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賽道 番外篇 32《佛見三千破》

石頭公園 (8).jpg  

完整語音檔 http://sethway.org/blog/?page_id=111

摘錄by胡愛晏:

 

大家都很要錢,可是我們又不希望自已很愛錢,所以我們要提升道德的方式是拿別人來墊底,就是不能這樣,因為你把我醜化。人再怎麼笨都知道如果你這麼霸道、這麼土財氣的樣子,你一定會死得很慘。可是他還為什麼要這樣子做?因為他想過還是這樣的事情,可是他沒想到的是人會有矛盾,現在有ptt、facebook,很容易集氣。讓這件事情有發洩的管道。

 

女學員:「地下錢莊為了十五萬,逼死二個跟他借錢的人,有錢的就財大氣粗。」

polo:「我們看事情是這樣子抓進來的,抓到我們面前,最近在個案談話就發現說就算你不認識的人,或是你沒見過的人,你對他是有情感的,你大概就會開始描繪出他的形象。可是我們的記憶會告訴我們說我們不認識他,可是用佛教的講法,只要你有名相,就會畫出對他的輪廓或想象。比如說自已的親人,你可能沒有看過的,但你還是對他有印象。可是那個跟自實是沒有關係的,我們大腦會建構。每個在路上走的人都一圈圍繞著你的資訊是被你抓過來的,你並不活在實質你跟人互動裡面。你抓過來的影象光圈就開始交流互動或撞擊,每個人活在自已的世界,有一圈包圍著我們,那就是所謂你建構一個光圈的世界,你建構起來的是這個樣子。今天水果日報的頭版是講還錢,有個建商不爽就載了一千三百公斤的五十元硬幣還給銀行,然後銀行數了二個半小時,人家問他會不會不值得?人家花二個半小時就數完了?他說他爽到就行。」

 

polo:「你站在外面不受影響,因為你不受影響,你可以站在外面看。你看到什麼?這樣子的差別是什麼?給你什麼啟示?你在當下你可以把你的過去累積起來做反應,如果你是那麼的確信,我們現在是講確信啦!他們會講說:『這是真的呀!這是我的真實,我的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可是他沒有那個概念其實整個真實是你把它拉進來形成的圈圈,你整個資訊是被你這樣抓進來包圍的。你會迷失你自已是因為你把外面的事情當成是客觀的,你只能照著那個所謂的客觀在轉,我們以一個意象來講,你那個圓心會一直跟著這些跑,因為你的理解力

在某段時間是固定的,那個半徑畫出來的長度會一樣,可是你的圓心會跟著你認為的客觀的資訊跑的時侯,你畫出來的是不規則形啦!在反思的一刻你會想說我到底在那裡?這麼多的經濟壓力、這麼多的食品問題?人怎麼會這麼痛苦?『人間萬苦,人最苦』,因為人有思想會有分別,我們吃了知識之樹。目前的生活環境是我建構,賽斯講一度非常努力去達到的,不是無能的結果喔!比如說昨天在跟個案談,他說自已薪水很低,只能給父母親少少的二三千塊,他就覺得自已很無能這樣。賽斯在談你現在的生活曾經是你一度努力得來的,然後我們就開始豬羊變色,這樣的工作,你所謂的無聊、平淡、沒壓力、薪水少,導致你給爸媽的錢也很少,這當初都是你要的。你去回想在你工作很辛苦的時侯,你曾經一度想說:『薪水少沒關係啦!輕輕鬆鬆上下班沒壓力可以維持生活就好了,爸爸好像一直都拿錢給笨蛋大姊去投資,我就想說以後不要再給爸媽那麼多錢了。』然後就會開始想說現在的生活並不是我無能導致的,而是我很努力才達到這樣子能給爸媽二三千塊而不是二三萬,如果給他二三萬是我無能的結果。我給爸媽二三千元有二個部分,一個是爸媽創造的實相,年老遇到不孝的兒女只能給他那麼多錢,這是他創造的。第二個部分是一度是你要很努力,才能夠把二三萬變成二三千塊,因為我太習慣看到的現象是我就是做得不好,只能賺這些錢,我就是無能才能只給爸媽二三千塊,然後覺得很愧疚。這是我費多少心力才讓這件事情變得合理?因為我也只賺二三萬呀!我要付家裡的房租,我也只能給爸媽二三千塊。這個豬羊變色是整個認知上的改變,你本來以為你的現況是無能的結果,是你做得不好的結果。但賽斯告訴我們不是,從『每個生活都是當初我們下定決心努力得來』的角度來講,今天你是怎了多少心力才能讓你爸媽享受這種年老的痛苦生活?就像我爸媽再怎樣跟我要錢也要不到,他們也不需要呀!我爸比較不需要,我媽就會說你們這樣子很沒分寸,我爸就說:『我賺得比你還多,你給我是要幹嘛?』所以我每次給他紅包,他都是撕一角,然後留給紅就好,有時侯會拿紅包袋,意思是有就好。以後還不是要留給你?我又不缺,我每天就是看股票,又不出去玩,花不到一百元。」

 

Polo:「如果你是覺得你是無能的而要變得有能力,其實原則上是不太可能的,你會非常辛苦,辛苦到你在那個辛苦的過程改變你的意識狀態才會賺到錢或都會變得很大,從一種多就是好的角度來看。不然你要從無能的變有能的是不可能的,只有你開始認為說:『原來我也是成功的,才導致這樣的情境發生。』那這個觀點就具關鍵性,非常重要,原來這是我要體驗的,我覺得夠了沒?你不可能借著否定或討厭現狀而投射出一個你要的未來,你要把這個地基鞏好,每一個現象是你要體驗的價值跟它的歷程,它是你一度盡全力想要達到的。你達到了

,你又不去貼近它,你就會一直在這裡面,一直到你知道那是你努力的結果、那是你想要體驗的。因為我們創造出來會覺得不喜歡,那個不喜歡是來自於限制性信念的,那我們就會跟這個現象有點脫離,你就沒有辦法貼近這個現象體驗它。一直到你體驗過了,或許現象改變或許現象沒改變,現象沒改變你也不會在意這件事情了。沒錢的時侯,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廚房沖杯咖啡看風景,而不是努力賺錢,這一定是錯的,那麼辛苦的事情一定是錯的。所以會變成是一個你不要的實相,你急於擺脫的實相,你應該先反過來:『這是我創造的,

它不是客觀的,它是我要的,我要的是體驗。』你去兒童樂園不是問:『我為什麼在這裡?』,是因為『當初我想要去呀!』當你從『這個實相是我要的』角度來看的時侯,你就會發現這個生活真的是我一度想要的。」

 

polo:「比如說一個人找不到工作,然後他就會害怕、擔心、焦慮,因為已經很久找不到工作了。可是當從賽斯的這個觀念去理解的時侯,我們就會讓他看到『沒有工作是你一度想要的』而不再去害怕,隨時你想再有工作就有,因為『不要工作』是你要的。比如說一個人會覺得在工作是被壓榨的,他要離職,可是他當離職之後發現沒有錢,他就想要去找工作,在這樣的信念下他找得到工作嗎?可是他就會覺得他怎會找不到工作?當我們用這樣的觀念去跟他談的時侯,他就會開始發現是他不要有工作,他寧願不要被壓榨也不要有工作啦!那

到底是不是這樣?是由那個當事者去看他直覺的感覺有沒有到位,他就會知道說『我並不是找不到工作』,他也不怕找不到工作。他會開始理解到:『我不想成為員工,我寧願不要有工作,也不要被壓榨。』那清楚了之後就會變成開始改變『我要體驗什麼?』我不要有工作是曾經我一度努力想要達到的,那表面上會變成是『沒有公司要收我呀!沒有公司要錄取我呀!』你如果說這是沒有公司要錄取你,你就會在這邊晃,簡單來講你就會好幾個月找不到工作,可是如果你知道沒有!我找不到工作是我要的,『事實』不過是你當前或之前

信念之下的結果嘛!我憶起了那個恐懼跟擔心,我的每個現狀,其實我當初不僅是下定決心達到這裡而且是滿懷期待的。有點像是我之前舉的例子,你不是去精明一街找不到麵店,是你要去逛精明一街,你變得不是去嫌惡:『媽的!怎麼都找不到這家?』而是開始去貼近這些體驗,經驗完了,麵店就出現了,說不定啦!當你開始接近那個經驗的時侯,那個經驗被你滿足了,你離開那個情境就會很順利。」

 

polo:「你那麼正面,你是暗示一個負面的存在,而且你愈正面就跟我們常常談的正面的行動、正面的想法其實來自於負面的恐懼,『我為什麼要正面?』因為負面會不好呀!不是!我們那個不是相對性的,我們是絕對性的對於賽斯、對實相的詮釋,讓我們覺得不錯的感受,它不是單純往正面的想法,是它的結果看起來會像是正面的想法跟積極的想法。它跟一般提倡我們要正面思考是不一樣。同樣一件事情,找不到麵店是好的,好在那裡?好在你就發現了很多家店或者說逛街,而不是我們說要轉念喔!你不要想說你可以找得到麵店,你要想說你可以去很多地方玩呀!看起來好像是一樣,本來就不是硬要你轉過來,而是要你對實相本質的理解,你就能夠轉化,轉化變成是一個附帶的效果而不是一個目的,目的是了解實相的本質、了解你自已,永遠都是這個。賽斯在講:『我們就是來這個物質實相學習怎麼操縱』不舒服的一定是我慣性的想法所產生,它並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而且是滿好的,是我

努力而來的。下次你遇到這不舒服,你會知道這是假的,你在一次一次的理解裡面發現每件事情都是很好,不用再重新證明一次。證明的目的是什麼?下次不用再證明一次嘛!證明是為了行動改變你的意識狀態,沒有改變就會一次次證明,但我們會希望在這實質的練習過程裡證明『不需要花那麼多次!』第一個是連證明都不證明了啦!反正壞事就是壞事。第二個是開始理解為什麼壞事是好事?一次、二次夠說服自已了,你借由這個證明告訴你自已:『對!事情真的是這樣,只是我一時還不能想到,但我可以相信。』有點像走迷宮,你有沒有信心走出去?下次再遇到迷宮的時侯,你會有信心走出去的,那個時侯變成迷宮會不見或很快不見,因為你有經驗告訴你出口會出現。賽斯才會講說:『讓我們把證明留給比較差的人來做。』我們要接納不接納這樣理解的過程?對這樣觀念的理解,我們就可以深入,以致於到後來就變成純然的相信,不在內在的層面覺得它是不好的,因為你是跟甘道夫一樣通過炎魔的考驗。我已經跟我的所謂的不舒服戰那麼久了,以致於到最後我會發現它是舒服的事情,這個時侯我跟本不是拿來貼涼的啦!而是純然的相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胡愛晏 的頭像
胡愛晏

「勇敢走進黑暗正因相信太一的愛與光」-胡愛晏(WHOIAM)

胡愛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