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慢用 (130).jpg  

每次憂鬱來潮時最痛恨看到或聽到「加油」、「別想太多」、
「看看得愛滋病等絕症的人」,我實在很懶得辯,就覺得
只要默默忍受廢言,大概很快就可以過去了,如果一但反駁,
那就會拖長訓話時間。真的偶一為之,辯到一半我也放棄了
,心想,唉~果然好累呀!那種表現得很開朗、很堅強、很
有正面意志的人,我總心想,是不是如果妳或你不這麼積極
、這麼樂觀、這麼有自我充電的本事,那就不好意思說嘴,
也沒有本錢告訴人家要想開點?一個老是表現得很光明和正
面的人,我總懷疑她或他的消極與黑暗跑到那裡去了?你是
這麼地獨立與正向,彷彿露出悲觀與不努力、頹廢與喪志,
是件很可恥的事。當然不是永遠都得博取同情或沉浸在低潮
之中,問題是一個人,怎可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是永畫
?要騙誰?我們究竟敢不堅強、不笑、不獨立、不正極發電嗎?
然後還喜歡這樣的自已?你我不可能一直都是晴天,當然也無需
擔心一直下雨,可是我老是擺得很陽光其實很虛假,這並不是要
耍廢或文青式的永夜、吸血鬼般的負極能量至上,不戴面具、不
流於形式、不偽裝自已、不強顏歡笑的時侯,那力量才是最真誠
的。我敢嗎?我能嗎?我看到他人老是很佛光普照時,我心中是
什麼感受?

騙鬼呀!

那我呢?外境如鏡,外相即內相。有十多年的時間我是以自已
的面容為恥的,與其說臉上的痤瘡造成我難以見人的最佳理由
倒不如說因為自卑所以顯化成這副尊容讓自已有台階可下。心
裡是如此脆弱與敏感,每在心靈面目上受一次傷就顯化於外貌
上的坑洞鐵証。每每在告訴人我已經如此敏感易傷,別再刺傷
我了,所以七傷拳般自已先傷了自已無數次。體重的增加也是
想告訴世人「我是重要的」、「我說話很有份量」、「我是有
價值的」、「我是很有男子氣概的」、「我的地位值得被看重」
但再怎樣也掩飾不了那極欲被看見的渴望(有重量)又擔憂自已
不夠格(害羞的臉與發福的身材,向內縮卻向外橫放)。就算減
肥成功,這數字的顯化也成為了我唯一能說嘴的沾沾自喜,一
但回升或復胖就驚恐不已的再度陷入自暴自棄中。因為沒有別
的可以講了,沒有更多的英雄面向了,宛如在衣錦還鄉前,這
價值沒有完成的自已是可恥的、不被愛的,直到功成名就那一
天的頂峰式證明,才是值得光輝門楣與不愧祖先的。於是乎永
遠在等待,「你還不夠努力」是永世無法抹煞的空谷回聲,所
以「你不夠格、你不夠好、你注定是達爾文下的劣者」投射成
具體實相一點也不足為奇。在社會上,在心靈政治裡,男子漢
的五子登科形象,沒有足夠或令人稱羨的資產意象,等同於被
師級宣判「精神上的去勢」,不足為男的內在自苛與愧厭在外
在發聲前就已無數於心海波瀾不止,在成家立業的道路上是被
大大打叉與宣示無救的警言。如若基於自已不夠好,那就算最
後達標,那深沉的自我嫌惡仍揮之不去,並不是不可以轉向與
聚焦在光明頂上的英姿成就,是起步於「我好差」的努力全是
徒勞無功甚至每下愈況的尬尷不已。我就會痛恨,那現在的我
算什麼?是一種可拋棄式的「不好版本」或進化論下菁英主義
式的次級品?抹煞這樣的存在,只有更好的版本才是值得被歌
頌與生存在現當今世道?別人是這樣看待我?我是這樣看待自
已?我是如此看待他人嗎?

因為覺得自已不夠好,那就更努力,那完了,只會愈來愈恨這
樣的自已。因為承認現在不好,代表將來才是完美的標本,當
下是日拋式的廢棄品。現在回頭去看待上一段感情經歷,明明
知道是價值感低落吸引相同信念的糾纏不已,卻寧願一傷再傷
也不願走出,那怕是對方擺明了跟本不愛,我仍以寬大包容般
的變相討好隱藏搖尾乞憐式的討愛渴望。六七年的生鮮上映,
那刻骨銘心的自虐般經歷,直到價值完成,終於願意放下,鏡
子前照了自已無數次,到我總算承認「這是我要的『不被愛』
的實相」,悲愴式的八點檔般劇本,苦情版本的男生化,受虐
媳婦同時也在虐待惡婆婆,當我容許對方對我不好時,我也成
為加害者,在全我面前,一樣地位。雙方給予彼此無間道般的
不得假釋之無限期苦刑。我是這麼渴望被愛,也同時很用力推
掉各種其它的可能性,寧守在當時眼前唯一看到的希望,直到
這鍋實相之湯,煮到燒焦已不能下口為止。在他人身上尋求自
已以為沒有的力量,對於那種堅強的女性,總叫我著迷不已,
因著自已厭惡自身的幼稚所以把成熟獨立投射給她,只有外面
有,我沒有。既然我沒有,我就只能向外找。我是如此擔心我
是這幼稚與不成熟,有失男性顏面,所以不斷告知自已要堅硬
作風,柔軟是很女性化的,不被認可的。沒有男子氣概的生存
之道是一路上易常不穩與難以存活的,我視求助、哭泣、脆弱
、疑惑、示好、受傷、敏感通通為陰性氣質的可恥面向,雄性
範本是不允納這樣的特質,也因著這樣的恥辱,一心追求強硬
、霸氣、熟成、萬事通、不輕易流露情感、有智慧、理性、豪
爽的另一半形象,既然我沒有,那就是別人有。我也數次懷疑
是不是因為我沒有這些部分或是不夠明顯才導致外在「缺憾」
的顯現?也因著對陰性特質的起疑,還有陽性性質的自覺不足
,連原本可能有的優勢都徹底抹滅,還反過來去追求自認沒有
的部分。以結論推論信念,一定是我沒有這些外放的標誌性雄
風,才無法吸引另一個圓(緣)。為什麼?因為世俗都這麼認為
吧!那麼,我的體重是不是又要開始增加了?代表說話有份量
,代表有地位?代表有力道?代表撐得起?代表有肩膀?符合
世間預期的父系形象。以強壯之姿進昇夫系殿堂的寶座。那陰
柔被視為瘦弱,那溫情被視為軟弱,那敏感被視為多愁與婦人
之仁。我是這麼看待自已,也同時以這樣的偏見看待他人。


只要有人想要跟我講話,我就會想要躲開。即便表面上打起精神
寒喧幾句,但永遠讓我困擾的是當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時或想中
斷這個流程的時侯,我用暗示或是沉默卻沒什麼效果。有時侯會
胸悶,有時會頭痛,有時侯會在心中狂叫夠了嗎?當然,社會上
教導要勇敢面對,愈是不敢聽或是受傷的部分,就要努力去克服
,就要勇於挑戰。有很大的一部分,我覺得身為男人應該要很堅
強才對,不堅強一定沒有人喜歡的,稍微露出肚子就像失敗狗雄
式討好示弱是很可恥的。

愈脆弱,愈會被瞧不起,本來就沒人愛了,何況不符合傳統價值
觀,雄性範本的英雄典範,為人父、為人子、為人夫的男性典型
,動不動就逃,動不動就哭,動不動就說我不要,愈是陰柔,愈
是害怕,愈是求助他人,這代表了彼得藩症侯群,還會被笑戀母
情結,或是女性化諸如此類的。這並不代表我排斥個人之中溫柔
的部分,應該是說該始升起懷疑自已不夠好,是否不夠陽剛與獨
立,萬能與堅硬,某種精神上的去勢包裏著不夠有錢、不夠英挺
、不夠高、不夠雄姿煥發、不夠有肩膀,那自然而然創造出兩難
的尬尷不已。覺得討愛是極為可恥的,所有的身心靈包括物質界
論調全口徑一致教示你要先愛自已,不要向外求。也就是說一個
人如果沒有先成為圓,然後還落入抓寶式的拼圖契合另一半、所
缺的角,那將是萬劫不復的一再重考。所以說,男人示愛、示弱
、多言、表達情感,會被視為婦人化、孩子氣、老弱傾向。那我
們是怎看待這些人的?可能覺得有些年紀到了或是就是那樣的身
份與角色,自然可以包容,這容納多少有點不得不。

可是你不一樣,男孩子的蛻變不能老是哭哭啼啼,就算有歌詞
大唱哭不是罪,試問你一天到晚哭,誰能接受你?別說他人,
在軍事化、師範傳承、嚴師高徒模本等原生家庭或類似的基調
中,你能否無愧地接受這樣的自已?大家都說我不好,連親生
父母也是,這麼多人都這樣說,那肯定是我的錯了,要不然不
可能眾人獨醉我獨醒,一定是我那裡不好。

於是乎,我受不了一種一剛開始沒多久就急著反應可不可以不要的人,
(不是要忍耐?要服從?要吃苦?不要動不動就表達意見?這才是男人呀!)
我也很訝異把愛情擺在工作之前的順位(男人不是應該以事業為重,現在什
麼時侯,你在做什麼事?)還有以自已利益為優先,不顧大局,不怕麻煩
他人的人,怎可以這樣子?要替大家著想,要犧牲自已的福利呀!這才是
有胸膛、有肩膀、有種的男子漢呀!內心深處真實面對自已是狂喊:「
你怎能?你怎敢?你怎可以做我一直想做卻又不說做的事?為什麼你不會
被罵?為什麼你不在乎?為什麼你就不用尊守?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於是我恍然大悟,嚴以律已可以寬以待人是最大的慌言,在心靈動力學
來說,你不允許自已做的跟本不會允許他人做,所有的允諾全是虛偽。
更深的怒,更沉的恨,像極惡婆婆與壞媳婦的負面輪迴,我以前受的苦,
為什麼要讓下面的好過?你也要依循我的模式呀!要不然我算什麼?好
不公平!我就要寬容對待下一代,那我受上一代的連累,誰來赦免我?
只有自已能釋放自已,直到願意從十字架的心靈戲碼下台,從自願背上
的枷鎖解下,恭迎地藏出獄。

當我允許我也可以時,我看到他人也這麼做就不會又妒又恨。只有我認為
我應當受苦刑,那他人也要的時侯,我才會看到不公不義。這個結打開了,
才是真正雲淡風輕,價值完成。我在臉書寫下:

因為長輩被教導不能裝可憐,博取同情。那妳替她們活出她們不敢活的面
向,人要理直氣壯、膽大妄為地活。她們不能裝可憐,這是最大的可憐之
人,因為永遠只能堅強。也因為自已不能做,所以對於妳做出來的事,感
到憤怒,想要阻止妳。因為連她們數十年來都不能做到的事,妳怎能這麼
輕易就辦到?真正的同情呀!是連她們辦不到(然後裝成不屑或反對)的渴
望也同情進去了,但卻不覺得她們可憐,只是同理她們,這是她們選擇的
路,她們各自有各自的進程。晚輩是來教長輩的,小孩是來點醒父母的,徒
兒是來渡師的,polo老師說過小孩對父母的叛逆就是最大的回報。

我就是在裝可憐,我就是在博取情,你們能嗎?你們不能。而當我也接納這
樣子的我的時侯,容許它,穿越它,包容它,才可以真正的「增益完形」、
「價值完成」。也不用擔心會一直停留在這個階段,只有愈抗拒、愈否認、
愈假裝若無其事才會留更久,因為在告訴靈魂我們嫌棄這部份,那會惹得
內我不高興,覺得愈被嫌惡,那好吧!就在這個境況留久一點直到認出這
份來自全我的大禮為止。我們不能借由討厭、排斥、割捨部分的自已而進
化與成長,那是不可能的。聲稱沒有這部分就像是那些長稱宣稱妳不能這
樣做一樣,外境即內境,實相即信念。真正的接納,是雲淡風輕,一笑置
之,心境不在起伏。如果還是很波動,就接納自已的風起雲湧吧!不論發
生什麼事,不論自已是怎樣的人,就算上一秒還在犯錯,下一秒就將錯就
錯吧!(雖然全稱觀點是一切都最好的安排,沒有真正的錯,不過那是走
完歷程後的了悟,並不是強力膠般的急效藥),該怎辦就怎辦,接納再接
納,討厭自已,就接納討厭自已吧!不用勉強要喜歡。先接納再說。該
彌補的時侯就彌補,該道歉就道歉,難過的時侯想逃也是可以的,這樣
子的自已,反抗的自已,生氣的自已,渴望的自已,也能接納。就連不
想接納還是接納。這時我們才有資格與力量對自已說出,啊!一切真的
都會愈來愈,終究會沒問題的(大丈夫)。向《情書》電影裡喊著:「你
好嗎?我很好。」這一次,我就算不好,也是ok的,那也很好。

回到一開始糾纏我的,我不舒服的時侯我能喊嗎?明明很寂寞卻又渴望
一個人的寧靜,明明很想找人講話卻又對嘮嘮叨叨感到厭煩。首先,這
是互斥的嗎?累了就休息,休息夠了就再出發,有誰規定只能一直餓肚
子或一直是飽的狀態?矛盾是不好的?薛丁格爾的貓在未打開之前本來
就即生且死了,左右為難真的是為難嗎?怎不是神聖的兩難悖論?這就
是一切萬有的神聖不滿呀!三個兩難之局,一、內在活力想完全具體化
又永遠無法完全真正具體化。二、行動導致本體不穩定,本體又追求穩
定,但沒有行動,本體又無法形成。三、自我想分開,偏偏又分開不了
。「具體化、穩定、分開」
可參考polo老師的講解
http://www.slideshare.net/quarelin/dilemma-50784981

那些沒有喊停又繼續忍受的時侯,過去就過去了,對,我知道廣闊的
現在,沒有真正過去,但我的意思發生就發生了,就接納我自已不願
喊停吧!怕得罪人,怕不討人喜歡,那看著自已,看著這努力討好他
人的自已,這麼渴愛的自已,就欣賞自已總是在忍受吧!受不了這種
欣賞,那還是接受「我的不接受吧!」,接納永遠比不接納大!不接
納也是種接納,只是刻意侷限某一部。接納,連無條件也不必加進去
,這二字就說明一切,它甚至包容了「不接納」的本身。酷吧!不像
個男人,就不像個男人吧!反正一切萬有本來就是超越陰陽。許添盛
醫師說男人可以比女人更陰柔,女人可以比男人更陽剛,很多女人比
男人的方向感更好,有些男性比女性適合當媽媽,很多女人不適合當
媽媽。兩性的能力沒有一定,是可以互換的。一個男人在社會世俗角
色,男性一定要剛強、好鬥,這種性別固著的心態,催眠自己要有很
強的功攻擊,不然會被社會羞辱、被排擠。有時女人很壞,會把男人
投射很陽剛的角色,而一定要保護女人。只有在夢裡,男人才有自由
不害羞地哭或承認任何依賴性,而只在某些場合,並且通常在相當程
度的私下裡,他才被容許表達愛的直覺。要毀一個男人,就是去讓他
談感情。如果一個男人沒有雄心壯志,會被世俗怎麼認定?很多人不
生小孩的原因,是怕小孩痛苦,因而降低了精子與卵子的活動力(更深的愛)
(參考古証元部落格整理 http://joo7215.pixnet.net/blog/post/38485374-2015-09-07)

難不成你要當家庭主夫嗎?丟不丟臉呀?這種話說得出口嗎?
這其實已經有人在做了,只是看你的焦點要不要切換來這邊而已。
沒有很困難,也不必佩服,是你覺得很困難要克服、要對抗主流價值觀才這麼想。
是你我開始自我懷疑時,才會聽見外面的聲音挑戰與質疑你,並不是他們先反諷或
影射你,才被你聽見。你已先否定自已上千萬次了。

那怎辦?你已經知道怎辦了,只是愛上玩捉迷藏,假裝自已不知道罷了。

polo老師說過戰亂百年,想要和平怎辦?當然是持續相信和平呀!
最近有部電影叫《鋼鐵英雄》,怎敢違抗軍令,不拿武器就是不拿?但這份看似懦夫
的軟弱,卻在危急時刻救了最多人。玫瑰花開始懷疑自已怎不當個冷冽的梅花之時,
就喪失了她的獨特性。我也是,我之為我,獨一無二的我,當我以孤獨、單身為恥
,並且開始懷疑自已那裡不夠好時,也更加應驗了自我實現預言。那不是假清高或
將傷痛欲蓋彌彰,而是真誠做自已時,真的對這世界大大加分,增益完形。不是到
處去拯救世界、撥亂反正,從自已的身邊做起,從自已開始,才是最重要也是最後
,最初也是最迫切,最核心也是最底蘊的那一部。我察覺我常以「我最後會孤寂至
老,被老鼠啃食」的心相浮上腦海,也會對外宣稱類似可憐可悲的預告式終慕。那
這不是自打嘴巴,什麼是?嘴巴說不要,身體也不誠實,內心想得又是另一回事,
卻還期待圓滿的可能性。所有的遺憾、所有的困境、所有的孤單、所有的不順利全
來自於批判自已、懷疑自已、否定自已開始。

這一點,我一向拿到滿分。夠了。世間媳婦已下檔了。我開始用象徵性的行動配合
信念著手,先是坦誠,接著接受,然後切換頻道。做我自已,真的不是一件罪大惡
極、可恥丟臉的事。沒有刻意傷害人(因為傷害人就是傷害自已),卻以傷已的方式
傷害了這世界。除了對等自已、平行自已、可能的自已外,我仍是無二的The one。
一生不用第二刀,不二刀。一世無法再重來。這一刻,唯一的一刻。這個我是誰
I am that who I am(胡愛晏)的獨有性。我在引以為恥與自暴自棄、自我批判上
一向無人能出其右。我想,時侯到了。夠了。

僅以此文,為某種版本的自我消逝的告別式獻祭。2016/11/27
(不用花上七年,雖然賽斯說七年全換。當下,威點就是全新的自已。
今天就是我的生日)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