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與意志http://mirokotloo.miroko.tw/2009_0811.htm

Copyright c 2009 L/L Research

特別冥想

2009年八月11日

來自G的問題:在《一的法則》系列的第52場集會,Ra說: 當人格變得更加強有力時,使用意志有很大的危險,因為它甚至可能潛意識地被使用,從而以某種方式減少該實體的極性[1]。

Q'uo,看起來意志是一種原初的流動性能量,它可以被使用,可以被祈請,可以像身體的肌肉一樣通過反覆使用而變得更加強壯。Ra的意思是不是說,意志這種運動(motion) 可以在顯意識心智的範圍之外操作?

Ra是在說一個人沒有察覺到的渴望會控制意志的機能,並利用意志最終導致極性減少?沒有渴望的指引,單獨的意志是沒有用途的,可以這樣說嗎?

同時,我們如何才能避免這樣的情境呢?請進一步詳細描述。

(Carla傳訊)

我們是你們知曉的Q'uo原則。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歡迎你們,在為祂的服務中我們今晚來到你們中間。能被你們尋求的圈子呼喚,這是一種很大的快樂,在關於意志的主題上能與你們分享我們卑微的想法,我們為這樣的榮幸感謝你們。

一如既往地,在我們開始之前,請你們幫一個忙。當你們聽到我們所說的內容時,請帶著分辨力來聽,拿走那些對你們有用的想法並將其他的留在後面。我們感謝你們這方面的考慮,因為它讓我們在提供我們的想法的時候不用擔心我們可能會冒犯你們的自由意志。

叫做G的實體提出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因為一的法則的第一變貌就是自由意志。自由意志變貌的確正如叫做G的實體所描述的,一個可以被那些願意成為共同造物者的實體使用的 流動的、原初的力量。因此,讓我們看看造物者是誰。

也許一個實體會說意志有三個基本的層次。第一個層次的意志是無法被其他任何實體接觸到的意志。它是吹過水面的風。當水從雨水進入含水層,進入大海,再次進入空氣時,它就是水的運動。作為第一變貌的自由意志是沒有主詞的,也沒有受詞,它是純粹的動詞。

意志的第二個層次可以被稱為個人意志。那是創造接著維護各種偏好的意志。當一個人在一天中遭遇很多很多問題的時候,他的個人意志就開始起作用了。你早餐吃什麼呢?你喜歡讀什麼書呢?你想要看什麼電影呢?你想要聽什麼音樂呢?你希望穿什麼樣式的衣服呢?你希望住在哪裡呢?所有這些僅僅對你很要緊的事情就是你的個人意志的內容。

當你自己與另一個人之間有一種關係的時候,那個人的個人意志就會開始發揮作用了,你很快會發現你的意志與該其他自我的意志並不是相同的意志。當面對你早餐吃什麼或者你要讀什麼書的問題時候,這不是一個特殊的問題,但是,如果你面對的是類似「我很想要住在哪裡」這樣的問題的時候,自我的個人意志和其他自我的個人意志之間的衝突就會變得尖銳並創造催化劑。

名為R的實體目前就正在體驗意志之間的衝突,這個實體能夠用眼淚和傷心來證明個人意志之間的衝突會經常是極其痛苦的,這種衝突通過將自我放置於鍛造靈魂的熾烈的熔爐中,並為進化中的靈魂構建了一個純正的挑戰。

意志的第三層是受過鍛鍊的人格的面向,這樣一個人格的格言是「不要照我的意志,但成全禰的意志」[2]。因此,一個希望去工作魔法人格的實體的目標是對究竟什麼才是造物者的意志越來越清晰地察覺。

這樣一個尋求者的練習首先是去確定什麼是意志,並且獲得他或她自己徹底滿意的定義,在那之後,也只有在那之後,去設置意願進入造物者的意志中,並將造物者的意志與心的渴望相結合。

這是一個驚人地微妙且冒險的計劃。它是一個微妙的事情,首先你要確定造物者對你的意志,第二步你要以某種方式取用造物者的意志 以致於與你的渴望相結合。第三步你要在你自己的內在創造環境,在其中你的意願和渴望可以在行動中顯化。

智力的道路是複雜與深入的。幾乎任何的思想路線,只要給一段時間去為它找理由,它都有可能被合理化。有多少次你會聽到一個天生的推銷員的對話然後對一些事情變得狂熱,而那些事情在仔細考慮之後卻完全不像它看起來的那樣。

當你尋求知曉你自己時,每一個實體都會很多次地愚弄自己。在一個又一個的面具、角色和合理化之間不斷地轉換 感覺起來就好像一個永無止境且沒有出路的迷宮一般。

確實,一個嘗試去用心智來確定無限太一的意志的尋求者注定要陷入混淆和愚蠢,因為心智並不是適合於尋求靈性意義上的真理。心智適合去組織那些跟隨並影響心智和身體的各種元素,好讓那個人[其心智和身體]可以感覺舒適、安全和快樂。

即使心智希望去思考靈性的事物,心智會把靈性行為或靈性態度等同於面具和角色。人類的心智並不是被創造來從事於真理的工具,因為真理超越事實並進入本質之中。

因此,一個想要使意志參與靈性層面的尋求者,每天練習將自我從心智的王國帶出並把自我帶入心輪的王國中,這對於他的目標是有益的。

這樣,轉向心輪對於一個尋求者是最有益的,行走穿越心的外院並收集他所有的人類特性,好讓他可以把它們放置在心的內部聖堂中並和無限太一同在聖幕中。在那裡 世俗之道止息了。心智的專橫得到釋放。所有表面上不完美的自我就會被一種愛所接納了,那愛是如此偉大以致於它一直在呼喚著你和造物進入存在中。

現在 讓我們看看魔法人格。你的世俗人格是你所創造的,憑藉你的文化、父母、老師以及那些你希望去模仿的同輩的幫助。

當你還是一個年幼的孩子時,你試穿這些世俗人格:「我是這個嗎?我是那個嗎?」你會發現關於世俗人格的一些事情。你會發現你的天賦。你會發現那些並不是你的天賦的事物。於是你會將那些空白填上你的文化和你選擇的途徑,而你根據那些你希望與之相似和想要模仿的人而做出那些選擇。

如果一個面具不合適,你會拋棄它,拿起另一個面具。「我過去曾經喜歡這一個,但是我現在喜歡那一個。」在一定程度上,你可以無休止地翻新你自己。因為在你的投生的自我之中有一些你們稱之為人格或小我的東西,它們是根深蒂固的,甚至是深入骨髓的。誰知道那些特性是什麼呀!但是有一些特性是在每一個實體的生命中都被賦予的。當你開始更多的察覺你自己為一個實體,你要嘛與那些特性鬥爭,要嘛與那些特性合作。一個決定去與他根深蒂固的人格特質合作的實體是被祝福的。因為成為更加有靈性的重點不是扔掉世俗的角色。毋寧說,重點是變得能夠召喚自我內在的一種非個人性的機能。

說這種能力是非個人性的並不是說這種能力並未堅定和不可逃脫地與世俗人格繫結在一起。它僅僅是說,為了彰顯一個人的魔法人格,充分地知曉自我是需要的,這樣一個人才能夠約束世俗的人格,並為了服務他人的目標暫時將它放在一邊。

魔法師做的一切事情都導向對造物者和所有其他自我的奉獻,這種奉獻通過一種在魔法師的意識內發生改變的方式來完成的。通過靈性的意願,魔法師了悟世俗人格作用在靈性意圖上的散亂和分心的特性,因此魔法師仔細地用一種精心安排的方式創造了一個屬於品質和靈性菁華的系統,這個系統可以深入到自我的那些太深而無法看到的部分,深入到自我的原型與潛意識的部分,以便喚起那些強有力的、深厚的菁華,它為心智和心輪調音,這樣,自我做為一個整體就可以與無限價值在其永不改變的層面上迴響與共鳴。

一個實體的渴望就好像一隻螢火蟲,它四處輕快地飛過,用令人迷惑的速度停留在各種大大小小的事物上。同一個實體可以用令人迷惑的速度渴望一種特定口味的冰淇淋、[地球上]全人類的和平、剛剛空出來的那個停車位。所有的渴望以它們自己的方式都是正確與真實的。只有在那些時刻,當一個人在靜默中與無限太一同在,渴望的螢火蟲降落了一會兒,僅僅一小段時間,無限地簡短,無限地珍貴,它開始歇息於一個靜止點,那個點 向所有的無限和永恆開放。

就是在那些無時性的時刻,時間之外,一個實體能夠帶回一種不斷成長的能力去知曉他的那些渴望的本質,也能夠開始區別冰淇淋、停車位(等渴望)與和平之希望的差異。

當一個人最終知道他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他就會有一種飢渴,他就會有一種對鮮活造物者的臨在的飢渴。它是一種永遠無法被這個世界的萬千事物所平息的飢渴。它是一種珍貴的飢渴,它比一個人實現所有在世間的渴望的圓滿更加可貴。這種飢渴可以呼喚(一個人)奉獻,活在信心中,也就是超越所有知曉的知曉,不帶任何內容的覺知。

就是那飢渴,那渴望,為魔法師的工作供給燃料。我的兄弟,當你工作該意志的時候,當你尋求以一種與你的靈性熱望一致的方式來使用意志的時候,你正在尋找那聖盃,在這個幻象世界中 它是最真實的東西。當你超越身體與心智的渴望進入空性[被來自你內在的房間的奉獻充滿]之際,你正在準備自己成為一個強有力的人。就在你變成這樣一個強有力的人的時候,你必須對意志的使用極度地謹慎。

一個只活在物質世界的實體並不擁有力量。一個未經訓練的人格能夠聚集他的意志並擁有意志背後的力量,這是非常罕見的事情。但是對於一個已經察覺到他的力量的實體,在靈性尋求中發現自己迷失在他尚未知曉的自我迷宮之中[那些迄今逃脫他的察覺的部分自我構成該迷宮],這是至為常見的事情。

這個器皿目前正探索她在自己內在發現的這些陰影的區域中的其中一個。她知道自己是一個強有力的實體,而她關心的是她所不知道的,尚未被整合的自我的面向,那些面向可能會將批判之雨降落到無罪之人身上,而對另一個人造成無心的傷害。

最後,所有的努力必須被放在一邊而信心必須被喚起,因為人類之神秘的複雜和微妙是沒有盡頭的。在你生命的歷程中,你將不可避免地因為你之所是而讓你自己吃驚。每一個活著的實體都是一個造物者,包含一切事物。每一個活著的實體都創造了他自己的宇宙,他制定了統治那個宇宙的律法。

當你工作你對自己的感知、你的意願和渴望時,你在錯誤的街道上漫遊的頻率會是你在正確的街道上的兩倍。因此,首先依賴於信心,對你良好的意圖有信心,對過程本身有信心,對造物者有信心,祂已賦予你所有妳需要的東西來做那些你來到這裡要做的工作。

請問關於這個問題是否有後續的問題呢?我們是Q'uo。

G:Q'uo,對於那個主要的問題,沒有(後續問題)了。謝謝你。

我們感謝你,我的兄弟,請問現在是否有另一個詢問?我們是Q'uo。

G: 有一個問題來自Bring4th論壇*。「我想請Q'uo談談對恐懼的態度。我們的社會瀰漫著做作的、恐懼的情節— 關於(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它似乎讓甚至最具靈性的行家個體都失去了平衡並需求庇護或援助。當人們圍繞著各種議題進行極化時,新聞媒體顯示出逐步升高的不和諧甚至驚恐。你能不能給我們一些建議,如何在適度地瞭解和不對創造負面現實做出貢獻之間找到一種平衡呢?保持對世界的事件的關注實際上是可取的嗎?或者你們會推薦一種『無知是福氣』的方式而僅僅迴避提及任何負面性和恐懼?你們可否再給我們一些保證—

服務自我的實體不會成功地奪走我們的自由?」

(*譯註: 網址為 http://www.bring4th.org/ )

我們是Q'uo,我們察覺你的問題,我們為它而感謝你。極化朝向服務自我的實體的工作重度地依賴於恐懼,的確是這樣的,因為恐懼和愛是無法共存的。吸引你的注意力的不是這一邊,就是另一邊。

首先回答你的問題的後面部分,我們向你們保證那條(惡)龍只剩下很短的時間。那些想要通過帝國來統治並奴役其他人為自己所利用的人,他們總是會有復辟的期望。在所有你們的被記錄的歷史中,你已經看到了帝國興衰,甚至就在這個週期中 那些人的記憶裡,一個又一個的獨裁者歸於塵土,或至少從他的罪惡中撤退時,就會聽到偶像墜落的聲音。

暴政從未贏得人類的思想和心靈,它也不會成功。它能做的和它正在享受的是統治國家並在那些國家中製造恐懼的氣氛,就好像你在該詢問中已經注意到的一樣。

這樣的恐懼對靈性尋求者有什麼作用呢?在物質的層面上,那些反抗獨裁和暴政的人可能死去,或者被弄得非常不舒服。他們可以被關進監獄,可以被虐待。他們的心卻不會改變,他們的想法也不會改變。一般而言人類真實的日常生活是在這些暴政統治的雷達之下進行的。

因此,我們會建議,一個實體是否對每日新聞保持同步完全由他自己來決定。有一些實體對它並沒有巨大的好奇心,它對靈性上的健康和令人滿意的生活當然不是必需的。然而,有很多人,他們的性格確實希望去與正在發生的事情保持同步,我們發現,只要你記住你不是來這裡評判你所看到的事物,而是去愛你所看到的事物,就不會有任何的傷害。你看到的所有事物都是愛的某種變貌,妳待在這裡就是要反射愛進入你看見的東西。

因此,當你看到每日的新聞時,深深地凝視內在,請求洞見去辨別服務自我和服務他人的模式,這樣你就可以超越細節看入那些宏偉的樣式,它們活躍地和全球能量網絡一起流動。當你意識到兩種極性是如何工作以及它們是如何互補的時候,開放你的心去愛你所看見的東西,將愛送入那些困擾你的情境,當你看到那些為愛的卓越和勝利作見證的事情,為之歡慶吧;因為你將超越所有那些在[你們的]外部世界中如此盛產的恐懼手段而看見。

現在請問是否有最後一個詢問?我們是Q'uo。

G:那是一個漂亮的回答,Q'uo。最後一個問題來自印度的K,他說,「我是一個在宗教的環境中長大的印度教徒。我屬於太一的變貌主要通過神聖的印度教人物奎師那(Sri Krishna)而體驗到的。我一直對這個人物很好奇,通過他我向太一奉獻了摯愛和磚頭[3]。我記得在Ra系列(叢書)中有一些問題設法弄清楚我們知道的基督的身份。我同樣地對於誰是真實的奎師那的問題感到著迷。」

「我對Q'uo的問題是這樣的:傳說中的人物奎師那,現在他是一個受到極大尊敬的印度教神明,他是誰?他的起源是什麼?如果他是真實的,關於一的法則,他的目標是什麼呢?」

我們是Q'uo,我們瞭解你的問題,我的兄弟。那個被你稱之為奎師那的實體,就好像耶穌-基督一樣,是一個歷史人物。然而,你們的故事要遠比那些中東的故事古老的多 [中東地區創造了很多個基督,耶穌是其中一個] 。

你是要回到9000年前去尋找那個實體,奎師那?或者你接受雷同耶穌的故事,他穿上一件基督身分的斗篷而成為基督。

更進一步,你能在你的衣服裡找到奎師那嗎?你穿上了奎師那身分的斗篷嗎?我們不會毫無理由地用近乎謎語的方式和你說話。有很多東西你需要在自己的內在發現,我們不會從你那裡拿走這個學習過程,我親愛的朋友。

我們為這個詢問感謝你,我們與你一同在持續的冥想中歇息,你可以在任何你想望歇息並感覺被愛的時刻呼喚我們。因為所有的實體都需要那種獲得愛和支持的鮮活感覺。

能向你提供這種感覺是(我們的)榮耀。

我們發現這個團隊和這個器皿的能量開始衰微,所以 此刻我們要離開這個器皿和這個團隊,我們在你們的美麗中歡慶,再一次感謝你們邀請我們加入這次的工作集會,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Adonai。Adonai vasu。

 

原註

[1] 這個引用的上下文是這樣的:「Ra:接納自我、寬恕自我、意志的方向; 這些是通往已修練人格的途徑。你們內在的意志機能是強有力的, 如同共同創造者。你再怎麼強調這機能的重要也不為過。因此,它必須被謹慎地使用,對於走正面途徑的人而言,需要將它導引到服務他人的方向。」

「當人格變得更加強有力的時候,使用意志有很大的危險,因為它甚至可能以各種方式被潛意識地使用,從而降低該實體的極性。」

[2] 這個引用是耶穌基督在他被釘上十字架前的那個晚上在客西馬尼花園中的言語的改寫。這個引用的是,《聖經》《馬可福音》14:36,「他說,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但照禰的意思。」

[3] 當向K諮詢對他這個「brickbat」的解釋的時候,K寫道,「brickbat是一個非常直率的批評,它的意思來源於使用磚頭作為武器的類比。坦白的說,除了讚美和崇拜之外,我對無限造物者說了很多粗話。」

Translated by T.S.

(V)2013 Reviewed by cT.----------------------------
行政院文建會藝文部落格
http://blog.cca.gov.tw/blog/pilikang

--
由 Blogger 於 1/13/2013 07:40:00 下午 張貼在 胡愛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