那
你也不可能欣賞任何人,那些都是假的。你不能在自已的陰暗
面上看見全有的存在,卻聲稱他人身上有神的面容,那也是自
欺欺人。你不配、你不值得,這才是對存有最大的傲慢,對高
我最反諷的假謙虛。施於已,方能施於人,雖然常有一種說法
,把你想要的給別人,但那若不是基於圓滿,就會變成是條件
交換,你會開始怪罪別人怎沒回報。你是滿溢的幸福,有人能
分享,那是最好,當然他們有權利拒絕,不求回報,有回饋也
欣然接受。但若是出於我沒有,希望透過給他人來給自已,那
將是最大的空包彈,別人也知道「你真的是在利用他們」,大
家都心知肚明。這就是為什麼一個能愛自已的人才能真正愛別
人,一個接納並欣賞自已女性面向的男人才能真正談感情,否
則你只接受雄風的男子形象,以「缺一半」的不滿足去追求二
分之一的假相,你會責怪對方沒有符合你的期待。也會落空。
因為你真的是「以缺求全」,那就如你所願。只有圓才會吸引
圓,你無法給自已的就會渴求透過他人給予,但除非你先給自
已,否則你無法給任何人。

一份感情也是如此,你會在她的身上去追求你自以為沒有的部
分,殊不知只有你清楚了解到那些優點與正向處全在你身上不
必向外求時,你才能真正欣賞她,否則她也看得出來,你是靠
著缺憾的立場去追。當你排斥你身上的特質時,你也不能真正
愛任何人,因為一個討厭自已的人,口口聲聲說愛著對方也是
眾人皆知的假戰場。你都不喜歡自已了,怎有能量喜歡別人?
就算喜歡,也是種煙霧彈,想拜託有人來喜歡你罷了。這不是
本末倒置,什麼是本末倒置?


那也無妨,就接納自已的不喜歡吧!看見了,承認了,接受了
,然後才有轉向的力量。是一起陪伴,是轉身攜手共進,那個
黑暗面從來不需被淨化,也無需被割捨,甚至不必被昇華。僅
僅是存在,就有它的意義。它是來被接納的,甚而不是包容,
因為包容象徵「有不被包容」、「有應該被包容」的事物,當
世人談著要包容「異類」時,就暗示也強化了「弱勢族群」與
「非主流」的視之為可憐、該同情的形象。如果真的包容了,
又何需談包容?你會包容你的右手嗎?你會舉起左手宣稱我要
包容左手嗎?何苦呢?何必呢?又不是第三隻多餘的手,那來
需要法外施恩、額外包容?強調包容,更顯得高高在上的施捨
,不是嗎?

在每個人的身上,真的看見的都是自已,全是自已。尤其那些
卑劣或可恥、可惡的面向,更是自已的一部分。愈是否認,愈
是自以為潔,就愈丟到他人身上了。

你有多不接納自已的部分,就會愈在他人身上看見所厭惡的部分。
因為,真的,除了你自已,真的,沒有別人了,沒有了。

單身最大的好處就是我可以不必面對我的對立面,我不必去看見
我的烏雲,我不必煩惱衝突該怎辦?我不必被迫逼見自已的脆弱
。一個人,只要處理一個人就好。有伴就可能會面臨要組家庭的
問題,可能有經濟負擔,可能身心俱疲。一個人真好,自已賺自
已花。只要一個人就可以了,生活很簡單。不必養兒育女。不必
自找麻煩。不必擔心吵雜。不必煩憂一堆事要處理。不結婚真好
。一個人多自由自在呀!何必找罪受?

你如果真的無入不自得,就不會害怕面對對等的自已,不會以
逃避世俗之事為隱因來刻意保持獨身。你如果真的享受孤獨與
寧靜美,又怎會在二個人或多個人之前,就武功全失、功力全
廢?佛法不是被你用來逃避七情六欲的,出家不是被你拿來當
生活的擋箭牌的,離群索居不是用作避免紅塵牽絆的籍口的。


生活沒有那麼困難,多半是你想像出來的。真的遇到困難,也
僅代表自已想錯了。你如果真的價值完成了,俗稱功課完滿,
可以畢業了,你就不會在這了。你會進到下一階段。你還在這
裡,就是有未竟之事,該怎辦就怎辦,如來,如去。不迎也不
拒。接納,再接納。真正的隨緣,不是死心或絕望。真正的同
步性了解,是臣服,不是不甘願的投降。真正的交託,是歡喜
甘願的「信托」,不是不甘不願的勉而強之。

現在的狀態,就是你一度最想要的,信念上最符合的。
口口聲聲說不想要,這不是我要的,這都是騙人的。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