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NewAge
標題: [哈拉] 出包、丟物、失電、遺憶
時間: Fri Jan 14 00:15:45 2011

出包、丟物、失電、遺憶


11點31分 2011年1月13日
回憶今晨,九點途中,托特包從機車不翼而飛,旅行的途中,忘了腳下習慣的包袱。
在機車的腳座堆的是沉重?是未完?是充電?是學習?是課程?是回憶?是筆記?
又或者是信心?
來回尋找,遍尋不著。請假後再找二小時依然無下落,彷彿穿越了時空的黑洞
,掉進另一個次元的遺失物。也或許新主人正物盡其用,也或許它感受到了舊主人
的心不在焉所以飛向遠方?
報警之前,一直不斷祈禱失而復得。期待好結局的落空是否象徵相信才會看見?
面對外在投射的風涼話和馬後炮,也是內心無能為力和對社會的隱憂之投射。想著
價值,想著重要資料於隨身碟,想著機密文件,想著萬一帳戶被盜?想著…想著,
又想起張鴻玉老師說的每個事件都是心靈事件。
能有多平靜?當立即的效果未浮現時?
能有多樂觀?當充電的物質器具與內在心靈電源的雙雙失能之時?
能有多信任?當個人回憶與保存、實質與象徵的百寶袋和工具箱之出包與丟失?
一連串的物質即顯效應,看似不可思議的物質幻相迷失交錯,它飛走了,但早在內在
世界就暗暗決定它的不在場與退位了。它不見了,但早在如此決定創造之時就眼同視
而不見了。二個備份電池,一萬容量卻容量不下萬一的可能。數百容量的隨身裝置是
否存不了安全與信賴?防不了個人隱私與恐懼的疑惑來襲?
警察問價值多少?
我可以說一文不值卻也價值連城嗎?
警察說有沒有身份証和提款卡?
我能回答沒有外在証明與金錢代理機制,人還能安心嗎?又如何生存?能嗎?不嗎?
這個事件被我假裝不知道地參與創造,我有多害怕?當我的機車鑰匙忘了拔?當我的信
用卡忘在便利商店?當我的安全帽被偷了三次?當我的錢只剩3000元於戶頭?當我的照
片、帳單、隱私全部遺失時?我尋求集體實相的社會公認機制去報案,而我的心靈警察
是否早就警示我了?即便我神遊太虛、腳踏兩條世界之時。我真的會一無所有嗎?
最慘的情況是什麼?背負巨債?含冤莫名?無人諒解?失去一切?
它,真的發生了嗎?的確,是有可能。也真的有這個劇本存在。
然而,回頭看,在這個當下,一口氣仍在,泡熱水、喝薑湯、聽音樂、看天空、感受萬物
之聲。太熟悉、太習以為常、太簡單的事物被忽略了,直到它不在。
它不在,是為了提醒我,它的在。
唯有在,才能不在。但沒有真的不在,只是眼前、當前、目前看似不在。它還是在,
只是在別處。它不在卻在。當心不在,它在,卻不在。當它真的不在了,它卻真實的再
一次在。不在,是為了在。在是為了可以不在。它一直都在,除非…。
還能剩下些什麼?
還可以剩的原來還很多…很多。

跨越心靈國度,超越時空幻相,心靈黑洞的吸納萬物,在白洞盡頭吐出真理的果實。
怎麼也想不起那一個片段與地點,明確的遺失物理的連結。怎麼也找不回、求不得的背
後竟有一股內在的和平寧靜,破碎虛空、凍結大氣、焚燒幻相、閃亮靈光,好像是很認
真的演出緊張、擔憂、恐懼、憤怒、懷疑、不安、焦急、喪志的背後有莫名的喜感與泰
然。

果真如此,什麼正悄悄轉變,正如明天確信太陽必將昇起的信賴感。不曾懷疑,未
曾擔憂,總覺得不可能是明天發生太陽死亡一樣地每天相信日昇月落之必然。連相信都
不必,因為相信意味不相信,只有不相信的時侯才會說我要相信。如果早就相信何必再
相信?一定是不相信才會想要去相信!誰會相信翻掌之易?或是懷疑想要手翻過來就真
的會翻過來?在神經傳達之前?不斷省思是否會中斷?會錯誤?會不動?連企圖去相信
跟不去期望。好像本來如此,好像理所當然,好像連相信都不必要。只是知道我要拿東
西,我要伸出去,我要張開手,知道-行動-結果,在一刻間地簡單-自然-直接。多順暢
與自然。如此自然,如此自然,如此…自然。


我不是醫學系
我不是生物家
我不是腦權威
我不是工程師

我怎會呼吸?我不懂心肺如何應作還有費心控制血液循環。
下一口,誰能保証還會吸進吸出?
會的,一定會的。一定會的。我不曉得那來的信心。沒辦法解釋。可是,會的。會的。
ALL IS WELL
ONE FOR ALL AND ALL FOR ONE

--
http://blog.cca.gov.tw/blog/pilikang
胡愛晏
做你喜歡做的事利益眾生,每天還有人拿錢拜託你做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