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台中星光幫09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07

98慢用 (203).jpg  


女學員:「我現在要去找那一個沒有壓力然後領二萬多的工作?
當我有這個念頭出來的時侯,我就在想人怎麼那麼無聊?當妳
在個時侯的時侯,其實妳不喜歡那樣的生活,可是當我現在覺
得壓力很大的時侯,我卻在想說我要去那裡找一個領二萬多的
工作?可是不到半年前,我是在講那個太無聊怎樣怎樣,我覺
得人真的是太無聊。好像你就沒有辦法安於在那個當下。」

polo:「從一個比較好玩的角度來想,我的意識通常會在半年後
會比較跟得上我的現狀。」

女學員:「我的意識?」

其他學員:「其實有點事後諸葛的味道。」

polo:「但重點是我再來可以怎麼想?就好像我們討論信念創造
實相也都是事後諸葛呀!不管那一個結論啦!比如說結論變成凡
事不盡如人意,對不對?比如說我遇到每一件事情,那感覺上是
我要的,然後內容又不是。我有一個概念上的結論,啊!還是不
盡如人意,那我就可以拿這個來看,我的信念上是不是有這個?
能盡如人意嗎?那不能盡如人意就是我的經驗就是這樣子告訴
我的啦!」

女學員:「可是我以前倒是沒有這樣子的感覺。」

polo:「凡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

女學員:「可是我覺得好像也沒那麼複雜,本來就不會是妳想
像的,而且加上有一個事情,妳從未經歷過,它怎麼可能完全
符合妳的想像?而且我發現像我自已的生命歷程,我發現有很
多的誤解。就是我沒有經歷過一些事情,妳跟本不了解妳自已
,妳以為妳要的是那個,可是後來發現不是。我的婚姻就是這
樣。就是有東西妳想像說我可能就是要什麼什麼,就經歷後發
現我感覺那好像是一個雕鑿的過程,慢慢自已的輪廓,妳會對
自已愈來愈清楚。我要的是什麼,我不要的是什麼?所以有一
次我在車上就聽你上課,有一堂課就講說其實有一些事情你不
需要經驗,只要想像就夠。我那時侯聽了就非常不贊同。因為
我覺得很多東西妳沒有去經驗,跟妳的想像是絕對不一樣。」

polo:「當然會不一樣呀!但是我其實講的重點是,妳的想像
也是種經歷啦!就像她想得就累了,對不對?她有沒有經歷
到?其實有耶!妳懂我意思?那個重點是在那邊。那妳還是
可以選擇讓它成為妳實質的實相,其實妳每一個想像,每一
個思想,它都會有一個程度不一的具體化,可是它具體化到
那一個程度?賽斯就在描述一個東西,妳以為現在看到的桌
子、椅子是堅固的,可是在另外一個層面有一個比堅固更不
堅固的或者是說要在成為實相之前的那一種形狀,然後還有
比它更輕微、更淡的。也有所謂的超級桌子、超級椅子,比
我們感知到的實相還要更堅固的。那妳是不是要成為妳目前
這個次元所體驗的一部分?還是由妳決定。但是妳的每一個
概念,每一個想像,每一個白日夢它都會被經歷完,要不然
光想也會累,它其實真的是在經歷,戀愛也是呀!」

女學員:「我那時不太能接受有的東西你只要想像就好,你
也不見得要實際去做。」

其他學員:「妳光想像就累了,妳還會想去做嗎?」

女學員:「不見得每一件事情,妳想像都會累呀!也許有的
會很幸福呀!」

polo:「其實這邊有很多有些講起來有點似是而非吧!一個
部分是說,她提的是說,是從她的角度,事情是那樣發生的
,可是她會那樣子看。那妳講的是說,客觀的一定不會一樣
,很多人遇到不會一樣,他不是這樣子去理解它啦!」

其他學員:「我的理解是不能盡如人意。」

polo:「對!她的理解是不能盡如人意,可是很多人遇到客
觀的不能盡如人意,他不會把它解釋為不能盡如人意啦!他
會解釋為人生好多驚奇喔!就是這樣子才刺激,所以我在講
的是每個個人的主觀的實相。這兩種是不一樣的,妳講的沒
錯,但是我講的是她認為的主觀的感知的實相是什麼?那另
外一個是,它會變成錯誤的結論,就是有東西會不是我要的。
它變成是一個哲學上的謬誤了。」

女學員:「我懂你的意思了。」

polo:「她會說有些東西不是我要的,我一定要怎樣才會是
我要的。我要體驗夠了才會真正知道我要什麼?可是其實
你是在回頭講說那些我要的東西不是我要的。」

女學員:「沒有,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的那個要或不要
比較寬啦!這個錯誤的婚姻也是我要的,我也知道,但我
的意思是說後來我才明白說這個先生可能不是我原本想要
的。」

polo:「妳要這樣講是沒有錯呀!可是這樣講沒有意義呀!
妳變成那種講法是想要合理化妳的決定,合理化妳現在的
感受啦!」

女學員:「我還沒有很懂。」

polo:「就是它不是我要的,妳還是想要表明這件事情嘛!」

其他學員:「那個實相顯現出來這個樣子,那就是那個時侯
妳要的。」

女學員:「我知道,這個我懂啦!可是我的意思是中間我還是
想離婚嘛!就表示說這個男人,他實際上,我知道他並不適
合我!那我知道這個經驗是我生命中需要的,是我想要的,
這個我承認,但我是說中間我還是想離婚呀!這個男人目前
來講不是我想要的呀!」

polo:「未來不是妳想要的!目前是妳想要的!邏輯上是這樣
,因為又變成回過頭來講妳真的還是不想要不要,妳懂意思嗎
?因為那個未來沒有浮現,或者說就算未來會浮現,可是妳並
沒有讓那個未來浮現呀!」

女學員:「對。」

polo:「所以當妳用所謂比較窄的方式去講的時侯,就是對一般
人講話聽起來比較合理啦!可是妳放在那個脈絡來解析,妳就會
知道妳會把它弄亂掉。」

女學員:「所以我要到簽字的那刻,我才可以知道說這個先生
不是我要的?你的意思是這樣對不對?」

其他學員:「應該不是這個意思。」

polo:「就是說我前妻不是我要的。」

女學員:「對呀!直到這個人離開我的生命,妳才有資格這樣說對不對?」

polo:「應該是說我要的東西是什麼?沒有妳不要什麼,也沒有妳
不想什麼,我們不是去拒絕某一個東西,而是去要某一個東西。所
以後我要的是現在這個樣子,某一個未來要的是那樣子,所以我就
自然跟這個環境,跟這個人也好,跟身體的疾病脫離了,所以是我
要某一種狀況,而自然跟所謂這個不能同時存在的分離了。所以
妳並沒有要一個比如說單身好了,比如說一個很純粹沒有其它人
干擾的情感,其實妳並沒有要到這個,也沒有要這個。」

女學員:「你可以說我沒有要到誰就是沒有要嗎?」

polo:「對呀!」

女學員:「對呀!」

polo:「那沒有要的意思就是說我在概念上我覺得這個是行不通
的啦!所以就變成是說我要認為它是行得通的,它才會在我的可
能性裡面變成我在這個物質實相裡面成為我要的一部分。」

女學員:「所以都要說我要我要我要就對了?」

polo:「這個講法只是相對地說我不要什麼,我不要什麼,因為
通常不是講不要什麼,妳不要什麼,那妳要什麼?比如說我們知
道妳要的是刺激嘛!對不對?張力。一段很單純的戀愛的情感有
什麼刺激?如果更複雜一點,不是還滿有可看性、挑戰性的?展
現我的能力與自信?因為每一個部分都是妳整體的部分,比如說
妳剛在講說那個自信的問題,懦弱或者是說太柔軟,比如說太柔
軟會有什麼關係?」

女學員:「我會覺得好像有一點…人家會不把妳當做一回事,我
覺得有可能是我的就是從以前到某個程度的經驗,我自已的感受。」

polo:「為什麼柔軟會把妳不當一回事?如果人家懦弱、可憐、
哀求,妳就會覺得…可能會幫忙,可是妳是看不起的?還是怎樣?」

女學員:「要看程度。」

polo:「妳可能要那種怎麼做都不成功但是又很努力、很堅強,
妳就會欣賞那個。可是另外就會有人覺得這個人是白痴嘛!
土法鍊鋼, 要學聰明一點的技巧也不去學,就是硬撐,在那
裡表現他的張力這樣。」

女學員:「可是除非這個人很嚴重讓我覺得他是沒有尊嚴的人,
我會比較看不起他。要不然如果一般人哀求,我會覺得我滿
容易心軟的。」

polo:「ok!好,那為什麼?」

女學員:「我覺得比較屬於我自已個人的部分,當我覺得我
在跟個人互動,然後我好像呈現出比較…什麼都好呀!隨便
呀!不知道耶,就某種程度的妳表現不是妳的個性的時侯,
我就感覺這裡好像不是那麼被尊重,我就會開始去反芻這些
感覺,然後就會從某一刻開始,我就會覺得我要改變,這時
侯我就會一個一個行為,開始改變我的模式。我會跟我自已
講說下次應該要怎樣怎樣會更好。」

polo:「ok!那這種回饋、體驗,覺得呢?」

女學員:「我就會覺得說會讓我愈來愈有安全感,表現某種
的專業度跟自信,其實我還是用同樣的問題去問林明文老師
,就像上次我跟妳諮商理想中的自已跟自已原來的自已,我
理想中的自已畫的自已其實很像。我的經驗裡面我不是被罵
,是被鞭策。」

polo:「up、up這樣。」

女學員:「對!我就問老師說我原本的色調跟我後來的那個
其實是很近的,我不清楚是我真的要還是我理想中的自已。」

polo:「重點是我覺得不舒服呀!如果我覺得舒服,我管它
是那一個要?其實重點是回到我一個狀態裡面,假設妳認為
柔軟的才是真實的自已,那就讓自已柔軟呀!妳會發現妳是
讓妳自已柔軟的時侯,妳的限制性信念會出來嘛!沒有這種
柔軟,妳跟本沒有力量也沒有自信,因為妳一定不會在這種
柔軟裡面獲得所謂被讚賞、被尊崇的經驗,然後妳又被教導
要相信這種感受才是好的,所以妳就會去訓練自已妳剛講的
剛硬嗎?堅強有力量這樣。妳可能一開始覺得很好,因為妳
一心嚮往的嘛!可是就是做到某一個程度的時侯,妳會覺得
這樣做也是累嘛!是我的感覺嗎?而不是那個表現是比較理
想中的自已或者是原來的自已、應該的自已,而是那個表現
對我來講已經有點累了,我開始懷疑,我為什麼不能相信自
已的柔軟也是有力量的?為什麼會被人家說服?」

女學員:「我覺得我不會耶!」

polo:「不是!是妳不相信。」

女學員:「是嗎?」

polo:「很多人都是講不會嘛!但都是不相信嘛!」

女學員:「是這樣子嗎?」

polo:「是呀!因為妳比較相信講話要低沉這種,很多政治人
物他們都會去訓練口語呀!那個訓練涉及了去覺察集體的意識
跟感受的過程。我同學在新港當老師,他說不是不能在新港、
北港穿拖鞋而已,到嘉義市還是不行,因為學生還是會跑到嘉
義市來逛街,他們恨不得那個身份可以拔掉,對妳來講妳剛好
相反,妳還要維持妳的,可是那個維持不是想要維持,是我也
認同只有那個角色才有力量,我其它的都是nothing,也因為
這樣,妳也會很在意別人跟妳講說哇!都看不出來妳是中醫
師呢!看不出來喔?其實我很厲害,為什麼不能這樣?很多
厲害的不都是這樣嗎?回去變成去覺察就是說我真的只能相
信這樣子嗎?但是因為慣性的關係,一開始妳也會覺得當然
是這樣,而且又有人圍繞著我,當我在扮演那個角色的時侯。」

女學員:「可是我不太想要怎麼想耶?當妳覺得自已當我表現
真實的自已,我覺得我好像也被忽略的時侯,我怎麼去想這件
事情?」

polo:「被忽略是暫時的呀!被忽略不是我真的被忽略,是我
的信念還沒有真正變的結果呀!一樣嘛!就像我常常提我們身
處戰爭時期怎辦?已經戰爭好幾十年了,還是繼續相信和平會
來嘛!當我要相信我的柔軟、我的作為自已是也OK的、也是有
力量的、也是可以怎樣的,那如果還遇到沒有,那怎麼辦?」

女學員:「再繼續相信?」

polo:「對呀!因為最近也發現很多人會提這樣的問題就是說我相
信可是怎麼還是這樣?對呀!那樣就只是信念的結果呀!它還不
代表什麼事情,其實妳如果了解到自已整個脈絡之後,每一次再
遇到所謂不好的感覺,其實也不用再多想了,妳就只是知道說哦
!我還有那樣的信念而已,那接下來幹嘛?就繼續相信我想要建
立一個新的信念嘛!就不用困擾在那個地方,像我最近常提到的
就是說就踢到桌腳怎麼辦?就踢到了呀!時不時我們還是會踢到
椅腳呀!就踢到了呀!不用一直對椅腳講怎麼辦?我就是繼續走
我的路嘛!當我又覺得我好像沒有表現專業的時侯,表現得比較
柔軟、沒有力量的時侯,我又踢到椅腳的時侯,踢到就踢到了呀
!那個在臨床的經驗是妳已經順過一次妳自已的議題了,不然
她就會變成說都不管它。」

女學員:「對。」

polo:「我們剛講的方式其實是都不管它啦!但是那個不管它是
我們已經知道大概的信念跟議題是這樣子啦!所以就不需要再
執著在那個困擾了,那可能沒有辦法一開始,妳每次都這樣講
自已,妳一定要先走過一次,那樣的講法才會有用,不然妳只
是在逃避而已。享受專業的力量也不錯,但我也可以享受柔軟
的力量,一個媽媽,一個情人的力量都可以,不一定是專業醫
師的魅力。」

女學員:「像我的朋友講話比較細,我覺得就是瘋掉了,拜託
你不要再這樣跟我說話。」

polo:「是說聲音尖銳?」

女學員:「我覺得我非常受不了,我就說拜託妳換一下口氣。」

polo:「她就說拜託妳換一下腦袋。」

女學員:「就是這個東西對我來講變得很直覺,我可以一下把
妳從一百分打成零分,就因為那個聲音。」

polo:「可是其實像我們在上課有時侯也是笑得跟鬼在叫一
樣呀!」

女學員:「就變成是我要不斷告訴我自已OK!」

其他學員:「不是妳去告訴妳自已OK,是妳自已對它的情緒是
什麼吧?」

polo:「不是單純說OK啦!妳得要走過一次嘛!我到底在不爽
什麼?不是講他OK,而是講我會OK。」

女學員:「我沒有辦法一下子…」

polo:「類似,但是不是去接受對方,而是去接受自已。」

女學員:「接受自已我就是不斷地去要求她呀!」

polo:「沒有,我說的是去接受自已那個陰柔的部分。妳不接
受自已的那個部分,就不會容許別人展現那個部分嘛!」

女學員:「哦!對。」

polo:「所以其實不是去接受外相啦!簡單講是接受對方,接
受每個人的每種展現,其實跟本沒有必要去接受任何人的展現
啦!而是去接受我自已不舒服的那個,應該是這樣講,我不需
要一定要喜歡每個人啦!但是如果每個人的某種表現讓我覺得
非常的難受,那是我要處理的,所以是接受我自已的那個部分
,我不需要每個人都喜歡,又不是花痴!我幹嘛要喜歡每個人
?所以不是試著接受對方,而是試著接受自已本來『不接受自
已的那個部分』,妳也不需要喜歡每個人的表現,當妳有厭惡
的時侯,妳是想要改變自已的厭惡感所引發的不舒服,所以我
是接受我自已,我只是舉例,妳也可以用那個聲調回回去呀!
那個行動後面代表的信念是什麼?為什麼我覺得應該要這樣子
做啦!」

女學員:「因為我會覺得說到後面的那個勉強是沒有意義的。」

polo:「我們會探討那個是說不是那個動作的問題,而是那個
動作是不是讓妳不舒服啦!像有些人就是要走?好!那就是走
呀!該怎處理就怎處理,如果那個動作讓妳覺得好像不太對,
或者是我好像不爽,那個…」

女學員:「我可以很強烈的意識到說我不會有那種悲壯的情緒,
我絕對不會拜託妳的。」

polo:「堅強。我不會拜託妳的意思是什麼?我如果拜託妳…」

女學員:「好像我很需要妳。」

polo:「但是我要表現我不需要妳,所以是變成是這樣嗎?我需
要妳就會代表我比較低下,我變得沒有權力,因為決定權就在
妳身上了啦!我不要居於劣勢,所以我就棄軍保帥,我不要手斷
了還在哀號,還在幹嘛?說不要砍我這樣。」

女學員:「這麼悲壯?」

polo:「可是那個悲壯是假的,真的部分就是那個我不要覺得
我比妳差,我不要覺得我被控制了,可是其實已經被控制了。
我是沒有招架能力的啦!然後在意識上我就先接受那一點,
我完全不能招架的那個部分,然後其它的都是我可以招架的。」

女學員:「什麼叫我可以招架的?」

polo:「就是她要走我已經不能招架,因為那個部分就不是我
可以控制的,不要再有更多的部分是被妳控制的。」

女學員:「哦!了解那個意思。」

polo:「可是那個東西已經被妳控制了,我就好,認了這樣,
那我要表現得其它部分我都可以控制,可是其實還是沒有呀!
那個有什麼好控制的?」

女學員:「還是沒有呀!」

polo:「因為最重要的控制都不見了呀!最重要的控制就是我就
是要走了啦!妳沒有跟我說要做到什麼時侯,我也會跟妳說我
要做到什麼時侯,妳不去安排,把工作交出去,我還是會交出
去呀!那些控制跟本沒有意義呀!可是對我自已,我可以稍微
控制回來,但是我們講的都是情感,而不是說對這種事情很正
常、很好處理的人,他還是這樣安排。可是他那個控制只是行
政流程的控制,而不是心理上我可以控制住一些東西,雖然可
能做起來是一樣的。」

女學員:「我就會想到那個對我的意義彷彿就是說當我覺得受
傷的時侯我就一定要去做一些行動,那個行動對我來講有安撫
的作用。」

polo:「那就是說為什麼需要那個安撫,就是說我覺得我是被
決定的啦!比如說這種事情,最近看一些影集,女生懷孕了,
她不要,男生一定要。」

女學員:「你說不要那個孩子?」

polo:「對!男生要,控制得了誰呀!那個女生不要。」


polo:「只要是我面對的事情,它都是值得做的啦!不是因為
那件事情值得做,是因為我是我,我是這麼地有價值、豐富
跟變化,也可能做很不一樣地腦力激盪地設計的策展人各種
事情。而不是因為策展然後好像很厲害,然後推銷。還是說
做工廠女工那種重複性的動作是比較不好,是因為我做所以
是最好的。我是因為肯定我自已而知道那件事情夠好,在回
到小孩子的身上嘛!妳看那個大概一兩歲那種,他大概一個
動作可以玩半小時,一來再來,因為他活在他覺得他自已很
重要呀!他就是我要一直歡喜、一直歡喜呀!★事情有沒有
意義或有沒有價值是因著我肯定我自已而做而有了價值,就
像我們在描述鳳飛飛,一直唱歌,一直換帽子,這樣有什麼
意義?我做,所以才有意義,我們會變成是說,那當然,它
是一個社會化的過程,可是有人覺得那個職業比較好、那個
行動比較好,那個動作比較好,那些活動比較令人讚賞還是
怎樣?所以我漸漸的在這過程中要追求那種,所以我摺衣服
是說,我也可以摺衣服還是怎樣,可是都不是那個講法上的
硬拗過來,因為那個沒有用。而是我這麼相信了,所以話就
隨便我講,我如果沒有那麼相信,話講得再漂亮只能當廣告
辭嘛!對呀!我都講不出來,就像我們剛剛前一段在講的就
是說妳怎麼可能跟妳講怎樣?我已經在國外了。可是當妳信
念變了,妳就可以講呀!」

女學員:「我覺得有時侯我會很焦慮是因為我為什麼一直在
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我要趕快去做有意義的事。」

polo:「對呀!所以妳剛前面一開始講說妳很混亂,一下子
想做那個,一下子想做這個,到底後面支撐妳的是妳很想
做的那個到底是應該這樣做才有意義,還是我真的想這樣
子動了?那如果真的想這樣子動,沒做完就沒做完呀!我
衣服摺到一半,看到外面一隻鳥飛過去,就想說城市很少
看到鳥,就看一下,再說嘛!沒摺完就沒摺完。」

女學員:「我剛那個不太知道怎麼辦。」

polo:「就說我真的很捨不得妳走呀!我就哭嘛!我就覺得
我知道這是妳的決定,可是我真的很捨不得呀!可以嗎?」

其他學員:「妳真實的感情是什麼?」

polo:「可是那個真實的感情對妳來講會不會是一種懦弱、
委屈或者受控嘛!」

其他學員:「或者是妳表現出來會受到傷害。」

polo:「因為我們不敢真實地表達那個部分嘛!」

女學員:「我覺得那個有兩個意義,一個是說我覺得也沒有用
,就是說你這樣做也沒有用。」

polo:「★很多事情本來就是徒勞無功的。」

女學員:「然後一方面又覺得說妳這樣好像在求人家,如果
妳求就有用,那我可能就覺得我…」

polo:「那個觀點一樣啦!很多事情是沒有用的,或者很多
事情是沒有意義的,那我們要講什麼?其實一樣啦!不是
因為它有沒有用,而是因為我,我是那樣子表現啦!我管
它有沒有用,很多人那種很入戲的表達,也其實沒什麼用
啦!有時侯我們會是落入那個信成上的窠臼啦!比如說像
她剛剛在提說這樣做也沒什麼希望,那樣做也沒什麼改變
,是這樣的認為所以不做嘛!變成回到我自身,我是那樣
,所以我是那樣的做,而有沒有用?★最有用的事情就是做
自已想做的啦!而且也會對全宇宙都有用啦!這是賽斯的基
本觀念,所以它不是妳頭腦認為的有沒有用,萬一她被妳
哭回來呢?這種事情也有可能發生,但重點不是她回來,重
點是我有那樣的狀態,我做我要的表達嘛!」

女學員:「可是就像你剛講的那樣子,她就算被我哭回來,
我第一個閃出來的念頭就會是她還會是走。」

polo:「那就離開呀!所以我剛說重點不是她被妳哭回來,
重點是我有所表達,那她要回來還是她的決定嘛!表面上
看起來好像是她被妳哭回來,可是最後還是跟本上她的決
定,她回來嘛!那她當然還是會走呀!就像我們說一個人
想死,妳救她回來,她可能還是會死嘛!可是當時妳不知
道,妳只是想說我做一個醫生,就是把她救回來嘛!那我
就說她是自殺的不要救她,不會吧?妳就站在妳的角色嘛
!而不是去評估那個,那當然,在社會的資源討論上有人
這樣講嘛!自殺、強暴犯、有事沒事就叫救護車的,別理
他就好。可是不太可能啦!那回到很個人的就是,我是那
樣,我那樣表現,但是你不表達出來,至少要知道自已有
那樣的感受。就像我常常在講就是說,我當然知道我不想
要的就可以拒絕別人,對不對?可是拒絕別人的話怎麼講
那是另外一件事情,可以琢磨的啦!雖然我不用哭著說我
真的捨不得妳走,因為某種狀況一個醫師哭著跟她的護士
說不要走,這像什麼話?可是我得要知道我有這份情感啦
!那我怎表達再說啦!那就是另外一件技巧的事情,請她
吃個飯還是什麼?就以妳做決定,可以接受的形式嘛!那
心態上妳就是要知道自已就是捨不得也好的那種情感。」

女學員:「其實我當初都會變成一種切斷。」

polo:「因為那種感覺不好。」

女學員:「對,因為其實她再來要結婚了,其實我就覺得
說我把妳當做像妹妹一樣,就算妳要結婚了,我會送妳
一個心意。後來我就想說…」

其他學員:「妳背叛我?」

女學員:「當我受傷的時侯我就會把它想做通通不要好了。」

polo:「對呀!因為這樣好像可以趕快止血嘛!」

女學員:「我就會覺得說…」

其他學員:「比較不會痛?」

女學員:「對!反而比較不會去走說更去表達那頭。」

polo:「不那麼快覺得都是最好的,我還是接納自已可以分別嘛!
我現在的感覺就這樣,那就做嘛!那到後來六七十歲就是隨心所
欲不越矩嘛!可是妳到四十才能不惑對不對?那個工作機會本來
是一個逃避的象徵,可是我的信念變了之後,它變成是一個有情
的邀約,還是機會的增加?還是新的嘗試?它的本質就隨著我的
信念變化而變化,像我們有時侯在看過去事件的發生,那個可能
性在過去或許沒有變,當然有其它的可能性,我們沒有聚焦,可
是就那個單一的,簡單講我們記憶中的事情發生,它的本質的意
義是會變的,就像重男輕女的家庭,本來的意義就是我就是可憐
,生成女的,在我們那個家族。可是到後來妳就會覺得說那樣子
其實讓我有什麼變化了,然後它變成是訓練也是對我的磨練,而
不是對我的迫害。所以意義變了,妳要隨便講什麼都可以,妳知
道嗎?所以通常我們說改變一個想法沒有錯,可是問題是妳整個
信念沒有變,那個講法、那個想法變不了,連要copy念出來都念
不太出來,所以基本上還是從信念去著手。每一個行動、每一個
表達都是信念之下的結果。」

 

-----
感想:
踢到椅腳就踢到椅腳了,而不是對椅腳自責:「我怎又踢到了?」

聽到錄音檔這段的時侯笑了出來。最近開始自我懷疑(雖然立即浮
現每個問題都是起源於懷疑自已開始),我一直是孤單一個人是不
是我不夠好?我是不是真的那麼不好?第一,我真的是孤單一人
嗎?第二,我不好,是誰在定義的?第三,當我認同這句話時,
我的感覺是如何?

難過的想從多元宇宙各個時間線一筆抹煞所有平行版本、對等自
已的存在,明知不可能耶,卻不得不承認,真的不時不時浮起這
種狂妄的宣言(就像片段體膽敢消滅存有一樣荒唐,不過應該比
較像小我連跟拔起的徹底驚慌失措、已為自已不復存在)

凡是感覺不好的,就代表是錯的嘛!我很差,我不配,是人家
這麼說還是我說的?我。因為每每聽到有人稱讚我時,我極力
否認,馬上搖頭,我會在心中狂叫不!我還不夠好!沒人愛!
人緣很差!工作能力也不佳。但明明聽到的好幾次都是當我的
面誇獎我表現得很好,我卻恍若未聞。有好幾次我都是想反駁
不要再騙我了,我自已知道沒那麼好。也就是說,如果我不改
變我對我自已的認知,那就算外面再怎樣說我好,我甚至會覺
得是嘲諷。我真的是孤單一人嗎?還是是我定義狹化了?造物
主派出去的人格體,自我切割太成功了,無視根部的連結,大
姆指聲稱被手掌拋棄,手掌妄稱與手腕毫無關連,手腕忽略與
手臂的連結,手臂與主體的相連視而不見。然後指甲在哭泣於
末端被拋棄,卻忘了是最前端的神聖觸碰,指紋浮在物質實相
上的親蜜關係需求成為媒介,卻自暴自棄自已毫無作用、不如
磨去!

我看到明明很多人,卻自覺仍像在荒島之中。
我看見成雙成對,感到自已孤立無援,甚至與廣闊的現在躍想
未來是孤身到老,老鼠啃食,多日才被鄰居發現。有趣的是這
畫面竟然比幸福美滿的想像更生動與深刻。我已經厭倦當默默
祝福莉莉的石內卜類似這種悲愴、深度、立體悲劇的角色,可
不可不要那麼有張力與反轉?簡單平凡的幸福不行嗎?還是靈
魂就非得刺激不可?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