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whoiam (胡愛晏) 看板: Lonely
標題: [日記] 存亡之局
時間: Sat Jan 14 11:58:50 2012

今天是總統大選
昨晚夢見重傷待治的女生,在山中。
那彷彿是個日據時代卻又像個超越現實歷史的平行時空。
二層樓,像是招待所又像是現代懷舊旅舍。整理得很清爽。
提供免費的午餐,我不好意思吃。到深山中,有人開伙,我搭伙,共三人。
二男一女,問那男的怎不在旅館吃,他搖了搖頭。

畫面似乎切換到傷重即將不治的待援情節。
我很焦慮,該怎背負?該怎拖動?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理。
眼前的人即將死在我眼前。傷,是刀傷。似是擋下惡徒圍攻。
我一直在考慮要怎個背法?
正面背?刀傷流動著鮮紅的血,背對著腹部,傷重加劇。
背對著背,不是更扯開拉大傷口?
拖車?那來?
騎車?沒有。
我只能抱起來奄奄一息的傷者。
最後有沒有得救?我始終想不起來,或許是該醒,也許是又深入另一個夢。
危急存亡之秋,寒冷凍結所有希望的冬天。

現實反映著孤苦零仃、絕望滅頂的世界。
理想是個笑話。夢想變成遙不可及的痴人說夢。
你忘了現實是內在的反映。如此地傷痕累累,急著抱起傷患找人救治。


誰和誰在奮鬥對抗著?二○一二年。畢業的有誰?
第四密度早已來臨,誰有超過百分之五十的服務他人?
醒不過來的早晨,半夜遲遲難以入眠。
退化的象徵是長眠不醒的彼岸,不需那麼多睡眠才是進化的圖騰。

流離尋岸的花,整天把太一太一掛在嘴邊,說穿了是恐懼搭不到升級畢業的列車。
然後……
下一個七萬五千年再來,你永遠永遠無法跳過課題越級,這是不可能的。
那麼,絕望又再浮現,所有的黑暗面一次撲了上來。
太一說了,會有另一個平行的第三密度地球,適合那些不上不下,留級、降級的人。

看看你的心,
看看你的人,
滿載著如此逼真的驚懼之夢就像昨晨遇見二次戲化,
你服務自我地視而不見,儘管如此。
陽光依然照耀,七萬五千年後,會有新的太陽。

--
http://pilikang.pixnet.net/blog
胡愛晏
創意文案、影評、旅宿美食神秘客、文字工作者、
自由約稿部落客、多元化文藝寫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26.78.165

    全站熱搜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